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四二五”18周年 当年涉事的中共官员今何在

1999年4月25日,一万余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要求当局给予一个合法的自由炼功环境。(明慧网)

人气: 354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1999年4月25日,一万余名法轮功学员来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上访,史称“四二五大上访”。“四二五”由天津公安动用防暴警察殴打法轮功学员事件引发。18年过去了,当年涉及策划和操纵“四二五”的幕后中共官员现况如何呢?

当年涉及策划、操纵“四二五”事件的包括中共公安部、天津和北京两市的政法委、公安、检察院以及行政等系统的有关官员。以下是部分官员的现今遭遇:

宋平顺“自杀身亡”

宋平顺,原天津政协主席、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天津市公安局长。2007年6月4日,宋平顺在办公室“自杀身亡”。

宋平顺策划了1999年4月的“天津事件”,以致引发“四二五”万名法轮功学员到中南海旁边的国务院信访办上访。“4‧25”事件发生时,宋平顺是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宋平顺还是中共天津市委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负责人和直接责任人。2001年初,天津市委召开会议,布置镇压法轮功的行动,会议由宋平顺主讲。

所谓“天津事件”是指1999年4月23日、24日,天津市公安局动用防暴警察殴打反映情况的法轮功学员,导致有的法轮功学员流血受伤,45人被抓捕。以下是“天津事件”的原委:

1999年4月11日,当时的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的亲戚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学院办的《青少年科技博览》杂志上发表文章,污蔑诋毁法轮功。

4月18日至24日,部分天津法轮功学员本着反映实情的基点前往天津教育学院。他们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编辑们:法轮功令人身心受益,对国家和社会百利而无一害。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指导原则的佛家上乘修炼功法,包括5套简单平缓的功法动作。学炼者身体健康,道德回升。

明慧网表示,天津法轮功学员到教育学院如实反映情况是完全合法的。根据中国宪法第41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述,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但是不得捏造或者歪曲事实进行诬告陷害。”

但是,4月23日、24日,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命令天津市当局出动防暴警察300多名,驱散并殴打澄清事实的法轮功学员,并逮捕了45名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公安部介入了这个事件。如果没有北京的授权,被逮捕的法轮功学员不会得到释放。天津公安向法轮功学员建议:“你们去北京吧,去北京才能解决问题。”事件的严重升级引发各地法轮功学员怀着对中央政府的信任,纷纷自发上访国务院信访办。

张立昌突然死亡

张立昌,中共前天津市市委书记。2008年1月10日,突然死亡,党媒宣布其因病医治无效。

“四二五事件”时,张立昌是主持中共天津市委的市委书记。同年“七二零”之后,张立昌还在《人民日报》宣布支持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在天津市市委会议上和其它公开场合,多次要求“严厉打击”法轮功,并亲自撰文诬蔑法轮功。张立昌支持诬蔑法轮功的“百万人签名”活动和图片展览,并批示、怂恿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对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劳教等。

武长顺被免职

武长顺,历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天津市公安局局长、天津市政法委副书记、天津市政协副主席等职。2014年7月20日,落马被调查;7月24日,被免职;2015年2月13日,被立案;2017年3月29日,开庭审理。

“4‧25”事件当时,武长顺是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长和党委副书记,是“四二五”事件的具体操作人和关键人物,武长顺在任职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期间,一直积极执行江泽民对法轮功“肉体上消灭、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拖垮”的迫害政策,残酷迫害天津法轮功学员。天津市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遭洗脑迫害、被劳教和判刑。

2006年,武长顺亲自召开处级以上会议,部署对天津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全市18个县市都参与了突击非法绑架法轮功学员的行动。

吕锡文被判刑13年

吕锡文,原北京市委副书记,2017年2月2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吕锡文从1999年至2006年任北京西城区委书记,期间竭力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从2006年9月起,先后担任北京市委常委、副书记等职。

吕锡文上任北京西城区区长不久,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四二五”事件。当时“四二五”万人上访,被国际媒体称为“中国上访史上规模最大、最理性平和、最圆满的上访”,但被中共当局栽赃是法轮功“围攻”中南海,从而发动迫害。

天安门、中南海附近抓捕法轮功学员,动用附近派出所警察、便衣,这些警力由东城区和西城区分别管辖。1999年后,吕锡文主编的“北京西城年鉴”,开辟专栏攻击法轮功;其中记载:1999年4月25号,上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请愿,西城区公安分局介入处理。其手法获得中央“高度肯定”。

吕锡文主编的2000年《北京西城年鉴》也记叙道:“从7月20日开始,公安局又以主要的警力对中南海周边及延长街巷进行控制,西城公安分局出动警力1955人……”

张越被“双开”移送司法

张越,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2016年4月16日,即“四二五”17周年9天前落马;4月24日,被免职;7月28日,被“双开”及移送司法。

1999年“四二五”时,张越任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助理和国内安全保卫处处长。后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公安部26局局长、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等职。

张越因其残酷迫害法轮功,深得江泽民、周永康的赏识,而公安部26局正是公安部专设的镇压法轮功的610办公室。张越在调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地在河北抓捕和迫害法轮功学员。在张越落马前一年,河北省有3万多名法轮功学员控告江泽民,而千余人因诉江遭报复,其中3人死亡,4人遭批捕。

李宝金狱中被杀

李宝金,原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兼副局长、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2006年6月,被“双规”。2007年12月被判死缓。有人发现其在狱中被杀,对外称其“自杀”。

1999年“四二五”时,李宝金是天津政法委副书记。李宝金被“追查国际”列作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主要责任人。“追查国际”的报告指,2002年9月16日召开的天津市检察机关会议上,李宝金要求重点打击法轮功;2003年1月20日在天津市第十四届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李宝金报告天津市检察院工作,披露5年来他领导的检察院系统批捕法轮功学员399人,其中提起公诉241人;2004年1月14日李在天津市第十四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污蔑法轮功。李还曾撰文要“严惩”法轮功活动。

北京市检察二院副院长肖胜喜肝癌死亡

肖胜喜,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系主任,后任北京市检察二院副院长。

1999年“四二五”事件当天,原法轮功研究会的李昌和王治文均作为法轮功学员代表,同政府官员会谈,申诉了法轮功学员的诉求。

李昌、王治文,分别被非法判刑18年和16年。肖胜喜负责并参与了起诉二人。

2000年12月25日,肖胜喜死于肝癌。

“四二五”大上访回顾

为寻求前文提及的“天津事件”得到公正合理解决,从1999年4月24日晚开始,法轮功学员纷纷自发前往位于中南海西侧府右街的国务院信访办。4月25日早上,上万名法轮功学员从四面八方涌向北京市中心。起初警察在通往天安门的各个路口拦截他们,后来由警察带路,把人流导向中南海外围,最后形成了所谓“围攻中南海”。

点击视频:

4月25日早8点15分左右,朱镕基总理一行人从国务院正门(西门)出来走过马路来到上访学员的面前。朱镕基问道:“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谁叫你们来的?”“你们有宗教信仰自由嘛!”

朱镕基带着法轮功学员代表朝中南海西门走去的过程中还问道:“你们反映的情况我不是做了批示吗?”

“我们没有看到呀!”在场的法轮功学员回答。

4月25日中午时分,法轮大法研究会的李昌、王治文和其他3位北京学员作为法轮功代表进入国务院同政府官员会谈,申诉了法轮功学员的3点要求: 1)释放天津被抓的法轮功学员; 2)给法轮功修炼群众一个宽松的修炼环境; 3)允许出版法轮功书籍。

政府官员轮流参加会谈的有国务院信访办的负责人,北京市的负责人,还有天津市的负责人。

傍晚时分,天津按照中央指示释放了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到晚上8点多,会谈完毕,在得知天津方面已经释放被捕的法轮功学员后,中南海前的法轮功学员也很快散去,临行时,地上清理的干干净净,一片碎纸都没有留下,连警察扔下的烟头都捡走了。整个过程,平静祥和,走后地上干干净净的。

一个当时现场的警察对周围的人说:你们看看,这就是德!

这样的和平上访却被中共构陷为“围攻中南海”。

4月25日下午,中南海附近戒严。可靠消息透露,江泽民当天乘坐防弹轿车绕行中南海。

4月25日当夜,江泽民以中共总书记的身份,模仿毛泽东“炮打司令部”的做法,给政治局常委及其他有关的领导写了一封信,决定全面镇压法轮功。在这封信中,江泽民提到了镇压的两个理由:一、修炼法轮功的人太多了;二、法轮功信仰与共产党意识形态不一致。

1999年6月10日,江泽民成立了“6.10办公室”,开始调动一切权力和社会资源镇压法轮功。

1999年7月19日晚,江泽民一意孤行,不顾其他6个政治局常委的反对,在中共高层会议上亲自拍板做出全面镇压的决定。#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4-26 6: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