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乃服第二卷‧调丝

作者:宋应星 译者:李淑芬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人气: 48
【字号】    
   标签: tags: , , ,

【编按】《天工开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祯十年)。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后有日、英、德、法、俄等译本。全书分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并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图,描绘了一百三十多项生产技术和工具的名称、形状、工序。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衣料第二‧绕丝

将要织丝时,先要绕丝。在光线好的屋檐下把木架铺在地上,木架上直插四根竹竿,称络笃。把丝围绕在竹竿上,络笃旁边的立柱上,在八尺的高度上,用铁钉钉上一根带有半月形挂钩的倾斜的小竹竿。把丝悬挂在半月形钩内,手中拿住篗(绕丝棒),旋转绕丝,为牵经、织纬做准备。小竹竿一端挂一个小石块,作为活头,断丝时一拉绳子,挂钩就下来了。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原文

《天工开物》乃服第二卷‧调丝

凡丝议织时,最先用调。透光檐端宇下以木架铺地,植竹四根于上,名曰络笃。丝匡竹上,其傍倚柱高八尺处,钉具斜安小竹偃月挂钩,悬拾丝于钩内,手中执矍旋缠,以俟牵经织纬之用。小竹坠石为活头,接断之时,扳之即下。

──转自《新三才》

点阅【天工开物】相关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欲叶便前剪摘,则树至七八尺即斩截当顶,叶则婆娑可扳伐,不必乘梯缘木也。
  • 蚕要生病时,胸部发光,周身黄色,头渐大而尾渐小。而且该入眠时游走不眠,吃叶又不多,这都是病态。应当将其急速淘汰除去,勿使害群。健美的蚕必会眠在叶面上,压在下面的蚕不是体弱,便是懒惰,结茧会薄。
  • 蚕吃足桑叶后,要尽快捉蚕作茧,不可以耽误时间。蚕卵孵化一般在辰(上午七时至九时)、巳(上午九时至十一时)这两个时辰,所以蚕的发育成熟结茧一般也多在这个时间。老熟的蚕喉下两颊是透明的。
  • 凡蚕大眠以后,径食湿叶。雨天摘来者,任从铺地加飡;晴日摘来者,以水洒湿而饲之,则丝有光泽。未大眠时,雨天摘叶用绳悬挂透风檐下,时振其绳,待风吹干。若用手掌拍干,则叶焦而不滋润,他时丝亦枯色。
  • 但是用嘉兴、湖州产的丝作衣服,即使在水中洗涤上百次以上,丝质还是完好的。嘉兴、湖州的方法是劈竹编成竹席状的蚕箔,下面用木料做支架,离地大约六尺高,地面放着炭火(防止炭爆出),前后左右每隔四、五尺即放一个火盆。蚕开始上山时,火力较小些,引导蚕吐丝,因为蚕喜欢温暖,便立即结茧,不再游走。
  • 蚕结茧三天后,便可以取下蚕箔来取茧。茧壳外面的浮丝叫“丝匡”(茧衣),被湖州的老妇人以贱价买去每斤百文钱,用铜钱坠作纺锤将其打成线,再织成湖绸。去掉浮丝后的茧,在大盘里摊开并放在架子上,准备缫丝和制丝棉。如果用橱柜、箱子装蚕茧,会使蚕茧郁闷受潮,造成断丝。
  • 危害蚕的有麻雀、老鼠和蚊子三种害物。但是麻雀不会伤到茧,蚊子伤不到早蚕,只有老鼠自始至终都会给蚕带来威胁。防止和除害的方法很多,因人而异。如果麻雀屎粘到桑叶上,蚕吃了后会立刻死亡。
  • 缫丝时必须用端正的独头茧,这样丝的顺序不会乱。如果有两个蚕或四、五条蚕共同结的茧,需要挑选出来用作丝棉。如果用这种茧丝,缫丝会很粗。
  • 中国的学术界对于梦溪笔谈评价极高。或是“知名度最高,影响最大,传播最广”,或是“我国古代科学的杰作,是世界科技史上的一份宝贵遗产”。然而,对照学者的评论与梦溪笔谈原文,我们不难发现,学者们一律对梦溪笔谈中记载的神秘现象避而不谈。其中原委,这里先不论。我们将整理出梦溪笔谈中记载的一些神秘现象,和一些现代科学置之不理的科学方法。
  • 《梦溪笔谈》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艺过程。活字印刷的出现比西方约早400年。以下是书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