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反游民公寓 洛杉矶华人不再沉默

周二(5月16日)晚天普市议会改在Live Oak公园会议厅举行,现场爆满。(刘菲/大纪元)
周二(5月16日)晚,天普市议会改在Live Oak公园会议厅举行,现场爆满。(刘菲/大纪元)
人气: 127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刘菲洛杉矶报导)华人不喜参政,大大小小的市议会很少见到他们的身影,即便是在华人聚居的洛杉矶县、华裔人口已经过半的城市。不过这种状况却因一起开发案而改变。

几周前,华人区天普市(Temple city)柔斯密大道(Rosemead)上的金悦旅馆(Golden Motel)改建游民(Homeless)公寓一事曝光,从此抗议声不断,并于周二(5月16日)达到高潮。当晚的天普市市议会,因前来参与的居民太多,不得不从市议会厅改到Live Oak公园会议厅举行。

在场外争签的居民。(刘菲/大纪元)
在场外征签的居民。(刘菲/大纪元)
在场外举牌抗议的居民。(刘菲/大纪元)
在场外举牌抗议的居民。(刘菲/大纪元)
居民太多,5月16日晚的洛杉矶天普市市议会改在公园举行。(刘菲/大纪元)
5月16日晚的天普市市议会,因参加的居民太多,改在公园举行。(刘菲/大纪元)

晚上7点多,公园附近泊车位已经排起长龙。大约三四百居民把Live Oak公园的会议厅挤得水泄不通,而且大部分是华裔。反对开发案的居民手臂系绿色丝带,有的高举标语牌,有人拿着征签板。

来自天普市、圣盖博市、柔斯密市等周边城市的大约75位居民申请发言。其中多数华裔发言者对开发案表示强烈反对。也有一些宗教、社工和慈善人士支持该项目,说这一公寓将给失去家园的居民重新立足的机会。

丁姓居民向市议会陈情。(刘菲/大纪元)
丁姓居民向市议会陈情。(刘菲/大纪元)
市议会听取居民陈情。(刘菲/大纪元)
市议会听取居民陈情。(刘菲/大纪元)
出席会议的四位天普市市议员,左二为市长Cynthia Sternquist。(刘菲/大纪元)
出席会议的天普市市议员,左二为市长Cynthia Sternquist。(刘菲/大纪元)
市府律师Greg Murphy在发言。(刘菲/大纪元)
市府律师Greg Murphy在发言。(刘菲/大纪元)
许多华人居民出席会议。(刘菲/大纪元)
许多华人居民出席会议。(刘菲/大纪元)
周二晚间的天普市市议会现场。(刘菲/大纪元)
周二晚间的天普市市议会现场。(刘菲/大纪元)

金悦旅馆虽然地处天普市,但属于洛杉矶县直属辖区,天普市市府对该地段并无管辖权。当晚讨论的议题就是市府是否要介入表态。然而,市长Cynthia Sternquist一开始就表示市府对这一项目暂不表态。市府律师Greg Murphy则表示需要听取更多事实(facts),并已经向县政府申请公开记录(Public Records Act request),但至今还未收到答复。

Murphy表示,县政府和开发商就此开发案将社区居民蒙在鼓里,没有做好通知工作,不到一个月前大家才发现。因此他们提出延期公听会申请,让本来计划在5月31日举行的公听会延迟至6月21日。在目前阶段他们要做的就是收集更多事实,因为县政府的决定“只会依据事实”。

县政委员凯瑟琳.巴杰(Kathryn Barger)的代表上台发言,表示愿意听取社区意见,并提供了电话号码;但同时强调该地管辖权仍在县政府,而不在市府。

华人家长:做“哑裔”被人欺

近期,洛杉矶县健康服务局(LA County DHS)及非营利性组织Mercy Housing California提出了将洛杉矶县属地、天普市柔斯密大道上的金悦旅馆,改建成专供退伍军人和游民公寓的议题。然而许多居民担心,引入游民公寓将导致治安恶化、房地产价值大跌,因此发起抗议和征签活动。

小孩在该地区上学的居民方先生是抗议活动组织者之一。(刘菲/大纪元)
小孩在该地区上学的居民方先生是抗议活动组织者之一。(刘菲/大纪元)

小孩在该地区上学的居民方先生是抗议活动组织者之一。他说,游民公寓选址非常不当,周围都是中小学和幼儿园,起码受影响的学生就超过1万名。他说:“从城市环境角度来说,开发商没有做任何评估,(我认为)对这个社区会带来卫生、安全问题,甚至毒品和犯罪。”

从洛杉矶市到洛杉矶县乃至整个加州,游民日益成为令政府头痛的问题。周一,洛县县政委员韩珍妮(Janice Hahn)和凯瑟琳.巴杰联合宣布将拨款3.5亿美元预算来用于安置无家可归者。

对此,方先生认为,治理游民问题需要解决产生游民的根源,而不是安置一批再出现一批。这些项目在利用政府制度的漏洞,或可称为制度性腐败,因为可以通过这种项目打着“政治正确”或“福利”的旗号从联邦政府那里得到钱。这等于变相地在侵犯纳税人的财富。

他举例说,此项目开发商Mercy Housing虽然自称是非营利组织(不用纳税),它的高层管理人员年薪可达到32万多。这是(接近)美国前1%最富者的收入水平。

他认为此开放项目也未照顾到游民的利益,而是从建商角度出发。“现在的地址在一个交通要道,周围也缺乏医院、警局,不能很好地服务游民。”

方先生说:“如果游民公寓建立起来,变成洛杉矶游民街,我们可能只能搬走。”

他还担心这个游民公寓成为先例,会有更多类似项目进驻华人区。

柔斯密大道上的金悦旅馆(Golden Motel)可能被改建为游民公寓。(刘菲/大纪元)
柔斯密大道上的金悦旅馆(Golden Motel)可能被改建为游民公寓。(刘菲/大纪元)

Mercy Housing的房地产开发副总裁Ed Holder说,金悦旅馆长久以来已经是个安全隐患,根据洛县警署天普分局的数据,该汽车旅馆每月平均报警10次。因此居民担心改建游民公寓会影响房地产价值是不成立的,该地房地产价值已经因为金悦旅馆的存在而受到影响。而他们的开发项目反而会给当地房地产起到增值作用。

退伍军人组织“老兵新方向”(New directions for Veterans)的首席战略官也表示,会在新公寓增设24小时值勤的管理员,相对于原来的汽车旅馆也是一大改进。

然而,方先生认为,旅馆可以勒令停业,而公寓则可演变成永久的游民据点,把天普市变成洛杉矶市中心的Skid Row(游民街)。“之前的汽车旅馆,我也听说里面的租客有吸毒现象。但是motel如果经营不善,政府可以关停、终止其继续营业。但现在把汽车旅馆变成游民中心是带来新的问题。很多居民担心这个地方将来会变成像洛杉矶市中心那样的游民街。”

他也不认为增加管理措施会改变该项目落户后对社区的影响。

方先生认为,对于这样一个可影响邻近多个华人区城市的开发项目,应该有第三方的环境评估。

他说,现在居民处于害怕无助的状态;只有民选官员才知道内情,居民都被蒙在鼓里,而且大部分人至今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项目以及它的影响。因此,他认为市府官员和开发商都没有做好通知居民的工作。他说,居民收到的通知书都是英文,而且只说要建低收入公寓。

身为第一代移民,方先生说,来美国就是因为向往一个民主自由、公开透明的环境,而不希望看到黑箱作业。他对开发商的一些操作手法感到不满,例如:只通知了距离项目500英尺的住户而不是1000英尺内的住户;利用华人英文不好、“哑裔”不爱发声的特点,想“瞒天过海”把游民公寓安插在华人区。

讨论中的游民公寓设计含169套单元房,预计大约60套单元给退伍军人住,129套给前游民居住。其中6套军人住房将特别提供给不名誉被除名者。Mercy Housing声明说,这个开发项目由“低收入住房税收抵免计划”资助,每套单元的租金不会超过居民收入的30%,将从431美元到735美元不等。◇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7-05-18 3: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