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行吟:结伴逍遥游

作者:方静
在耄耋之年,还可以、也愿意携手并肩共游,老人家的内心深处必定仍保有一份温柔浪漫的情怀。(fotolia)

在耄耋之年,还可以、也愿意携手并肩共游,老人家的内心深处必定仍保有一份温柔浪漫的情怀。(fotolia)

      人气: 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近期,偶尔在周末的同一段时间、同一处地点,会遇见八十多岁老人家组成的小队。他们其中两位是夫妻,另一人是朋友,常常结伴外出旅游。

闲聊中得知:他们来自偏远的乡间,坐公车到风景区来玩。或许是长期劳动的缘故,虽然精瘦黝黑、须发苍苍;但是身体硬朗、步履轻盈,言谈举止莫不流露出老农、老圃特有的善良、朴实与忠厚。

难得的是岁月悠悠、时光流转,在几经波折、历尽沧桑之后,依旧夫妻鹣鲽情深、朋友交谊永固。数十载同甘共苦、不离不弃,岂是仅仅因为情深似海;更是因为义重如山。

尤其可贵的是──在耄耋之年,还可以、也愿意携手并肩共游,老人家的内心深处必定仍保有一份温柔、浪漫的情怀。因此,任凭风风雨雨、艰难困厄,也无法消蚀、磨灭。

迥异于银鞍白马、胡姬酒肆的招摇、热闹;老人家只是简单行囊、搭乘公车进城,再走走、停停随处玩赏。看风景、看人物、看世事,即便如此,他们的脸上所展现的欢喜、满足,不言可喻。这是一种安份守己、乐天之命的境界,是从生活、土地中学来的吧!

吃过午餐后,三人就要打道回府,以便在天黑之前到家,免得子女担忧。他们说:最常享用的是阳春面或肉燥饭,再加上一碗热腾腾的馄饨汤,就可以饱餐一顿、回味无穷。“饭蔬食饮水”,乐在其中,不知老人家是否识得颜渊,却同样有清心寡欲、安贫乐道的智慧呢!

有别于青春少年游的意气风发、神采飞扬;晚年结伴逍遥游,悠闲而自适。有老妻、老友相依相守,或行或坐、且说且看,静观世态、细语人生,用心体会“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况味,是何等的赏心乐事呀!@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剑桥泛舟河上 (Deaurinko/depositphotos)
    泛舟剑河,仿佛亲身流连于绘画大师的传世佳作之中;漫步于学院古道,仿若穿梭于古典美文的篇章里。剑桥,就是这么一个能把人带入她浓浓书卷气和古典优雅意境之中的地方。
  • Chinese painting mountains, storks and suns(fotolia)
    这位势利者,很有机谋,颇善钻营,所谓“苟苟营营,直上青云”,就是此种人物。你看他,时来运至,青云得路,“腰缠十万”,有钱得很;“鹏搏九万”,乘势得很;“扬州鹤背骑来惯”,官运亨通,逍遥得很!
  • Ken不到15岁就成为小留学生,当时他还在台湾读国中三年级,就在90年代台湾兴起的“小留学生移民潮”中,与众多超前“被独立”的小龄留学生一样,独自一人从台湾来到加拿大,居住在温哥华市的一个寄宿家庭里、并在住家区域内的学校里继续中学学业。
  • 像深渊旁的绳索,像迷梦里的铃铛,跑步总会把你从拨不开的迷雾里拽回当下。(Fotolia)
    尽管把自己交给左右脚相替交换的韵律就好。像深渊旁的绳索,像迷梦里的铃铛,跑步总会把你从拨不开的迷雾里拽回当下。持续一段日子后,你必会惊喜于自身微妙的变化。渐渐的你会发现,在跑的过程中你捕获了各种关于生命的领悟。它们终将把你带向那个最真实的自己。
  • 2017年2月22日下午,杨梅山林向阳合唱团团员周惠梅观赏美国神韵纽约艺术团在桃园展演中心的演出。(白川/大纪元)
    “感觉像在人间仙境里,真是美丽得令人难以置信!”2月22日午间,杨梅山林向阳合唱团团员周惠梅观赏神韵纽约艺术团在桃园市展演中心的第三场演出后说,两个多小时的观赏中,“让我忘掉人世间的烦恼。”
  • 寺庙临街山门内有小塘焉。山石环绕。松竹拱卫。一池清水,数尾锦鳞,令这佛门庄严之地,又平添几分江南园林之清雅。
  • 《爱乐之城》(La La Land)剧照。(狮门影业官方剧照)
    包揽金球奖七个奖项的《乐来越爱你》(La La Land,港译:星声梦里人)成为角逐今年奥斯卡奖的热门影片。在歌舞片日渐式微、电脑特技日益发达的今天,该片以“逐梦人”的姿态回归传统,用心唱歌跳舞,去展示和回眸那弥足珍贵、饱含人情的年代。
  • 中国古代帝王,大凡建立功勋彪炳、垂范后世之千秋功业的,历史上均有关于他们来源的记载。(大纪元合成图)
    中国古代帝王,大凡建立功勋彪炳、垂范后世之千秋功业的,历史上均有关于他们来源的记载。
  • 古风悠悠。(Shirley/大纪元)
    吕思诚为官清廉,其治理百姓也有独特之处,那就是他十分注重对民众的教化,对那些才学出众、品德高尚、贤良孝悌的良民,予以大力表彰,面对那那些品行不端者, 则痛加指斥。
  • 邵雍的另一部巨著《梅花诗》更是一部蕴涵真机的心血之作。(大纪元合成图)
    中国文化是以道家文化为本位的,虽然历史上曾出现韩愈、柳开、石介等以维护儒家道统而自任的大儒,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儒学无论从其发源或其发展中,都是不能脱离道家而自成体系的。然而,这并非只是单纯学术上的论辩,而是有其深刻原因的。盖因中华五千年文化是神传文化,故而中华五千年文化中的神性,永远是一种文明成就所以能够成立的根本。并且,越是神性具足的文明成就,越具有更为长远的生命力,更为广大之影响力。而儒家学说之生命力,正在于它有了道家文化作依托,从而成为神传文明在人间之延续,这一点,北宋大儒邵雍其人其学即是一个很好的佐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