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liam Shakespeare,Mary & Charles Lamb

莎士比亚作品《仲夏夜之梦》(2)

作者: 莎士比亚/原著 兰姆姊弟/改写
《仲夏夜之梦》,《奥布朗与提泰妮娅的争吵》,约瑟夫.诺埃尔.佩顿绘。(维基百科)

《仲夏夜之梦》──〈奥布朗与提泰妮娅的争吵〉,约瑟夫.诺埃尔.佩顿绘。(维基百科)

  人气: 323
【字号】    
   标签: tags: ,

仙王的心总是向着真挚的恋人。他非常怜悯海伦娜。拉山德说过,他们以往常在月光下漫步于这座美妙的树林;在那段欢乐时光中,狄米崔斯还爱着海伦娜,奥布朗或许曾经见过她。

不管如何,等帕克带着小紫花回来,奥布朗就对自己的爱臣说:“摘点花瓣去吧,刚刚有个讨喜的雅典姑娘路过这里,她爱上了一个傲慢的青年。如果你发现青年睡着了,就把一点爱汁滴到他眼上,可是尽量在姑娘很靠近青年的时候才滴,这样他一醒来,第一个看到的才会是这个被人看轻的姑娘。你从青年身上的雅典式装扮就认得出是谁。”帕克拍胸脯保证,会以灵巧的手法完成任务。

然后奥布朗悄悄溜到提泰妮娅的仙室去,她正准备就寝。她的仙室是个花坛,那里种有野麝香草、莲香花跟香蓳,上头是金银花、麝香蔷薇跟香叶蔷薇盘根错结的华盖。夜里,提泰妮娅总会来这里睡上一阵子,她的被衾是鲜艳多彩的蛇皮,虽然只是张小小被罩,但足以裹住一个仙子。

他发现,提泰妮娅正在对仙子们下达命令,说她入睡期间有哪些事要办。

“你们其中几个,”仙后说,“去杀了麝香蔷薇花苞里的蛀虫。另外几个去跟蝙蝠大战一场,取些它们的皮翅回来,好替我的小仙子们做外套用。再找几个好好守夜,可别让那只整晚呼啸、闹个不休的猫头鹰接近我。不过,你们先来唱首歌,伴我入眠吧。”接着仙子们就唱起这首歌来:

舌头开岔的花蛇,
满身尖刺的刺猬,别现身;
蝾螈和蜥蜴,勿捣乱,
远离我们的仙后。
夜莺用你美妙的歌喉,
唱出我们这首绝妙催眠曲。
睡吧,睡吧,好好睡。
睡吧,睡吧,好好睡。
但愿伤害、咒术或魔咒,
永远不会接近可爱的仙后;
就用催眠曲道声夜安。

仙子用这首美妙的催眠曲,哄仙后入眠之后,就离开她身边去办理她吩咐的事。奥布朗轻手轻脚接近提泰妮娅,往她眼皮滴了几滴爱汁,并说:

等你一苏醒,就会把眼前所见
当成自己的真爱。

再回头来说说赫米亚吧。她因为拒绝嫁给狄米崔斯而死劫难逃,为了保住性命,当晚逃出了父亲家。她走进树林里,找到了亲爱的拉山德,拉山德正在等她,准备带她到姑妈家去。但是林子都还没走到一半,赫米亚就已经耗尽力气,而拉山德对亲爱的赫米亚体贴入微。赫米亚为了他,宁可冒生命危险,更加证明了对他的深情。他劝她先到一处铺满柔软苔藓的斜坡上休息,等天亮再启程,自己则拉开一点距离之后才躺下来。两人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帕克找到他们,看到睡着的俊美青年一身雅典风格的服饰,而有个美丽姑娘就睡在附近,他判定这肯定是奥布朗要他找的雅典姑娘跟她傲慢的恋人。因为他俩单独在一起,帕克自然推想,青年一醒来,第一个映入眼帘的肯定是那位姑娘,于是毫不犹豫地把小紫花的汁液点在他眼里。

但始料未及,海伦娜竟朝这头走来,拉山德睁开眼看到的第一个东西,不是赫米亚,而是海伦娜。说也奇怪,这爱情魔咒如此强大,他对赫米亚的爱顿时烟消云散。拉山德就这样爱上了海伦娜。

要是他醒来第一个看见的是赫米亚,那么帕克的失误就无足轻重,因为他早已对那位忠实的姑娘一往情深。可是,因为仙子的爱情魔咒,拉山德被迫遗忘自己的真爱赫米亚,抛下赫米亚午夜独自在林子里睡觉,转而追求另一个姑娘。这对可怜的拉山德来说,还真是个悲哀的意外。

不幸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如同前面所述,狄米崔斯不顾情面地逃离海伦娜,而她在后头拚命追赶。但是这场追逐比赛,她实在撑不了多久;比起姑娘来说,男人对长跑总是更为擅长。海伦娜不久就追丢了狄米崔斯,她四处游荡,丧气又绝望,抵达了拉山德正在睡觉的地方。

“啊!”她说,“拉山德躺在地上,是死了还是睡着了?”接着,她轻轻碰他并说:“先生啊,如果你还活着,醒醒吧。”

拉山德听了便睁开眼,爱情魔咒开始发酵了,他马上对她满口的爱意跟倾慕。告诉她说,她的美貌远远胜过赫米亚,有如鸽子跟乌鸦相比。说他愿意为她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还说了好多痴情的话。海伦娜知道拉山德是她朋友赫米亚的恋人,也晓得他早已郑重跟她私订终身。

海伦娜听到对方这样对自己说话,不禁怒不可抑,以为(会这样想也是情有可原)拉山德在戏弄她。

“噢!”海伦娜说,“我为什么生来就要被大家嘲弄跟奚落?年轻人,狄米崔斯从来不给我好脸色看,也没对我说过一句好话,难道这样还不够吗?还不够惨吗?先生,你一定要用这种瞧不起人的方式来假装追求我吗?拉山德,我还以为你是个正人君子。”她七窍生烟地说完这些话就愤而跑开,拉山德跟着她走,将睡梦中的赫米亚抛诸脑后。

赫米亚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形单影只,既悲伤又害怕。她在林子里茫然游荡,不知道拉山德出了什么事,也不晓得该往何处去找他。于此同时,狄米崔斯四下遍寻不着赫米亚跟他的情敌拉山德,搜寻未果,疲惫不堪,熟睡之后让奥布朗看见了。

奥布朗问了帕克几个问题,明白帕克下的爱情魔咒,搞错了对象。既然现在找到了原本的目标,于是趁狄米崔斯熟睡之时,用爱汁往他眼皮上点了点。狄米崔斯立刻醒来了,第一眼就看到海伦娜,正如拉山德之前的状况,狄米崔斯开始对她情话绵绵。就在那一刻,拉山德也出现了,后头跟着赫米亚—都是因为帕克那个不幸的失误,害得现在赫米亚得追着恋人跑。接着拉山德跟狄米崔斯一起开口,对着海伦娜公开示爱,两人受到了同一种强大魔咒的支配。

海伦娜大感惊愕,以为狄米崔斯、拉山德跟她原本的手帕交赫米亚联手密谋要愚弄她。

赫米亚跟海伦娜一样吃惊;她不懂,拉山德跟狄米崔斯之前明明爱着她,现在怎么转眼成了海伦娜的情人。在赫米亚看来,整件事似乎不是个玩笑。@(未完,待续)

──节录自《莎士比亚故事集》/漫游者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仲夏夜之梦》──〈仙女舞蹈〉,奥布朗、提泰妮娅和帕克与跳舞的仙子,威廉.布雷克(Blake)约 1786绘制。(维基百科)
    我要趁提泰妮娅睡着的时候,把那种花的汁液点在她眼皮上。她一睁眼,就会深深爱上第一个映进眼帘的东西,不管是狮子还是熊,或是爱干涉人的猴子。
  • 作为大法修炼者的我,是一个为学生负责的老师,为工作尽责的员工。因为法轮大法的修炼,最低要求就是在常人社会中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
  • 诸葛武侯领兵作战,善以智胜,而非蛮力;攻心为上,注重心战,因而留下火烧博望、巧借东风、空城计等著名战例。在他的军事生涯中,有一场特殊的战役,数次与敌周旋,将胜券在握的战事变成为一场出生入死的硬仗。
  • 美国神韵世界艺术团于2017年5月10日晚,在德国柏林波茨坦广场剧院 (Theater am Potsdamer Platz)进行了今年第三场演出。看完演出后,建筑师Willigerd Hunz赞叹:“神韵是美的浓缩!”
  • 《日常蓝调》插图,徐至宏作品。(大块文化提供)
    山,可能被山坡上零星的槟榔树点缀成深绿色,或者被密密麻麻的油杉树包覆成墨绿,随着日光照射,变化出无限可能。
  • 这个母亲节,别再送鲜切花给妈妈了,下面这些健康礼物才是她真正需要的,一定会让她甜在心头、展露笑颜。你不需要把跑步机搬回家,要改善她的身心健康,你有很多事可以做。这里分享的“7+1”个小贴士,一定可以给你一些灵感。
  • 谁也不曾想到,这蛤蟆屁如放连珠鞭炮一样滚出一串,又重又臭,其臭带有恶心的腥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足以让人头晕呼吸紧张,甚至连站在门口倒水的服务员都站到了门外。
  • (大纪元岳青综合报导) 2012年4月21日,在莎士比亚故乡英国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小镇,市民和游客们举行巡游活动,纪念莎翁诞辰448周年。埃文河畔斯特拉特福是一个只有25500多人的小镇,莎士比亚在这里长大。小镇至今仍保留着他生活过的痕迹。英国人民不但每年都举行纪念活动,而且每隔一年举行一次“莎士比亚戏剧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