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两语话“寂寞”

作者:舒醒
人世间是一个迷的社会,人们虽然被长期的物质生活掩盖了本性,但灵魂中的真我依稀记得,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大纪元图片库)

人世间是一个迷的社会,人们虽然被长期的物质生活掩盖了本性,但灵魂中的真我依稀记得,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265
【字号】    
   标签: tags: , , ,

都说寂寞是人最大的敌人。寂寞使人在孤独中痛苦,这种痛苦是物质上的痛苦无法比拟的,那是一种精神上的缺失。在《登幽州台歌》中诗人陈子昂这样写道:“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这表达的就是一种无助的寂寞之苦,而且将渺小的个人置身于宇宙的洪荒当中,那种找不到归宿感的寂寞确实让人难受。

从汉语释义的角度也知道寂寞的涵义:寂,不见人声也;寞,无家也。因而孤寂之苦也可以理解为没有知音,找不到人可以诉说。而落寞之苦则是无家可归,四处飘零。生命本身就渴望温暖,人需要群居,因此寂寞对人来说是很难承受的。所以人们就通过很多方式来排解寂寞,例如寻求爱情、组建家庭、各种聚众娱乐、与人交流、寄情于外物等。

但是奇怪的是,纵然当今社会看似发达,有很多排解寂寞的方式,足以让人达到眼花缭乱的地步,可是很多人还是会在短暂的发泄与放纵之后感到无法回避的寂寞之苦。包括很多成了家的人,虽然有家人围绕,有家事操劳,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寂寞感还是会袭来。于是很多人百思不得其解:不是有家了吗?不是有很多人的声音了吗?怎么还会感到寂寞呢?是家不够温暖吗?还是周围的人都无法亲近?其实都不全是。真实的原因是,人世间本就是一个迷的社会,人们像演戏一般活在这梦中,虽然被长期的物质生活掩盖了本性,但灵魂中的真我还是依稀记得: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想要回到自己真正的亲人身边!

回归,是每一个生命来世时的大愿。也只有真正领悟了此生命真谛的人,活着才有明确而真实的目标,才不会觉得空虚,也不会感到寂寞。因为他们坚信,人间走一遭,就是要洗尽身上的尘埃与铅华,回到自己真正的家!◇

──转载自正见网

责任编辑:方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贝弗丽(左)与客户说明财务规划。 (庄翊晨/大纪元)
    贝弗丽,是台湾人,也是美国人;是财务规划师,也是位作家,曾经出版《米饭与面条:情爱中的美好关系》,日前她接受本报采访时说,未来要开始慢慢着手准备下部作品《原谅》。
  • (fotolia)
    表灵物莫赏,蕴真谁为传? 想像昆山姿,缅邈区中缘。 始信安期术,得尽养生年!
  • 上天给每个人安排的路都不同,但是摒弃偏见、用心思考,都能悟到纷繁表像背后的因果与道理。(大纪元图片库)
    当一切了然于心,再看生活中的苦,就是另一重境界了:那些苦,不过是帮助我们升华自我的台阶而已。一生所得,还有什么比这样的领悟更加珍贵呢?
  • 我和白先勇都热爱家乡,但和他相比,我热爱程度远逊于他。首先人家一口正宗桂林话,我却一句家乡话都讲不来。他给我印象至深的是吃米粉,而我还不大喜欢徽菜。据他自己说,父亲打仗归来的头等大事,就是喊隔壁婶娘过来做米粉吃。
  • 透过层层“找自己”的过程,内心的软弱、恐惧,已经超越因果轮回。(fotolia)
    但是,儿子大一结束的这个暑假回来,我们母子无话不谈的那个深夜,这才发现,当年母亲的心情似乎可以触及、可以体会──忧郁的母亲怎么能带给孩子幸福?那条把孩子带大的心路历程,忙碌又忧郁,只觉得路途漫长、绝望。不知母亲当年是否一样。
  • (fotolia)
    这是用小令诗的语言所描绘出的一幅《江夜闻筝图》。一轮明月当空,千里澄江似练。忽然传来乐音,竟是筝弦拔颤。其声如哀,如怨;如诉,如叹!
  • 演响屁,掩响屁。(fotolia)
    不知不觉之间,大家一个接一个走了。能感受到其中的寂寥,说不定这正是上了年纪的证明。这种感觉就像孩童时期大家很开心一起玩耍,明明还想再多玩一下,朦胧的夜幕却悄悄逼近,广大的公园里只剩下自己一人,而不知该如何是好。这种寂寞的感觉,也很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填充空洞洞的心。
  • 无论什么方式,婚姻若少了一种叫“沟通”的元素,就容易导致裂痕。(fotolia)
    爱情的表现,可以是黏腻、亲热、奉献、祝福,甚至是退让,每个人的方式不同,会导致的结果各异。我的方式是盲目的付出,他的方式是全然的关怀,乍看之下两个人都没错,可是无论什么方式,中间少了一种叫“沟通”的元素,就容易导致裂痕。
  • 岳飞书法。(网络图片)
    将士们均感同身受,因此随着主帅岳飞看着滚滚长江向东流逝,唱着《满江红》,之后唱到最后一句: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只觉得内心平静无比,没有了在先期黄鹤楼的悲壮情绪,只感觉无比的祥和宁静,却有着奋力精进的波澜壮阔。
  • 元 钱选〈杨贵妃上马图〉。(文津出版 提供)
    唐玄宗李隆基是一位极具艺术涵养的君王,不但能鉴赏音乐,自己更是一位卓越的作曲家,有着绝对音感。众多乐曲中,唐玄宗最喜爱出尘飘逸的道家法乐。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