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阚新州:奸民治善民 中共监狱借刀杀人

人气: 51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1日讯】二千多年前,秦朝权臣商鞅在《商君书》中提出制定了“奸民治善民”的治国策略,并吹嘘“国以奸民治善民者,必治,至强。”结果,全国流氓称霸,酷吏横行,商鞅也被诛杀。“奸民治善民”就是国家利用流氓地痞去治理百姓,实际就是搞“流氓政治”。这种以奸御良,借刀杀人的手段是现代文明法治社会所唾弃的,可如今在中国大陆大行其道,尤其在中共迫害民间信仰法轮功时,表现的最为突出,而在中共的监管场所则被发挥的淋漓尽致。

中共夺权建政后,为了便于统治奴役民众,在全社会上下各阶层都设立了各行各业的单位,每个单位都依照中共政治意图制定了严格的管理制度,里面的人们每天都在按部就班的紧张运作著,而监狱是众多单位中的特殊单位,是改造管理犯人的地方,更有它一套特别的管理方式制度,其中有一个管理手段就是利用犯人管犯人,利用犯人治犯人。监狱里面建立了班组或集训队,在犯人之间设立了所谓民管,那些民管大都是牢头狱霸,许多是被判了重刑的杀人犯、抢劫犯、贪污犯、涉黑犯等,个个素质低下,心狠手辣,他们按照狱警的指令整起一般犯人来不计后果,这样监狱被植入表演的完全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长期以来,由于监狱的特殊性和隐秘性,加上中共当局刻意掩盖,很少有人知其全貌,已经成为监狱里面一种固定的野蛮的管理模式。这给中共施展“奸民治善民”的罪恶手段提供了邪恶的土壤和机制。

中共全面迫害法轮功后,把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非法劳教判刑,投入各地劳教所和监狱中,秘密迫害,初期,在中共谎言和名利诱惑下,狱警们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往往冲锋在前,对法轮功学员亲自下手迫害,但大量恶报随即发生,使恶警们胆战心惊,不敢轻举妄动,而且害怕登上“恶人榜”,加上法轮功学员坚定信仰,视死如归,常常让狱警束手无策,于是,许多恶警心生歹意,开始转向采取借刀杀人的毒招残害善良,自己坐幕后主使,以减期为诱饵,把贪污犯、杀人犯、黄毒犯等恶人流氓、黑社会人渣豢养成包夹,推到迫害一线,加害虐杀法轮功学员,既完成了迫害任务得到奖赏,又可推脱罪责。这样中共在监狱就形成了“奸民治善民”的邪恶机制和罪恶链条。

“奸民治善民”与“犯人管犯人”的性质目的是完全不同的,“犯人管犯人”是中共监狱的非人道的管理手段,中共对一般犯人主要以超长劳动改造,创造效益为目的,在民管犯人的强制下,一般犯人只要不违犯监狱规章制度,主动劳动,听从管理,没有新的犯罪行为,基本上都能提前出狱回家,回归社会,重新生活。而“奸民治善民”是中共的虐杀手段,是狱警利用犯人在执行江氏集团的灭绝政策,所以那些被囚禁的正信者,时刻面临生与死的考验,那些重刑犯在狱警的指使下,无所顾忌,对善良人施以百种酷刑迫害转化,把人活活残害致死后仍然逍遥法外,这种惨案命案一直在中共监狱中发生著。

山东省监狱编写的“转化”资料,上面标注的作者有省监狱长齐晓光、监狱教育处长张磊光、十一监区监区长李伟,而实际作者是一个叫韩晓磊的罪犯,就是这个韩晓磊曾对一个法轮功学员说:“打死你上医院开个证明就可以了。”十一监区又编写一份针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材”,负责编写的有贪污犯省烟草公司韩华,盗窃犯山东大学韩涛,贪污犯王九府。

吕震,男,汉族,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五日出生,蒙阴镇西儒来村人,重庆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学生,品学兼优。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蒙阴县“610”、蒙阴县法院将其诬判十一年,非法关押入山东监狱。于二零零四年被关押在山东省监狱。二零零九年六月,在监区长张磊光的怂恿下,杀人犯谢晓刚、李大鹏、蔡和杰、李鹏、张登云、周云龙、李宏祥充当打手,对吕震拳打脚踢,大打出手,直到迫害致死。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吕震在山东监狱被恶徒们酷刑摧残致死,年仅三十三岁。

吉林省吉林市女法轮功学员陈淑芹,时六十一岁,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二年里,遭中共人员八次绑架,被非法劳教过一年、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零年,陈淑芹第八次被中共恶警绑架,非法拘禁在吉林市看守所,被折磨得腰弯曲九十度,身体特别瘦,看不行了,恶警才给送回了家。回家几天后,身体还没恢复就被吉林市昌邑区莲花派出所恶警在家中绑架,送进吉林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被关押在黑嘴子监狱里最邪恶的“教育监区”四区的三楼黑单间里,遭受酷刑迫害。该监区小队长恶管教郭霞指使刑事犯包夹杀人犯崔海玉、周佰凤、涉黑犯李雪娜、诈骗犯:崔殷、马研、韩立杰、杨惠、汪秀芳等,毒打、呛、灌陈淑芹,把她的头按在水桶里呛、灌,再提起来,再使劲摁下去呛、灌,反复的呛灌,几乎灌死。长期遭受毒打、上绳 、吊抻、灌各种酷刑折磨。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在吉林省女子监狱被恶警指使包夹(犯人)活活打死。

曹双梅(女),五十二岁,山西灵石县农民。被关押在山西省女子监狱二队,二零零九年三月十六日晚上9点多封号时,曹双梅告诉大家“法轮大法好”,二中队教导员雷润香当着中队所有的犯人用电棍长时间电击电曹双梅,处罚二中队所有人罚站。三月春寒,曹双梅在地板躺了一晚上,被抬回监舍时身上都是凉的。雷润香又将曹双梅关在封闭的禁闭室,指使犯人长期摧残、不让睡觉、疯狂殴打,曹双梅被折磨的骨瘦如柴,艰难的扶著墙才能走路。更多的非人迫害我们不得而知……曹双梅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上午九时许被迫害致死。监狱方为掩盖犯罪事实,骗曹双梅家属是心脏病突发而死。恶警凶手雷润香对前来探监的法轮功学员家属信誓旦旦:“我们这里从不打人。”

郭小文,山西省长治市襄垣县农民。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被送到晋中监狱仅六天,就被狱警卫东指使监狱犯人毒打致死,年仅四十岁。郭小文刚被关进晋中监狱集训队(十五分监区),因为拒穿囚服,郭小文被吊在监区大门上,被几个犯人组长在恶警指使下毒打,其中四组组长犯人李华阳下手最重,其次是一组组长犯人李峰智,还有一个绰号叫“洋灰”(太原黑社会)、山东姓崔的(黑社会)、交城的李东林等。这些包夹犯在楼道里用警棍、胶棒暴打,又铐上手铐。郭小文喊“法轮大法好”,被打了不到一小时,当时人已经奄奄一息,是被人抬走的,又被关入禁闭室,六天即被残害致死。事后监狱谎称法轮功学员绝食而死,行凶者逍遥法外,犯人李华阳还报了减刑。

康治国,太原官地矿职工,在被晋中监狱关押期间,指导员狱警赵卫忠对犯人打手承诺:“只要能叫康治国‘转化’(放弃信仰),你们的减刑想怎么减就怎么减,使用什么手段都不过。”恶犯拳打脚踢,用木棒殴打,把康毒打的口吐鲜血、倒地不起。经历多次轮番酷刑暴打后,二零零五年五月中旬死亡,年仅四十五岁。监狱还对狱警赵卫忠、孔祥晶的迫害行为嘉奖。打人凶手犯人段帅、侯森彪、王敬东、胡文学这四人每人减两年徒刑,恶徒侯森彪遭恶报,在康治国死后不久被查出肝炎。

“奸民治善民”本是秦朝商鞅为了维护暴政专制统治的需要,而提出制定的流氓治国的策略,却被中共拿来效法残害百姓,并且乐此不疲,中共看中的是重刑犯的流氓恶性,开出的条件是减刑回家,纵容恶犯行凶杀人,把重刑犯当替罪羊,狱警们则一举数得。目的是借刀杀人,欲实现群体灭绝。

但此邪门恶道对包夹犯人及社会带来了很大的危害,一方面包夹犯人行凶杀人后,虽然暂时受到中共的庇护,可最终会面临法办,无路可逃;另一方面,包夹犯人助恶为虐,杀害正信法徒,将获罪于天,招来天惩恶报,横祸加身;再一个方面就是,本来包夹犯人有希望通过改造反思,能向良性方面发展,但成为包夹后,被中共利用杀害善良,重新犯罪,不但没有得到有效改造,反而增加了罪恶,不但没有遏制恶性,反而助长了流氓恶性,走上社会后,很可能再度行恶作祸,成为社会中的不稳定分子,给社会带来潜在的犯罪危险。

“奸民治善民”是中共司法黑暗的一角,是中共流氓治国的点滴表现,是中共在借刀杀人,也是中共故意杀人。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5-21 5: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