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让人沦为廉价奴工的苏共经济暴政(三)

苏联古拉格集中营囚徒 (美国之音)
苏联古拉格集中营的囚徒 (美国之音)
人气: 3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6日讯】在中共的话语系统中,共产党称1949年以前的中国是“万恶的旧社会”。而这个所谓的“旧社会”,曾经出现过国民生产总值占全球80%,从摇篮到坟墓福利完善的大宋朝;出现过疆域辽阔,力促中华文化西传的大元帝国;出现过从工艺水平到传统文化都是最高顶峰的大唐王朝;出现过垂衣裳而天下治的人文初祖黄帝;也出现过汉武雄风打通丝绸之路的大汉王朝……

五千年的辉煌成就,从卓越的科技、精美的工艺器具,到正统的神传文化;从璀璨磅礴的宫廷乐舞,到浩瀚纷繁的经典子集;从包容开放的治政思想,到社会福利俱全的先进体制……每一个王朝的辉煌都足以让炎黄子孙引以为荣,信以为傲。

当然,笔者并不否认,在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出现的兵征乱世,也只不过是骇浪惊涛掀起的波澜,不足为奇。

然而中华的人文辉煌,在近百年的共产红祸中,被无神论当作“破四旧”、封建迷信全然砸烂、摧毁和践踏。在历史上,华夏子孙曾经信心无比,自信的顶天立地中土,笑迎万国来朝。身为炎黄子孙,无论我们的人文价值,还是生命、道德价值,从未低廉过。而在近百年来,共产党窃取政权后,中原大地华夏子孙的命运便急转直下,无论我们的文化价值,还是生命价值,都被共产奴化得极端廉价。

人世有代谢,山水有轮回,百年共产主义以谎言、恐怖和屠杀建起的巴比伦塔,随着神传文化的复兴,如今正在轰然倒塌。

本篇将以斯大林时代,苏共的暴政之一“工业、农业集体化”导致的种种乱象,还原共产主义奴化、杀戮平民百姓的历史伤痕,以反思当今仍然存在于中共体制下的奴工现象,为何国人的生命和价值会被折磨的如此低廉?

************************
(接上文《恐怖经济暴政 农民破产成为无产阶层》)

苏共以恐怖维稳 制造特色刑事犯罪

历史学博士奥列格‧赫列夫纽克( Олег Хлевнюк)说,斯大林为加速国家工业化,强制农民加入集体化农庄,把国家推入内战的状态。

苏共暴力夺粮引发农民抗暴

饱受饥饿的大众为了抗议共产党暴力夺粮,因此全国开始了大规模抗议活动。1929年,全国发生了1300次抗议活动,每天平均4次。据统计,1930年1月,就有12万5千农民参加抗议活动,2月份增至22万人,3月份爆增至80万左右。

据1930年“格帕乌”总局审理农民抗暴案件,结果就枪决了20多万人。苏共政治局为了保住政权,只有靠恐怖政策。在镇压农民抗暴活动中,国安机构动员了大量的契卡成员参与镇压行动。

在镇压农民抗暴活动中,斯大林下死令不准红军参与镇压,是因红军本身就是来自农民阶层,他惧怕这些红军会倒戈枪口,反过来对付苏共当局。由于抗暴规模巨大,斯大林和他的心腹产生了大清洗的想法,以便铲除所有对他不忠的人,哪怕只是思想上对他不忠,也都在大清洗之列。

为了使农民没有离开农村的可能,1932年政治局组建了一个以“格帕乌” 总局副局长弗谢沃洛德‧巴利茨基(Всеволодом Балицким)为首的委员会。为了把莫斯科、列宁格勒以及其它大城市中存在的多余人口清除出去,把那些隐藏在城里的富农、刑事犯等反社会分子清除出去,委员会筹建公民证制度。

1933年4月28日,苏共委员会颁布的一项有关发放公民证的决议中,明文禁止向常住乡村的俄国公民发放公民证。于是,没有公民证的人就被工农民警局赶出了莫斯科和列宁格勒。

大饥荒年代,百姓一面遭受大饥荒,还要时刻面临着苛暴的刑法。大饥荒爆发后,吃人事件也随之产生。奥列格‧赫列夫纽克指出,当时的工业形势也和农业的情况类似。现有的企业得不到原料和设备,投入资金后也无法完成计划下的经济,金融系统陷于瘫痪,政府抬高物价,强行发放债券、大量印刷纸币。由于物资匮乏,就实行食品配给制。1932-1933年间的大饥荒带走了400-500万条人命。

苏共特色的刑事罪名

斯大林授意缅任斯基:强制农民交出粮食,把富农搞破产。据1930年初,苏共增定的法律条款:如果农民宰杀自己的牲畜就要坐牢;完不成播种计划,搞投机倒把或隐藏粮食都要坐牢。1931年又增加了一条刑法“破坏拖拉机罪”,如果农民不小心弄坏了拖拉机,就得背负刑事责任,进监狱。这些刑事处罚的主要对象是富农。剥削完了富农,还是完不成经济指标,苏共地方当局就去剥削中农,结果也导致中农破产。

如果农民不能完成交粮任务,那只有自己挨饿。被逼得无吃无喝、走投无路百姓,因偷了一点粮食,就会被判重罪。1932年8月,苏共颁布了一道臭名昭彰的法令,规定凡是盗窃或破坏社会主义财产者,处以死刑或十年苦役。该法令适用的范围很广,包括偷几把粮谷。该项法令颁布后,一年的时间中,有十二万五千多的农民被判刑,其中有五千四百名被判死刑。

研究苏联法学史的美国学者彼得‧所罗门(Питер Соломон)说,在斯大林的直接授意下,1932年8月7日通过了一项新增法律条文:窃取国家和公共财产就是死罪。

按照新增刑法,前苏联境内任何一个集体农庄的农民,因为饥饿或者为了喂养小孩,只要偷一点儿粮食,就要坐10年大牢。农村的破产直接引发了1932-933年的大饥荒。为了镇压饥荒的百姓,1932年“格帕乌” 总局根据8月7日通过的刑法,判处了近1000人死刑。1933年上半年,就因此处死了同样多的人。

农村底层的百姓若对苏共有不满,各地党委和国安的地方分支就给他扣上反革命的帽子,若喝醉了酒和苏共的地方官打架斗殴,就会被认为是恐怖活动。法庭审理案件不需要证人,不听律师辩护,也不遵守司法程序。

斯大林不断制造恐惧来维持权力

面对国家的重重危机,苏联政治局不知如何解决。为了转移大众视线, 1929-1931年斯大林再次进行恐怖清党,直接清掉了25万人。

1934年6月8日,苏共将有关叛国的条款列入《国事罪(反革命罪)条例》。根据此条款定义的叛国行为,包括从事间谍活动,泄露军事秘密国家机密,投敌,叛逃国外。所犯叛国者一律枪决。如果军人犯了叛国罪,他的全家都要受到株连,被流放到边远地区5年。苏共党魁仅发布了一个命令,一整套有关镇压的法律不仅全部通过而且开始实施。这条法律产生的效果,就是对任何一位体制内官员的责任,都有追究的可能。如果官员怠慢秘密文件可能会被判刑8到12年;如果不慎丢失机密文件,那对官员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

1934年12月4日,党的部分喉舌报导了一则消息,对于涉嫌参与恐怖活动的案件,苏共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决定,对此类案件要加快审理,不接受有关此类案件的赦免请求书,并且立即处决此类案件的涉嫌人。

此消息发布后,次日苏联各共和国刑法就都作了以下修改:10天内结束对恐怖案件的侦查,审理案件不得旁听,不接受上诉状和赦免请求书,立即执行死刑判决。这条法律一直延用到1956年。

对于处决异己,运用这条法律就非常方便。贝利亚是发动红色恐怖的党内要员之一,也是参与卡挺大屠杀的主要执行者。斯大林死后,他在党内斗争中失势,赫鲁晓夫就是运用这条刑法将贝利亚处决。

1934年11月5日,苏共成立了臭名昭著的“特别会议”小组。成立之初的“特别会议”领导成员有绝对的权力,可以不经审判就把所谓的社会危害者流放5年或送劳教营5年,或把外国公民驱逐出境。从1941年11月17日起,“特别会议”小组的权力再次扩大,可以作出任何判决,包括判处死刑。

战后,这一小组的权限大到可以永久流放刑满释放的人员,也可以把参加民族主义地下活动的人的家庭成员从立陶宛共和国、拉脱维亚共和国、爱沙尼亚共和国和乌克兰西部各州迁往边远地区。

苏联解体后,俄联邦解密了大量的秘密档案,在斯大林大清洗的最恐怖时期,1937年和1938年,苏共逮捕了涉嫌“反苏活动”的嫌犯有近155万人,其中被枪毙的有68万多人,如此平均下来,每天苏共要枪毙一千多人。而侥幸存活的人,绝大多数被关押在集中营、劳改场做苦役。

史学界做过一项统计,沙皇时期,从1825年到1910年这85年中,俄国处决的死囚共有3932人。1941年,纳粹德国侵入苏联时,苏联的集中营中关押著235万犯人,占当时全国人口的1.4% 。苏共靠压榨奴工的劳动成果发展经济。

为何斯大林要这样做? 诺莫夫(Наумов)教授说,虽然他把党内高层的异己都枪决了,但他看到,他做出的决定不能使社会各阶层无条件地接受。斯大林推行的所有决定都是依靠制造恐惧来发挥作用。一旦让这扇大门稍稍露出一条缝,他的制度便会陷入崩溃。所以不断地制造恐惧,以维持他的权力。

***********
回顾斯大林时代的苏共暴政,大清洗的迫害和杀戮伴随着经济暴政——集体农业化、工业化,使苏联百姓在和平时期沦落为极其廉价的工奴和农奴。共产党的话语系统,在以暴力的党性摧毁人性时,无神论的党文化似乎就已注定了共产治下百姓的命运,无法摆脱的奴役和廉价,如影随形。

单从这点来看,截窒共产主义,抛弃马列毛邓江的暴力思想,恢复从古至今流淌在炎黄子孙血脉中的天命观,从塑国人本该拥有的价值和尊严,才能复苏生命先天的高贵和灿烂。(全文完)

参考资料:

1、俄罗斯大型历史纪录片《20世纪俄罗斯历史》第10集“上帝恩典的1913年”(《История России XX века》10 серия《Благословенный 1913 год》),导演尼古莱‧斯米尔诺夫(Nikolay Smirnov)

2、理查德‧波斯,《共产主义实录》(Richard Pipes《Communism:A History》,郭新民译,2005年版,民主中国出版社),引述第64-65页,第67页、第72页

3、列昂尼德‧姆列钦,《克格勃 国家安全部门主席 解密的命运》(Леонид Млечин 《КГБ. Председатели органов госбезопасности. Рассекреченные судьбы.》),所引原文页码为第24-25页、第35-36页

4、R.G.皮克霍亚:《苏联历史纪事,1945年至1991年》(莫斯科,1998 年版), 引述第 48 页

5、拉脱维亚历史记录片《苏联故事》(The Soviet Story),导演埃德文斯‧斯诺尔(Edvins Snore)

6、英文历史记录片《Joseph Stalin Red Terror》,导演杰克‧帕金斯 (Jack Perkins)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7-05-26 3: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