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邢仁涛:习近平知道曾庆红的新政变密令

人气: 505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28日讯】圣人云:“兵争天下,王者治国”。

手握兵马大权的习近平,面对江、曾的政变已是胜券在握,形势早就应该进入公开处理政变主犯的阶段;但能不能做到圣人说的“王者治国”呢?那就要看看共产党什么时候被抛弃掉才敢说这话了。在谈曾庆红的新政变计划之前,需要先说点历史才能说得更明白。

一:纳粹法西斯和共产主义是骗人的邪说,都是挑动群众斗群众、杀群众。

上个世纪,有两个错误的理论肆虐世界,带来了无尽的屠杀和动荡:纳粹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希特勒年轻时曾是社会主义者,但最终却把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为先锋的阶级斗争那一套替换成了:以种族优秀为基础的种族斗争,美其名曰民族社会主义。这两个理论一个是建立在错误的种族优秀的种族学基础上,一个建立在错误的阶级对立的社会学基础上;虽然口号动听,但由于理论基础就错了,自然它们的下场也都以失败告终,因为斗争的本身就是不稳定、不可持久的。

希特勒把犹太人等树立为大众敌人,共产党把地主、资产阶级等树为大众敌人,都是人为的制作敌人、挑动斗争,从中夺权谋利。而毛泽东更深谙了共产党的斗争哲学,发动文革把红卫兵推上了政治舞台,通过红卫兵造反帮助其打倒了政敌:国家主席刘少奇神奇的成了特务、工贼,共产党统治下真是什么妖孽的事都能发生;文革中红卫兵烧杀抢盗无所不为,第一次文革在毁掉中华民族的文化传承的同时也烧掉了中共的信仰基础。

在独裁的共产党体制下,祸国殃民的妖孽层出不穷。

中共六四屠杀学生后,汉奸出身的苏联克格勃特务江泽民居然篡取皇位,这次是真正的特务妖孽般的当上了中共国家主席;当苏联灭亡后各国独立,为了掩盖其苏联特务身份,江泽民就陆续出卖大量国土给苏联各国来换取掩盖身份;而为了打压政敌,也为了掩盖卖国罪行,更处于妒忌心,也一样伪造了一个大众敌人,发动了第二次文革来转移视线:造谣抹黑法轮功并残酷镇压。而这第二次文革搞的大规模活摘器官等罪行又彻底摧毁了中共的统治基础。

其实如果法轮功真像江泽民说的是X教的话,那前国家领导人乔石那群老干部们就不会上书“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调查报告了,而当时的总理温家宝就不会在2005年政府会议上公开要求给法轮功平反了。民众被舆论当傻子欺骗着,但政府高层却不会被骗倒。

一个受欢迎的中华传统修炼功法,就这样在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下被镇压了。客观的说,如果真像CCTV造谣说的是骗钱的,北大的教授们在镇压前就已经不会炼法轮功了,因为电视上说的那些骗术只能骗骗农村的,但骗不了高智商的教授们。法轮功要是没有真东西,在强权的残酷打压下,法轮功不可能到现在依然存在并活跃于世界各国。

其实在镇压初期,海内外包括政府高层很多人都不相信江泽民的鬼话,并且很多自己或家属就在炼法轮功。因此江泽民就找人在天安门拍了个片子美其名曰:天安门自焚,蒙蔽了大众,也一时堵住了政敌的嘴。但当自焚伪案被揭露出这只是在演戏拍电影后,江泽民一看抹黑邪教镇压无效,就摇身一变,又造谣说法轮功是搞政治。其实法轮功在全世界流行,世界各国学炼人数日渐增多,《转法轮》也已被翻译近四十种语言,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早已成为新兴的世界精神运动或称为精神信仰。在这种情况下,也就只有被洗脑的才会相信中共说的法轮功搞政治的谎言。为什么呢?

因为稍微有点历史知识或者有过在国际组织工作经验的人都明白,世界性的组织为了保证其在全世界都能顺利发展,一般都比较忌讳深度参与某国的政治政权,以避免在另外的对立国或者利益竞争国遭遇打压封杀,中立原则对于世界级的组织是很重要的生存原则。世界级的就是世界级的;作为已经是世界性的国际信仰团体,不会因为参与一个地区、国家的政治,而影响了在全世界的发展。在十几年前,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就被评为亚洲最有影响力的人,2009年被评为杰出精神领袖,到了今天,法轮功弘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早已是世界级的精神领袖。所以再造谣说法轮功搞政治,那不过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罢了。

就类似在1999年中共镇压之前的台湾,对于法轮功在台湾的发展是持保守观察态度的:因为担心这气功是中共派出来的统战手段。而当中共镇压法轮功后,台湾才放下心来,法轮功在同文同种的台湾社会迅速得到发展,受欢迎程度类似被镇压前的大陆,各地到处都有炼功点。

当然在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的情况下,人家法轮功学员的揭露被迫害的举动是在情理之中,自己的亲友都被抓、被打、甚至被活摘器官了,喊喊冤还不是应该的吗?这可不是搞政治。

所以说污蔑法轮功搞政治不过是江泽民为了维持镇压的一面之词;否则习近平、李克强上台后怎么敢顶住江派张德江的阻挠强行关闭了劳教所,释放了劳教所里关押的大量法轮功学员呢?因为他们知道法轮功不是搞政治,是个冤案,只是这个冤案已经大到影响中国未来。

二:聂树斌冤案、法轮功冤案与中国政局核心问题

大家知道聂树斌冤案吧,由于是国安部部长许永跃在河北执政时亲笔批示的杀人政绩,所以聂树斌案在已找到杀人真凶的情况下,十年来依然被层层势力阻止翻案平反;因为一旦翻案,其反作用力,就会让许永跃和省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受牵连甚至下台。所以在其权势下,一直阻挡平反聂树斌案。

同样道理,法轮功也是江泽民、曾庆红制造的一起范围更大的冤案,不要说平反,就是仅仅不再镇压法轮功了,其反作用力就能击垮江派;类似文革后清理三种人一样,那些还没有投靠过来的江派铁杆的政治生命就会结束,而习近平阵营就会不战而胜。

三:曾庆红的两个政变密令

这里说这么多,主要是为了铺垫说明曾庆红的新的两个密令。

有消息说被圈起来的曾庆红还是不老实,还在计划着下一场政变,为了给手下打气,他号称中央委员里还有一半是江曾的人马。

他给其中央委员下达了两项密令,一个是要其人马在各自管辖的省、市、各部门中继续维持镇压法轮功,实在镇压不下去,也要维持表面的虚张声势,以壮其人马声势。另一个是要其中央委员在十九大把习近平从总书记位置上选举下来。

表面看曾庆红的这两个密令风马牛不相及,但却紧密相关,实为一个。只是前一个政变的铺垫,后一个是政变的行动。因为法轮功是江曾搞的一个大冤案,而且还大规模活摘器官,所以就成了江派的一个死穴,也就成了中国政局的核心点。其政变是为夺权,而维持镇压也一样是为了维护自己权利。围绕法轮功平反问题自然就成了中国政局的核心问题。

四:公开处理曾庆红的政变的时机已到

对于曾庆红的这次政变计划,其实没有什么悬念就可以解决。习近平不在上海参选,而去贵州参选就在表明已经知道了政变计划。政变属于阴谋,阴谋成功的基础在于隐秘,曝光之后也就成了阳谋,搞阳谋那彼此间拼的就是实力了。看看掌握军权的习近平的实力就明白谁能赢了。

曾庆红虽然号称还掌控著一半中央委员,但到底这一半委员里有多少还是江曾铁杆呢?习近平的几年反腐打压下,江派人马在迅速消减,很多人已明里暗里的投靠新主,剩下很多在骑墙。

而肖建华等金融巨鳄的被抓,使曾庆红失去钱袋子,没有了活动经费,他控制的海内外特务组织运作也就成了问题,目前也就剩下威逼利诱一些中企来榨取钱财维持运作。综合其实力,这次政变的成功可能性极其低。

至于有多少中央委员是骑墙派呢?看看各地、各部门在对待镇压法轮功的态度上就可一窥究竟了,在镇压法轮功问题上,才是一个真正的分辨习近平和江曾人马的标志,那些光喊口号支持习核心而还在搞镇压的人要么是骑墙派,要么就是曾庆红安排的卧底。目前来看,习近平人马已经在稳步控局,虽然表面上中共还在继续镇压,但各地已经不断出现的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也就反映出大势所趋了。中共残酷镇压法轮功十八年来,以前可从来没有出现过法庭宣布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事吧?当然路是一步一步走的。看看历史就知道,文革停止后,是经过了5年才审判了江青四人帮;而第二次文革却搞了个大规模活摘器官,要彻底处理这群疯狂的衣冠禽兽,绝不是空有核心之名就能做到的;习近平花了这么多年时间才彻底拿到了军权,立于不败之地。

目前来看,手握军权的习近平甚至不用按惯例搞军演震慑,只要安排一个团的士兵去到大会堂各个门口站站岗、名为反恐加强守卫,或者把所有会议服务人员替换成便衣士兵,就足以震慑住政变分子,让那些想搞动议投票的委员三思政变失败后的下场了。甚至这个政变消息我们都要来怀疑怀疑是否是真的了,因为彼此的实力已经悬殊。当然事关国运,慎重应对还是必须的;不管是政变、还是恐吓,在抓腐败分子这方面王岐山是很有经验。但这次的政变其实也是因为执政者魄力不够才招来的,因为现在早该公开处理政变者。

面对搞超限战的曾庆红,习近平过去是步步为营的稳步在做。但到了今天,其实过于谨慎反而影响了乘胜追击的势头,本来现在已经到了势如破竹的阶段,却还是和以前那样谨慎运作,虽然战略上注定成为赢家;魄力不够的后果,会使整体代价反而会付出过大。本来已经可以顺势而为形成墙倒众人推的局面了,怎么现在还有曾庆红的再一次阴谋政变呢?

这里也不是说执政者不对,而是曾庆红搞的超限战弄得体制高层太紧张,最后就过于小心谨慎而误判新形势。大家还记得2014年的昆明砍人事件、马航失踪事件,2015年天津大爆炸、大陆股灾吧,这些都是曾庆红他们搞的,对中国人搞起超限战来恐吓习近平们;实在骇人听闻,以至于很多人到现在还不信是江、曾干的,这里仅仅举几个例让大家回忆一下:昆明砍人事件后,第一时间曝光的女凶手躺在医院的照片可以看出是一个受训过的干练军人形象,后来该照片被删除,而后刘云山控制下的CCTV再搞出的一个女维族录像,从身材、身高、耳垂等都可以判断是不同的人了;而马航失踪时,江绵恒控制的手机公司在当地手机基地站同时不工作;2015年新疆无界新闻的王记者则是最早进入天津大爆炸现场的记者之一,而这个无界新闻可就是2016年江派刊登公开信逼习近平辞职的那个网站,简单说这几个点,大家就应该明白背后的凶手是谁了吧。大陆股灾背后的白手套和黑手就更是公开的秘密了。

五:共产党这个包袱背的太沉太累,再背下去,中华民族的复兴就是空谈。

现在出来了一个郭文贵爆料,后天又出来一个令完成爆料,表面看是政敌曾庆红之类的在搞鬼,其实根源还是在中共的罪恶太大,腐败都算是小事,如果不抛弃中共,即使在公开处理曾庆红的政变会消停一段时间,但类似的事情就还会不断出现。

共产主义在全世界依然是被围剿封杀的状态,共产主义那套对正常社会来说就是洪水猛兽。既然共产主义已经是个失败的理论,中国真的没有必要继续顶着共产党的帽子去发展,这不符合国家利益。

而中共对中国犯下太多的罪恶,杀人太多,已经无法解脱,成为政治包袱。执政者再继续背下去,中华民族复兴就只能是一个骗人的口号。用中共手法集权是策略,但却无法用中共体制治国;因为历史已经证明任何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国家都是失败和凄惨的,北朝鲜就是一个最典型的共产党治国标本;而当今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不过是西朝鲜2.0版本罢了,表面看的光鲜,背地里却依然干出大量出卖国土、大规模活摘器官贩卖的惨剧,共产独裁的体制从来如此。所以执政者再在这个体制下搞什么改革都是治标不治本,最后不是被共产党体制吞噬就是再次被打倒成叛徒、特务。

看看历史:中共统治期间出卖了大量国土给周边国家来换取各种利益,借口再动听,还是卖国。不光是江泽民出卖了大量国土,短短几十年中共就出卖了大量国土,东、南、西、北的边疆和海岛都出卖过,光地名都几十个。习近平上台后虽然对国土方面开始强势起来,但中共出卖的国土的实在太多太大,一旦人民知道那一长串的卖国清单,清醒过来的民间反作用力会摧毁掉当今体制内自救的最后机会。

而今天江泽民领着共产党污蔑化法轮功后的大规模活摘器官贩卖,更是一笔滔天血债。虽然这血债表面还在被掩盖着,但其实是掩耳盗铃,你真以为美国、日本等情报部门没有拿到那些活摘器官的铁证吗?2006年当揭露活摘的那个中国记者想在日本媒体报道的时候,日本媒体就已经说了:我们拿到的资料比你的还多还全。举个浅薄的例子,如果有人拿着美国护照给某个当事警察、医生、军官或者610官员说,你如果提供活摘器官的铁证,我就给你全家移民。你猜会有多少610官员会拿着证据去抢这个机会?所以还是不要自欺欺人,尽快抓紧时间清算罪恶吧。

这笔活摘中国人的血债早晚要算,只是早和晚的问题。自古以来,谁干的谁偿还、血债血还这是天理,那么江泽民领着共产党干的这笔血债早晚会被人民清算到江泽民和共产党头上,所以体制内还不尽快抛弃共产党、抓住这自救的最后机会,就难免不会重蹈历史上朝代轮替的覆辙。

如果去掉共产主义,恢复成一个正常国家,中国就自然破除了被全世界围剿封杀的现状,无形中会得到很多国家利益;类似现在的北朝鲜,如果北朝鲜不再是共产独裁,那么其实朝鲜只是一个普通的国家之间的区域问题。

至于有人说共产党很强大,不会垮台。这个人如果不是被洗脑就是利益既得者。实话告诉你,就连曾庆红、薄熙来都曾各自在家族里安排子弟专门研究民主,以便在共产党垮台后,如何通过民主篡权来保住自己的权益。曾庆红的特务多少年前就妄图威逼利诱甚至控制民望很高的个别律师、民主人士为后手了。所以现在还在幻想共产党不会灭亡的人如果不清醒过来退出中共,那就只能被历史无情的淘汰掉了。

六:三民主义救中国是当今“王者治国”之路

习近平、王歧山在筹建国家监察委,这是好事,但希望这个监察委不光是查贪官,也应该监察那些不守宪法、不依法办事的。

说起监察委,倒让我想起国父孙中山先生倡导的五权宪法在实现中的一点遗憾。

由于历史原因:历次的战争和中共搅局,也因为国父孙中山先生早逝,很多人对五权宪法的理解各有不同,几经修改变稿,中华民国在五权宪法的实现上,最终是名为实行五权宪法,但架构上还是多有参照三权分立,弱化了监察院的功能和职权。而国父孙中山先生在分析三权分立的美国政体架构时,就指出立法机构过于强势时,会弱化国家元首的行政权,存在议会专制的可能,这也是过度民主的弊端;所以才结合中国历史实情,把监察弹劾权从议会中独立出来,构架出适合中国的民主架构。(具体大家可参见:孙中山1906年《中国的改造问题》)

当然这里提到中华民国在实现五权宪法上的历史,并不是说中华民国不好,中华民国早已是民主的灯塔,已彻底实现了民主、政党轮替,对于带动整个中华民族走上民主之路是意义非凡。这里只是探讨国父针对中国的治国理念和适合中国的民主架构。中共的喉舌经常拿台湾立法院内的议员争吵等一些不文明的举动来攻击民主,其实这只是个别哗众取宠的议员的个人道德操守问题,只要设立并严格执行议员基本道德操守准则就能解决的表面现象而已,这不是民主的问题,其实这也是弱化监察院的后果之一。

所以说如果这个国家监察委,真能起到五权宪法中监察院的作用的话,那真是可喜可贺;但是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这也是不可能的了;目前王岐山也只能在习近平大力支持下才能强势运作。共产党要统治一切,监察委自然也在其统治下,是没有独立运作的可能。在共产独裁体制下,没有独立的舆论监督,没有言论自由,在没有习近平、王岐山的强势反腐下,监察委注定就会成为反贪局2.0而已,想像一下香港的廉政公署若在共产党统治下会是什么样就知道了。想法再好,在共产党独裁统治下都只能是笑谈。

“王者治国”到底是怎么治国呢?当今中国已在巨变,共产党已是一个众所周知的阻挡发展的绊脚石,但清理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却是一个更加艰巨和重要的工作,因为一群被共产主义洗脑几十年的官员,即使共产党被替换了,这个群体头脑中惯性的共产思维如果不彻底改变过来,依然还是会阻碍中华民族的发展。

俄罗斯就是一个活生生的教训。由于俄罗斯没有认真从意识形态彻底清除和清算共产主义流毒,给准独裁体制的形成提供了思想环境,结果如今的体制极大限制了俄罗斯的发展,共产意识形态依然横行,由于不尊重言论自由、政治自由,扼杀了俄国的进一步转型,其实也就限制了民间的经济、文化等巨大自我创新力,也逼迫国际社会依旧谨慎对待俄罗斯的准独裁,使俄罗斯错失很多发展良机;只是当时的高价石油掩盖了对俄罗斯长远的损害,其准独裁负效应被短期经济利益给掩盖和粉饰。如果中国照搬这一套,不清算共产意识形态,那会严重损害国家利益,依旧无法把压制的民间力量释放并运用到国家建设上来。当然在未来走向宪政的军政、训政阶段,一个强有力的领袖是必须的。但在未来制度建设上,是应该看清楚普京体制其实是对俄国发展的阻碍,当然俄国的这种阻碍倒是符合中国的国家战略利益。但现在政治动荡的中国需要一个强有力领袖来引领中国走出共产党的死亡体制,这个和走普京路线很像,是需要区别对待的。

如何才能引领中国走向民族复兴呢?笔者读过国父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初读没什么感觉,三读才窥其亮点,反复再读才体会到国父在弥留之际为何仍然强调三民主义可救中国的深意。三民主义里对中国传统文化、传统道德是极力推崇的原因不言自明。恢复中华传统文化才是根本,但在无神论的共产党独裁统治下谈恢复中华文化那是不可能,这本身就是个假命题。这里不详述原因了,各位去读读《九评共产党》、看看神韵晚会就明白了。

当今在台海两岸分隔的情况下,执政者在清算曾庆红、江泽民政变时,若能顺势而为,清理掉共产党的罪恶,真正学懂三民主义,在中国实现五权宪法,这对于挽救中华、避免台海分裂、甚至对于国家经济、改善国际环境都是一剂上上的良药;对于实现台湾地理回归、实现大陆体制回归,从而出现双赢局面都有益处。否则,不清算共产党的罪恶,必然会被动的继承下共产党的罪恶,最终还会被其他人清算。

之前在刘云山控制的媒体抹黑下,习近平留给中国知识分子的是一个左的面貌,知识分子对其印象不佳;但4月和川普的会谈,知识分子对习近平的印象却大大改善。原因不言自明,经过了两次文革的阵痛,中国人民是最反感毛左和北朝鲜那一套的;渴望没有共产党早已是民心所向。之前薄熙来搞了个毛左、唱红打黑妄图阴谋夺权;可今天形式变了,政变的形式也在变,不把政变的主谋之一庆亲王公开处理也是不行了。但去掉共产主义,恢复中华传统,才是解决中国根子上的问题,那样社会的阵痛也就是最小的。

几千年来,中国朝代的更替一直在验证著“得民心者得天下”。今天,民心可期,民心可依。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5-28 4:1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