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我看中共红祸【四】

九天剑:杀人害命 骗人诛心

人气: 4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03日讯】上一篇《骗人杀人洗地》刚发出去没多久就发现,在下还是说错了骗人与杀人的关系和危害度数:严谨讲,洗地是杀人之后遮掩,骗术布局则多在杀人之前。最典型的如江大蛤蟆及其党羽李东生们策划的臭名昭著的“法轮功天安门自焚”伪案。所以前篇应改题为《骗人为杀人磨刀》更贴切些。

 也就是说,共党骗人是杀人的工具和前奏,骗是为了杀,编出罪行,为杀人安上理由,才能杀得无所顾忌,开脱罪责,逃避清算。比如聂树斌案,20年才昭雪,20年间张越、周本顺们并没有闲着,反复编谎……就是要说自己杀的合法,杀得有理有据,杀得政治正确。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的写共党杀人、骗人主题,因为这两样是这个魔鬼党能暂时肆虐中国最主要的两手,按老毛的自创,就叫做“两杆子”,文绉点,也不过叫它个枪笔党,再通俗,干脆就是个刽子手加流氓。

 如今已进21世纪,共党虽然暴虐不改,但气数已尽,坐等解体。尤其再像50年前老毛那样和平时期明目张胆杀人,恐怕不太行了。不过共党就是靠杀人起家、篡政、立威的,到啥时候它都不能不杀。所以,在下于此系列开篇(一)(二)里先谈到它杀人。谁看不透这暴政最高手段——杀人,再看别的,就失了根。不过任何暴政单靠杀人一法都不行,凡吃人吃上瘾的狼,无不伴着身后骗人的豺。

 上篇举例“亩产万斤”“6.4没死人”,不过是豺骗人的九牛一毛。在中国,豺一样的载体——中宣、央视、人日、环时们,每天都在与时俱进生产著谎言,在工人做工、农民种地、学生读书、老板谈生意的时候,他们也在朝九晚五的忙活,在共党执政危机日益加深的今天,它们尤其忙活,加班加点,出馊招洗脑,扯谎、圆谎,埋谎,生怕党妈不满意他们的创意骂街。

 它们所以几十年如一日毫无顾忌随时随地满嘴走炮,皆因共党一再欣喜的发现,扯谎扯多了、扯贫了人们就信了,真相来了也会不自主的怀疑够不够真。再加上御用文人故意从理论上意识形态上搅合,配合“权威部门”通知、“权威媒体”通稿,让百姓总像耳朵眼儿里听到“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一般,也就更加没人敢质疑了。

 而且,体制下贪了占了养小三了,会怕阎罗殿老王收拾你;打打口炮撒撒谎有什么呀,又没人追责定罪。就算有人较真儿还可以扭脸不认账,再不依不饶就说自己当时喝高了,甚至秀出饭局上的视频,PS那玩意谁不会弄啊,又不是啥高科技。你没看北京前王市长安顺,大嘴一喷“治不好雾霾,提头来见”,到大霾再次来临被人追问,只好像轻度中风般撇撇嘴“呵呵”一下,完了,没事。

 应该说,说谎已是共党百炼成豺的可恶习惯。换言之,不撒谎就不叫共产党。不信,去年那个扇乎习总下台的“爱党老党员”公开信,多犯上的事啊,还不是至今没个了断。这信谁写的,谁指使的,敢拍胸脯报上名来认账么?匪党党员不是号称死都不怕么,老共党就更应该上刀山下油锅都不怕才对,还怕报上个真名?多假多阴暗啊!更不要说9年前央视给害了全国几十万儿童的三鹿毒奶粉站台洗地,10年前人民网给坑了数万投资人的赵本山代言“蚁力神”,评其为“中国网友喜爱的十大品牌

 这些豺类一再给党和无良企业编谎打圆场,永远不变的原因是不菲的利益,更诱惑的,是豺们被党赋予骗人诛心的地位和权利。

 1949年至今,68年过去,纵看历史,横睥华夏,没有任何大事件不包裹着共党对大众的欺骗。它要给自己杀人统治正名,就没法不骗!毛一代自称搞阳谋的“反右”,不惜浩劫10年的“文革”,全部充斥着骗术。上至那些热血回国、著作等身的大师,下至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妮儿,因为太相信,太单纯,捆一块也统统不是骗子的对手,根本也看不透这个杀人骗人的双料豺狼。就像毛的好学生、前上海市委书记柯庆施不小心留下的那句御民名言:“相信要达到迷信的程度,服从要达到盲从的程度。”结果,万众懵懂中,中国历史被血洗,中国人民遭背叛。

 最坏的是,几十年后“硕果”诞生:中国一举铸就奇葩品牌——全球第一山寨大国。人类生存所及之衣食住行一样不丢,从穿衣戴帽,吃喝拉撒,到看病吃药,住房装修、再到钱币票证、手机电脑,无论地里长的天上飞的、路上跑的水里游的,也不管实体的虚拟的,高科技的还是土的掉渣儿的,只要别国他族能发明生产的,最终都会归到Made in China一途;只要本族同胞有人做了赚钱叫座的,都会拿来主义,改头换面。骗人花样常新毫无底线,祖训“童叟无欺”荡然无存,国国对我族心存忌惮,人人为中国“崛起”汗颜。

 要说人们被共党收拾的精神变异,再没有比那位陈满老哥合适的负面例子了。

 陈老哥家呆的好好的,忽一日被我神勇的海南公安抓了,说他故意杀人、放火,受害者是他姓钟的朋友。随后陈兄被判死缓,不管他怎么鸣冤叫屈,一关就是24年,后来党国还大言不惭的声称,陈满是中共窃国以来,羁押最久的蒙冤者,共关了他8437天!

 这还不是重点,老兄赶上了习总当政,海南公检法再怎么不愿承认抓错关错人,还是被浙江法院改判,逼着海南当局放了老陈。关了人家半辈子又宣布无罪,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好,给275万人币国家赔偿堵嘴了事。至于24年前谁查的谁判的是否追责,没说。这个匪党就这德行。

 这也不是重点。老陈拿到200多万,按说好好过日子就结了吧。不行。这年头只要知道你有钱,分分钟有人惦记。钱还没捂热乎呢,就冲上来一堆骗子,当然是满嘴蜜糖、口吐菊花那种,设好了局,耸动老陈投资一个什么“维卡币”生意,号称是新兴“钱生钱”“快速致富”的买卖,一年后升值900% ……

 20年饱受党国骗子洗礼的国人,遇到这等“好事”,不是嗤之以鼻,也会画几个问号,就算再禁不住诱惑,也会找行家咨询解惑一下。老陈呢,20多年前还下海做过装修生意,按说不是雏儿,但架不住拜蛤蟆党仁义,关了他20多年,基本闯不过蛤蟆力推的零道德、“闷骚大发财”的关卡。当今黑白道上,老陈就算个痴呆儿。说白了,那个什么“币”,就是个传销圈钱的坑。

 也不怪老陈不知深浅,他下海那会,浑水齐腰,还能扑腾扑腾,哪料如今泥汤早已没顶,道德探底。这不,骗子集团运作,上下其手,三下五除二,骗得老陈投资百万,得手后骗子即刻消失!闹得当下活在骗国明白深浅的家人、朋友、律师一再扼腕叹息。因为他们都曾力劝陈满,谁都告诉他天下没有这等好事。况且老陈的钱,可以说是用命换来的,容不得闪失!

 然而,然而,匪党治下的骗术日益精湛,只有你想不到,没有骗子做不到。因为中国人实在太聪明,不用到善处,必会作恶!

 就像专栏作家张丰分析的:要知道,骗子其实是这个社会“最敬业”的人,总能与时俱进。陈满遭到了骗子的“定点服务”,清华大学一位老教授刚卖了房,就遭遇了电信诈骗。不管是对技术的掌握还是思维的革新上,骗子都走在了时代前列,与时代同行的普通人尚且难以招架,更何况从“古代”穿越而来的陈满?

 张作家说的“敬业”,我觉得也就是共党推行“一切向钱看”的非道德产物。古有小偷练二指夹肥皂,今有团伙碰瓷障眼法,骗子则是古今夺财害命的高端罪孽大集合。有心人可以研究一下世界骗子大全,从手段之诡异蹊跷阴毒,发案之节奏频密高难,难有出中共党国骗子团伙其右者!而所有这一切乱象,无不是中国共产党种下的因,上行下效几十年后结出的毒果。那个江大蛤蟆,就是中共转型统治、骗杀结合的最大推行者。

 蛤蟆也知道,杀人是看的见的物理动作,多用会激变,蛙命也难保。骗人就高深了,而且掩盖性强,能够愚弄大众,有时候甚至是“高智商”活动。它会搔到你精神最柔弱的地方。陈满就是被骗子杵到了急于发财的软肋。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蛤蟆为统治稳定,阻遏普世价值,就让你贪财,当小人。于是乎,政府行骗,国家作业,哪儿软捅你哪儿,公务员们每天的“工作”就是研究人性的弱点,制定延续独裁统治的法条政策……曾几何时,骗子有样学样,如雨后春笋全国疯长。蛤蟆贪政轻而易举将全民引向追逐铜臭落进道德深渊的不归路。要不习总王总打了5年老虎苍蝇,还被大众断言:不解体共产党,到死也打不尽贪腐。 

要说骗,再强也强不过蛤蟆。你想,为何蛤蟆吃饱了撑的要在其共党叔叔江上青死后“过继”给死人当儿子,不就是为了骗个烈士子女头衔,掩盖汉奸身份么?不然共党再匪,弄个汉奸当党魁,也是太没品了吧。

 如今震动全球的活摘法轮功器官旷世大罪更是这样,被各界揭露十几年,也被蛤蟆拚命掩盖十几年,如今连一直勾兑党国政法、国安高官做生意的郭文贵也在海外出来揭发,说明蛤蟆真是没日子了。

 共党杀人成性没错,可这么个杀法,它还真不敢公开,只有骗、捂、搅混水。因为邪党深知:这个“人类星球上从未有过的罪恶”,一旦被全人类群起鞑伐,就是匪党的末日!

 顺变剑走偏锋,多劝几句给郭先生:我以为,做人做事讲究同道同心,法轮功被迫害至今,欢迎任何人站出来揭露中共邪恶,当然也包括阁下。不管你过去亲谁后谁,相信如今发声揭活摘也是你深思后的明白选择。看人看心,希望你除了以精明商人的眼光看透利益,还能以涉政商人的敏感,参透当下大局,不再为个人历史恩怨选边,特别是不要为别有用心的人所要挟利用。你知道海内外原先怎么看你么?不要过多树敌是我的忠告。同样,认朋友要慎而又慎。你说要帮助习近平反腐,但大家都知道你先前的攻击名单里有习当局的反腐高管。而且你先选了污习反习的江系媒体发声。不要让人困惑。

 话只能说到这儿了。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做人厚道才交得知己,才得道多助。全球法轮功精英和真反共人士都在听尔言观尔行,大家被共产党及其帮凶欺骗凌辱多年,如今再没人会被愚弄。谁做谁担当,请三思而为之。相信我,剑刺邪毒的蛤蟆才是唯一正确的选择;你若能公开“三退”,更可获得高人护佑。

天堂的大门永远为正直、善良、不骗人的人敞开。◇#

【选自《新纪元周刊》】

评论
2017-04-03 11: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