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石铭:这样惨绝人寰的迫害何时不再重演?

人气: 212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0日讯】据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报道,重庆市合川区七十九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再次被合川区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警察等绑架到五尊洗脑非法关押十五天,遭药物迫害,全身肌肉出现萎缩,伴有剧烈疼痛,大脑发紧发痛,视物不明,记忆不清,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说话声音变小,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

郑开源教师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610”、警察绑架、关押、毒打,遭到洗脑打毒针等迫害致生命垂危。这是他第二次被绑架到五尊洗脑班药物迫害。他的妻子曾宪会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关押,洗脑、打毒针酷刑折磨致死。重庆市合川区“610”头目黄京,以各种非法手段迫害,逼迫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转化”写所谓“三书”。

郑开源老人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一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四日,郑开源又携儿子郑万建、郑策和媳妇邓桂香等人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检举信》,反映妻子被迫害致死的情况,要求严惩祸首江泽民,追究其刑事罪责。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点钟,合川区“610”出动五部警车,以头目肖长印队长、黄京、张红睿、赵高兵为首,带领区国安、云门镇派出所、社区姚老幺、刘禄建、唐胜兵等二十几人非法将郑开源绑架到五尊洗脑班。

在洗脑班,郑开源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一个姓杜的彪形大汉(据说是从合川区看守所调到洗脑班来的)凶狠地说:“我要你先死”,说罢就有五个人,将年迈的郑开源死死压住不能动弹。他们以检查身体为名,强制抽血、强行打针,并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第二天这伙人又将郑开源死死压住,在肝脏部位和脾脏部位又各注射了一针不明药物。

被强制注射毒针后,郑开源全身肌肉出现萎缩,肌肉萎缩时伴有长时间的全身性的难以忍受的剧烈疼痛,大脑像有不明物体流动发紧发痛,视物不明,神经错乱,昼夜难眠,小便失禁,人形枯瘦,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搀扶……

警察做贼心虚,害怕郑开源死在洗脑班,第二天就派六个警察送回家。

一个年近八十的老人就这样被他们往死里折磨,老伴曾宪会已在二零一三年十月七日被迫害致死。护士尹某在她的尾椎骨处打了一针(不明药物),使病情加重,医院抢救两天无效,通知家属将病人接回家。曾宪会骨瘦如柴,打针处烂了很大一个洞,骨头都露了出来,在痛苦中含冤离世。

610一伙人曾经对曾宪会无耻地说:“如果发现你再炼法轮功,就要给灌大粪,弄去坐牢,死了还要将人砍成坨坨,扔进粪坑。儿子也不养你,饿死你……”这么多人围着曾宪会反复辱骂威胁(大儿子也在其中),逼她签字,在极大的压力下,当场致使曾宪会的精神出现了异常,即后他们还投放了闹洋花(一种麻醉中枢神经的药物)给曾宪会喝,想整残她。以后大儿子还带他妈去打针,不知道打了些什么针药?不久曾宪会就彻底的精神失常了。

一对风烛残年的老人,就这样被中共豢养的恶人迫害得家破人亡了。在长达十八年的血腥迫害中,这样的惨案数不胜数,罄竹难书。

据明慧网资料显示:面对法轮功学员的顽强意志,中共毫无人性地使用了精神药物与毒药迫害。面对法轮功学员的顽强意志,中共毫无人性地使用了精神药物与毒药迫害。调查显示,(调查时的数据)被中共迫害致死的3653个法轮功学员中,有234位被精神药物或毒药迫害,其中69%被强行注射精神药物或毒药,36%被强行灌食精神药物或毒药,11%被暗中下毒。中共精神药物与毒药致死率高达53%。被中共精神药物或毒药摧残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33%在劳教所被精神药物或药迫害致死,30%在洗脑班、精神病院等黑监狱被精神药物或毒药迫害致死,18%在监狱被精神药物或毒药迫害致死,10%在派出所、公安局被精神药物或毒药迫害致死,8%在看守所被精神药物或毒药迫害致死。仅举如下几例:

案例1:张付珍(女,38岁),山东省平度市法轮功学员,原山东省平度市现河公园职工,于2000年11月份进京为法轮功请愿,被平度市610警察强行扒光衣服、剃光头发、成大字形绑在床上,尔后,强行给她打了一种毒针,打上后,张付珍痛苦的就像疯了一样,在床上挣扎著死去。整个过程610大小官员都在场观看。

案例2:蒙潇(女,37岁),四川省成都市成都钢铁厂法轮功学员。2003年11月19日蒙潇被关押在金堂县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液,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包括两支安定和一支冬眠灵。每次打针回来都昏睡2-3天后才有所清醒,然后又马上送去医院。后来蒙潇对医生讲真相,明白真相的医生拒绝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劳教所于是就将蒙潇改送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继续输液,输液后蒙潇又出现2-3天昏迷才苏醒的症状。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成都市610办公室答复说:宁可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2004年1月8日,蒙潇再次被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遗体在不通知家属情况下被强行火化。

案例3:劭世祥(男,60岁),甘肃白银市白银公司氟化盐厂法轮功学员。2012年2月初劭世祥在兰州大沙坪监狱门外讲真相,被当局绑架到白银公司职工医院精神科,强行打了八针毒针,致使劭世祥神智不清,不能说话。2月底送回家时,人已昏迷不醒,不能动弹,2月22日凌晨含冤去世。

案例4:重庆市奉节县法轮功学员沈学娅(女,55岁),于2007年7月因讲真相被奉节县公安局和奉节县国安大队强行送到重庆市女子劳教所劳教三年。劳教所用尽各种酷刑都无法让她转化,于是每天强迫她吃一颗白色药片,最后导致沈学娅神志不清,精神失常。2009年2月劳教所将精神失常的沈学娅放回家,3月1日上午沈学娅不幸坠楼身亡。

案例5:张淑珍(女,51岁)家住北京市海淀区石佛寺39号,是北京市海淀区远大中学退休教师,2001年因发法轮功真像资料被警察关押在清河劳教所。劳教所警察往她肛门注射不明药物,导致张淑珍剧烈腹痛,肚子胀得比怀孕妇女的肚子还大,于2002年10月9日含冤离世。

案例6:四川省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谢德清,2009年4月29日,谢德清被绑架到四川省成都市新津洗脑班迫害。不到一个月,谢德清因拒绝“转化”而被洗脑班下毒。谢德清很快被迫害得骨瘦如柴、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心绞痛。在这种情况下,洗脑班将其扔回家。回家仅4天,谢德清便含冤去世。

去世前,谢德清曾艰难地说,新津洗脑班曾强制送他到医院进行所谓身体检查,并给他注射了不明药物。(之后)10多天内,他水食难进。谢德清离世时,双手变黑,遗体也随后逐渐变黑,呈明显中毒症状。

5月29日凌晨3点左右,正当家人在家为谢德清设灵堂悼念时,成都市大批防暴警察突然闯入,包括综治办、“610”、派出所等人员在内的100多人包围灵堂。他们打伤谢德清的大儿子谢卫东,绑架走二儿子谢卫民,并强行将谢德清遗体抢走,然后在第二天不顾家属反对将遗体强行火化。

案例7:湖南新田县法轮功学员蒋美兰,2012年9月7日,被劫持至长沙捞刀河洗脑班迫害。至月底,蒋美兰已是奄奄一息。

9月30日,蒋美兰的儿子从广州赶往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去接人时,蒋美兰生命垂危,意识模糊,她不认识任何人,包括儿子。经过医院检查,蒋美兰遍体是电棍电的伤痕,整个嘴全是烂的,五脏六腑也是烂的,下身流着血。经抢救无效,蒋美兰于10月2日夜零时50分含冤离世。

有知情人透露,蒋美兰在迫害中遭到医生的不明药物注射。蒋美兰被注射药物后,当即神智不清,产生恐惧,惊慌失措,连家人都不能认识。被绑架前,蒋美兰身体健康,

红光满面。仅仅23天,蒋美兰被捞刀河洗脑班迫害致死,令亲友悲愤、街坊、乡亲震惊。

中共在其下发的《反×教内部参考资料》有关“转化的实施方法”中,毫不掩饰地宣称,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正是中共的这些“参考建议”,导致了“精神药物/毒药”成为洗脑班虐杀法轮功的最主要手段之一。
在被洗脑班(包括精神病院)关押迫害致死的学员中,被洗脑班强迫或暗中注射/服用精神药物或者毒药致死的比例最高,占统计样本的32%;被洗脑班毒打致死的其次,占20%;还有19%在洗脑班多种酷刑手段折磨下致死。

据2013年12月明慧网发表《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调查报告》,在2,383个被中共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案例中,有365人被洗脑班(包括精神病院/黑监狱)直接酷刑虐杀致死,占所有致死案例的15%。

在长达十八年的血腥迫害中,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逆杀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七十九岁的退休教师郑开源的案例是最近发生的,看到明慧网每日还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关押、判刑和关进洗脑班(黑监狱)的消息,这样惨绝人寰的迫害何时不再重演?令人堪忧。

呼吁各界人士和国际社会、联合国组织及世界人权组织对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面临的人权迫害给予关注,中国大陆法轮功人权是世界人权的一部分,也是世界人权状况最恶化的地方。只要中共存在一天,中国的人权状况就不会变好,只有继续恶化。因此结束迫害就必须解体中共,这是解决中国人权及改变世界人权状况的唯一途径。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7-04-20 4: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