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蓝调(1):山的颜色

作者:徐至宏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走近海、走进生活
穿过蓝色光影的日常和画图

一个人骑着单车,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以想很多,这就是我很喜欢骑车的原因。

踩上踏板前进的那个瞬间,仿佛启动了某个特殊的开关,进入自我的空间,一个好好面对自己的空间。日常生活得接收太多太多事情,工作、琐事,加上电视新闻、手机讯息、电脑网路等大量资讯,只要骑上单车,这一切便会随着链条踩踏的声音暂时被排除,留下坐在单车上的自己,被迫,或者应该说必须与自己面对面。

骑车适合喜欢独处的人。

从小我就不是一个热爱竞赛的人,月考段考、运动会,举凡各种争取名次的活动,我一概都很讨厌。为什么一定要排名、要与他人比较才能奠定自己的价值?我喜欢按照自己的步调做自己爱好的事,这种心情从以前到现在始终没改变。

顺着自己的速度踩着踏板,看看风景,观察四周,思考平时没空思考的问题,常常想啊想到出神放空。骑上单车,不被杂讯干扰,思路变得更清晰单纯。

环岛那几天,往台东池上的路上,我们像是被峦重重保护着,安稳地骑在台九线。记得有一小段路,两旁的山比之前更靠近马路,近得几乎看得到山上的每一个角落,原本宛如一片树海的山其实充满各种层次的绿,我出神地看着。

每个画者总有他们画得特别顺手的物件,也许是人、动物或是植物等,单凭想像就能画出来,而对我来说,山与树就是这样的存在,我总是自以为是地描绘心中想像的山,涂上毫无意义的绿,先入为主的认定山的颜色,究竟是满山翠绿?还是笼罩着薄雾的灰绿?总是没花太多时间思考。

山,可能被山坡上零星的槟榔树点缀成深绿色,或者被密密麻麻的油杉树包覆成墨绿,又或者因为一排排等待耕种的红土,甚至某棵树的翠绿色嫩芽,一点一滴化它理所当然的色彩,且又随着日光照射,变化出无限可能。山脚下这短短的五分钟,我仔细盯着眼前这座山的每一处细节,在脑海中一笔一画描绘著,安静的与它对话。@

──节录自《日常蓝调》/大块文化

作者简介

徐至宏

HOM,台中丰原人,喜欢画图,喜欢跑步、运动。小时候的梦想是当漫画家,喜欢在课本上乱涂鸦,大学开始正式接触艺术的广大,毕业后回到台中接稿画图,现为自由插画家,为报章杂志书籍绘制插图,未来希望能够继续从事自己最喜欢的工作,也继续寻找生活中的热血事物。

(《日常蓝调》/大块文化)
(《日常蓝调》/大块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17年5月4日,George Holderied先生携夫人Rita及女儿Laura一同欣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在新泽西州纽瓦克市新泽西表演艺术中心的演出。(苏菲/大纪元)
    George Holderied先生是一位石油冶炼工程师,退休前在Exxon公司担任项目负责人。 2017年5月4日,他携夫人Rita及女儿Laura一同欣赏了神韵国际艺术团在新泽西州纽瓦克市新泽西表演艺术中心的演出。
  • 2009年5月9日,台湾部分法轮功学员六千人首次排出《转法轮》这本书。(明慧网)
    她,一生坎坷,屡遭魔难;她,喜欢求神问卦,一直想搞明白自己的命运,又不甘被命运束缚。直到有一天,她看到一本书,刹那间,一直迷惑不解的人生问题都得到了解答。从此,一条新的人生之路在她面前开启。是怎样一本书,让她的生命再造呢?
  • 用可见光望远镜拍摄的银河系景象。(维基百科)
    《推背图》或许是中国历史上最为著名、也最受后人尊崇的预言书之一。其中,关于国共两党宿命,以及圣人救世的三个图——第四十图、第四十一图和第四十四图,比较受到现代人的瞩目。本文将对第四十图、第四十一图关于国共两党宿命的两图给以详细解析。
  • 日本北海道美瑛町青池,水质含有大量的天然矿物氢氧化铝,阳光折射之下遂成了梦幻的蒂芬妮蓝。阳光真是万物最了不起的化妆师。 (elba/フォト蔵)
    不同时段的青池会展现出不同的风情。天气转变或阳光强弱,都会令池水呈现不同层次的蓝。清晨的话,池面或许浮着一曾薄雾,水色也更纯澈动人些。四季更迭会为它上不同气质的妆。
  • 没有谁的生活是完美的,那些看似完美的光芒背后都有各自的艰辛。(fotolia)
    没有谁的生活是完美的,那些看似完美的光芒背后都有各自的艰辛。所以,当感觉自己的生活太辛苦或遗憾太多时,并不必灰心丧气,多看看自己已经得到的东西,而没必要追求完美,因为完美只存在于别人的眼中。
  • 我内心深处响起丘吉尔的名言。你问,我们的目标是什么?我会用一个词来回答,那就是胜利。(Fotolia)
    我可能想起授与所有第二次世界大战退伍军人的胜利奖章。胜利奖章是铜质奖章,正面为雅典娜胜利女神(Athena Nike)手持断剑。我可能有想到。有时候我相信我有想到,但最后我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促使我做出这个决定。 是运气?是直觉?还是某种内心的呼唤?
  • 当我们开始放下过去时,我们就在“清空杯子”,为它们注入“现在”。(Chepko Danil Vitalevich/Shuttersock)
    我们会如此难过、郁闷、生气或受伤,是因为我们心中有些“故事”,向我们讲述著发生了什么。我们不能不想这些过去的事,它们不断在我们头脑中回放。假使我们能够放下过去,专心致志于每个当下的时刻,情况会怎样?
  • 意大利的威尼斯。(Scarlett To部落格)
    亲身游览过意大利的许多大城小镇,真的不得不惊叹意大利的美。中世纪古城西耶纳,每条大小巷弄都充满浓厚的古典气息,是托斯卡尼区最美丽的山城。
  • 幸福可以帮助我们决定应以何种姿态与人相处,甚至在文化层次面上,可以提升整个社会层级的幸福。(Fotolia)
    人的一生总是在追求着幸福。但什么样的人格特质,能靠幸福最近呢?这是个重要的问题,因为它可以帮助我们决定应以何种姿态与人相处,甚至在文化层次面上,可以提升整个社会层级的幸福。
  • 理想的实现,就要靠努力的实践,才能完成。(Photos.com)
    大年初三,过年期间与家人一起出游,台中大坑新社千嬅花园真的让我感受到是紫色的故乡,幸福小镇。游人如织,虽然面积不大,但由于园主张念明先生的精心设计,景观极佳,让我们愉快地留下了许多宝贵的镜头,留连忘返。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