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曾铮:“无知的”硕士及学者

曾铮初中时在学校跳舞的照片(作者提供)

曾铮初中时在学校跳舞的照片(作者提供)

人气: 87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18日讯】笔者这张很“失败”的照片是上初中时照的。我们跳舞时摄影师动作太慢,来不及抓拍,跳完后就让我们摆好姿式等著。可他还是太不专业了,半天了也还没拍,所以有人不耐烦地站直了腰,不给他摆姿式了;剩下三个还在勉力支持的,两个已是痛苦满面,其中一个是后面那排的我。

那这是个什么舞蹈呢?显而易见,我们跳的是西藏舞,歌颂并感谢共产党让“西藏农奴”翻了身。

在多达三十多年里,我们跳舞时用的那支歌颂共产党“解放”西藏的伴歌,以及其它所有宣传共产党“伟、光、正”的歌,都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不定什么时候就自己跑出来了。尤其跳舞时的伴歌,因为反复听、反复练,撵都撵不走。

直到2001年,已35岁“高龄”的我才第一次意识到,我关于西藏的认知是多么的错误——而且是通过一个最尴尬的方式。

那是在当年人权日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次研讨会上,我应邀去发表演讲,讲述自己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共劳教所里所遭受的非人折磨。到了演讲后的提问环节,一名女士问我:“据您所知,西藏的情况怎样?西藏人是否也遭受同样的迫害?”

我迅速地在脑海中搜索自己关于西藏的知识,发现除了那首歌及中共历史教科书中关于共产党“解放”了西藏农奴的宣传之外,竟然是一无所有。那时我才刚刚逃离中国几个月,整天忙于写书,也无暇上网看东西,所以除了在国内已经装入脑袋的信息之外,其它什么也没有。

在刚刚经历了劳教所的九死一生,见证了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造谣攻势之后,我那时当然已经能猜到中共告诉我的关于西藏的一切,可能都是错的。可是对的是什么?不知道。那一刻真是尴尬啊。台下那么多双眼睛热切的望着我,等着我的回答,而我却不得不满面通红地承认:我对此问题上一无所知。对于从北大研究生毕业的、自认为很聪明、受教育程度很高的我来说,那真是被深深刺痛的一刻。

回去后我立刻狂上网找西藏的资料看,这才第一次了解到,天哪,中共在西藏杀了那么多人!前两天在网上看到纽约城市大学斯泰登学院(CUNY—College of Staten Island)夏明教授的一个帖子,说他作为已在中国接受国际政治系八年训练并授课三年的学者,来到美国后才发现自己并不了解美国在二战,尤其是太平洋战争中的牺牲和贡献,以及硫磺岛之战的重要性,当时也是无比尴尬。

由此可见,中国对中国及中国人民的伤害到底有多深?从字典到教科书,从小学生的舞蹈到央视的春晚,一切的一切它都掌控著,按它的要求全套瞎编或造假,到后来,连人们的思维方式都跑不出它设计的路线了。只要它一按开关,你脑子里出来的保证是它想要的东西。所以,就算中共明天就倒台,要清除它的流毒,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呐。#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4-19 1: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