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平等与效率如何两全

人气: 3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26日讯】财富和所得不均愈见严重早已是全球化课题。财富是累积来的,有两种来源:一是继承来的,二是由平时的“所得”储蓄下来或透过投资的利得积累下来的。第一种来源在自由民主社会中虽有嫉妒、羡慕、冷嘲热讽等现象,也有课征高额遗产税、甚至于充公等等激烈手段,但比较没有问题,毕竟这是属于“先天的”不公、不平等。第二种来源在21世纪成了全球热门议题,而且是从美国这个自由民主典范、世界最强国家开始出现热议的。相关书籍研究报告充斥,建议也一箩筐。

不过,迄今发布的相关数据,显示低薪、22K、所得分配不均的现象不但未改善,情况还更恶化,而青年贫穷问题的严重更凸显了出来。到2014年法国经济学家皮凯提那本厚达七百页的砖头书《21世纪资本论》席卷全球,似乎有了较明确的定论和共识:资本主义、自由市场和贪婪的资本家是元凶。于是呼吁政府对资本利得课重税,对房地产、遗产课重税,以及实施各种福利政策来资助、保护穷人、弱势者,让公平正义实现的声音又响彻云霄。

尽管所得分配不均,“1%高所得vs.99%低所得”和“贫穷”是不相同的问题,但其所显示的“不平均”、“不公平”、“不平等”却被认定是相同的,于是,打破“不公不义”、实现“公平正义”的诉求重现人间。十九世纪时马克思的《资本论》在皮凯提的《21世纪资本论》还魂,穷人翻身,追求平等,打倒资本家、资本主义、自由市场,政府掌握大权大力实施“所得重分配”,而各种“社会福利”措施会不会借尸还魂再大行其道?不得不大力关注,特别是现时“大债时期”,“债留子孙”愈见严重,政府施行“促进平等”的措施,其结果是否反而会戕害全民福祉呢?这个重要且严肃的课题,早在1974年亚瑟‧欧肯(Arthur M. Okun)就进行探索,并在《平等与效率》(Equality and Efficiency)这本书中完整呈现其探索成果。

欧肯以“温暖的心、冷静的脑”的真正经济学家心态下笔,不愠不火剖析这一个看似矛盾的问题,而为世人开一条可行之路。他完全肯定市场发挥的效率,认同“坚持一块饼必须公平地分成若干等分,只会让整块饼变得更小”的说法,他在书中一直反复强调一个二而一的主题:市场需要占有一席之地,只是它的功能必须受到约束。他语重心长地指出:

“一个同时实施民主制度和资本主义的社会,一定会不断想办法在权利的领域和金钱的领域之间划出界线,也一定会找出愈来愈适当的界线。不过,由于平等与经济效率的冲突是永远避免不了的,因此这个问题永远无法获得彻底的解决。从这个角度看,资本主义与民主制度实在是最不可思议的一种组合。或许这正是它们需要彼此的缘故─平等之中多一点理性,效率之中多一点人性。”

欧肯在书中剖析了累进所得税制度、针对低收入者的福利政策、就业法案的成效与影响。这些方案和措施一直以来也都在各国实施,但21世纪的现时,全球却陷入成长停滞、贫富不均更恶化、不公不义更明显、福利措施使得政府债务庞大等等灾难,究竟出了什么差错呢?是不是世人没能“在追求平等之中多一点理性,在追求效率之中多一点人性”呢?看来还得由欧肯书中获取迷津呢!

当前的台湾,更在年金制度变革、不当党产处置、同性婚姻平权、劳动条件公平合理等等转型正义事件的泥沼中沉浮。如何从进退维谷的不堪情境中脱身,进而扶摇而上,似乎也需要从欧肯的这本书中取经。#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4-26 9: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