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洪传25周年系列报导

跌撞人生 自嘲“下下士”者感悟神的存在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陈秉轩觉得自己的“一言一行”,正在默默改变中。(陈秉轩提供)

通过修炼法轮大法,陈秉轩觉得自己的“一言一行”,正在默默改变中。(陈秉轩提供)

      人气: 8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黄玉燕台湾台中报导)出生富贵人家,却碰上家道中落的陈秉轩,自称这辈子之所以一事无成,不是自己不努力换来的惩罚,而是直到年过半百,才惊讶发现,尽管不相信这世上有神,却无法逃脱生命似乎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所主宰著。人生一路跌跌撞撞,直到他无意间接触到“法轮功”,过去嗤之以鼻的信仰,才逐渐走进他的生活。而这辈子命运之所以如此多舛,回过头来想想:“难道是要铺垫我走向修炼的路?”

只要够努力  不相信“命中注定”

50年代出生于桃园首富家庭,从事木材生意的父亲,在当时曾被王永庆奉为兄长,甚是尊敬。之后,陈父还创立了台湾第一个沙拉油品牌,却因战后国际原物料变动,大笔资金购置的机械厂房,最后竟落得血本无归。

家中经济遭逢巨变,国小毕业后,陈秉轩无法继续升学。在银楼当学徒的日子,他形容那是一段惨淡少年期,脑袋几乎处于停顿状态。但听古典音乐、拉小提琴长大的陈家人,一个个都与音乐有段缘分。

自小有自闭倾向、不被父亲理解的大哥陈志远,因拥有过人的音乐天分,因缘际会成为国内知名的音乐人,一生中曾多次获得金曲、金钟、金马奖的肯定,家喻户晓如李建复的《龙的传人》、蔡琴的《最后一夜》、张雨生的《天天想你》等等,都是出自他的编曲、作曲。而陈秉轩也因为“音乐世家”的耳濡目染,有机会与家中兄长合开音乐教室,生意曾一度如日中天,但终究无法再上一层楼。

进入知名连锁书店是他的下一站,为了谋生,他挨家挨户推销儿童月刊,在业务蒸蒸日上,有机会跃升主管时,却因顶头上司涉不法情事的牵连,让他不升反降。多次为公司创造业务奇迹的陈秉轩,此时心灰意冷,决定走人。

儿时家境富裕,学音乐、听美军电台,是陈家的基础教育。长大后,尽管不具学历,陈秉轩靠着自学,竟能说一口道地的美语,这也让他有机会进入国内知名外商银行,并以实力升任准襄理;但被上司排挤的情事再度发生,抱憾离开了经营多年的职场,他不再妄想争取,只希望能挣一口饭吃。

相较于他的汲汲营营,一位好朋友的际遇,是不论如何糟糕的事业投资,都能化险为夷,甚至赚大钱,此时他开始怀疑,难道真的有所谓的“命中注定?”

年过半百,50余岁的陈秉轩,徘徊在中年失业的十字路口,一心想着以他的勤奋,一定起码可以维持生活,但如此卑微的想法,似乎也不能如愿。而真正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一把火”。

天资聪颖的陈秉轩,陆续拥有多项专利发明,独创的“猫咪毛发处理器”还自拍影片上传网络;就在看好宠物市场的同时,开设器具模具的工厂,却传来大火,连同他的半成品也一并烧成灰烬。

心血被一把无名火烧个精光,“这可能吗?概率几乎是零!”当他赶到工厂,看到厂方已变成废墟,他向上天呐喊:“难道这背后真的有一只手,连最后一口饭都要夺走? 

非无神论者“我想找到真正的神!”

陈秉轩称自己喜爱科学,自嘲在信仰上是个“下下士”,即使命运多舛,也不轻易苟同他不认可的事物,但这并不代表他是无神论者;他解释说,不是不相信有神,只是无法认同所谓可以靠“求”就有的“神”,或是“吃素、念经”就算是修行,这些在他看来都是愚昧、无知。

“若神佛是可以用求的,那不就与人的社会一样,靠贿络就可以换取到利益? ”他认为:“这其实是人的行为,硬要套在神的身上。”

一路被失败追着跑,为了突破困境,他参加过许多“迈向成功之路”等名人讲座,但他山之石并无法攻错。在一次算命的机缘下,陈秉轩开始意识到,“难道真的有所谓的命运?若真有命运,就是真有因果,那么就代表有神灵了?”

一日深夜,他信手转到新唐人电视台,那时正播送《九评共产党》。陈秉轩说:“从那时我天天观看这个电视台,也知道了法轮功学员被严重迫害的讯息。”凭著对政治的敏锐度,他想:“会被极权压迫的团体,一定是好的!”抱着好奇的想法,之后,一位女士的遭遇更进一步打开了他的生命视野,“这不就是神迹吗?”

他描述该位留学美国的研究生,因为车祸,导致全身处在无时无刻不疼痛的状态,回台湾后,一位中医师拿给她一本书《转法轮》,阅读完的那一夜,起身拿药时,却发现身体的疼痛完全消失,无药而愈,完全恢复了正常。

陈秉轩说:“看到这样的奇迹,代表绝对是有神在,既然有神在,那我为何不去接近神呢?”怀着强烈寻找法轮功的意念,驱使他走下大楼,询问大楼管理员:“这里有人炼法轮功吗?”

此后,陈秉轩毫不费力地,找到了引导他进入法轮功修炼的学员廖玟钧,也幸运地捧回《转法轮》一窥堂奥。

在接触法轮功后的一段时日,陈秉轩还是不忘钓鱼的嗜好。一次和太太前往日月潭垂钓,他说,当日渔获颇丰,一条条大鱼被他钓上岸,却在此时,一句“好残忍喔!”涌上心头。回家后,他就把家中的整组钓具全部送人,并暗暗发誓再也不钓鱼了。不过这个举动,被许多同好讥笑,“这人疯了”。而陈秉轩却直觉自己的“一言一行”,好像正在默默改变中。

九天班见证神迹

排除所有外在因素,陈秉轩终于下定决心到“法轮大法九天班”学法学功,就这样开始见证一件件奇迹的降临。

“坐骨神经痛”已经快5年,他描述:“我的症状是坐着会痛,站立时左脚会刺麻。一开始每天都去排队拉腰复健,拉到腰椎僵硬,实在太难承受,约半年后就不再去了。那时买了一个细长的小小枕头,开车或坐沙发时,就把它拿来垫在股沟减轻疼痛,就这样过了几个年头。”

去上九天班时,因为他无法好好端坐听课,被纠正了一下,尽管心中有小小的委屈与不悦,却发现不愉快很快就过去了。这让他心中暗暗高兴,“我好像已经按书中所教导的,在修心性了”。

九天班课程进入第4天,神奇的事发生了,他回家后发现长期的坐骨神经痛竟然不药而愈;此外,一年多前,每天顶着满头油腻腻的皮屑,这个在医师口中是无法根治的“脂漏性皮肤炎”,在上完九天班后,也不知不觉消失了。陈秉轩惊呼:“我终于看见神了!”

谈起戒烟的过程,他还有些许不好意思。陈秉轩说:“虽然知道师父为学员清理身体,修炼人不能再抽烟,在读完《转法轮》后,也感觉香烟变臭烟了,但过去每天要2包的瘾头还是克制不住。”

一天下午,他心中默默想着师父,希望这次真的把烟戒掉,抽完了最后1根,其余4支香烟被他揉一揉,扔进了垃圾桶;过了一个下午,烟瘾又犯了,垃圾桶里扭曲变形的香烟,再度被他拾了起来,心情复杂地吸了第一口,未料马上腹痛如绞;这个强烈感受让陈秉轩至今难忘,从此未再碰触香烟,“这一次,我又看见神了!”

40年来他嗤之以鼻的信仰,就这样被法轮大法说服了。透过修炼法轮功,陈秉轩明了此生的不顺遂,是过去因果造下的,他希望透过大法的法理调整自己,不仅修养心性,并偿还过去犯下的罪业,还要进一步对许多被中共谎言蒙蔽的中国人讲清真相,还“法轮大法”清白。#

责任编辑:高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