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仙宗(2)依依似君子――刘禹锡

作者:皇甫容
font print 人气: 1561
【字号】    
   标签: tags: , ,

牡丹真国色”、“依依似君子”出自大唐诗人刘禹锡(772年-842年)的诗,虽然这两句一个咏牡丹,一个咏青竹;一个象征繁华富丽,一个象征守节清虚,二者看似风牛马不相及,却在诗人的一生中,竟也相得益彰。

牡丹真国色”出自刘禹锡的诗《赏牡丹》,全诗曰: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人有人品,花有花格。虽然这首诗并未对牡丹花王做过多描述,只一句“花开时节动京城”,几个微言大义的字眼就描述出牡丹盛开轰动长安的盛况,七个字符囊括了一个时代,一个时节的风貌民情。

诗人言道,芍药花开虽然妖娆但是缺少格调,芙蕖盛开却又太过淡雅,缺少溶于世俗的兴致。惟有那繁华富丽的牡丹,才能彰显大唐盛世的璀璨国色。所以,“唯有牡丹真国色”才能道出诗人心中的无限赞叹。

刘禹锡像(公有领域)

唐朝子民酷爱富丽雍华的牡丹,在现存很多的唐朝绘画雕塑中,大唐宫廷侍女、贵族夫人都很喜欢头戴艳丽的牡丹。牡丹被誉为国色天香,百花之王,是当时大唐子民的最爱。

每到牡丹盛开的时节,唐人欣赏牡丹,成为民俗的一道亮丽风景。当时京城长安的慈恩寺、荐福寺(即小雁塔)均是人们观赏牡丹的胜地。每年谷雨前后,百花争奇斗艳,竞相绽放,尤为雍华。唐人说:“京城贵游,尚牡丹三十余年矣。每春暮,车马若狂,已不耽玩为耻。”(李肇《唐国史补》卷中)

白居易在《买花》诗中写道:

“帝城春欲暮,喧喧车马度。

共道牡丹时,相随买花去。”

又云“家家习为俗,人人迷不悟。”在牡丹盛开的时节,唐人的车马也跟着喧哗狂热起来,人们争相购买牡丹花移种在庭院,家家都是以此为习俗,人人乐此不疲。

大唐这座盛世王朝和佛道两家的信仰文化结下深缘。在太原一带,7岁以上的童子日常都念佛号,当时念佛之声盈满道路。大唐子民敬道崇佛,贞观十九年,玄奘西游取经东归大唐,数十万的子民摩肩接踵,涌满长安,迎接玄奘归来。玄奘圆寂时,大唐京畿五百里内为其送葬的子民达上百万人。

咸通十四年(873年),唐懿宗下诏朝臣前往法门寺迎接佛指舍利。当佛指舍利到达长安时,绵延数十里的街道涌满百姓,长安城内布满丝绸扎饰的彩楼,当时佛曰沸天,旌旗飘扬以致蔽日。这些盛况都足以印证大唐百姓对佛门的崇敬。(引自《大唐三藏大遍觉法师塔铭并序》)

亦或许,大唐缘结佛国,将佛国世界的富丽堂皇,雍华高洁传于人世。而独自清修的素雅,终是无法满足大千世界的芸芸黎庶,只有隐于世间的大隐之士,他们以自身富丽高洁的精神风采,引领世俗的芸芸风貌,成为影响满城人文的主流格调。

清 王翚《万竿烟雨》,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依依似君子”则是出自《庭竹》,诗曰:

“露涤铅粉节,风摇青玉枝。

依依似君子,无地不相宜。”

一院青竹在寒冷的风中,依然不改它的翠绿劲节。无论面临什么样的境遇,或挫折坎坷,或丽日阳光,青竹都能以守节的虚心,影响所处的环境。这遒劲的本色,也像诗人的履历,虽然屡遭贬官,心中志向无法腾达,但他的心境像这青竹一般,扎根在一方土地,力向苍穹保持生机,因为那是他生命的本色、来源的地方。

刘禹锡的爱妻早年丧亡,他又接连贬官的命运,仕途的坎坷交织着生活的艰辛,似乎又将天外之音弹奏得格外清越深沉。

这条坎坷的仕途之路,或许就是他探索归真的必经之路。刘禹锡的刚直,以及诗文的清雅,也都和他的修为及信仰有关。他曾说:“梵言沙门,犹华言去欲也。能离欲,则方寸地虚。虚而万景入,入必有所泄,乃形乎词。词妙而深者,必依于声律。故自近古而降,释子以诗闻于世者相踵焉。因定而得境,故翛然以清;由慧而遣词,故粹然以丽。”

佛门讲究“戒、定、慧”,当人能戒去各种各样的妄念时,就能保持心境的清虚淡泊,所以先贤说:“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刘禹锡认为去除欲念,能使方寸之心清宁,能使人饱览人神合一时的美景,这些景致经过智慧的洗练,字符会像珠玑一样逐一嵌在诗篇上,因此诗作清丽洒逸,读起来朗朗上口,清脆悦耳。

清 余省《清明三候柳花》,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公有领域)

当他历经人生风雨,伴随他的还有另一种心境,对遭逢的时节不再放在心上,他以翻飞的柳花表述自己的心声。

他的诗作《柳花词三首》之一云:

“开从绿条上,散逐香风远。故取花落时,悠扬占春晚。

轻飞不假风,轻落不委地。撩乱舞睛空,发人无限思。

晴天黯黯雪,来送青春莫。无意似多情,千家万家去。”

这首托物言志的诗篇,描写出柳花在百花盛开的时节,虽然无意争春,却能在花落时分,伴随着春天的旋律悠扬的绽放,悠扬地占满春日的景色。她无意和这大千世界百花争宠,也不依靠风的力量,却能悠扬飞舞在空中。无意的心境,看似薄情寡意,却是满肠衷情,在百花凋谢的晚春时节,自由自在地进出千家万户,引领人们无限的遐思。

了解诗人的宦海沉浮,品读诗的字里行间流露的心声,再来回味“牡丹真国色”、“依依似君子”,诗人清正守节的现实人生和他繁华富丽的精神世界浑然一体,相互辉映。@*#

责任编辑:谢秀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刘禹锡(公元772─842),字梦得,是与白居易同时的唐朝大诗人和文学家。他的诗通俗清新,精炼含蓄,善用比兴手法,多有弦外之音。他以《竹枝词》、《杨柳枝词》和《浪淘沙》为名的三组组诗,富有民歌特色,是唐诗中别开生面之作。他的《乌衣巷》、《石头城》和《柳枝词》是传世的精品,对后世的诗人和词人很有影响。
    刘禹锡一生生活不幸、仕途坎坷。他结婚九年后便丧妻,对他感情上的打击很大。[1]因参加王叔文集团反对宦官和藩镇割据势力,于公元805年从监查御史贬为朗州司马;十年后返京,再出为连州刺史;六年后转夔州刺史;三年后转和州刺史;两年后罢官还京,公元831年出苏州刺史;835年转同州刺史;一年后升为太子宾客,六年后去世。
  • 牡丹原产于我国西北高原和华北一带。在植物学上有人把它归属于“毛茛科”,也有人把它独立为“牡丹科”。是一种落叶性的灌木,茎高1-2公尺,多分枝而粗壮。叶片大形,互生,为1-2回的羽状复叶,小叶阔卵形,三裂,表面淡绿色,背面则带白色。
  • 现代的人常常说皮肤黜黑而又冶艳的“黑里俏”女人为黑牡丹。其实,牡丹是没有真正黑色的。只有深紫,也就是所谓的“墨紫”色而已。
  • 众所周知刘禹锡是唐代中期杰出的文学家、哲学家,但他还是一位通晓医药的大师,这恐怕知道的人就不多了。
  • 只能在台湾高海拔杉林溪看到的牡丹花,竟在低海拔的阳明山奇迹般开花,让园艺界人士啧啧称奇,台北市花卉试验中心引进日本二十种牡丹,在3月25日绽放第一朵紫色的牡丹花,目前陆续有四个品种绽放,宛如巴掌大的花朵,引人瞠目惊艳。
  • 杉林溪牡丹花季在阵阵锣声中开幕,来自全国各地喜好牡丹的雅客,纷纷拿起相机,记录牡丹花独有的富贵气息!来自屏东东港的洪明渊表示,每年3、4月都会跟同好结伴到杉林溪赏牡丹,在美好的大自然环境下,欣赏杉林溪用心栽培的几十种颜色各异的牡丹,真是心旷神怡!
  • 农民招呼过路人说:“是喽!我一辈子种地,快要老死在这上面了,可是到如今也不懂得怎样锄地,你不妨过来做个样子,让我学学,好吗?”
  • 刘禹锡是洛阳人,出身于一个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第。刘禹锡耳濡目染,加上天资聪颖,敏而好学,从小就才学过人,气度非凡。是与白居易同时代的唐代著名大诗人和文学家。
  • 文学家刘禹锡感怀 前度刘朗今独来
  •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而古人却能以君子之交,因志同道合而相忘江湖,因相忘江湖而与道长存,因与道长存而简淡如水——这又是怎样令人艳慕的一份高韵与远致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