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辱母杀人案”背后 中共基层黑社会化

人气: 59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4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杨一帆综合报导)山东“辱母杀人案”持续发酵。近日,于欢被判无期后,其父曝光催债团伙背后的官方保护伞,中共基层黑社会化再为外界关注。

聊城“辱母杀人案”发生于去年4月,山东聊城青年于欢看着11个有黑社会背景的追债人员对其母亲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的极端凌辱,而到场警察竟坐视不理,在情急之下操刀反抗护母,造成1死3伤,被法官判处无期徒刑。

该案一审判决结果激起民愤,事件背后的因素引发外界持续关注。3月27日,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转引于欢之父于西明的文章,在其社交媒体上发布题为“冠县辱母杀人案:公检法人员放高利贷?”的文章。

文章披露该案的幕后指使者、催债团伙头目吴学占的各类恶行。吴学占在官方的保护下,违法集资高额放贷、暴力强拆非法强建、阻碍医疗事故受害人维权、非法经营加油站、带超载车躲避检查谋利、投标不中寻衅滋事阻止施工、变相行贿官员承建养老院工程等。按照吴的说法就是有大领导撑腰。

文章指,吴学占在冠县手眼通天,当地公安局、检察院、县医院、镇政府及其它部门的人都在吴学占那通过高息存钱的方式,变相收取贿赂,充当其保护伞,吴学占还是他们的打手集团兼灭火队。

对于吴为所欲为、鱼肉百姓的行为,当地公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据有人透露,在吴某的经营中,有当地公安局人员参股合作,并充当保护伞。

文章称,目前披露出来的只是吴学占作恶多端的冰山一角。

3月26日“暴风眼”也起底了吴学占。吴初中未毕业即在社会晃荡,后进入赌场,跟随赌场大哥“放水”,并赚取了第一桶金。而后,其以地产公司做“外衣”,依靠高息揽储、高息放贷逐步壮大。

向吴学占借过高利贷的冠县工业园某企业主刘衡(化名)透露,在高利息的诱惑下,包括政府公职人员等都乐意将钱放在吴学占处,“谁对他的影响大,权力大,他就给谁回报大”。

网文《从山东高利贷案,看中国高利贷团伙模式和演化》表示,高利贷团伙的部分资金来源于当地政府官员,“黑社会催收只是台面上的玩意,各种小企业主惹不起的官员和部门,才是高利贷团伙催收时,最先使用的工具,而且是最有效的工具”。

美国职业律师高光俊经手的案子中,有好几起大陆企业家还不起高利贷破产,遭黑社会和官方逼债出逃美国的例子。他对美国之音也表示,而这些高利贷公司的资金,大部分都来自政府官员。贪官通过黑社会放贷,再通过当地公检法给高利贷公司提供保护,警匪勾结,导致高利贷行业非常猖獗。民营企业家一旦无法还债,就面临黑社会和官方的双重打压。

中共基层政权黑社会

辱母杀人案”反映了目前中共基层的混乱,特别是黑社会化的乱象。

《财经》杂志高级记者杨海鹏撰文《高利贷现在已是地方权贵与黑恶势力之黏合剂》认为,大陆以“黑社会”为代表的法外暴力,已与地方权力整合,用于打击上访、拆迁征地等“委托公务”。“辱母杀人案”中之暴力讨债团伙,有强大之官场背景,在法律上他们无权施暴,但事实上他们已拥有此权力。

在山西省公安厅2015年10月26日有关抓捕黑社会势力的通报中,抓捕的869人中,涉案的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村支部书记、村主任等基层村官。

大陆社科院的一份抽样调查结果显示,目前45%以上的农村村委会,是由黑恶势力组成的。

港媒2013年7月《党风整顿大背景揭秘》一文说,中共统治的下层(县镇两级)不仅完成了黑社会化,而且这种黑社会化有向中层发展的趋势。

而官方的抽样调查结果也显示,黑恶势力把持了中国近半数的农村村委会。

早在2001年,大陆著名经济学家杨帆就指出,中共部分基层政权已经出现黑社会化,黑白两道成为利益共同体,政客与黑社会勾结谋取暴利。

与此同时,不堪欺压的民众开始了越来越多的反抗。去年11月下旬至12月底,陕西、山西、广西、湖南、辽宁等地先后发生5起村民刺杀村官案件。#

责任编辑:李穹

评论
2017-04-04 7: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