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诗醇:薛论道〈桂枝香.蚊〉赏析

作者:郑重

中国画(Fotolia)

      人气: 24
【字号】    
   标签: tags: ,

薛论道〈桂枝香.蚊〉
形微口利,凌人得计,
喜的是半夜黄昏,
怕的是青天白日。
侵罗帏枕席,惯能乘隙。
食人膏血,残人肉皮。
趋炎就热图温饱,
露冷霜寒何所依?

【赏析】

薛论道,明朝人,字谈道,号莲溪居士。在抵抗外侮中,屡建奇功。工散曲,多抒发怀才不遇,报国受阻之情;也有揭露社会丑恶现象的作品。这首散曲〈桂枝香.蚊〉,即属于此类。他吟咏像蚊子一样的社会丑恶人物,最终无所归依的可耻下场。

第1句“形微口利”,刻画出蚊子的外形特征,形体鄙微,以口为谋生手段,因而异常锋利。言简意赅,形象生动。

第2句“凌人得计”,点出蚊子的内在本质,意思是:其生存的基础是建立在欺凌他人的基础之上的。以上两句,乍看起来,文字浅白,却充溢著作者的不平与愤懑,形象地揭露了蚊子不劳而获、贪婪寄生的实质,表达了作者对蚊子的厌恶与憎恨。唐朝诗人杜荀鹤,在〈再经胡城县〉中写道:“去年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口不冤声。今来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酷吏的升迁,都是用无数百姓生命换来的,这与本散曲中蚊子的本质多么相似啊!

第3、4句“喜的是半夜黄昏,怕的是青天白日。”用对比手法,写蚊子的生活习性,一“喜”一“怕”,一针见血,揭示其阴暗心理,这两句已能使读者由物及人,联想到社会生活中的那些害怕光明,钻营黑暗的人。

接下去“惯能乘隙”句,表明抓住一切时机侵害他人是其长期行为,将蚊子拟人化,完全把读者的思维及嘲弄目标,引向人类中那些肆意害人而肥己者。所以,喜半夜黄昏,怕青天白日,扰人安宁,也不单单是蚊子的专利,人类中的损人利己者,皆与之同类。这时,作者写作的对象已由蚊子,而完全转移到人身上了。

最后两句,“趋炎就热图温饱,露冷霜寒何所依?”是作者情感的升华,又是这首散曲(小令)的点睛之笔。“趋炎就热”是卑鄙小人的一贯伎俩,为正义之士所羞耻,这一句总结前几句内容,加重对蚊子似的小人的讽刺和批判。“图温饱”一语双关,既指蚊子,又指人。蚊子夏天趋炎就热,猖狂一时,而等到露冷霜寒的时候,总要被秋风无情扫荡,无所归依,这是蚊子的最后下场,也是一切损人利己者的最后归宿。结尾的反问语句,语意有所跌宕,更加重了讽刺的力量和鄙夷的成分,与这一句类似的,有清人姚燮在绝句〈一棹〉中的“凋落故人如木叶,长天寒鸟向谁依”句,姚诗此句,情景交融地写出了故人远去、寒鸟无依的景象,象征人生征途命运多蹇、艰难无助,很是愁郁消沉。但这首散曲在结尾处,表达的思想情感不同,作者指出像蚊子一样的人物,必然灭亡的客观规律。这积极乐观的论断,给人鼓舞与振奋的力量。

这首散曲,在艺术上主要运用了“借物喻人”的手法,借蚊子来鞭挞像蚊子一样的损人利己者,体现作者鲜明的爱憎和对社会丑恶现象大胆揭示的精神。

另外,作品还运用了层层深入的写法,先从蚊子的外形写起,再点明其本质与生活习惯。接着,由蚊及人,讽刺不可一世的损人利己者。最后议论评结,指出蚊子一类的人,最后的结局,主旨就很自然显示出来了。本散曲所运用的艺术手法,实不可忽视。

散曲是古典诗歌中的一类,“诗以言志”,一般的咏物诗,多是借所咏之物,来正面赞颂另一物或歌咏作者某种志趣,而这首〈桂枝香.蚊〉却借人人厌烦的蚊虫,来讽刺社会中蚊子之类的人,这在咏物诗中,是很有特色的。@*#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