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政庇”前景堪忧?

资深律师分析近况 乐观以待

文|施萍

田方中律师是华人中为数不多的上庭律师,亲自撰写上诉书、并获得联邦第二巡回法庭执照,这在华人律师中更是凤毛麟角。(摄影/张学慧)

田方中律师是华人中为数不多的上庭律师,亲自撰写上诉书、并获得联邦第二巡回法庭执照,这在华人律师中更是凤毛麟角。(摄影/张学慧)

人气: 305
【字号】    

【大纪元2017年04月18日讯】4月12日傍晚时分,一位来自中国南方的女子走进位于法拉盛40街富豪大厦四楼的田方中律师楼。她个子不高、身材偏瘦、眼睛红肿、神色匆匆。这已是她第五次来找田方中律师了,她真怕这次还会扑空。

来到四楼的4B单元,她走进一间崭新、敞亮的淡蓝色办公室,当看到田律师从宽大的办公桌后站起来时,她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原来,这名女士一家三口10年前就通过政治庇护获得了绿卡,但不久前接到移民局通知,说他们的绿卡已被取消,原因是给她申请庇护的纽约律师楼是2012年被政府查封的一家,现在移民局顺藤摸瓜,发现了他们的案子,怀疑他们也参与了律师的造假,决定取消他们的绿卡并遣返他们。

“几个月来我们全家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我也从天上掉进了深渊,一个月就瘦了十斤,高血压、糖尿病症状接踵而至……”女子声泪俱下。“我在美国又生了孩子,已经回不去了,田律师啊,我们怎么办哪?”

田方中律师安慰了她几句,开始看她的材料。自从田律师3月份在法拉盛成立了他的纽约分部以来,他经常碰到这样的客人。

客人们说,川普上台以来,严厉打击移民诈骗,有些律师楼都不敢受理庇护案子了,许多客人以为政治庇护这扇门已经关闭,因而非常焦急。田律师在德州的休斯敦和达拉斯已有两个生意兴旺的办公室,接到大量美东客人的请求后,他决定来纽约成立分部,助解纽约和周边地区客户的燃眉之急。

英语硕士、法学博士;敢和法官叫板

其实,纽约对田律师来说不是陌生之地,他的律师生涯就从这里开始。2009年他在曼哈顿移民法庭打了近百个官司,由他亲自操办的没有一件输掉,被同行称为“常胜将军”。后因家人两地分居,为照顾家人,他去德州创办了田方中律师楼。

和在国内学法律的绝大多数华人律师不同,田律师在国内学的是“英美文学”专业,并获得了英语的本科和硕士学位,后来美国攻读并获得了美国法学博士学位。深厚的英文基础和渊博的美国法律知识,使他不仅成为华人中为数不多的上庭律师,还成为能够亲自撰写上诉书、并获得联邦第二巡回法庭执照的律师,这在华人律师中更是凤毛麟角。

“很多华人移民律师一开庭就得找美国当地律师,通过翻译打官司,这很容易出差错。”田律师说。“很多时候不是因为案子或者律师的能力不行,而是因为一个比如‘四个’和‘十个’、或者‘湖州’和‘福州’都分不清的翻译输掉了案子。”

田律师家中兄弟八个,他排行老四。生于难产、长于贫寒之家的他,从小忍饥挨饿,靠吃“百家奶”长大。童年就遭受磨难的他,却也受到比别人更多的宠爱。这些因素造就了他的自信、博爱、刚毅、和勇敢的品格。

他平时对法官及周围同行都是谦卑礼让、彬彬有理,但是,一旦碰上判决不公的法官,他会在法庭上拍案而起,怒不可遏地宣告上诉的决心。

2012年,一个在中国备受打压和欺凌的青年艺术家,请田律师替他申请政治庇护。面谈被拒后,田律师带他上庭。当田律师把各种证据、适用法条呈贡法庭后,田律师满以为百分之百能通过。但是,案子却阴差阳错地转到了一个对华人异常苛刻的法官手里,后者果然轻率地拒绝了客人的庇护申请。

“啪!”地一声,法庭上的田律师听到判决后拍著桌子站了起来。他对着法官大声宣布:你可以判我们输,可我一定要上诉!推翻你的判决,因为你的判决太不合理!

田律师亲自撰写上诉书,并在上诉中激扬文字、嬉笑怒骂鞭挞这个法官对他当事人的偏见。一年后,田律师收到上诉法庭的判决,认定这个法官带有个人偏见,并撤销原判、驳回重审,且命令该法庭改派新的法官重新审理此案。这就是说,上诉法庭命令原来的法官歇菜、靠边站了。

在美国,裁定一名法官带有“偏见”是很严重的事情,不能公正判案,何以胜任法官?这个判决下来后,该法院华人的案子大多数都不再由这个法官审理。这件事让田律师名声大振。

田方中律师还接过一些根本没有希望、或者已经关闭了的案子,在当事人的请求下,他剑走偏锋,采取各种合法的途径,让“死案”复活。

一对中国东北夫妇,先去南非获得了护照,后来美国申请庇护,光从表面上看这对夫妇是不符合条件的,因为南非是一个英联邦的民主国家。面谈后,他们的庇护申请果然被拒。这对夫妇听朋友介绍后,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请田律师代理他们的案子。

田方中律师反复研究他们的材料,详细询问他们在南非的生活经历后,终于发现了一些可以救活他们案子的事实。但是,在法庭上,政府律师态度坚决,一副必胜的姿态。最后法官宣布,45天内发出书面判决。

45天内发出书面判决?从法官貌似怪怪的表态中,田律师敏锐地判定法官对此案仍然举棋未定。于是,走出法庭后,田律师机智地提示这对夫妻在十日内,想尽一切办法,补充一些新的证据。田律师认定,虽然庭审结束,但是法官并未判决,客户应该可以递交新的、以前没有或未发现、或在庭审时才产生的新的证据,而且递交后,政府的律师来不及或者懒得反驳这些证据。虽然这是一招险棋,但由于他的神机妙算,新的证据补充后,政府律师果然没有反驳。最后,法官批准了客人的庇护申请,政府律师也未上诉。现在这对夫妇正在申请孩子来美团聚。

“政庇”国法仍在 不需造假亦可成功

田方中律师看完了南方女子的材料,心中有数。凭借多年的经验,他断定这个女子的经历是真实的。由于她面谈就获批,导致那家造假的律师行把她的成功故事又复制给了许多其他客户,这引起了移民局的怀疑。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移民局决定收回所有绿卡,遣反所有涉案者。

“中国至今仍然饱受一党专制的独裁统治之苦,中共已把祖国大好河山变成了一个人间地狱。堂堂的国家主席尚且活活被害致死,成千上万的将军和高级知识份子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饿死的饿死、跳楼的跳楼。蝼蚁一般的草民,更是难逃厄运,只是祸未临头,他们还麻木未醒。”田方中律师沉痛地说。“有些不了解中国国情、或不了解美国法律的律师楼和非法中介,把当事人真实的东西抛到一边,反而去挑战法律、公然弄虚作假,害自己又害客人。所以,客人找好的律师至关重要。好律师会为您保驾护航、坏律师会让您生不如死。”

有一些案子的当事人在国内虽然没有受过迫害,但当田律师询问过他们的经历之后,发现他们符合美国的有关“过去受过迫害”或者“将来可能受到迫害”的条件,于是帮这些客人成功申请了庇护。田律师说,申请庇护主要有两个理由:一是在您来美国前,您或家人受到了中共的迫害,即使证据不足,只要您有事实,表述得清楚可信,就可以成功获得庇护;二是您来美国前,您和家人并没有受到任何迫害,但是来到美国后,如果您参加了一些活动或者加入了某个组织,导致您回到中国去会有真实的风险和恐惧,即“a reasonable fear of future persecution”,那么您也是可以申请庇护的。比如,好多来美国留学的学生,来美国前并未受任何迫害,可是来美国后参与了公然反对专制独裁的活动或组织,若回国确实有被迫害的危险,他们经田律师办理都成功获得了庇护。

此外,田方中律师表示,即使川普执政,也改变不了美国在国际“反迫害公约”上面的签字。并且美国的立国根本就是反抗政治和宗教迫害,“政治庇护”是不那么容易停止的。田律师说:“这不是一个总统靠行政令能够改变的;需要国会讨论和投票通过,总统没有这个权利,所以客人的担心是多余的。”

听完田律师对自己案情的分析和当前局势的讲解后,南方女子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跟您这一谈,我对生活又有了信心,我又可以回家安稳地睡觉、开心地工作啦。”她站起身来,走到田方中律师面前说,“我是个不习惯和人拥抱的人,但是我想给您一个拥抱,感谢您给了我新的希望。”她紧紧地拥抱了田律师,然后带着轻松自如的微笑,步履轻盈地走出田律师楼,和来时完全判若两人。◇

 

田方中律师楼

总部位于美国德州达拉斯
地址:11333 N. Central Expy, Ste 201, Dallas, TX 75243
免费电话:(855)-892-6867
电话:(972)-978-2961 (214)-646-8776
传真:(817)-977-6831
微信: 请用QQ号841273765搜索和添加
QQ: 841273765

休斯顿分部位于中国城
地址:6161 Savoy Dr., Ste 400, Houston, TX 77036
电话:(713)-559-2078; (832)-789-1997

纽约分部
地址:135-11 40th Rd. #4B, Flushing, NY 11354
电话:(718)-886-8711; (718)-886-8712

电子邮件:
alextianattorney@gmail.com
tianfangzhong@yahoo.com

网址:www.tianlawoffice.com

评论
2017-04-18 5:0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