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何清涟:北京为何要限制蚂蚁搬家式换汇?

人气: 246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5日讯】据中国媒体报导,从7月1日开始,中国政府将推出反洗钱新规,每天跨境转账逾万美元须报审。一个月前,媒体曾报导中国外汇储备略有回升、外汇管制将有所放松所带来的短暂欢欣,立刻消失了。

新规针对“蚂蚁搬家式”外汇流出

据《21世纪经济》报导,2016年底,中国央行发布的《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将于7月1日起实施。新规规定,凡当日单笔或累计交易超过人民币5万元以上、外币等值1万美元以上的现金缴存、现金支取、现金结售汇、现钞兑换、现金汇款、现金票据解付及其它形式的现金收支,金融机构都要送交大额交易报告。

此举的目的当然是加强管制向境外汇款,但重点是调整民众每日领取现金的大额现金交易报告标准,对那些采用“蚂蚁搬家”方式将资本转移到海外的个人特别不利。报导称,据一位外资银行界人士透露,银行内部规定:若境内个人每月向境外转账额度超过1万美元,需向银行出示具体的消费证明,否则银行可能会关闭个人账户,并将相关资讯汇报给国家外汇管理局。

原来规定的企业账户境内和跨境的大额转账交易额度,即超过人民币200万元或等值20万美元外币需向相关部门报备的规定仍然有效。

据估计,新规对投资移民冲击很大。现在的移民费用含申请费约58万美元,在个人每年5万美元汇额限制下,找到12个人协助办理汇款即可;但从7月1日开始,1万美元就需送缴大额跨境汇款报告,届时可能就要找到58人协助办理汇款,才比较保险。

对那些想移民海外的中产家庭来说,这不是好消息。

放松外流的是人民币不是美元

其实,4月份那场所谓“放松外汇管制”的消息本来就是场误会。

4月中旬,《南华早报》报导称,近日中国已放宽人民币资本外流管制,银行可以自由处理对外人民币支付,以及企业和个人客户的汇款要求。4月19日,路透社消息称,中国央行适度放松跨境资金流动性管理,明确银行可不再严格执行跨境人民币结算收付1:1的限制。短期内中国跨境资本流动形势有望持续改善,监管层对汇率弹性的容忍度有所上升。

有人可能只注意到“放松资本外流”与“跨境资金流动性管理”,忽视了“人民币”这个定语,将对人民币汇出限制的放松当作了对美元汇出的放松。其实,这些消息说的是人民币离境放松。人民币离境之后,可以在香港或其它离岸中心兑换为美元等硬通货。

这里需要解释中国当局为何管制人民币外流。2016年,人民币贬值预期强烈,前10个月跨境人民币收入3.1万亿元、支出5.1万亿元,净流出人民币2万亿。收支平衡面临巨大压力,外汇管理局只好紧急应对,严格管制资金流出,境外直接投资全面暂停,包括央企在境外的投资也暂停,一带一路战略推进中断。经过政府强力管制,2017年以来,中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明显缓解。今年2月13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表示,不会重回资本管制的老路,“打开的窗户不会再关上”。

3月10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跨境对外直接投资有跟风、过热、盲目的现象,导致交易量增长较快,比如投向体育、娱乐、俱乐部行业的对外投资,对国家没有好处,所以我们要进行政策指导。总体上继续支持鼓励企业走出去,发展有助于研发、行业进步的对外投资。这一点没有变化。

周小川发表这番话后,王健林在海外投资娱乐业的项目受阻,但投资界对周小川的话还是做了比较乐观的解读,认为资本管制是暂时的。直到今年5月4日周小川在《中国金融》杂志官方微信刊登了一篇署名文章,宣布说:长期来看,一带一路投融资合作不是单向的资金支持,需要各方共商共建,构建共同付出、共担风险、共享收益的利益共同体,同时还必须借助市场力量,以市场化融资为主,积极发挥人民币的本币作用。以撬动更多的当地储蓄和国际资本,形成正反馈。业内才明白今后中国的资本国际流动,不受限制的主要是人民币。

“一带一路”北京峰会为何高开低走?

中国政府口袋里钱少了,至少有两个例证:

一是对外投资数据显示:安永中国海外投资业务部全球主管公布说,今年1月,中国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约77.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下降35.7%,比2016年12月降低4.6%。这个下滑速度不可谓不大。

二是“一带一路”北京峰会的高开低走。

这次西方“七强”国家当中,仅有意大利政府的首脑与会。参会的欧盟国家代表,包括法国、德国、英国、希腊以及葡萄牙等国拒绝在北京峰会的共同声明上签字,理由是公告没有重点强调欧盟所关注的公共市场透明度、社会保障以及环境保护等条款。

过去一直与中国同列为“金砖国家”的印度与巴西也未赞襄此会。印度作为亚投行第二大股东,其总理莫迪拒绝到会。在2015年签署成为亚投行创始成员国时,巴西最初承诺认购近32,000股股本,出资逾30亿美元。但却于会前一个多月通知亚投行,该国将认购50股股本,只有原来认购份额的640分之一。

原因是什么?一位印度高级官员说到本质:“一带一路”的所谓全球影响力,靠的不是制度吸引力,而是钱包吸引力,因此,中国准备实际上拿多少钱出来,是领导力大小的关键。

但是,从“一带一路”提出至今已逾三年,中国的外汇钱袋发生了很大变化:三年前提出这一计划时,中国“钱多”;在推行过程中,中国却变得“钱少”。“钱多”时节,中国政府低估了资本外逃的巨大潜力;当外汇储备减少了四分之一后,政府看紧了“钱包”,再也舍不得“掏银子”了。北京峰会前夕,这话说白了就是:一、今后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出资方不只有中国,还得有接受投资国的企业或者机构出资,风险共担;二、中国投资将以人民币为主,不再大撒美元了——既然影响力来源于钱,钱少了,影响力也就大大降低了。

那么,“一带一路”计划自三年多以前提出,至今为止,到底获得了多大成功?有哪些核心项目已经在建?合作国家和地区有哪些共同之处?

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过去3年多来与“一带一路”沾点边的工程项目一共只完成5个:在沙特建一座炼油厂、在孟加拉修一座桥、在巴基斯坦改造一段公路、在土耳其收购一座码头、在中国境内修了一条天然气管道,以及另外6个在建项目。这11个项目的共同特点是,4个是为了中国进口石油或天然气,与中国的直接利益有关;7个是为所在国建设改造基础设施,但所有项目由中国的大型国企施工,援助资金通过施工和原材料而回收。即便利用欧亚大陆各国现有铁路系统开通国际货运列车,也算是“一带一路”的成绩,但这不需要中国援助,而是靠各国铁路公司帮忙。

根据中国商务部的数据,2016年中国对“一带一路倡议”涵盖国家的直接投资下跌了2%,2017年迄今更继续下滑了18%。中国去年对53个“一带一路”国家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为145亿美元,只占中国对外投资的9%。

总之,中国的对外影响力与外汇钱袋是否饱满有关,如今,为了这只钱袋不迅速瘪下去,控制民众蚂蚁搬家式的换汇就成了当局行将施行的政策。#

--转自美国之音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5-25 10:0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