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时报》:加拿大为国际学生入籍敞开大门

图:在加拿大的留学生活酸甜苦辣,进入大学读书不难,拿到毕业证却不易。 (摄影:景浩/大纪元)

图:在加拿大的留学生活酸甜苦辣,进入大学读书不难,拿到毕业证却不易。 (摄影:景浩/大纪元)

人气: 9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6日讯】在这里的北大西洋学院,穿着羽绒服和连帽衫赶去上课的学生中,以纽芬兰当地的白人为主。一名年轻的中国姑娘站在那里,和两个同学讨论自己的将来。她的这两个同学分别是一个来自孟加拉国的男生,和一个来自韩国的女生。

“这里的环境真的很好,所以我想,为了健康,我也会留下来,”来自中国东部省份山东的费洁(音)说。另外两人说,他们也打算在毕业后留下来,最终成为加拿大公民。

他们选择的道路绝非偶然。加拿大目前拥有数十万国际学生。这些国际学生是一项政府战略的一部分。该战略旨在通过大学系统筛选接受过良好教育、技术熟练的劳动者,借此改变加拿大的人口结构。这是针对加拿大人口老化,出生率放缓的一个解决办法,同时也是为了提振该国的税基。

去年11月,联邦政府对其名为“快速通道”的电子移民挑选系统进行了调整,以降低国际学生成为公民的难度。此外,一项有待参议院批准的议案将恢复一项规定,把学生在加拿大留学时间的一半算在获得公民身份所要求的居住时间里。

该国需要富有才华的移民去补充其分散、老化的人口。据负责移民事务的加拿大联邦移民、难民及公民部称,移民已占该国劳动力年净增长量的75%,并且预计会在10年内达到100%。

这项战略是建立在一个已有十年之久的趋势上的,2014年被正式提出。它似乎正在见效。在2015-16学年,加拿大的国际学生人数增加8%,增至逾35万人,大约相当于该国人口的1%。美国的国际学生人数还不及该国人口1%的三分之一。

在加拿大留学的国际学生人数预计会在10年内达到近50万。而加拿大国际教育局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外国学生希望留下来,成为加拿大公民。

让加拿大教育国际化势必会对该国产生深远的影响。一些国际学生会成为公民,甚至晋升到掌握国家权力的职位。国际化会通过他们的家庭纽带和更广阔的视角,把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及文化结合在一起。比如,加拿大的新任移民部长便是以索马里难民的身份来到加拿大,并在渥太华大学获得法律学位的。

但随着加拿大社会构成的演变和以白人为主的劳动力大军中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觉得自己被推到了一边,这一战略可能也会引发与美国和欧洲出现的情况类似的紧张气氛。

自70年代初加拿大支持多元文化主义以来,被其称作“有色少数族裔”的人急剧增加,已占该国人口的大约20%。预计到2030年,这个数字将达到近30%。非白人将在多伦多和温哥华的人口中占多数。

在发达国家中,加拿大的人均移民率属最高之列。但迄今为止,加拿大人对移民的大量涌入表现出了非凡的镇静。然而,在加拿大部分最知名的学校里,非加拿大人已经在挤占当地学生的位置了。蒙特利尔麦吉尔大学的国际学生占学生总数的四分之一。在海外学生占学生总数18%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当地人开始抱怨当地学生之所以被拒绝,是因为学校更青睐支付费用更高的非加拿大学生。

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因计划投入1.27亿加拿大元(约合6.7亿元人民币),为进入该大学之前需要提升英语水平的国际学生,主要是中国学生修建一个名为万蒂奇学院的学校而引发争议。类似的紧张气氛也困扰著美国一些越来越依赖国际学生的学费来平衡预算的学校。

国际学生支付的费用通常比国内学生高,并且很多国际学生,尤其是中国留学生,来自渴望在北美获得立足点的富裕家庭。这些学生带来的资金有助于补贴面向国内学生的教育,但也可能会扭曲当地经济。

来加拿大的留学生中大约一半来自中国,但政府希望再多些,希望将中国内地加拿大签证申请中心的数量增加一倍甚至两倍。现在,中国有四个加拿大签证申请中心,这还不包括香港。

杰克·吴(Jack Wu)来自中国,现在管理著水电输电线路电路保护系统的设计。他曾在北大西洋学院设在圣约翰斯的分校学习,后于2005年从安大略省雷克海德大学(Lakehead University)获得电气工程学位。他和妻子是通过一个面向在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留学者的省级项目移民的。从学生变成公民的过程花了他们大约两年半的时间。

“我们的女儿出生在这里,”坐在典型的加拿大快餐连锁店蒂姆·霍顿(Tim Hortons)里的他自豪地说。“她们是纽芬兰人。”

责任编辑:文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