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书摘

书摘:听见宋朝好声音

作者:苏淑芬
  人气: 84
【字号】    
   标签: tags: , ,

会唱歌,真是上帝给人最好的礼物。只要轻轻张开口,如怨、如慕、如诉、如泣的歌声,流泄着浓浓的情感与心意,就能深深打动人的心。宋朝人尤其爱唱歌,上至皇帝、大臣,下至贩夫、走卒,每个人都爱写歌、爱唱歌。无论是生日、宴会、离别、相思,都可以唱,也都唱得出来。从《全宋词》收录了词人一千三百多位,词作约两万多首,就知道宋词在当时受欢迎与普及的程度。

宋人填词必须先有词谱,才能按着谱式填上文字。那时候没有电视、电影、手机,人们最大的娱乐就是到歌楼里,听着美丽的歌妓敞开嗓子,和着音乐的旋律唱歌,既能娱乐大家、排遣郁闷,还能解酒消气。宋词的流行,大多是靠歌楼里歌妓的传唱。

起初宋人填词大多在歌楼酒筵,或是拜访、应酬、饯别等时刻。但是唱歌的能量太强大,优点太多,渐渐演变成除了单纯的娱乐外,另有目的的填词写歌。写歌成为找工作的敲门砖。当时称为“干谒”(有目的求见),像柳永的〈望海潮〉,献上一首称颂长官的词,当作自我推销的名片,期望因此找到好工作。

有的写词给长官祝寿,为的是表达统一中原的抱负,如辛弃疾〈水调歌头.寿赵漕介菴〉:“要挽银河仙浪,西北洗胡沙。”赵介菴是宋朝宗室,期望他能肩负复国重任,以银河仙浪洗涤中原被金占领的膻腥味。又如〈洞仙歌.寿叶丞相〉:“好都取山河献君王。”期望叶衡丞相能统一中原,献给君王。

有的写词是期望长官能帮忙处理债务,如郑无党这个人本性不受拘束,很会填词,打听到成都太守许将最喜爱〈临江仙〉词,就在许将举办中秋节宴会时,请歌妓唱他填的〈临江仙〉“不比寻常三五夜”。许将听后问谁写的?歌妓回说郑无党,许将觉得他有才华,打算推荐郑当官,但郑无党无意功名,说:“我投递诉状,只是期望能处理官府追讨我积欠数千串铜钱的事。”

有的人写词,皇帝就将宫女赏赐给他,如宋祁写〈鹧鸪天〉。有的人写词,就不用防守边疆,直接唱凯歌回师朝廷,如蔡挺〈喜迁莺〉。有人写词,马上就有官做,如俞国宝〈风入松〉。有人写词,把自己救出监牢,如吴淑姬〈长相思令〉,词的力量超越法律与制度。因为一首歌得到有形、无形的好处,这样的例子多不胜数,让人惊讶,甚至羡慕。

但不是每个人填词都很幸运,也有许多人是填词的受害者,因填词飞来横祸,是词人始料未及的,如柳永写了〈醉蓬莱〉,皇帝看了很火大,下令让他落榜。苏轼被贬到湖北黄冈当团练副使,列为境管人物,有一天与朋友喝酒后,填下〈临江仙〉,被太守徐君猷误为逃犯。朱敦儒年轻时写〈鹧鸪天〉,表明不屑功名,一派清高的样子,后来为了儿子到秦桧手下当官,被人嘲笑。还有人因为唱了一首歌,莫名其妙被送进监牢。有一个县官为了欢迎来视察的长官杨万里,请歌女在酒会里高唱叶梦得的〈贺新郎〉,不料词中有句“万里云帆何时到”,严重冒犯了长官杨万里的名讳,歌女马上被县官关入大牢。在宋朝,有些歌可不能随便乱唱。

还有一部分人,写歌、唱歌是为了表明自己的心,有些是感恩别人在皇帝面前推荐自己当宰相,如陈尧佐〈踏莎行〉;有的是久久考不上科举,被嘲笑戏弄,写一首词立志将嘲笑踩在脚下,如侯蒙〈临江仙〉;有的是没钱付医药费,唱首歌并奉上歌妓一名抵帐,如辛弃疾〈好事近〉;有的是妻子不得婆婆欢心,被迫离婚,唱出失婚的痛苦,如陆游〈钗头凤〉;有的人被恶少欺压,唱一首歌来申诉,表明自己的梅花精神,如洪惠英的〈减字木兰花〉。

词刚兴盛时,原本是音乐的附庸,但经过唐、五代,词已是独立的文学,虽然大部分的工尺谱已经亡佚,但现在还是有许多词是可以歌唱的。宋词之所以感动人心,在于写出了人们的心声,文字隽永美妙,能引起广大的共鸣。

《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时报出版 提供
《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时报出版 提供

本文节录:《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一书/时报出版@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春莺啭》是唐代著名的舞蹈之一。“啭”的意思是美妙的歌声。根据唐代《教坊记》记载,高宗“尝晨坐,闻莺声,命歌工白明达写之为《春莺啭》,后亦为舞曲。”白明达是当时龟兹(今新疆库车)很有名的音乐家,因此所作乐曲有龟兹风格。诗人元稹《法曲》一诗中所描写的证实了该曲为胡曲,即少数民族的曲调。
  • 《止息》一曲是《广陵散》组曲的末篇,喻司马氏虽然由在广陵屠杀曹魏忠臣开始了他们篡位的逆举,但是他们也终将会覆灭在这里。
  • 洛阳有一僧人,他房中有一罄,每天时常自己发出声音。僧人感到怪异,因此恐惧成疾。曹绍夔与这位僧人一向友好,听说僧人病了,就前来探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