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时报》:一场讲述“中国如何成为中国”的展览

大秦王朝如何影响中华民族?焚书坑儒的谜团又是怎样?一介平民,为何能战胜盖世英雄?9月29日,新唐人将隆重推出笑谈风云第二部《秦皇汉武》,听章天亮博士讲述不一样的秦汉演义。(新唐人)
对秦汉人来说,无论你去了哪里,在此生还是来世,你都在中国。(新唐人)
人气: 40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5月12日讯】在讲述史诗方面,谁也比不上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在“帝国时代:中国古代秦汉文明”展览中,它以宏大的画面向我们展示中国成为中国的过程,如同生活一样奇特而温暖。

我们当然热爱生活,热爱它的所有细节。中国古代人也热爱生活,想让它永远继续下去。中国的第一位皇帝相信那是有可能的。他将死亡视为一种恢复力量的小睡,自己会在陵墓中醒来,充满活力。他的坟墓和尘世的家一样,只不过更好、更有趣。他把自己的陵墓设计得好像一座地下马阿拉歌庄园(Mar-a-Lago),拥有无数的亭台、极佳的风水和强大的武装力量。至于照明,它用的是蜡烛,那是当时能买到的最昂贵的照明工具,保证在他搬进去之后能一直燃烧。他死于公元前210年,那时,陵墓的门最后一次被关上。

到公元前3世纪,年迈的周朝走完了自己的旅程,诸侯国之间不断爆发争夺地盘的战争。其中的秦国打败了所有的对手,第一次统一了中国的大部分地区。这在一定程度上靠的是武力,但也是通过一种如今的商学院所教授的管理智慧。

秦朝的统治者名为嬴政,他认定,最有效的控制手段是宣扬团队精神:让所有人拥有同样的公民身份,并保持那样的身份。为此,他统一了货币和度量衡。他下令使用统一的书写文字,这让他控制了政治话语权。他开始修建长城,用砖块和灰浆宣告“我们”和“他们”的对立。

所有这些的作用是在不同的人群中创造了一种基本的共同身份感,一种秦人的身份感——或者用可能源自“秦”的现代英语的说法,一种中国人的身份感。

这种工商管理硕士的思路奏效了,或者说对嬴政本人奏效了。他成了中国的第一位皇帝,给自己封了一个至高无上的称号——秦始皇——并在中国西北部的西安附近修建了一座陵墓,以彰显自己的显赫。1978年,考古学家根据当地农民的指引,发现了陵墓附近埋葬的一支由约7,000尊真人大小的陶制士兵组成的军队。

他们或者他们的同伴被不停地巡回展出,但依然充满魅力——结实的身体,个性化的面孔,是用模具造出来的,但又有所变化。更令人震惊的是在墓地另一部分发现的一个不太常见的人物雕塑,那是一个强壮的宫廷艺人,上身袒露至腰部,肉体的每一个褶皱,肌肉的每一处膨胀都被精细地呈现了出来。

汉代艺术家追随秦代先人的步伐,但也有所调整。有一段时间,他们保持着对现实主义的兴趣,不过似乎将重点从人转向了自然界。本次展出的汉代雕塑中的最具个性的作品是动物:像神一样雄伟的马;栩栩如生的大象,虽然它对中国来说属于外来物种。甚至连常见的家畜家禽——鸡、山羊和猪——也都用移情手法进行描绘;你几乎能听见它们在咯咯叫或呼哧呼哧喘气。

汉朝进一步完善了中央集权的帝国统治,对外向全球扩张疆域。一件引人注目的精美青铜宝螺容器上镶满小巧的人物,很像勃鲁盖尔画中的喧闹集市景象,它是滇文化的产物,在如今的云南省,汉代宫廷记录将那里的人称为“西南蛮人”。

这是帝国主义还是地方偏狭观念在作祟呢?它们可能是一回事。它们都能激励人们塑造一个排他的团体身份。汉朝人就是这样打算的,尽管这并未阻止他们大量借鉴其他文化,包括前代先辈。

和秦代人一样,汉代人,至少是上层社会的人,把注意力放到了来世上。这场展览的大部分物品来自坟墓。许多物品是专门用于殡葬的。汉代的精英不惜花费重金,以确保自己能够存续下去。

一个名叫窦绾的汉代王妃的亲属将她的尸体装进一件连体衣中,它是用2,000颗用金丝连起来的玉块做成的,玉石当时被认为具有防腐作用。本次展览展出了这件连体衣,那件连体衣看起来像一个沉睡的外星人,一个耐心等待被唤醒的时空旅行者。

展览结束处有一个低矮的关闭的门,它是为坟墓制作的,用石头刻成,并绘有来自人间和天上的人物画像。如果你穿过那扇门,你将进入或离开哪一个世界?

答案可能存在于悬挂在展览出口墙上的一件物品中。它是一个圆形鎏金铜镜,边缘刻着的文字写道:“中国大宁,子孙益昌。黄裳元吉,有纪纲。”对秦汉人来说,无论你去了哪里,在此生还是来世,你都在中国。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