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林辉:朱自清之子被杀 镇反运动冤案无数

1925年,朱自清与长子朱迈先、长女朱采芷(网络图片)

1925年,朱自清与长子朱迈先、长女朱采芷(网络图片)

人气: 219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5月30日讯】“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读到这一句,许多人的第一念就会想到散文家朱自清的《背影》,朱自清对父亲浓浓的爱意就是通过这平实的文字展现出来。而同样的父子情也渗透在其对儿子的描述中。朱自清在其散文《给亡妇》中这样写道:“迈儿长得结实极了,比我高一个头。”“迈儿”就是朱自清的长子朱迈先。

朱迈先被以匪特罪处死

或许受父亲的熏陶,朱迈先也具有深厚的文学功底,但他却没有沿着文学的道路走下去,而是受中共虚假理论蛊惑,早早地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在抗战期间,朱迈先受中共指派加入国民党军队,参加了桂南会战等。在国共内战期间,他策动桂北国民党军政人员背叛国民政府成功,之后在一所中学任教。

然而,这样一个对中共忠心耿耿之人,却在1951年11月中共掀起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以“匪特”罪被湖南新宁县法庭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时年仅33岁,身后留下了三个幼小的孩子。

1984年,朱迈先冤死一案被认定为是错判,中共政府为其恢复了名誉,但人死不能复生。

镇反杀人如麻

事实上,在当年那场运动中,类似朱迈先被冤死的人并非少数,不仅大批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被打成了反革命,而且那些曾接受中共领导,但具有灰色掩护的地下武装人员,也被列入“杀”、“关”、“管”的名单之中。

比如湖南衡阳茶市以刘伯禄为首的中共地下党组织,因多数人出身地主,再加上南下工作组干部靠“逼供信”怀疑当地有“反共救国军”,因此相信以刘为首的当地党组织和其所领导的青年团、农会和励淬学友会等组织,即系“反共救国军”及其外围,进而将刘定为 “匪特头子”、“恶霸地主”,结果200余人受到株连,许多人被吊打逼供,8人被枪毙、5人被判刑、4人被开除公职、1人下落不明。

再如国民党的一些著名叛将,如傅作义等人的绝大多数部下均被镇压;因“起义、投诚”而参加中共军队者,其中被开除军籍和判刑、劳改、管制的就有2.2万人,而他们中一大批曾参与了保家卫国的抗日战争。

显然,中共在镇反中制造了旷古未有的冤假错案,杀人无数。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徐子荣1954年1月在一份报告中说,运动中共逮捕了262万人,其中杀了71万2000人,是全国人口的千分之1.31;判刑劳改129万人、管制120万、教育释放了38万人。

同年4月,毛泽东在中央扩大会议上称:“镇压反革命共杀、关、管二百至三百万人。”1957年2月,毛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称:“1950年至1952年杀了70万,以后三年又杀了不到8万人。”

不过,实际上被杀死的人数不止这些。1953年,公安部长罗瑞卿曾说“镇反的缺点和错误,最突出的是存在着乱捕、乱压、刑设逼供、夸大和造假案”。中共党史研究专家杨奎松曾写道:“如果注意到1951年4月下旬毛泽东及时刹车并委婉批评一些地方太过强调多杀,以至有些地方明显地出现了瞒报的情况,故实际上全国范围实际的处决人数很可能要大大超过71.2万这个数字。”

亦有人估计,镇反运动中实际处决的人数在100万到200万人之间,甚至更多。

镇反运动起因

为何中共当年要发动“镇反运动”?要知道,中共在建政前后,一直没有停止过对所谓的“反革命”和“反革命活动”的镇压。据中共官方统计,中共建政初期国民党残留下来的溃散武装曾被统称为“政治土匪”的约为200万人,另有特务分子60万人,反动党团骨干60万人,共300万人。这些人大多数已在以往的运动中被关、被管或被杀。

中国旅美历史学者辛灏年先生认为,除了源于中共嗜杀的本性外,中共建政后所遇到的一系列问题,如经济上的困难使人民生活困顿,使中共为了转移视线,决定掀起大规模的镇压反革命运动。

1950年3月和7月,中共中央再次下发了《关于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断言“在镇压反革命活动上发生了严重的右倾偏向,以致还有大批首要的、怙恶不悛的、在解放后甚至在经过宽大处理后仍然继续为恶的反革命分子,没有受到应有的制裁”,要求各地“当杀者即判处死刑,当监禁劳改者应逮捕监禁加以改造”。上述“反革命”的总人数已被严重夸大,加之中共还要纠正右倾偏向,所以,在正式发动镇压反革命运动之前,就已经制造了大量的冤杀和枉杀。

而中共镇压的“反革命” 大多是国民政府县长以下到甲长为止的公教人员,反之,大官可以作为“统战标本”,省主席、厅长落在中共手上不但不杀,反而给予一个“政协委员”或什么代表的名义,以诱惑在海外的国民党大官来归。

同年10月,中共军队进入朝鲜,帮助侵略者朝鲜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对抗。与此同时,毛认为可以利用这个时机扩大镇反,在毛的主持下,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的指示》,批评镇反运动中出现了右倾,要求加大镇反力度,防止出现漏网之鱼。

毛下达杀人指标

恐怖的是,毛亲自给一些地方下达具体的杀人指标。1951年1月21日,毛在给上海市委的电报中说:“在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今年一年内,恐怕需要处决一二千人,才能解决问题……南京方面,请华东局指导该市市委好好布置侦捕审讯,争取在春季处决一二百个最重要的反动分子。”

1月22日,毛又对中共华南分局广东省的负责人说:“你们已杀了三千七百多,这很好。再杀三四千人。……今年可以杀八九千人为目标。”

2月,在毛的建议下,中共中央开会讨论杀人比例问题,“决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杀此数的一半,看情形再作决定”。当时的中国人口是5亿5000万,千分之一的一半就是27万5000人。

2月10日,中共中央指示“除掉浙江和皖南抓人和杀人较多的地区应停一下以便总结经验”外,又指示“其它杀得不够的地区,特别是大、中城市,应当继续放手抓一批,杀一批,不可停得太早”。

2月21日,中共发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分子条例》,该条例将死刑扩大到了十数行,量刑的标准无谱,连“传播谣言”都能“斩立决”。3月30日,毛再度批示“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杀反革命。这种情况必须立即改变”。

全国遂掀起了镇压反革命的狂潮,而且速判速决。于是,有些国民党时期的军、公、教人员已经被中共判过徒刑或者三年、五年劳改,但此时却不说任何理由,一律重审,即时枪杀。

配合中共中央关于“没收反革命分子”财产的通知,中共大肆掠夺,在政治和财政两个方面均达到了目地,从而使得人民从此再也不敢有非共之想和非共之为。

毛坚持镇反没有错

尽管已经意识到了地方杀人太多,但毛却坚持在对镇反运动的评价上“根本没有错”,并拒绝甄别平反。

直到八十年代,中共才终于部分承认了“当时被镇压的还有部分起义投诚人员”这样一个事实。

结语

镇反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加强了中共的极权统治,也使中国人在经历了土改和镇反等一系列运动后,开始对中共的统治噤若寒蝉,并延续到今天。#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5-31 4: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