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祖惠:从美国太空登月仓的设计失误所想到的

人气: 47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0日讯】前文是“由诺贝尔物理学奖的背景辐射所想到的”,今次本想写“由道家的辟谷所想到的”,后改为上题目是觉得美国的这个项目份量于人类更重,以免抓了芝麻丢了西瓜。

中国有句话叫做“百密一疏”,是说人在考虑重大问题时,往往一百件事都做的密不透风,却因小的疏忽导致功亏一篑。美国登月仓就是在不起眼的二氧化碳过滤器将圆形设计做成了方形,几乎让宇航员丧命。中国的风水有句话叫“曲则有情”,从数学的角度看一切运动都是以曲线方式运行的,而直线则称为“直来直去无情水”。中国传统文化11个字道出了思维的纲领。参与航天任务的科学家想来都是顶级的学者,为什么犯了这么严重到差点让宇航员丧命的错误。记得之前有次航天机也是因为垫片的小问题令全体宇航员灰飞烟灭。格雷斯说过:“对伟大的艺术家(应含科学家)来说,不存在小角色,对末流的艺术家来说,不存在大角色”。对于大师级的科学家来说不应该犯登月仓的二氧化碳过滤器这样的错误吧。这也许是东西方文化的一种思维上的定势吧。如果分割开来看一个方形二氧化碳过滤器可视为小角色,就整体看牵一发而动全身,恰恰告诉了我们历史上的许多重大的事件往往都失误于微不足道的小事。

说到这里,似乎又暴露了一个虽小犹大的问题。这是关于英国科学家李约瑟的难题:“既然中国传统文化有那么辉煌的历史,何以近代的文明不产生在中国,而是在西方。是否文艺复兴有着关键的一步。还有宪政。”

在中国也有因方圆的问题出过许多麻烦,我从小处说起恐怕更易引起大家的共鸣。在国内一些景区建了许多方形的鱼池供游客观赏。但麻烦的是鱼不断死亡,困扰负责人。后请我去现场查看,他们采用的方法是加一个潜水泵用马达驱动水在池内流动,并未完全解决问题。鱼在大自然中的动,是一种天然静态的动,而非用电力驱动,易经常言:天圆地方、内含是只要形园就会产生一种天然的动态,此动并非你看见的:“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动,但它确实在动,也即我们知道的“形而上者为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而道器之间,以一贯通,由小我们上升到国际大事就容易理解了。如十年的越战谈判,各国都付出了极大的人力和财力未果。而最后谈判成功却是在巴黎的圆桌会议上谈妥的。注意是圆桌而非方桌。

可惜今天几乎垄断了一切的时代,今人视古人的知识如草芥。以至出了问题后,却不知古人早已用“曲则有情,大道至简”几个字就解决了。据说航天机由两千多万个零件组成,试问一旦组装后,你要检查能否在两千多万个零件中找出问题所在,概率大致为零。因为就个体而言,它是合格的,但组装后这些零件与零件之间的互动产生了新的问题,你是解决零件而不是解决问题,就像二氧化碳过滤器,就单个的部件来说肯定是无问题的,但是它成为整体的一部分就可能导致宇航员丧命。这就是整体与局部的关系。

在中医领域也存在类似的问题。如中药的配伍禁忌,有十八反。十九畏,学者在未明白古人结论的前提下,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做出了推翻十八反、十九畏的结论。古人做学问是否比今人严谨,我不能回答,但我在前文里已经对此有警示,古人是从宏观了解世界的,我在前文中曾提到法国从一种史前的活化石银杏叶中提出了一种“EGB”物质,造就了几十万神童。在中国是如何做的?古人把九星中的一颗命名为文曲星,你找到了该星所在的方位,让孩子面对该星学习思考,照旧可以令孩子考上他希望的学校。笔者用此法令数名孩子考上了他们想要上的学校。当然还有许多道家法门也可如愿,著名的莫过王阳明了。日本东乡平八郎击败了沙俄舰队后,天皇为他庆功时,他高举腰牌,上书“一生俯首拜阳明”。可见日本对有真知灼见的学者是敢于崇拜的,即使当着天皇的面。我在泰国时,公司董事长派人送我到一个叫“淡浮院”地方参观。入口处就是一个比人大的紫铜像,是祖国的风水大师杨筠松,进殿后,除国王及王后像之外,楼上巨像为“老子”,可见日本和泰国对文化的尊崇超越了国界。

2008年我受邀赴台讲风水,回来后一年,大陆举行了一次海峡两岸大学生知识竞赛,其中一个小问题却难倒了这些大学生。记得主持人问:“龙卷风是怎么刮的?”无一人能答。这令人费解,是教育的失误,还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人生苦短,有些书你一生都不想读,但它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包的书。如天玉经、阴符经、京房易传、黄帝内经……阴符经有一章: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据史书记载:“楚国曾在彭城附近杀死汉军几十万,战场上大风骤起,天地昏暗,白昼如同黑夜,好像天翻地覆一样。”谁说天人无感应。

说近一点,南怀瑾就推荐过两本书给从事政治军事的人必读,一是顾祖禹的《读史方舆记要》,一是顾炎武的《天下郡国利病书》,简称二顾全书。南怀瑾在其书中写道:尤其一个学政治军事的人,如果连二顾全书都没有看过,连地理都不熟,那还谈什么政治、军事。一个政令下去,一个政策的决定,可以适用于台湾,不一定适用于山东和四川,可以适用于黄河以北,不一定适用于长江以南。拿台湾而言,一个方案,一个政策,在台北很好,在台南、屏东便不一定需要。在台北能行得通,在屏东便不一定行得通……所以,一个为政者要上知天文,下察地理,读二顾全书。无论从军事政治乃至地理师,都不能不读。所以古话说:五步之外,晴雨不同,百步之外,人情不同。所幸美国有五十个州,每个州差不多都有自己的一套宪政,这也是美国能在世界上异军突起的一个原因吧。

当今科技可令你足不出户,能知天下事,而二顾老先生当时可是用两个脚板去丈量万里山河呀!

我写文章,希望它如行云流水不拘一格,目的是让读者在茶余饭后,助你消消食,使你有一些你意中有而语中无的东西,浮现眼前,或许有如东坡曰:“投石冲开井中天。”希望抛砖引玉,让你脑内的大餐也能让世人分享。

故此节我换个角度说一下天象,易经曰:“在天成像,在地成形。变化见矣。”今人虽从气象的变化产生了气象学,而在深层次能读明白这句话的人有几人,我将摘录《京房易传》上的原话与现实作个对比,想来会让大家有所思。其一,无云而雨,名曰天泣,军没不还,雨不沾衣,名曰鬼泣,其军必败。笔者曾与一位将军闲聊时讲了上述几句话。毕竟将军见多识广,立即问我谁说的,我答:“汉朝时京房所著之书所言”。之后该将军告诉我,一次他带兵在一热带壕沟中待战,战士皆热不可耐,忽然骄阳之下一股凉爽的雨雾从天而降,众人皆喜,“天助我也”。但连谢天之雨未说完,一阵炮火袭来,令其伤亡惨重。

其二,人君无施泽惠利于下,则至旱也,不救必蝗虫害谷。其就也贯謪罚,行宽大,惠兆民……。其三,雷当先电而鸣,今与电俱出或鸣而后电何。此谓执法者贪所至灾也。其四,回风起何,天之号令也。当直而枉,并而不偏佞人,众君迷惑,则回风起,不救则至逆风起,其救也,用公直,黜邪枉,此灾消矣。其五:狂风发何,人君政教无法,为下所逆,则至狂风发泄,其救也,修政教,聘贤士,此灾消矣。其六,云形如鸟,其下主兵,其形如帚,其下有兵,云雾四起,则时多隐士……。诸如此类警句不胜枚举。此非天人相应乎。古人对天时地理观测细致如此,此今人能及乎,甚或把天象人事分割来看。故古有善言天者必验于人,善言气者必证于物。此唤醒活人免于精神上的死亡。

福特汽车创建人Henry Ford说:如果我们不能把某一世所得到的经验在下一世应用,那么工作就是白费。当我发现到轮回时,时间就不再是有限的。我不再是钟摆的奴隶。我愿把长远生命所给予的宁静与别人分享。

人们常说,他们无法相信没有证据的东西,但没有证据就能证明它不存在吗?这也是“科学”的一种反思吧!也希望能激发起世人对古人智慧的共鸣和敬畏吧。则吾幸甚矣,并望方家给予斧正。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7-04-20 4:2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