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安省“基本收入”计划 即将推出试点方案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为减少贫困和精简社会福利制度,曼省1970年代实施3年基本收入(Mincome basic income)试点计划,有近2,200个低入家庭参与,参与家庭每月固定收到政府支票。

1970年代末,因政府变更和政府重点关注问题转移,对于计划试点结果方面的分析和研究非常少,但曼尼托巴大学研究员福格特(Evelyn Forget)女士2011年一项研究显示,当年参与计划的曼省农村小镇Dauphin医院事故和精神门诊人次下降,高中毕业率上升。

参与者说感受

现年54岁温尼伯居民里查森(Eric Richardson)当年参加Dauphin镇Mincome 试点计划时,年纪尚幼,因为基本收入计划,和5个兄弟姐妹平生第一次看了牙医,家中添置新家具。

当年参与Mincome试点计划现年87岁的华莱士(Betty Wallace)老太太说,当年因招募人需要她这样的不吃福利的家庭参与才决定参加,但她们一家有田有地,蔬菜和肉类都是自给自足,为了符合条件,得装出真有需要的样子。参加后,家里用政府发的钱添了辆新货车。

老太太说,有些家庭,即使几个月没收入也能过下去,只要在需要钱的时候,卖点牲畜和农产品就有大把收入,这些家庭参与计划不知是否合适。但像里查森这样的孤儿寡母的家庭的确真正能受益。

后来研究发现,参与试点计划的低入家庭中,多数家庭中的顶梁柱——成年男子并未因白得的额外收入就减少工作,只是有年幼子女需抚养照料的成年女性参与就业的变少了。

再次引关注

当年北美共有5个基本收入试点计划推出,Mincome是当时加拿大唯一的基本收入计划。到1980年代,基本收入计划在加美2国日益失宠,只到最近左右两翼政客又开始关注,希望基本收入计划能减贫,帮助面临工业自动化和不稳定就业挑战的工人,解决庞大的社会福利制度中的腐败、不公和滥用问题。

尽管面临两派意见,基本收入计划仍吸引全球关注。今年1月,芬兰推出2年基本收入试点计划,还有十几个国家也在跃跃试试。2009年,加拿大前保守党参议员西格尔(Hugh Segal)和自由党参议员艾格勒顿(Art Eggleton)共同提出全民基本收入计划,西格尔建议先在安省试点。

西格尔去年秋推出基本收入计划时,引起全民讨论,甚至还引起其它国家媒体兴趣。加拿大草根维权团体Basic Income Canada Network负责人瑞格海(Sheila Regher)女士说,曾有几家国际纪录片导演找到她,想跟踪拍摄事件进展。

她说,政府对老人儿童一直很大方,但对工薪阶层除微薄福利外,再没其它更多支持,迫使许多单身人士生活水准比贫困线还低近55%,有了基本收入,这一现状应该会大有改观。

安省基本收入计划

几天后,安省基本收入计划的详细说明将正式公布,省府希望能用数据和事实证明,基本收入计划是否能真的改善低入家庭医疗、住房和就业状况。主管减贫政策的安省住房厅长巴拉德(Chris Ballard)对《多伦多星报》说,这次省府希望能用实实在在的政策来证明基本收入计划是否可行。

试点计划采用自愿参与形式,公布细节将包括:试点的具体地点、人群和具体金额。与巴拉德共同主导试点计划的省社区与社会福利厅长杰哲克(Helena Jaczek)女士说,如果试点计划能证实吸引更多劳动力就业,与压力相关的疾病减少,那对所有人都是值得的。

当年北美基本收入试点计划中,多数社区都是随机参与,较分散,只有Dauphin镇是唯一一个所有低入家庭都领取基本收入的镇,因此一直是研究人员关注重点。研究人员认为,像Dauphin镇这样的集中试点好处多,因为人们都会受邻居和朋友影响,这一点是随机分散试点所缺乏的。Dauphin镇的试点结果,最能准确反应基本收入广泛实施后所能看到的结果。

Dauphin镇一位当年参与试点计划的居民在研究报告中反馈说,基本收入计划相信人民,让男人女人留存尊严,现有的有条件社会福利制度给人们的羞辱感,在基本收入制度下完全不复存在。

Dauphin镇试点计划参与者调查报告首位研究人员之一的曼大博士后研究员卡尔尼斯基(David Calnitsky)说,如果基本收入计划取代现有福利制度,更多人从中受益,政府就很难再废除。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