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高智晟2016中国人权报告之五:野蛮强拆

作者:高智晟

大陆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新书发布会,6月14日在香港举行。(蔡雯文/大纪元)
人气: 131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19日讯】本人权报告将择以用过去一年左右里既已发生了的冷酷压迫人类正当权利的具体的案例为轴线,从以下若干的方面进行记述。

第五部分:普遍的野蛮强拆对私人财产的抢劫及其危害后果。

2016年的中国大地上,强拆和抗强拆就像生死鏖战的双方,继续如火如荼地上演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活剧。能够绝对结论的是,这是人类历史上,人民于和平时期遭遇的最不可思义的浩劫,这浩劫来自政府!另一个能绝对结论的是,中共主导下的强拆,是赤裸裸的抢劫犯罪,是对人类财产所有权普世文明价值的最野蛮的反动,这种野蛮反动对人类道义价值、人类基本声誉的毁坏,无论怎样的结论都不为过。

居住权是人类最根本的生命条件之一,它是构成人类生活最核心的基础和形式,它以所有权为屏障,是现代人权、人道的支柱性倚仗!

中共事实上一直在中国土地上进行着一场以人民为对象的法西斯战争,抢劫财产是其作战的终极目标之一。强拆,是今天针对财产所有权战争的主要形式。这些年,人民早已熟悉了这样的场景:如蚁的中共党徒们,钢枪、钢盔、凶猛的警犬,挖掘机、铲车组成无坚不摧的战阵。尽管狗很凶,冷血的党徒们比狗更凶。骇人听闻的死人事件此仆彼起,贫穷人民祖辈生存依凭的几间居屋,常在撕心裂肺的哭号声里灰飞烟灭,化作富可埒国权贵们财富海洋中的一滴,作了中共满世界“大撒币”豪举的底气。

1. 2016年5月10日下午,河南郑州市惠济区薛岗村村民范华培上班途中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称水、电被强拆者断掉了,他赶至家中,看到挖掘机正在拆毁自家房子,遂奋起反抗将司机杀死。随后他又跑到街道办事处,将副主任杀死。返回家中,赶来的数名警察直接举枪向其射击。警方在射击过程中将一名村民误伤,然后警方将此责任嫁祸给死者范华培。警方在打死范华培前并未鸣枪警告,在完全可以活抓“凶手”的情形下直接将其射杀,警方的故意杀人显是在执行其背后指挥者直接击毙范的指令。

范华培反抗暴力强拆事件,是地方中共当局骇人听闻野蛮强拆暴虐的必然。惠济区多年来一直在依公权力作后盾暴力强拆,权力作了赤裸裸的犯罪凶器。全区数十座村庄已大部分被拆毁,中共党徒强拆中不仅屡屡对村民进行暴打,还停电断水停工作,毁坏财物无恶不作,可谓罪恶滔天。而中共掌控下的反动司法本身即常是强拆暴虐力量的中坚,绝对成了压制人民任何反抗的凶器。面对人类史上独有的血腥暴力强拆,村民们怨声载道,或默默忍受灾难,或起而暴力反抗而被杀害,别无他径可循。

范被射杀后,当地数千村民前往事发地送花圈、捐款祭奠,中共当局出动百余特警封锁现场,暴力强毁灵堂。5月12日,百余名中共特警再次封堵村庄,强行驱散前来悼念的村民,继续著其一贯痴迷的恐怖状态。

2. 2015年2月19日大年初一,因自己精心营造的婚房被强拆却拒绝补偿,河北石家庄村民贾敬龙举起手中的射钉枪,对准强拆组织者村党支书何建华的后脑,将其当场射杀在团拜会的现场。后中共石家庄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贾死刑。

私力救济是应当禁止的。但它的前提是有满足正义需要的公器──独立司法。当这公器完全失灵或竟根本就不存在时,私力救济就有了天然的正当性。它在国家出现之前相当长时间的人类生活里,代表了满足人群中正义需要的最高法则──自然法则,自然法则具有天生的合理性。独立司法是“人造物”,是人群契约的结果,意在更好地满足正义需要而不是相反。

贾敬龙生前穷尽了所有告申努力苦途而尽归了山穷水尽,这也是同样情形下所有中国人的不二命运,每个正常人不难判识,贾敬龙生前告申遭遇到的不是一个文明功能坏死的社会,何至今日的悲剧局面?造成这一悲剧的罪犯们又以法律名义杀了他。而他们的邪恶意志常是“法律”本身,是为罪恶恣肆压逼的贾敬龙们永不能寻得见的。

私力救济是一条古老的自然法则。在人类相当长的生命历史进程中,正义是靠着我们自己来实现的,你伤害了我,我就去伤害你,正义也来得方便快捷。后来人们设计了国家机制,而保障正义需求是这种设计主要的功能之一,1949年后的中国,这种功能不但丧尽,代之的是它恐怖的反正义功能。这些年里,悖逆天道的刑杀是中共当局消灭反抗强拆的利器。2016年10月18日,中共最高法院下达了对贾敬龙的刑杀令,贾终被杀死。

尽管民间山呼海啸般呼唤“刀下留人”,但是中共最高司法当局还是杀了野蛮强拆受害者贾敬龙。贾敬龙具有法定从轻的情节,又是强拆暴虐的受害人,而中共执意杀了他。这是暴力强拆继续下去的必然要求,暴露出中共当局为暴力强拆清障和保驾护航不可撼动的权力意志。

3. 2016年6月16日,长沙市岳麓区观沙岭街道茶子村村民龚雪辉家突然被中共干部、拆迁办工作人员带着的数百人包围了,暴徒们闯进家中将五人强行拖出,塞进一辆中巴车内拉走,随后动用大型挖掘机将三层楼的房屋夷为平地。这种完全的绑匪绑架情形,混乱中一家人突然发现不见了母亲,他们跑到派出所报警,但派出所以失踪未超过24小时无法立案为由拒绝;失踪满24小时后他们再去报警时,却被警方以“警力有限”为由再度拒绝。寻找20多天未果后,7月7日他们请来挖掘机,在废墟中找到了老人,尸体残缺不全。

4. 2016年,位于郑州市江山路的郑大四附院突然遭到强拆。当时医院放射科还有医生和病人在屋内,差点被埋。医院负责人称,医院价值400万的数字胃肠机被毁坏,太平间尚有六具遗体未搬即被夷为瓦砺,尸体被掩埋,院方工作人员在阻拦强拆时被暴徒们打伤。

5. 2016年2月5日上午,武汉市洪山区板桥村发生了以城中村改造的名义进行野蛮暴力强拆的事件。一位老太太险些命丧楼中;村里十多辆轿车及其它财产被逼迁暴徒们砸毁,损失数千万。据事后调查,这次暴力拆迁前从未发布正式的拆迁公告,拆迁者也未获得拆迁许可证。

6. 2016年4月20日,江苏盐城市民施女士一家遇到蹊跷事,外出旅游回来,突然发现自家的三层小楼没了。当时,她家周边在搞房地产开发,当地政府部门也找过她家商谈拆迁补偿事宜,却在还没有谈拢的情况下,暴徒们趁她一家外出旅游之际,将她家的房屋财产毁为一片废墟。

7. 2016年5月13日深夜,安徽肥西县一社区突然出现大量不明身份人员,他们悍然强行闯入居民家里,粗暴地把屋子里的人强行拖出来捆绑双手后控制住,随后用挖掘机强拆了七户居民家的房子。

8. 2016年9月8日,沛县沛城街道歌风小区的赵先生的奶奶王某兰被强拆的挖掘机给活埋。“7日中午,我母亲在前屋做饭,突然发现后屋扬起了很多灰,出去一看,房子塌了。”赵先生介绍称,他家房屋即将面临拆迁,但目前还没有搬出,他们一大家子还都住在里面。房屋倒塌时,赵先生92岁的奶奶王某兰还在屋里躺着。“大家吓坏了,赶紧跑过去救人,但扒出来时奶奶已经没有气了。”赵先生说。据官方通报,系挖掘机操作失误所致;而当地街道办称,“挖掘机司机未料房内有人就推倒房屋,以方便后续作业。”

类似上述的凶悍强拆案例或强拆造成的悲剧,在中共控制下的中国层出不穷,多如牛毛。暴力强拆、血肉强拆遍及全国,肆虐多年,而且愈演愈烈,成了这时代人民最为深重的苦难之一。强拆的根源在于官权垄断的土地公有制度及中共从来的无法无天本质。

中共抢得政权后的头30年里,中国无论是形式上还是实质上只剩下国有所有权一类,“消灭私有制”是它当时公开的口号及行为。而所谓的改革开放后,名义上,中共开始保护集体及私人所有权,但它的强盗本质决定了它对集体及私人所有的财产保护的虚假。

土地所有权是财产所有权之本。在中国,法律直接排除了人作为土地所有权主体的可能。明确只规定了两个完全不具备利害及情绪表达能力的抽象概念作为所有权主体,即国家和集体所有制,实质上,中国的土地所有权主体只有一个,即所谓国家。

在中国,集体土地所有权“法律概念”实际上只是为了欺骗而设有的一个没有实质性意义的概念。所有权必须是完整的,即所有权人对其享有所有权的财产之占有、使用、受益、处分的权利。而中共“法律”规定,集体所有的土地不得有偿转让,亦即集体不享有对其“所有”土地的处分权,而处分权是所有权中最充分的权利。等于其并不实质上享有土地的所有权。而土地又不得为个人所有,只有抽象的国家所有,而国家并不具有所有权的利害表达能力,过去68年的全部经验已显明,只是以政府名义行使权力的那部分人成了事实上的全国土地的所有权人。

作为人民祖祖辈辈继承下来的共同的国土,竟能巧妙地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于世代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毫无关系,所有人民稀里糊涂中反成了自己祖国的寄居者,所有的房产都没有了所有权根基。祖上承继下来的房屋及其占地所有权,不仅房产占地所有权被决定归了中共权贵,连房产也只决定了所有权的70年大限。没有土地所有权的土地使用权人在与官僚集团形成利益捆绑的地产财团和决意强拆的政府面前,根本不具有议价和谈判的资格,面临被强拆是必然的,不是被黑金财团雇用的黑社会强拆,就是被盖着法院大印的一纸判决强拆。只要你房屋下的地皮存在暴利的诱惑,强拆的冲动就不可遏止。强拆的本质就是强抢地皮,就是制度性抢劫,而一党专政的中共政权,恰恰是抢劫合法化的最大后台和保护伞。中共政权对于强拆的依赖,已经像吸毒者离不开毒品一样,形成了生理上的依赖。离开了强拆,权贵集团失去了暴发的土壤,土地财政必然面临断炊,中共政权必然难以为继;中共政权存在一天,强拆就必然会延续一天,暴虐人权的局面就会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大纪元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责任编辑:李婧铖

评论
2017-05-28 9: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