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颜丹:也谈电影《辛德勒的名单》

人气: 40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0日讯】提到“托马斯·肯尼利”这个名字时,或许很多中国人都会感到陌生。但若说起《辛德勒的名单》这部电影时,相信不少中国人却会表示,自己曾经看过。如今,要将这二者放在一起相提并论的原因也就在于,托马斯·肯尼利这位来自澳大利亚的知名作家正是小说《辛德勒的名单》的作者,而小说被拍成电影后,荣获了七项奥斯卡奖,并从此成为经久不衰的佳作。

无论对于读者,还是观众来说,电影的成功显然是由于那段“讲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人奥斯卡·辛德勒冒着生命危险,倾注所有财力和智慧,营救数百位犹太人生命的真实故事”足以撼动人心。然而最近,当同样受到这些真实故事的感染才完成了成功之作的小说家托马斯·肯尼利在接受中国媒体的采访时,他所提到的有关电影版的一点“缺憾”却被陆媒无限放大了。某网媒以“电影里辛德勒夫人的功劳被掩盖了”为题,将一篇专访刊登了出来,似乎想要着意强调,这点“掩盖”或将成为这部经典影片的败笔和缺憾。

托马斯·肯尼利在回答“奥斯卡·辛德勒本人对这本书有什么评价”的问题时表示,“奥斯卡在1974年就去世了,……,我采访了辛德勒夫人”。但这位夫人在电影放映后,否认“事先与她商量”、“给她钱”。这位作家的理解是,“辛德勒变成了仁慈善良的同义词,但实际上他对她并不好”;“她当时也做了很多,但电影里她所做的贡献被掩盖了,功劳和光芒全给了她丈夫”;“在书里,我确实对她所做的贡献着墨甚多,而且也写到了辛德勒对她的家暴”。

这里的一句“她所做的贡献被掩盖了”,加之“辛德勒对她的家暴”,似乎完全颠覆了辛德勒本人以及以他救人为蓝本而拍摄的电影曾给人留下的深刻印象。然而,我们不禁要问,夫人的贡献被掩盖以及她对辛德勒的负面评价,就能抹杀电影的成功吗?整部影片的闪光之处会因为辛德勒夫人所表达的不满而从此变得暗淡无光?

人们常说,现实中并不存在完美之人。而“高于生活”的电影所要呈现的,或许只是人性以及现实中“美”的一面,尤其是需要对比“丑”的一面时,所有的“美”就可能被导演集中体现、着意描写。正如在《辛德勒的名单》这部电影中,美丑、善恶的对比和较量无处不在,一直贯穿着电影的始终。

比如大量犹太人被屠杀的那一幕幕阴沉、昏暗的场面与一位身穿鲜红衣裙、在人群中奔跑、逃命的小女孩所形成的色调上的对比,用来展现等待死亡与努力求生的不同生命;又比如,纳粹军人对犹太人毫不留情、麻木不仁的杀戮与辛德勒最终坚定的选择了救人于危难的强烈对比。在这种围绕着主题而展开的对比中,所谓的“家暴行为”以及“他夫人的贡献”,似乎没有展现的余地,也没有展现的必要。

毕竟,角色并非真人。无论真人如何,都不会影响电影中角色的塑造。事实上,辛德勒这一角色被塑造的十分立体、真实。在面对整部国家机器都在独裁者的指令下,麻木的完成著杀戮任务的恐怖现实面前,辛德勒也曾有过内心的挣扎。当他震惊于那么多无辜的犹太人死于刽子手的屠杀之时,就开始意识到,自己根本无法逃避人生中即将面临的艰难抉择。

而在此之前,他的商人作风、逐利的态度也在电影中表现得淋漓尽致。正是这样的对比,让我们真切的感受到,不顾自己的安危而选择救人于危难,竟是如此伟大;放下私利、弃恶从善,看似艰难,但或许是任何一个平凡人都能做到的不平凡。

一部电影的成功,往往正是因为它所传递的思想、揭示的道理以及烘托出的某种理想、精神足以震撼人心、使人觉醒。电影不是纪录片,它显然不是以一点一滴的记录现实场景、真实再现人的生活来实现某种意义与价值。包括另一种艺术形式——小说,作家也不是仅仅基于想要记录一个人的全部生活才进行创作的。

就拿《辛德勒的名单》这部小说的作家来说,他在谈到为何要写这部跟自己的生活、阅历毫无关联的小说时,说了这样一席话:“我不认为是我需要巨大的道德勇气来写这本书,而是那些想让我写下他们故事的幸存者们,他们的道德勇气感染到了我”;“他们幸存于那样一场浩劫的经历,就会对你产生巨大的情感冲击”。

从这番话中,我们不难看出,惟有纳粹的幸存者们想要将杀戮带来的罪恶与苦难展现给后世的“道德勇气”、独裁者肆无忌惮的进行群体屠杀的“浩劫”如此惨绝人寰,才是《辛德勒的名单》这部小说得以问世的决定性因素。

无论是读过小说,还是看过电影的人,都会对这段恃强凌弱的屠杀史感到悲愤交加、深恶痛绝,都会对死于独裁者变态的屠杀之下的无辜生命萌生出同情、哀伤和惋惜。这才是读者亦或是观众,对这部经典巨作所能产生的惟一共鸣。而人性被感召、良知被呼唤,也才是伟大作品所存在的终极意义。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5-20 11:3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