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主义的淫乱基因——性解放

夏侯

被共产党屠杀的苏联人民。(网路图片)

被共产党屠杀的苏联人民。(网路图片)

人气: 1887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4月09日讯】毛泽东说:“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自称“和尚打伞——无发(法)无天”的中共党魁在中国发起的共产主义运动,导致中原大地8千万无辜百姓魂飘荒野,孤零无依。殊不知,除了暴力和杀戮之外,马克思列宁主义还带来导致社会道德极速下滑的淫乱基因——性解放。

十月革命的副产品:性解放

由列宁领导的十月革命,在今日俄罗斯学界的研究中还有另一种说法,就是性解放的始作俑者。

根据维基百科词条的界定,性解放起源于上个世纪60年代的西方社会。但根据学界公布的历史文献,包括历史记录的影像,则会使人震惊。因为首先开放性乱的变革者是列宁,发生在1917年布尔甚维克夺权时期。

苏联的性解放思想出自于马克思、恩格斯等人发展出的共产主义理论。布尔甚维克夺权后,于1917年12月19日公布的列宁条令,包括“废除婚姻”、“取消惩罚同性恋”。

1904年,列宁本人写到:“淫荡,能使精神的能量获得释放,不是为了伪装的家庭价值,而是为了社会主义取得胜利,要扔出这个血块。”

在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三次党代会议上,列夫.托洛茨基(Льв Троцкий)提出,布尔甚维克一旦夺权胜利后,就要制定新的两性关系原则。共产主义理论要求摧毁家庭的一夫一妻制,过渡到性需求的自由时期,并提出教育孩子的责任要全部交给国家。

1911年,托洛茨基向列宁写到:“毫无疑问,性压迫是奴役人的主要手段。只要有压迫,就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家庭,就像是资产阶级结构的组成,使它完全失去了自由。”列宁回复:“……不仅仅是家庭。所有关于两性关系的禁忌都必须废除……我们可以向女权学习,甚至有关同性恋的禁令都必须废除。”

于是州委员会颁发“取缔女性私人化”的法令。所谓的废除女性私人化,就是已嫁的女性不再从属于自己的丈夫。该法令称从1918年1月1日起,取消女性私有化,凡满17岁到30岁的女性不再从属私人,她们都是属于劳动阶层。前任业主(指女子的丈夫)享有不间断“使用”女性的权力,每周不超过4次,不超过3个小时。

列宁主义所谓的“道德”,即要求公社成员为建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而奋斗。因此衡量共产党人是否具有社会主义“道德”的标尺就是党性。

党性,不是人性,和人性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因此所有和人有关的礼义廉耻、道德价值都被共产党无情地打击和摧残。

“打倒廉耻!”

在上个世纪20年代,前苏联性解放期间,有一个非常狂热的口号“打倒廉耻!”布尔甚维克为了尽快地打造出社会主义的“新人类”,就通过街头裸体漫游来异化人的思想。他们四处游荡,狂热地、歇斯底里地大喊:“打倒廉耻!”“廉耻,是苏维埃人民过去的资产阶级。”

廉耻,是人本有的道德教养,人能知耻,规范和约束自己的行为。但在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中,就连基本的道德“廉耻”,都要划到“资产阶级”一类。

1918年12月19日,在彼得格勒为庆祝“废除婚姻”法令纪念日,女同性恋团体举行庆祝活动。托洛茨基在他的回忆录中证实了此事。他说,女同性恋游行庆祝的消息令列宁非常高兴。列宁还鼓励更多人裸体走出来:“继续努力吧,同志们!”

共产体制下,从上级到下级彼此称呼对方为“同志”,而如今“同志”早已成为同性恋者的代名词。无论同志,还是同性恋热衷的思潮,本就同源同出,流行在共产主义之下也就不足为怪。

在莫斯科,那些热衷废除婚姻的人全都裸体,身上只挂一条红肩带,在众目睽睽之下漫游红场。他们一边游行,一边高呼俄罗斯社会的其他阶层也来加入他们的行列。而策划操纵无产阶级裸行的幕后人是列宁一党的儿子和托洛茨基的密友卡尔.拉狄克(Карл Радек)。

卡尔.拉狄克带头裸体,沿着克里姆林宫的城墙率队而行。“是的,走在队伍最前的人卡尔.拉狄克,正是列宁的最爱。他完全赤裸著身体绕着公寓走,吓跑了和他一起生活的姐姐的小孩……”

不要以为这些裸行只发生在首都,在前苏联的很多城市也进行过。譬如在克里米亚半岛的辛菲罗波尔市,以弗拉基米尔.马雅科夫斯基(Владимир Маяковский)为首的无产阶级发动“觉悟教育”活动,马雅可夫斯基本人穿着白西装,而他旁边的两个年轻女子则是完全赤裸著身体,身上挂着肩带,写着“打倒廉耻”。

而在俄罗斯南部城市克拉斯诺达尔,热衷列宁主义的人则是完全赤裸著身体,身上也是只挂一条“打倒廉耻”的肩带,他们站在讲台上大喊:“打倒小资!打倒神父的欺骗!我们(社会主义)公社不需要用衣服掩盖身体的美!我们是阳光和空气的孩子!”

这里只是列举了简单的例子,粗略地画出当时社会性乱变革后的草图。这些热衷社会主义的人,被狂热冲昏头脑的人,根本不会料到共产主义腐化堕落人的道德的同时,也在城郊、地下室、集中营大开反人类杀戮,人人都可能成为共产幽灵吞噬的目标,包括狂热信奉社会主义的人。

传播社会主义思想的急先锋

1920年12月20日,全俄肃反委员会成立外事处,由缅任斯基担任特别行动处处长。当时全俄“契卡”的工作人员都是长期经过地下活动、密谋工作,以及与沙皇警察及监狱斗争过的布尔甚维克党员。

德国一战失败后,就不再有特工机构。二战之前美国也没有情报机构,二战开始后,在英国的协助下始建情报组织。英法两国都把情报机构削减到最低程度。但是全俄“契卡”的机构和苏联军事情报机关,此时却像添加了酵母粉一样地迅速地膨胀起来。

当时欧美诸国都没有为情报机构花费如此大的财力和人力。苏俄认为他们几乎有能力和全世界打仗,对于他们在全球各地进行战斗活动也都是很自然的事。

由于公开活动的共产党员,公开发表过言论的人,均被各地警方登记注册,因此不适合担任驻外情报人员。前苏联开始招募后备人员,由于志愿者不多,就以金钱利诱青年人。

据《解密的命运》披露的史实,当时前苏联是从同性恋者中寻找后备人员。因为这一类人过这“特别”的生活,能够保守机密;同时这一圈子中的人比较容易找到情报机构感兴趣的人。当时社会主义思想的狂热和偏激,很容易被同性恋者所接受,因此社会主义思想在同性恋者当中流传地非常广泛。

前苏联对外情报局档案馆保存的真实文件中,披露的同性恋情报人员的行为着实令人不敢恭维。非正常的两性关系,使他们自身携带着难以医治的梅毒以及系列的家庭纠纷,想在暗中操纵人的欲望,又或者仕途的不易,使很多年轻的同性恋者跌入莫斯科张开的招募网。这是一群非常奇怪的人,这些人善于伪造国库债券,又可以动手杀死不久前和自己共事的同僚。

败坏人伦的“瑞典家庭”

前苏联性解放期间还出现“瑞典家庭”现象,是指很多人不分男女同居而住,通常由10~12名志愿者组成“家庭”。虽叫“瑞典家庭”,但是和瑞典人没有任何的关系,纯粹的俄式。这一现象大开乱交和性乱。于是伦理崩塌、家庭分裂、同性恋、性病、强奸等事件爆增。

由于列宁要建造社会主义的“光明未来”,于是各地成立社会主义公社,人人都是公社一员。所以当时年轻的公社成员,都在全力投入“社会主义建设”,生儿育女则不受欢迎,即使生下孩子也要交给孤儿院。

随着社会主义公社的发展,“瑞典家庭”也在全国全面开花。这一现象称为女性的“国有化”或“社会主义化”。以1918年3月叶卡捷琳堡的“社会主义女性”为例。布尔甚维克夺取这座城市后,就在《苏维埃消息报》上颁布一项法令。该法令规定,16岁至25岁的年轻女子都必须“社会化”,由内务部委员布朗斯坦(Бронштейн)倡议推行,并下达命令。于是指挥官卡拉谢夫执行任务,当即就“社会化”了10名年轻女子。

由共青团引发的强奸风潮

1918年10月29日,莫斯科成立全俄共青团。这些共青团员通常在工厂的共青团委会学习阶级斗争理论,如: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思想。每期学习结束后,共青团头子都要授予男性共青团员挑选团里女伴的权力,不管女子是否愿意,都要服从党团的命令,于是强奸的风气渐渐弥漫开来。

于是上行下效,强奸的风气很快刮遍全国。仅在1926年,莫斯科法庭就收到547起强奸案件;1927年726起;1928年则849起。这一趋势在其他的大城市也呈现递增。在列宁格勒,一个农民就强奸了26个共青团员,包括苏共的预备党员。很多女性由于被奸污致孕,生下不少畸形的残疾婴儿。共产主义开放的性乱、暴力,直接摧毁著俄国的未来。

俄国内战期间,到莫斯科参观的英国著名作家赫伯特.威尔斯(Herbert Wells)说:“在社会主义胜利的国家,要想发生两性关系实在太容易了,太随意了。”

共产主义的淫乱基因,上至党魁,各级官员个人生活腐化糜烂;下至普通兵卒群起发动强奸暴行。

苏联进军中国东北,强奸妇女。(网络图)
苏联进军中国东北,强奸妇女。(网络图片)

据估计,苏联红军攻陷德国后 , 1945年4月24日至5月5日之间,仅柏林就有近50万妇女遭到红军的奸污和凌辱。在战后划归波兰的原东部地区,被强奸者达200万人,其中24万人致死。苏联红军出兵中国东北时,也曾大规模强奸中国妇女。令人错愕愤懑的是,那些强奸者很多却成为卫国英雄,因为获得国家勋章而逍遥法外。

前苏联的性解放导致众多社会问题衍生,家庭价值观崩毁、伦理道德丧失、同性恋、自杀杀人、流行性性病、强奸、畸形胎儿等;因此被俄学者称为“俄罗斯史上最丑恶的戏剧。”

反观中共治下的中国大陆,黄赌毒泛滥,中共各级官员包奶成风,糜烂的淫风腐蚀著社会各界。不过由《九评》掀起的“三退”(退党、退团、退队)大潮,目前人数已高达2亿6千多万人。中原大地民心从善思变,以三退行动表明抛弃共产主义、截窒马列思想,将这史上最丑恶的思想逐渐从中原剔除。复兴正统人伦价值,还复神州礼仪之邦,这大幕已在中国拉开。

参考资料:

1、亚历山大.梅尔尼琴科,《世界新闻》第46期(Александр Мельниченко, “Мир новостей”  №46:Великая октябрьская сексуальная революция)

2、列昂尼德.姆列钦,《克格勃 国家安全部门主席 解密的命运》(Леонид Млечин 《КГБ. Председатели органов 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 судьбы.》),所引原文页码为第17~18页

3、俄媒“东正教世界”报导,俄各界精英在俄联邦杜马举行的研讨会“布尔甚维克和其领导人的罪行”(《Преступления большевиков и их лидеров》),译文引用研讨会部分记录,2013年3月21日

4、《不堪回首的血泪史!苏联红军曾强奸200万德国妇女》,人民报,2005年10月6日

5、《苏军的性暴行与斯大林的态度》,李建军,炎黄春秋杂志,2015年第10期@*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7-04-12 12:5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