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梁振英承认修改查UGL案文件 泛民联署举报

泛民联署举报梁振英周浩鼎涉滥权、行为失当及利益输送

周浩鼎呈交给立法会秘书处的文件,显示原封不动采用梁振英(CEO_CE)对UGL调查文件的修改。(大纪元合成图)
周浩鼎呈交给立法会秘书处的文件,显示原封不动采用梁振英(CEO_CE)对UGL调查文件的修改。(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165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逸香港报导)香港特首梁振英前日(15日)被踢爆涉嫌干预立法会调查他涉贪收取澳洲企业UGL五千万元,引发社会哗然。梁振英昨日(16日)终于承认亲自修改UGL文件交给立法会专责委员会副主席、民建联议员周浩鼎提交委员会。民主派要求周浩鼎辞去委员会职务,并批评梁振英干预委员会的调查,严重破坏行政立法关系。东窗事发后,梁再次用语言伪术企图误导公众。部分泛民议员到廉政公署举报梁振英和周浩鼎涉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等罪。

梁振英昨日早上出席行政会议前,承认接触周浩鼎,并将亲自修改的UGL文件交给周,辩解是想建议扩大调查范围,令调查更全面,及尽快完成调查。“我提出修改文本就是将一些本来周浩鼎认为不应该调查,或者认为整个研究范围不需要,因为已经有职权范围了。因此我说不如将我的修改全部加了下去,以及我可以争取到他同意扩大(调查)范围,使得委员会可以尽快定出研究范围,继续向前走。”

梁振英并形容不想委员会在一年后有人说“你放生梁振英”。

此外,梁振英一方面强调说,希望委员会的调查可以在阳光下公开进行,但又不满有人披露周浩鼎的文件。“有人在会外将一些本来需要保密的事披露出来,这我不介意,但这违反立法会守则,我认为立法会应该要调查。”

对于记者追问为何要找周浩鼎,梁振英指因为周提问最多。

要求褫夺周浩鼎委员资格

林卓廷
林卓廷

1-2

民主派4名在专责委员会的议员,则向委员会主席谢伟俊发联署信,要求下次会议公开进行,邀请梁振英出席回应事件,又认为周浩鼎的行为,有非常严重角色冲突,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要求褫夺他的委员资格。

委员之一林卓廷议员认为,委员会职权和调查范围一早就已经制定,期间多次开会亦无人提出扩阔调查范围,梁振英以扩大调查范围以及自己有权发表意见为由,史无前例私下干预调查是“掩耳盗铃”,其辩解更是想误导公众。

林卓廷说:“我们绝不容许被调查对象,干预本委会的独立调查工作,他(指梁振英)是恶人先告状。一个行政长官,很秘密地透过一个建制派议员去干预委员会工作,被揭发出来,他不知悔改,反而大言不惭,指责一些公开不公义违反常规做法的人。”

林卓廷又指,周浩鼎之前在委员会中多次称自己对祢书处草拟的研究范围有很多意见,又多次强调是由自己草拟。“我都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考虑,还是要同梁振英一齐考虑。”

梁修改部分均对自己有利

林又形容,梁振英给周的修改文件其实是梁对UGL事件辩解的新闻稿,修改的部分都是有利于梁自己的。

民主党另一名委员尹兆坚表示,梁振英的辩解再次展示他常用语言伪术,尤其怕被指“放生梁振英”更是大笑话,侮辱香港人的智慧。其言行恰恰是“鬼鬼祟祟偷蕃薯,最终希望模糊立法会调查UGL的焦点,令调查越拖越慢,不了了之。”

公民党委员杨岳桥在Facebook直斥梁振英是“贼喊捉贼之最”,批评梁一边宣称调查“应该公开在‘阳光下进行’,但又十分介意有人将会议内容披露。”“鬼鬼祟祟找个别委员更改调查方向?现在不止是涉嫌收取UGL的钱,更加是程序上干预立法会运作!”

另一边厢,民主党立法会议员许智峯与邝俊宇昨日到北角的廉政公署总部举报事件,指梁振英与周浩鼎在处理公职期间滥用职权,涉嫌公职人员行为不当,又质疑事件会否涉及利益输送。

“香港本土”的毛孟静及范国威也随后到廉署举报事件。毛孟静表示,她得到的法律意见显示,梁及周在事件中的最大问题是企图隐瞒,直至事件被揭发才承认。

邝俊宇去信特首办主任邱腾华,指梁振英的举措实为干预立法会独立调查,逾越了特首及行政机关与立法会事务的界限,涉嫌滥用公共资源,要求特首办澄清有否协助修改该文件,当中涉及多少人手或公务员和原因,更要求交代是否由梁振英要求协助进行修改该份文件。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到廉署总部举报梁振英及周浩鼎涉嫌滥权、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及利益输送。(大纪元)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到廉署总部举报梁振英及周浩鼎涉嫌滥权、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及利益输送。(大纪元)
香港本土的毛孟静(右)及范国威(左)到廉署举报梁振英周浩鼎企图隐瞒,直至事件被揭发才承认。(大纪元)
香港本土的毛孟静(右)及范国威(左)到廉署举报梁振英周浩鼎企图隐瞒,直至事件被揭发才承认。(大纪元)

宣称亲手修订被质疑说谎 周浩鼎拒认错

在各界压力下,民建联副主席、党团召集人陈克勤指希望周浩鼎辞去委员职位。周也无法再像之前回避事件,他在梁振英之后联同陈克勤一起会见记者,承认自己处理事件的政治敏感度不足。“我在处理过程中,导致公众产生不好观感,我自己经验不足而导致公众产生不好观感,我就这件事致歉。”

周浩鼎被质疑混淆了自己的角色,他应该代表香港人,而不是为梁振英辩护。(大纪元)

周浩鼎被质疑混淆了自己的角色,他应该代表香港人,而不是为梁振英辩护。(大纪元)

不过,周浩鼎强调自己并无隐瞒,其做法亦完全合规合法,完整如实的提交了梁振英修改的文件,只是没有主动提及文件是梁修改,期间绝不涉任何利益冲突或收受利益。他又学梁振英反咬4名泛民议员指控他与梁“串通”是抹黑。“只要能令调查真正公正进行,这是没有问题的,例如在法律界,案件要进行官司之前,检控及辩方都会要讨论好,大家都同意的案情撮要。”

记者追问周浩鼎上月在公开会议上宣称有关修订是出自其手笔,质疑他说谎,又追问他与梁何时接触和如何修改文件。周浩鼎则以委员会仍是闭门召开为由,拒绝透露详情。被问到梁要求修改调查范围,有否涉及利益输送,周则称,“如果是这样就违法”。

林卓廷对周的回应感到愤怒,批评他只会诿过于人,淡化与梁振英的勾结关系,欺骗委员会及公众,质疑他作为议员,聆听梁的意见后,为何不自己草拟调查范围,而要由梁亲自草拟,再一字不改提交委员会。

杨岳桥形容周浩鼎可能混淆了自己和律师的角色:“他并非代表受调查人,今次专责委员会的辩护角色,他是代表香港人,作为立法会议员调查梁振英,将受调查人的一些主观想法,照单全收一字无误呈上专责委员会,这不是失职是什么?”◇#

责任编辑:李薇

评论
2017-05-17 10:2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