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12)

江泽民集团利用民众福利中饱私囊

梁木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大纪元制图)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大纪元制图)

人气: 5770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01日讯】

(一)概述

我们知道:福利是非商品化待遇,是一个国家为缩小贫富差矩、消灭贫困、帮助弱势群体、辅助社会低收入阶层,满足中产以上阶级品味,均衡社会的基本待遇。国家福利包括医疗、教育、就业等等。

当今世界,除了中共,几乎所有的国家,都遵循人民享受基本福利待遇的国际惯例。

以俄罗斯为例,苏共解体后,即便是俄罗斯在物价上涨数千倍,卢布一文不值,国民经济全面崩溃,社会制度根本改变的情况下,政府也没有取消对公民的“四大福利”,更不消说今天的俄罗斯人民享受着怎样的高福利。

近年来,随着世界经济的高速发展,高福利正在成为西方发达国家文明的标志。从“摇篮到坟墓”,几乎无所不包、无所遗漏的福利,甚至失业都是“带薪休假”。

然而,这种让世界人民享受生活的高福利待遇,在中国大陆却没有。

今天的中国大陆,国家实际上只是个空壳,国家的经济命脉、企业、资源都被党员干部抢了私有。连政府钱袋子都成了江泽民集团的。中共还拿什么给人民谋福利?特别是近年来,随着人民对中共瓜分国家经济犯罪的觉悟,要求福利待遇与世界接轨的呼声愈来愈高,对此,江泽民集团能给予人民的答复就是:西方国家由政府给老百姓解决福利的做法不符合中国国情。中国人太多,底子太薄、太穷。

江泽民眼里,中国人民的福利与国际接轨是把双刃剑,所谓国际接轨说,是江泽民为了将他带领党员干部用犯罪手段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所形成的私有经济忽悠成市场经济。在江泽民集团的国际接轨说辞典里,根本没有执政党为国家、民族、人民谋福利的概念。恰恰相反,有的都是打着与国际接轨的幌子,剥夺13亿中国人民应当享有的福利待遇。在江泽民那里,人民提出的福利主张只要能跟国际接轨这个概念碰一下瓷,就算接轨。

可以说,江泽民当政以来,中国人民应当享有的、当今世界民主国家人民都正在享有的一切福利全部被剥夺了。甚至,连大独裁头子毛泽东在蹂躏中国人民的十年浩劫期间,用来作秀的那种公费医疗、教育和就业保障等基本福利待遇也都被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在瓜分“公有制”企业过程中剥夺得净光。

(二)中共是怎样剥夺中国人民福利的

“改革”三十年来,江泽民集团在哄抢国家资源、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归党员干部私有的同时,抹掉了中国人民应享有的世界各国人民都正在享受的各种福利待遇。

1. 医疗保险

当今世界,除了中共江泽民集团,连北朝鲜金三胖都知道给老百姓搞公民免费医疗福利。

对此,中共却忽悠人民说:这个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午餐,掏自己的钱看自己的病天经地义。

这里,笔者以世界上最穷、被中共嘲笑“阿三”的印度政府是怎样为老百姓解决全民免费医疗福利的,来印证中共在福利待遇问题上对人民的无耻。

据新浪网2017年1月8日援引清华大学白重恩教授关于大陆与国际社会公民福利待遇差异的调查研究报导:

印度的财政收入是2,000亿美元,被政府用来解决12亿人口的免费医疗。中国的财政收入是2.2万亿美元,是印度的11倍,却至今解决不了13亿人口的免费医疗问题。

印度政府就用2,000亿美元的财政收入,取消了全国公民的手机漫游费,中、小学生念书免费,大学每年每名学生只收取相当于人民币48元的费用,公路不收费,坐火车不买票,住院看病不掏钱。

而中国财政收入的2.2万亿美元,却成了中共江泽民集团一党挥霍的私有财产,对于印度政府给予印度人民的这些好福利,御用文化五毛们用党骂“阿三”,污蔑人家是一群穷彪子,用党文化替中共为中国人民抹去了这些福利。

打国际接轨牌,这三十年来,中共就是对人民行骗:凡国际上搞宪政法治民主的国家,中共就忽悠人民污蔑人家制度不好不接轨;凡有利于人民福利的好事情,中共则以不符合中国国情为由不接轨;凡让人民倒楣的事,如西方民主国家搞的民主宪政法制,中共则断章取义,拿来“法治中国”。说到底,江泽民集团搞与国际接轨的设计,不过是为独裁寻求更大的借口,把国家应当用来福利人民的国库资金吞噬党有,同时,向13亿人民敲骨吸髓罢了。

2. 就业保障

今天中国大陆,凡靠双手劳动挣钱养家糊口的老百姓,除了在被央企的国有大企业里尚可获得固定职业,其它行业,90%以上被江泽民集团抢了企业、砸了饭碗,失去了固定工作,没有收入。对此,江泽民集团不以为罪。

当今世界用工的“国际惯例”,是以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为主要形式的终身雇用制。这种终身雇用制度的优越性,一般情况下,有政府干预、法律保障,不允许任何企业随便开除员工;特殊情况,既便是失业,政府也必须为失业者提供高福利生活保障。如社会福利开支占GDP23.1%的加拿大,该国公民如果失去收入来源,单身每月可领取500~700加元,约合4,000元人民币的生活保障金,三口之家每月可领取1,100~1,300加元。如果一直没工作,这笔钱可以一直领下去,直到死亡为止。

而计时工资收入,中国人和外国人的差异天壤之别:德国每小时人均工资30美金,美国约为22美金,泰国4美金,中国只有0.8美金,位列世界倒数第一。当然,我们也有排名第一的,那就是中国的人均工作时间一年高达2,200个小时,而美国只有1,610小时,德国1,400小时。

而对失业的救济,如德国,失业工人可享受失业救济和住房补助等福利,其中,失业救济金的数目比一些低收入的国家,如中国大陆在职工人工资还要高出许多。如瑞典,失业者领取的失业津贴,相当本人在职期间原工资的90%。但在今天的中国大陆,即便是被江泽民集团迫使“下岗”失业丧失劳动收入,也没有这些福利,却党文化忽悠成时尚达人“劳动力自由迁移之身”。

我们知道:世界用工的国际惯例,约束各国企业,对企业主聘用、解雇工人都作了严格限制,雇主想随意解雇员工,是触犯刑律被禁忌的。比照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的“国际惯例”,江泽民集团是砸了全国人民吃饭的碗。

当工人失业、农民失地后,终身雇用制的“国际惯例”不见了、铁饭碗不见了、全世界各国人民都在享受的四大福利不见了。13亿中国人民成了任由江泽民集团随意欺辱的氓流,无固定职业、无固定收入。可以说,取消“四大福利”是江泽民集团强抢、瓜分国家财富犯罪中最泯灭人性的一部分。这个恶行标志着中共彻头彻尾地走了一条与中国人民为敌、与当今世界民主国家大相径庭的邪路。

在江泽民集团将国有集体企业瓜分归党员干部私有三十年后的今天,中国大陆,几乎没有一家被党员干部私有了的“公有制”企业里有固定职业的员工,甚至,在习近平打虎反腐的今天,受编制所限,连法院招聘的法警都是穿着警服站庭押解人犯却没有福利待遇的临时工。

3. 社保缴费

缴纳低挡保费,获高福利是世界惯例。联合国对发展中国家缴纳社保费的标准要求是:五项社保缴费基数应当不超过个人工资总量的20%。

(1)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本应照此办理,但江泽民偏偏不履行这个国际惯例,把向大陆民众收缴保费当成揩油。近日,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承认,目前养老保险缴费水平偏高,“五险一金”已占到工资总额的40%至50%。

据白重恩教授研究发现:大陆月薪一万的人,到手工资是7,454.30元,而其在职单位老板要付出的是14,410元,就是说,

税前月薪1万,五险一金、个税就要6,955.70元。有人可能会问,加上交纳个税,税后拿不到3,000元。其实,这是不了解中共政府收缴五险一金的办法:即除个人缴纳的部分,多出来的主要还要靠企业交纳。

具体缴费分类如下:

a. 个人缴费/社保与公积金缴费明细:养老8%:800元;医疗2%:203(200+3)元;失业0.2%:20元;

公积金12%:1,200元。个人缴费合计:2,223元。个税:应纳税额总计:4,277元,缴纳个税:322.70元。

b. 单位缴费/社保与公积金缴费明细:养老20%:2,000元;医疗10%:1,000元;失业1%:100元;工伤0.3%:30元;生育0.8%:80元;公积金12%:1,200元。

单位缴费合计:4,410元。扣除上述,到手收入是:10,000-2,223-322.70=7,454.3元;

单位用工支出总计:10,000+4,410=14,410元。

雇主每月付出14,410元,职工个人拿到了7,454.30元,中间差额6,955.70元,就是税费:其中,单位缴纳的五险3,210元、个人缴纳的三险1,023元,上缴了社保机构;单位缴纳、个人缴纳的公积金各1,200元,上缴公积金管理机构;个人所得税322.70上缴税务机构。

毫无疑问。今天我们的收入,再加上个人去商场消费时缴纳的商品税,即使是月薪一万的人,也确确实实有50%以上被政府税收了。这一点谁都无法否认。这是中共对联合国关于发展中国家20%缴费标准的践踏,是对中国人民生存权力的严重侵害。

(2)据天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布,社保缴费呈继续上涨趋势。

2015年天津用人单位和职工缴纳城镇职工基本养老、城镇职工基本医疗、失业、工伤和生育保险费基数的最低和最高标准分别为2,812元和14,058元。按此计算,社保缴费基数下限上调282元,上限则上调了1,278元,涨幅分别为11%和10%。这意味着,即便月工资不到2,000元的企业和员工也得按照2,812元的缴费基数下限缴纳社保。

白重恩教授以中国五项社会保险法定缴费之和相当于工资水平的40%~50%测算,社保缴费率在全球181个国家中排名第一,约为“金砖四国”其它三国平均水平的2倍,是北欧五国的3倍,是G7国家的2.8倍,是东亚邻国的4.6倍。

(3)中共把社保缴费当作是在老百姓身上割肉。

江泽民集团在将“公有制”抢归党员干部私有后,不仅让党员干部断了“公有制”经济时代国家(企业)为员工承担缴费的贯例。更有甚者,为让外资企能跟它们同步作恶,居然公开教唆外国资本家,不要给中国员工交养老保险金。

据2014年5月8日《参考消息》网转载英媒的报导:“中共的地方政府官员,为让中国工人在外资企业不享受福利,居然亲临外资企、教唆外国资本家与中国企业接轨,不要给中国工人缴纳养老保险金。”

我们知道西方国家养老金制度是由政府主导的福利保障体系。企业、政府都必须依法。它的温馨表现就是被注入了人性化:即由基本养老金、补充养老金、补贴养老金三部分构成。其中:

a. 基本养老金,全民统一标准,无论有无职业,无论从事过工作与否,只要是公民,只要到了法定退休年龄,都可以按月领取基本养老金,如法国,2010年单身老人每月基本养老金709欧元,夫妻老人每月1,158欧元。

b. 补充养老金,则是想在基本养老金基础上多领养老金的人,根据需要的补充交纳。

c. 而补贴养老金则是在基本养老金养家有困难情况下,政府的无条件特殊发放。西方国家对退休年令和养老金发放有着严格的法律规定,任何政党或个人想悖逆法律或钻法律空子向弱势群体侵权都会头破血流。如2012年,法国总统萨科齐决定把60岁退休的年龄延迟到60岁零4个月,引发全国罢工、抗议,致大选下台,新任奥朗德宣布恢复60岁退休才平息民愤。

而中共则满嘴跑火车,打着与西方接轨的幌子,想让工人晚领退休金,将男60岁、女55岁退休一律改成65岁,怕外国资本家给中国工人交保险坏了他们的事,就去教唆外国人别拿中国人当人。

(4)国家为老百姓谋福利是非商业化的。如台湾95年推出“老农津贴”,根本不存在老农先交社保,后得津贴的问题,是台湾当局硬指标规定由政府为老农民发放福利,即65岁以上的农民每月可领取7,000元新台币。如台湾一位普通老人在医院住了12天,出院后总计花费24,330元新台币,合人民币5,000多元,其中自费才35元新台币,合人民币7元。什么叫医疗保险?江泽民集团不懂是吗?让台湾人民告诉你:这就叫医疗保险,这就是社会福利。

4. 不动产

世人皆知征收不动产保有税作为地方政府主要税源,是现代西方发达国家用来解决公民福利的通例。那么,中共怎么接轨的呢?

(1)在哄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归党员干部私有后,就土地使用政策分两步走:

第一步,1998年,宣布取消福利分房;同时,启动商品房恶改;一度,故意廉价出让土地,制造商品房市场房价超低廉假象(这是江泽民集团为让中国人民接受取消福利分房(即取消“公有制”经济)使用的手段,以大连郊区姚家同一地域为例:江泽民取消福利分房当时,这个地区的商品房每平米400元左右(当时每平米造价120元左右),而今天,同是这个地区,即便地角不佳,房价也没有掉下每平米12,400元的。

廉价出让土地时期,土地开发市场成了江泽民集团先富那部分党员干部闷声发大财的聚宝盆。中共故意制造土地市场混乱,搞房地产开发的商人,99%都是那时期土地政策的宠儿。那时的开发商只要拿到被动迁工厂单位或城郊集体出让的土地,取得城市规划部门许可易如反掌,几乎所有的开发商当时都是用零支付土地出让金,就可拿到暴利的开发土地。

第二步,当取代福利分房的超低廉价商品房市场被大陆民众接受后,江泽民集团转而开始调整土地开发市场,祭出与国际接轨,于2004年出台“土地开发出让,一律要由中共的政府收储,实行土地招、拍、挂的一条龙”。这个所谓与国际接轨的政策,正是江泽民集团打碎“公有制”经济之后要兑现的。事实上,今天中国大陆商品房市场上的超高房价,正是中共江泽民集团操纵高价收取土地出让金造成的。

大纪元2017年5月10日报导,5月8日,中国社科院就《房地产蓝皮书》举行发布会,国家税务总局税科所研究员付广军在会上发言,他调查发现,一线城市,北京土地成本占房价的60%,而四线城市的土地成本只占25%。“也就是说房价上涨主要是地价上涨,付广军提出:降房价首先降地价。10万元北京的房子,6万元的土地成本,这只是土地出让金的收入,还不包括房地产开发的税收,不包括交易环节的契税,也就是说房价70%是土地成本和税费。

中共高价收取土地出让金,并不是西方国家那种通过增加财政收入让老百姓获利。税收进了财政就是党的。结果,中共肥得流油,老百姓穷尽一生积蓄都买不起一套房。

(2)关于小城镇建设的诡计

中共政府通过征收国有土地税发了大财,同时,也从中看到了敛财的门路,于是酝酿并实施了小城镇建设。

小城镇建设曾经让大陆一些有士之识疑惑不解,其实,就是中共卖地敛财的设计。因为,中共想把农村集体土地变成党捞钱的聚宝盆,唯一办法就是将集体土地变性国有,而这种变现需要的条件就是把农村变成城市,于是,中共豢养的那些披着科学家外衣的顶层设计者就打出小城镇建设这张血腥味十足的牌。

我们知道西方政府回收土地出让金是获利为民,而中共则将土地出让金装进党的钱袋子(财政)。

其实,取消福利房,启动商品房恶改,这个决策本身就是江泽民集团造了中共的反,砸了中共赖以执政的“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基础。

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决不允许任何政党、团体、个人,以任何名义出卖国家资源。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共出卖土地的收入是全民的,同样,收归国库的土地出让金也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政党和政府对这些财政收入负有保护管理义务,无权擅用。而中共却偏偏都将其装进地方政府的腰包。

如2009年,土地财政收入为1.59万亿,2010年土地财政收入则疯涨到2.9万亿。截止2014年底,土地财政收入形成中共政府日益膨胀的土地财政。但是,这些取之于13亿人民的土地财政收入却都成了供中共一党享用、吞噬、挥霍的私利。对此,人民怨声载道。愤怒都指向了开发商,而真正操纵房价、从中谋取暴利的中共居然装好人、历届政府总理都站出来替人民鸣不平,向开发商挥拳喊打、咬牙切齿。

(3)财产税和遗产税

不论穷富一样的标准,却美其名曰:与国际接轨。

当今世界,高收入群体缴纳的个税要占75%的税收比例,是“国际惯例”,也是西方各国以富养穷的办法之一。

对个人财产课税,各国标准不一。美国:对拥有2,500万美元以上财产,遗产税税率50%,遗产额在60万美元以下者免征遗产税。日本:最高税率70%。继承税税率分13档。德国:实行7级超额累进税率,税率从7%到50%不等。这些国家和地区的遗产税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注意保护穷人的遗产:不征和少征穷人的遗产税。

中共却打着与国际接轨的幌子,反国际惯例而行,继续对穷途潦倒中的中国人敲骨吸髓地抢劫,江泽民集团恰恰是拿税收当摇钱树。据中共财政统计:每年国家70%的个税收入,都是来自中低收入群体;而对于强抢国家财富一夜暴富的党员干部家族企业的税收,中共则不谈国际惯例。相反从保护特色出发,为它们自己出台了数不清的优惠税、免税政策,甚至是倒贴式的补贴政策。如江绵恒打着与台湾富豪王永庆之子王文洋合资名义独家创办的宏力微电子公司,被中共政府前五年免税、后五年税收减半。江泽民集团所谓与国际接轨的税收政策,说到底不是为老百姓谋福利而是为他们自己敛财。

从疯狂的公路收费到天价旅游门票,可以说江泽民集团打着允许一部分人先富带后富幌子哄抢瓜分国家经济三十年来,是无所不用其极地在剥夺中国人民应享有的一切福利待遇。

当今世界各国人民正在享受的高福利、中国人民连想都不敢想。说到底,江泽民集团并不是把中国大陆当作一个国家来管理,也不是拿中国人当人看的。

5. 民主权利

今天中国大陆,因社会问题引发的矛盾异常尖锐。按国情,国家需要建立真正能够代表工人、农民、妇女讲话的工作机构,由老百姓选举自己信任的人,即生活在群众中,有品德、有能力、有基础,为人正直、公道的人权维护者,搭起政府与民众之间解决冲突纠纷等实际问题的桥梁。这也是江泽民时期可以用来解决大陆人权问题的办法,但被中共用自己人成立一个级别高到中共省部级“五大班子”之一的所谓工会来掩人耳目了。

用党办“工会”取代工人权利是给老百姓福利民主吗?中共的工会沿革于它造反起家时期的所谓工人运动,由中共任命官员、由纳税人供养。如它制定的《工会法》,是典型的民主秀,不要说工会法剥夺了工人“罢工”的权利,其实,连维护工人合法权益的规定都没有。几千万在职工人被下岗、国有集体企业被江泽民集团哄抢瓜分私有,工会发声了吗?无数女工被官员糟蹋、被迫当妓女,工会女工部(妇联)闹动静了吗?9亿农民的财富被抢,中共居然连个让农民有牵头说理的地方都不给?难怪“中华全国总工会”能假到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都不承认它。@* #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7-06-01 9: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