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11)

WTO——江泽民集团洗罪、救命的稻草

梁木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大纪元制图)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大纪元制图)

人气: 97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4日讯】

一. WTO,江泽民集团洗罪、救命的稻草

(一)江泽民集团的WTO情结

1、江泽民集团为什么要加入WTO?

(1)WTO是什么?

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简称WTO)。迄至2003年4月共拥有146个会员国,25个观察员。自1996年第一届新加坡部长会议后,WTO透过与联合国及各个专业性国际组织如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世界关务组织、世界智慧财产权组织等之密切合作,实际上已成为国际经贸体系之总枢纽。

中国2001年12月11日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加入WTO议定书》规定,中国作为“非市场经济体”。但《议定书》15条规定,即中国入世满15年的2016年12月15日,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但未得到美国、欧盟和日本的承认。

(2)江泽民加入WTO的用心

首先澄清一个事实:对中国大陆而言,加入WTO是中共江泽民集团的主张。与13亿中国人民无关。因为江泽民集团去WTO做生意使用的一切财富都是抢中国人民的:即一部分是抢归党有的国有大企业;一部分是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从老百姓手里抢去私有了的国有中小企业、城镇农村集体企业,或利用抢到手的财富重组企业,中共加入WTO15年来,其用抢国家民族人民的财富作生意所产生的经济效益巨大,但13亿中国人民一点也没有享受到。

15年前,中共渴望加入WTO的表现和今天强烈要求WTO为其转正身份一样疯狂,为什么?

答案是:江泽民集团为急于让世界承认其哄抢瓜分国家经济归党员干部私有后形成的所谓市场经济。如果WTO承认中共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哄抢国家资源形成的经济是市场经济,那么,就等于整个世界都承认中共由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抢占贪国家财富形成的私有不犯罪。

(3)15年前,中国究竟具不具备加入WTO条件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院研究员左大培教授认为,“15年前,中国不具备加入WTO条件”。并解释道:“那时我和很多人,包括一些政府官员对中国加入WTO进行争辩,我说,中国在WTO得到的利益是不确定的,而损失是巨大和明确的,如农业、服务业和民族工业。他们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必须加入,否则不符合国际潮流。”左教授指出:“要知道,加入国际组织是以国家利益为准的,而不能以潮流来解释,这是非常可笑的。”

其实,中共的非常可笑远非“潮流”,中共在WTO国际经贸组织里待了15年,但至今却仍未履行一个国家加入这种国际组织需要履行的本国法律程序。就是说,中共在WTO世贸组织里从事了15年的非法活动。

2、江泽民集团的非法作法

对中国而言,WTO是一个全面影响社会各个方面的重大事情。按《宪法》规定,国家重大事情的立法必须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比如《反分裂国家法》《合同法》、《香港基本法》就是常委会通过草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就加入WTO这种重大事情立法而言,中共的人大常委会同样应当通过草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立法,常委会本身无权通过。

但却发生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中共人大常委会不仅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不顾,且在2001年8月份竟以见不得人的方式背地里偷偷摸摸通过了批准加入WTO的条约。且依据这个被中共黑箱操作的条约,在WTO厮混了15年。

对此,左教授认为了中共在WTO立法程序上的三个问题:

首先,批准主体不合法。这部法律只能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来通过,常委会无权。

其次,通过的时间和过程不合法。要知道,立法机关只能对政府签署的正式条约文本进行批准。然而,在2001年8月,中国还在探讨加入WTO的谈判中,在WTO没形成正式法律文本提供给常委会审批时,常委会居然能对一个还没有谈判完、且没有成形的东西进行审批。

第三,据2002年11月中国政府加入条约后,外经贸部承诺说:将尽快把WTO协议文本翻译成中文。说明,常委会审批加入WTO的2001年8月,根本就没有看到加入条约的中文文本(尽管中文文本不具有WTO法律效力,但常委会当真讨论的话,没有中文译本,恐怕谁也看不懂英文)。

可见,中国的立法机关根本就没有批准政府加入WTO协议书,也就是说中共加入WTO没有得到本国立法确认效力。充其量人大常委会不过是为江泽民加入WTO签定了一个意向而已。

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共在WTO世贸组织里就是个非法的“混子”,其身份及从事的一切经济活动,都违背了中共自己制定的《宪法》的立法精神。

(二)中共加入WTO的主旨

中共加入WTO的主旨有二:一是希望通过被汲收为成员国漂白其犯罪身份;二是通过搅局,捞钱。

本文表述的WTO,是对世界贸易组织(包括系列贸易规则、多边协商机制),及WTO成员国之间作生意、开展经贸活动的简称。

1. 概述:从根本上讲,中共加入WTO不是单纯为了赚钱,因为去WTO作生意的企业,都是中共安排的,除了归党有的国有大企业外、剩下来的90%以上都是被江泽民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或抢了国人财富重组企业的党员干部,他们个个都是亿、十亿、百亿、千亿、万亿富翁,个个都不差钱,他们去WTO作生意的主旨是替江泽民集团漂白强盗的身份。

2. 中共在WTO的经贸市场上采取的贸易活动方式,有两大特点:

(1)公开教唆国人,要学会钻WTO的空子,赚外国人的钱。这种公开违背市场经济规律、践踏道德给企业实恵的喊叫,让抢了国有集体企业私有的党员干部踊跃。据美国之音援引知名学者、作家何清涟文章指出:中国从签订WTO协议之日起,就没干过履行协议条款的事。协议签订后,国务院就有个内部讲话,要点是对WTO条款要多加研究,灵活运用,就是钻空子。此后,全国各地的WTO讲习班,主要内容就是告诉听讲者,要学会如何钻空子,如何向外国人行贿、如何减免关税、哪些国家海关工作人员接受贿赂容易通关、哪些国家一些货物不能直接从A国入关,但绕道B国换上该国标签再运到A国,获得的关税减免金额数量超过绕道成本等等。加入WTO之初,中共专门研究的问题不是如何遵守规则,而是怎样规避WTO司法程序,赚钱捞好处。其实,公开践踏WTO规则的江泽民集团,捞钱是一方面,真实动意并不在此。

(2)钻WTO规则的空子,疯狂敛财。

中共在WTO敛财,得益于进口原材料成本降低和出口量增加,给其许多行业,特别是劳动密集型和垄断服务型行业带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中共世贸组织研究会会长、驻世界贸易组织大使孙振宇,在《经济周刊》2016第50期撰文称:从加入WTO的2001~2015,中国经济得到飞速发展,进出口总额由5000亿美元扩大到4万亿。世界贸易比重由4%升至13%以上,出口居世界第一,经济规模先后超过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中共明明是让党员干部拿着抢来私有的国有集体企业在WTO作生意,偏偏大谈市场经济的收获。将抢国人财富作买卖形成的所谓市场,当作世界市场经济的一域,忽悠说自己建立、培育、发展和优化了市场经济的体系和环境,希望得到WTO认可。这是一个窃取了国家政权、哄抢瓜分了13亿中国人财富的刑事犯罪集团在利用犯罪所得,向世界敛财。也是中共忽悠市场经济的要义。

3. 江泽民集团搅乱WTO规则的真用意。

(1)中共为什么不遵守WTO对国人有利的规则。

中国加入WTO后,一直在耍手段不守规则,除笔者指出的,要在WTO混个被确认的合法身份外,还在于要借用中国人民的手,让世界感觉到中共领导的中国大陆经济太繁荣、人民太富有了。中共加入WTO已有15年的历史,按中共在WTO作生意过程中表现出来的贪婪,其减免关税的承诺,应当在加入WTO的当天就出台,因为,这一块的市场消费给国家带来的税利太大了。可是,中共瞪大眼睛却故意拖着减免关税的承诺15年不兑现,导致同样商品的价格国内外相差悬殊,致中国人去世界各国疯狂扫货,从电子产品、化妆品、感冒药到各类包包,买个不停。目前中国国内的进口与国产化妆品,均普遍征收30%的消费税,远高于韩国国内化妆品10%的消费税税率。另外,除机场免税店,国内目前部分所谓“免税店”并非真正完全免税。如买一款瑞士品牌电子手表,国内售价6,000元左右,在日本同款4,000元即可买到。同款单反相机,价格也比国内便宜1,000到2,000元。

据日本旅游产业协会理事松井告诉媒体,由于大陆游客在日本扫货过于疯狂,不少免税店的面膜、药品等刚刚放货出来,就被抢购一空。在“十一”七天长假里,中国大陆游客日本消费总额大约为1000亿日元。

对此,在世界面前中共佯装尴尬,官方忽悠老百姓说,政府将尝试让庞大的国内消费市场得到释放,要兑现WTO减免关税的承诺,但实际上,中共不会去兑现这种真正有益于13亿中国人民的承诺。因为,一旦这种好事归了中国人民,中国人民不再去国外疯狂购物了,外国人就看不到中共通过中国人民购物送给他们的好处了。

由此可见,中共在世界上作恶,,包括在WTO搅局,都不是单纯钱的事。

(2)违背WTO承诺,是中共独裁体制决定的。

a 今天中国大陆,但凡还挂着公有制经济性质的国有企业,中共不用财政去支撑,一家也活不成。正如中共政府搞出口汽车补贴被告上法庭。据英国《金融时报》帕提‧沃德米尔上海报导:美国起诉中国违背加入WTO时签署的禁止提供“出口补贴”的规定。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Office of the US Trade Representative)表示:“根据可公开获得的文件来看,从2009年到2011年,中国‘出口基地’向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出口商拨发了至少10亿美元补贴”损害了美国制造商,迫使它们将工厂转移至海外。”

b 据相关统计,中共在WTO生意埸上,干违背规则的偷机勾当,家常便饭。尤其搞倾销,让世界头痛。仅2005-2009年间,就遭反倾销投诉338起,占世界反倾销案总数的34.7%,而2010年全年,因中共人为搞贸易摩擦发生的纠纷达64起,涉案金额约70亿美元。中共已经成为WTO组织中“非成员国身份”的职业搅局倾销大户。

中共在WTO搞倾销就是用贱卖中国产品的办法,搅乱市场规则。

其实,透过中共每年用万亿国家财政收入向西方送礼,尤其向WTO成员国送礼,便不难认识中共在WTO搞倾销搅局的真正动意。

这里需要揭示一个真相:中共向国际上送礼,始于毛泽东,但满世界送礼,每年上万亿财政收入送礼,却始于江泽民当政以来。这是江泽民祸国殃民的卖国政策。

(三)从贿卖国家银行股本的行为,看江泽民集团结交WTO战略伙伴的目的。

1、江泽民为什么要向西方出让银行股本。

中共2001年加入WTO。早在加入WTO之前,中共哄抢国家资源、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就是江泽民领着党员干部在干。江泽民知道:他们在犯罪。江泽民更知道:如果罪行败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不仅会遭到中国人民的审判,整个世界都将会变成一张法网。为掩盖罪行,江泽民一方面加大对国内民众的施暴尺度;另一方面,用抢人民的财富贿赂西方,让西方在中共的累累大罪面前装聋作哑。

据调查,江泽民为让西方能默认中共抢劫国家经济犯罪的所谓改革,仅2005~2007年,打着银行转让股本的改革旗号,就让西方国家白白拿走了中国十几个银行的上万亿人民币。

2、江泽民是怎样贿卖(出让)银行股本的?

出卖国家银行股本,是江泽民一手操纵的。过程中,江泽民根据西方不同国家在WTO与世界舞台上扮演的不同角色,及对中共搞党独的支持度,作用大小,采取大利大送、小利小送,特殊利益关系免费赔钱送的贿卖策略,出卖国家利益。

对此,中央民族大学证券研究所主任张宏良教授2007年8月19日撰文“中国的证券监管与经济安全”,对中国各大银行出售股权给外资企所造成的财产损失作了一个初步的统计。这个统计所列举的数据,清楚地说明了江泽民搞私有化给中国人民造成了什么样的损失。张宏良教授所汇总的数据如下:

“银行资产流失统计”
(1)贱卖中国工商银行。2006年,美国高盛集团、德国安联集团及美国运通公司出资37.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95亿)入股工商银行,收购工行10%的股份,收购价格1.16元。上市后,按照2007年1月4日盘中价格6.77元计算,市值最高达到2755亿元,三家外资公司净赚2460亿元人民币,不到一年时间投资收益9.3倍,世界罕见。
(2)贱卖中国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新加坡淡马锡控股、瑞银集团和亚洲开发银行投资中国银行共51.75亿美元(合人民币约403亿),收购价格1.22元。上市后,按照2007年5月10日盘中价格6.26元计算,市值最高达到2822亿元,四家外资公司净赚2419亿元人民币,不到一年时间投资收益6.6倍。
(3)贱卖兴业银行。2006年,香港恒生银行、新加坡新政泰达和国际金融公司共出资27亿,以每股2.7元的价格购入兴业银行10亿股,上市后,股价达到37元多,三家外资公司净赚370亿。根据2007年2月12日《参考消息》报道,以后每年都有300%以上回报。该银行上市募集资金共159.95亿,等于全部送给了三家外资公司。该银行国内发行价格每股15.98(元),吸引的网上网下申购资金高达11610亿。
(4)贱卖深圳发展银行。美国新桥投资集团以每股3.5元购买深圳发展银行3.48亿股,目前股价已达35.8元,投资增值10倍,按照深发展20亿多股计算,新桥用12.18亿获得了700多亿。根据新桥目前的做法,很快将达到1000亿元。而新桥集团本身就是庄家,根本不是银行,如何能改善我国银行治理结构?况且整个银行都被美国人拿走了,即便改善对我国又有什么意义?
(5)贱卖华夏银行。德意志银行和萨尔?奥彭海姆银行联合组成的财团将出资26亿元人民币,购入华夏银行约5.872亿股份,占华夏银行总股数的14%。每股价格4.5元,现在近14元,净赚56亿多人民币。目前已被德国银行控股,500亿落入对方手中。目前德国人对华夏已形成了联合控股,该银行名义上还是中国(的)银行,实际已成为外资控股银行。
(6)贱卖中国交通银行。汇丰银行(汇丰)持股交行19.9%的股权,出资144.61亿元购买91.15亿股,每股为1.86元。交行2006年5月在香港上市,现在市价超过10港元,净赚近800多亿,2007年国内A股发行上市又赚取500多亿,合计将近1400亿,10倍回报。
(7)贱卖中国建设银行。上市前,美国银行和淡马锡公司分别斥资25亿美元和14.6亿美元购买建行9%和5.1%的股权,每股定价0.94元港币。发行价格2.35元港币,最高市价5.35元港币。按照目前建行共有2247亿股计算,2家净赚1300多亿港币。
(8)贱卖浦东发展银行。花旗集团出资6700万美元收购浦发行4.62%的股份,超过1.8亿股,每股约2.96元,并且协议规定日后花旗集团有权收购19.9%的股份,目前浦发行股价超过38元,花旗净赚62亿元。目前花旗尚未行权,一旦行权将赚取62亿的数倍。
(9)贱卖民生银行。2004年,淡马锡控股旗下的亚洲金融公司以1.1亿美元(约8亿人民币)的价格收购民生银行2.36亿股股份,占民生银行总股份的4.55%,约3.72元,目前该股已达12元多,加上两年送配,市值已达50亿元,净赚约40亿。

上述交易低价转让外资净赚约9200多亿,加上广发行,损失超过1万亿人民币,其中绝大部分是2006年一年转让的损失,再加上已经全部完成合资的等待上市的几十家地方银行,未来损失将越来越惊人。

(10)打着与WTO世贸伙伴合作的幌子,将国家最好的银行广东发展白白送给美国花旗银行。2006年美国花旗银行以联合收购的名义,自己出资不过60亿,就控制了拥有3558亿元总资产、27家分行、502家网点,与世界83个国家和地区917家银行具有代理行关系,连续多年位列全球银行500强的广东发展银行。并且,被江泽民授意:中国移动、国家电网和中国信托还各搭进去60亿,共180亿。

人家用60亿买,我们把银行给了人家,还要再搭进去180亿,这是WTO的市场经济吗?不,已经完全超越了市场交换的范畴。是江泽民集团随意祸害国家经济犯罪的继续。

(11)贱卖渤海银行及地方银行银行股份。2005年挂牌成立的我国第一家股份制银行——渤海银行宣布,渣打银行以1.23亿美元购入即将成立的渤海银行19.9%的股份,成为其第二大股东。除了参股渤海银行之外,渣打银行参股光大银行有望在今年年底前完成。目前,外资银行在华进入了加速发展期,中国全部银行无一例外地已被18家外资银行参股或控制。
(12)贱卖中国平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份。平安是中国第一家股份制保险公司,也是第一家引进外资的保险公司,汇丰集团是平安最大外资股东,汇丰是2002年投资6亿美元,50亿人民币投资平安;平安集团04年6月24日在香港成功上市,发行价11.88港元,目前已上升到40元港币。今年2月又募集A股资金388亿。截至2006年6月30日,集团总资产为人民币3,587.18亿元,权益总额为人民币381.04亿元。目前,公司市值近2000亿港币,A股5500亿人民币。

(13)贱卖新华人寿股份。苏黎世保险持有新华人寿22800万股,每股5.25元,持股比例为19%,已成为新华人寿的最大单一股东。但实际上,目前新华人寿的实际控制者是东方集团,由于东方实业和东方集团分别持有新华人寿5%和8.02%的股权,再加上东方集团持有新华人寿其他股东的股权,东方集团直接或间接持有新华人寿的股权肯定超过20%。(据说,苏黎世通过中国公司暗中控股已超过56%,投资34亿,市值至少600亿。)

左大培教授说:“我在写《中国银行已成为外资超级提款机》一文时,曾专门调查统计过这些资料,在统计过程中忍不住流泪了,我们的国家并没有发生战争,更没有战败要进行赔款,可是上述损失如同战败赔款那样让人痛心。上述廉价卖给外资的银行股,无一不是远远低于市场价格,最低的如兴业银行甚至不到市场价格的十分之一。仅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交通银行四家损失就超过7500亿元,仅2006年一年银行股贱卖损失就超过6千亿元,整个银行金融领域能统计到的损失超过万亿。占2006年中国GDP近5%(2006年中国的GDP将近22万亿元人民币),而中国的全部医疗保健开支也不过占中国GDP的6%。也就是说,光2006年一年由‘银行产权改革’而损失给外国人的财产,就差不多够让全体中国人民免费享受一年的医疗保健了。”

为给张宏良教授的观点提供支持,左大培教授撰文指出:经济学和金融学的常识是,决定股票价格的基本因素是股票对应的未来利润分红的资本化,其计算方法是:由基本因素决定的股票价格,大体等于该股票的利润分红除以无风险资产的利息率。按照这样的基本因素计算,左大培教授进一步指出:援引以上数据和美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可以计算出,在13个国有金融机构的“出售”中,总共有11个银行的10-20%的股权被以约1300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出售”给了外资企,其中个别银行被“出售”给外资企业的股权份额还可能超过了20%。根据年度前三季度经营情况推算,2007年中国14家上市银行的利润应当接近3千亿元人民币。如果按外资占股10%的比例算,外资从中国各上市银行每年的3千亿元利润中可分得利润3百亿元,与外资购买这些股权的售价1300亿元相比,利润率约为23%,按照5%的正常利息率计算,这300亿元红利所对应的按基本因素计算的股价应为6千亿元;而如果按外资占股20%的比例算,外资从中国各上市银行每年的3千亿元利润中可分得利润6百亿元,与外资购买这些股权的售价1300亿元相比,利润率约为46%,按照5%的正常利息率计算,这6百亿元红利所对应的按基本因素计算的股价应为1万2千亿元人民币。

这种科学而简单的计算方法告诉我们:江泽民集团出卖国有银行股权的售价低到不着边际,等于是将中国各大银行的一大部分利润无偿地奉送给了外资,造成了中国人民财产和收入实实在在的巨大损失。

左教授还揭露说,按照中国现行的公司法,外资“购买”中国银行股权的资金只能算作被它们“收购”的银行的财产。这样以来,江泽民集团向外资“出售”的银行,就不会给中国带来财务上的好处,换言之,向外资“出售”银行,中国政府的财政一分钱收入都没有增加。

3、制造加入WTO的党文化歪理邪说。

之一,关于“引进外国战略投资者”是为了换得一个好机制说。

操控这场“银行改革”的江泽民集团官员辩护说:“引进外国战略投资者”,“就是为了换得一个好机制”。

什么好机制?说到底,江泽民就是在为消灭民族经济,毁掉“公有制”,抹去家族犯罪,而出卖国家银行股本。是在犯罪。

之二,“引进WTO外国战略投资伙伴”是为解决国有银行资金不足说。

如果中国的这些银行真在资金的运营上面临着什么国内无法解决的困难,那么向外资出售一部分股权可能也是一种无奈举。可是中国经济和中国金融的实际情况却恰恰与此相反。

就国内来说,中国的银行现在流动性过剩、资产过剩,银行的资产和负债相对于名义GDP都过高,造成了直接的通货膨胀压力,并且使股票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等金融市场高度不稳定,需要减少整个银行系统的资产和负债。在这种情况下通过“吸引外资”来增加银行系统的负债和资产,是一种典型的倒行逆施的行为,只会增加流动性的过剩,加剧通货膨胀和金融资产价格不稳定的压力。

总之,中国银行业根本就不需要外资“购买”。就目前的对外经济关系来说,中国的外汇储备已造成了使中国的整个银行系统流动性过剩的巨大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将国有银行股权转让给外资大金融机构,就进一步增加了外汇储备,加剧了流动性过剩、通货膨胀压力增大的宏观经济困难。

说穿了,江泽民集团忽悠“引进WTO外国战略投资伙伴”是为解决国有银行资金不足说,就是个卖国的借口。

向外资企贿卖国家银行股本是江泽民集团的一石二鸟:第一,用超低廉价格向世贸伙伴行贿,甚至将国家最好的银行广东发展白白送给美国花旗银行,还要外搭送180个亿,江泽民绝不是在作生意,而是用国家银行股本贿赂这些WTO成员国国家的外资企,目地,让WTO与江泽民集团一起享用抢劫中国人民的财物,同时,堵住外国人的嘴,让世界在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中国大陆经济的刑事犯罪面前,装聋哑。第二,为家族抢国企抹罪,消灭民族经济。据左教授撰文透露:替江泽民支阴招出卖国家银行股本的专家团队就是中共的国家体改委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官员,江泽民曾经向这些学者型官员求招:怎样才能将国有企业彻底改革掉?这些官员(以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任高尚全为代表)公开为江泽民谋划毁掉公有制经济的改革战略,他们告诉江泽民:要想改革掉国有企业,先要改革国有银行;只要将国有银行都改革掉之后,国有企业就失去了生存下去的依靠,就没法再不被改革掉。

那么,怎样才能将国有银行改革掉呢?被江泽民御封的学者型官员告诉江泽民:按照西欧大多数国家的定义,将国有企业转变为股份公司并且向私人出售其股票,就是将该企业私有化。于是,江泽民策动了中共对各大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造”。

我们知道:中共对各大国有银行的“股份制改造”就是不折不扣的私有化,因为它将国有银行变成了股份公司并向私人出售股权。

江泽民集团操纵的银行“股份制改造”尽管进行得十分合乎股份企业股票上市的程序:但却掩盖不了江泽民为消灭“公有制”、毁掉民族经济,私化银行犯下的滔天大罪。

之三,西方民主国家是敌对势力说。

中共天天忽悠老百姓骂西方民主国家是敌对势力,它自己却为什么一边骂、一边作西方孙子?

一直以来,中共为让西方民主国家承认它的不法政权,始终就是拿着中国和中国人民等于中共说事,只要西方反对它独裁、侵犯人权、搞暴政,让它下台,它就说西方伤害了中国国家利益、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其实,中共从建政至今,凡诅咒辱骂抵毁的西方国家,都是反对它独裁的。它煽动人民反对这些国家,恰恰是怕人民了然这些国家制度的好,反对它。骨子里,它就是西方国家的奴才。

3、江泽民集团祸害银行给国家民族人民带来的灾难

抛开银行被掏空不论。但看内乱便知怎么完蛋。

(1)银行坏帐,积重难返。2015年10月15日,法国里昂证券(cLsA)最新研究结果显示:中国银行坏帐率高达8.1%,为官方公布1.5%的6倍。照这个数字计算,中国银行业存在7.5万亿人民币的基金缺口,占中国2014年CDP的11.7%。

据大纪元2016年2月25日报导,以2007年做空美国次贷市场闻名的美国对冲基金经理巴斯(KyIeBass)分析认为,今天中国大陆的银行体系,不良贷款的损失可能高出美国银行在2008年信贷危机期间所受损失的四倍多。

(2)习近平打虎,银行系统不惧;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如,为应对当局打击影子融资的行动,银行敢人为地用故意作帐的手法增加应收款账户的活动,造成习近平打击无力。据德国商业银行估计,这个做法可能导致银行业在五年内发生一万亿人民币(即1530亿美元)的损失。

(3)银行资金流出严重。据陆媒2014年9月20日报,在最近的20个交易日内,大陆16家上市银行共流出资金58亿;同年11月4日又报:三季度末,16家上市银行存款余额环比二季度减少约1.52万亿人民币。存款大量流失,表明银行没落。

(4)银行储蓄管理混乱,触目惊心。据大陆媒体报导,去年底,四川南充母萍女士接到手机短信提示有钱进账,经查有4.96亿巨款进账,来源不明。今年1月,安徽滁州李林先生发现自己账户多进500万,当叫伙伴围观时,发现又进账80亿,他将其中10亿从自已银行账户转至储蓄账户,并将1元转至支付宝。证明80亿是真的,但来源不明。

(5)银行官员贪腐成风。2011年12月28日,中国农业银行江阴要塞支行行行长孙峰,利用职权,通过非法集资掌握大量客户钱财,借泰国旅游出逃,孙峰贪污赃款近2亿人民币。兴业银行员工苏瑜于2011年7月2日被抓,苏涉嫌通过银行“过桥贷款”,骗取北海多位富商资金总额超过10亿。

今天大陆银行,己经丧失了正常国家银行应遵循的金融经济规律。被江泽民集团祸害的恶性循环。

(四)WTO不能接受中共加入 中共不是中国

中共要求WTO成员国按照“日落条款”,考虑中共入世15年己全部履行了世贸成员应履行承诺的责任和义务,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

笔者认为: WTO世贸组织不能给中共市场经济地位。因为中共不是中国。尽管事至今日中共还拿着中国说事,中共也代表不了13亿人民为主体的中国。中共主张的市场经济地位不是给13亿中国人民要的,而是独裁者自己。

从江泽民主政以来,中共从未搞过市场经济。今天被中共用来在WTO作生意的财富,都是中国人民自1949年从来辛辛苦苦创造的、被中共用刑事犯罪手段抢去党有、私有的。试问:一个独裁政党把整个国家(属于人民共有的)财富抢归自己,然后,拿着这些财富去WTO作生意,并且,在这个基准上希望WTO成员国承认它搞的这套犯罪的东西是市场经济,有这样的理吗?!休说它的经济实力世界第二,即便是第一,也不是市场经济。是强盗行径,犯罪所得。

今天中国的问题,决不是中共能不能成为WTO成员国的问题,而是世界都需要向抢了13亿中国人民财富归党员干部私有的中共问罪。向中共独裁说不,是中国问题的当务之急。

责任编辑:李沐恩

 

评论
2017-05-29 11: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