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皇镜鉴(9)拒谏饰非 怒斩功臣

作者:杜若
  人气: 22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隋炀帝御驾返程,一路上要历览边疆胜景,不从先前的驰道而行。于是,逢山便要盘山,遇岭便要翻岭,众官苦苦劝谏,炀帝就是不从。大将贺若弼和高颎私下悄言说道:“真是奢侈至极呀。”

隋炀帝回朝后,宣宇文恺、封德彝二人,对他们说:“洛阳乃是天下之中,今日可改称为东京,现在还要造一所显仁宫以朝四方,以备朕万机之暇,逍遥游乐之用。”

宇文恺奏道:“古时帝王都有明堂以朝诸侯,舜帝有贰室,文王有灵台、灵沼,这都是因功丰烈盛,彰显仁德于天下。今日陛下在位不久,然而胡越已然一家,建造显仁宫以彰显隋皇圣化,这正是与舜帝、文王同轨,可谓是古今一大盛事也。”

封德彝则说:“天子建造大殿,如果不够宽敞广大,不足以巍峨壮观;如果装饰得不够富丽堂皇,也不足以树立威德。眼下还必须南通皂涧,北跨洛滨,择选天下良材异木、嘉花瑞草、珍禽异兽充实隋皇王宫,由此方可为天下万国瞻仰。”

此事惊动满城百姓,高颎听到消息后,赶忙去见贺若弼,高颎说:“主上骄奢无度,已非人君大体;现在又要建造王宫,社稷百姓怎能安宁?”

贺若弼说:“先朝老臣杨素已死,现在只有你我二人还在。如果我们二人不进谏,谁人敢劝谏?我们明日入朝,务必全力死谏。”二人就这么议定了。

次日炀帝早朝,贺若弼、高颎二人出班奏道:“臣等闻圣王治世,勤俭节约为先。昔日先帝敕命杨素建造仁寿宫,因见规模盛大,装饰绮丽,先帝认为会结怨天下,当时就想斩了杨素。为此先皇痛加节省,简约了二十多年,才有今日的财富。陛下应当禀承先帝志向,怎么还要劳民伤财,建造这么多的宫殿呢?”

炀帝说:“朕身为天子,富有四海。建造一座宫殿,用力也不算太多,耗费也都有限,这怎么就是劳民伤财呢?”

贺、高二人接着说:“陛下,天下能省就会有财富,过度损耗就会贫穷。今年西域裴矩开市,所耗钱财已不止千万!陛下巡狩蓟北,所耗钱财也不止万万!今日,又要修建宫殿,如果没有万万钱的预算,绝对造不成。大隋天下再大,也不能这么没有休止的消耗呀!臣等深望陛下三思而行。”

炀帝大怒道:“你们二人诽谤君王,前日在大斗谷中,因为死了几个军士,你们便一个诽谤朕不振纲纪,一个诽谤朕奢侈至极。朕念你们是先朝重臣,不忍加罪。今日,却又在大廷之上,百官之前,狂言辱朕,全无君臣体统!”

二人早已决定死谏,朗声奏道:“即便臣死也不足惜,但可惜了先帝苦心创业缔下的锦绣江山,却将毁在陛下的手上,焉不痛心悲哉!”

炀帝震怒道:“江山要毁,也容不下你们这样毁谤君父!”于是炀帝一声令下,贺高二人当日身亡。满朝文武见状吓得面如土灰,心中寒凉,无人敢再说个“不”字。

高颎的母亲很贤明,能见微知著,她见高颎位极人臣,常劝他功成身退,以免乐极生悲。高母曾经很认真地对他说:“儿啊,你位高权重,富贵至极,你知道现在我们缺什么吗?”高颎不明母意,高母说:“现在就是缺有人砍你的头呀。”高颎心中虽是惊讶,但还是认为母亲太过忧虑了。

直到今日,炀帝怒斩贺若弼、高颎,临死前高颎才明了母亲真有先见之明,但是为时已晚。(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于十里之外遥见中国兵士威武赫赫,二十八座营盘中间又拥出一座“城池”,城池下有车轮可以转动行走,城池四门大开,里面楼橹皆备,可汗一行尽是大惊失色,吐舌相视,彼此说道:“这不是普通的兵将,乃是天兵天将呀!竟会如此强盛!”启民可汗慌忙下马,步入行城。到了行殿,恭敬地拜伏于阶下。
  • 他建议必须建造一座观风行殿,大小可容下六七百人,四周都用锦绣珠玉装饰而成,下边用车轮为硖,想走的时候可走,想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停住。这样才可以彰显大国的威仪,彰显天朝的尊贵。炀帝听到后惊讶不小,真是奇思妙想。遂即下旨差遣宇文恺、封德彝连夜督造。后因途中风沙太大,炀帝命他们造了一座可以行走的大城。
  • 炀帝收到镇守西域的边关大将的奏报,说西域诸国想要和中国互市交易,因炀帝不知互市是否有利,暂时没有允许。但他后来听说西域诸国多产奇珍异宝,就想派一名能臣将中国的丝绸绫锦去换西域的珠宝良马。
  •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 自从晋家势微,偏安江左,中原地方就被胡人割据了三百年,前后历经四五朝帝王,都是南北分治。谁也没有料到,杨坚次子杨广允文允武,平定陈国,一统天下。隋文帝想到这件大事,很为自己的皇儿高兴。今日天下太平了,君臣也都步入老迈,还能有机会趁着满园的奇花共享君臣之乐,文帝心里自然非常欣慰。
  • 晋王杨广统领50万大军伐陈一统天下,不收受南朝任何府库之物,悉数封存运送京城,又广求前朝典章,散佚经典古本字画艺术经典,全部保存在观文殿。此举为他赢得贤王的美誉,因此朝野上下对他寄予厚望。
  • 自古以来,应承天命的帝王,不管后世如何评说,他们作为监护天下子民的天子,出生时是与寻常百姓有所不同。隋文帝杨坚出生时也有紫气充庭,偶有一个尼僧看见异象非常惊讶...
  • 回首历史,这个国祚只有38年的短暂王朝,曾经如耀眼流星划过天际,也曾盛名四海,活跃在历史的舞台。它以挚情演绎王朝悲欢离合,又以灿烂演绎天朝文明,更以浑雄演绎天命的风云板荡,为后世留下不朽的明镜宝鉴,诫寓古今。
  • 从公元600年起,自南北朝以后中断了百余年的中日两国官方交往重新恢复,这一年,日本向中国派出了第一批遣隋使。至614年的十五年间,中日双方使节往来共五次,应该是相当频繁的。彼时,正是中国的隋朝。
  • 随朝,一个辉煌而又短暂的朝代,短短三十几年,对外降突厥、侵林邑、驯契丹、收琉球;国内则是迁都,修建大运河⋯⋯煌煌大隋,在正值鼎盛时却突然崩塌,两世而终。留下多少叹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