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乃服第二卷‧边维

作者:宋应星 译者:李淑芬

天工开物。(公有领域)

  人气: 31
【字号】    
   标签: tags: , , ,

【编按】《天工开物》初刊于1637年(明崇祯十年)。是中国古代一部综合性的科学技术著作,作者是明朝科学家宋应星。书中记述的许多生产技术,一直沿用到近代。先后有日、英、德、法、俄等译本。全书分为上中下三篇十八卷,并附有一百二十三幅插图,描绘了一百三十多项生产技术和工具的名称、形状、工序。特分节刊登,以飨读者。

衣料第二‧织边

丝织物不论是厚的绫或薄的罗,纺织时都要另行织边。其两个边各牵经线二十多根,边经线必须过浆,用筘推移梳干。绫罗必须三十丈或五、六十丈穿一次筘,可省去穿接的繁杂辛苦。每织一匹(四丈)应在边经上用墨划记号,以便掌握长度。织边的丝线不绕在杠(经轴)上,而是另外绕在织机横梁上。

原文

天工开物》乃服第二卷‧边维

凡帛不论绫罗,皆别牵边,两帝各二十余缕。边缕必过糊,用筘推移梳干。凡绫罗必三十丈、五六十丈一穿,以省穿接繁苦。每匹应截画墨于边丝之上,即知其丈尺之足。边丝不登的杠,别绕机梁之上。

──转自《新三才》

点阅【天工开物】相关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缫丝时必须用端正的独头茧,这样丝的顺序不会乱。如果有两个蚕或四、五条蚕共同结的茧,需要挑选出来用作丝棉。如果用这种茧丝,缫丝会很粗。
  • 湖州的丝棉特别洁白、纯净,是因为造棉的手法巧妙。上弓操作时主要在于动作敏捷,带水将丝棉打开。如果动作稍慢,水已流去,那么丝棉结成块就不能完全松开,看起来颜色也不纯白。缫丝剩下的东西叫“锅底棉”,把它装入棉衣、棉被用来御寒,称为“挟纩”(指里面装有丝棉的衣或被)。制造丝棉所用的人工,比造缫丝多八倍有余,劳动一日每人只能造四两多丝棉。用这种丝棉坠打成线来织“湖绸”,价钱稍贵,用丝线在提花机上织出的产品叫“花棉”,价钱更贵。
  • 缫丝用的薪柴,要干透不要有烟湿的气味,这样才不致损害丝的色泽。使丝质美好的办法有六个字,一曰“出口干”,是指在结茧时用炭火烘。一曰“出水干”,是指在缫丝上车时在盆内装四、五两炭火,放在离大关车五寸远的地方,当关车飞速转动时,生丝借助火温边转边干,这就叫出水干。
  • 将要织丝时,先要绕丝。在光线好的屋檐下把木架铺在地上,木架上直插四根竹竿,称络笃。把丝围绕在竹竿上,络笃旁边的立柱上,在八尺的高度上,用铁钉钉上一根带有半月形挂钩的倾斜的小竹竿。把丝悬挂在半月形钩内,手中拿住篗(绕丝棒),旋转绕丝,为牵经、织纬做准备。小竹竿一端挂一个小石块,作为活头,断丝时一拉绳子,挂钩就下来了。
  • 当丝线绕在篗(绕丝棒)上以后,便可以牵经准备开始纺织。在一根直竹竿上穿上三十多个小眼,眼内穿上竹圈,称为溜眼。将这跟竹竿横架在木柱子上,先将丝通过竹圈再穿过“掌扇”(分丝筘),然后缠绕在“经耙”(牵纬架)上。丝达到足够长度时,就卷在“印架”(卷经架)上。卷好后,中间用两根“交竹”(经线分交棒)把丝分为一上一下,然后插到梳丝筘内(此筘不是织机上的筘)。穿过梳丝筘后,把“的杠”与“印架”(卷丝架)相对拉开五至七丈远。需要浆丝的现在可以浆丝,不需要浆丝的可以卷在杠上,即可穿综织丝了。
  • 《梦溪笔谈》中详细记载了中国四大发明之一的活字印刷的工艺过程。活字印刷的出现比西方约早400年。以下是书中所述的活字印刷工艺过程。
  • 当今有一个叫巴格思特的美国科学家发现牛舌兰花象人一样有感情。一千多年前,沈括在《梦溪笔谈》里讲述了一个虞美人草闻乐起舞的动人故事。
  • 阿胶
    编者的话:现在的人都认为现代科学很发达,是古人难以想像的。但从宋朝沈括所着《梦溪笔谈》中记载的宋朝以前在天文学、数学、物理学、地理学、地质学、气象学、生物学、医药学、考古、语言、史学、文学、音乐、绘画以及财政、经济等等的发现和成就来看,事实并非如此。通过介绍《梦溪笔谈》,我们与读者分享中国古代科学的成就。
  • 北宋科学家沈括在其巨著《梦溪笔谈》第二十一卷《异事异疾附》中描述了一件奇事,其中所述的湖上明珠不由得不让人想起今天被广泛关注的飞碟。
  • 《帝鉴图说》插图《望陵毁观》,描绘唐太宗体从魏徵劝谏,拆毁了台观。(公有领域)
    唐太宗尝言:“至如隋炀帝暴虐,臣下钳口,卒令不闻其过,遂至灭亡,虞世基等寻亦诛死”。如果有这样的一个暴政,不仅“防民之口”,官员们还肉麻的为暴政歌“功”颂“德”,这样的政权又能维持多久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