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共产党与恐怖主义的渊源

程晓容

在法国革命中,雅各宾派实施“恐怖统治”。图为1793年,九名逃亡者在断头台被处决。(维基百科)

在法国革命中,雅各宾派实施“恐怖统治”。图为1793年,九名逃亡者在断头台被处决。(维基百科)

人气: 28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05日讯】引子──恐怖在巴黎

人的兽性,在仇恨的煽动下,在挣脱了法律的约束后,可以释放出怎样的野蛮?

贡塞榭峄监狱,这座位于巴黎西岱岛的古堡式建筑,散发着中世纪的古朴之美。然而,恐怖和残忍,却曾在此重叠往复,以殷殷鲜血染红了历史。

1792年9月2日晚,法国大革命中的第一场恐怖开始了。当时,传来了凡尔登陷落的消息,又有谣传说,狱中的犯人要阴谋暴动,于是,部分巴黎群众和义勇军等人进入监狱或在路上随意处死犯人。从9月2日至5日,整个巴黎有1247人至1368人被害,屠杀还逐步蔓延到巴黎之外。到了9月6日,巴黎监狱已有一半的犯人被处决,其中包括233名拒绝宣誓效忠新政权的天主教教士。在贡塞榭峄监狱里,长达9个小时的屠杀导致350人死难。在亚培监狱,暴行持续了41个小时。大量女囚徒被强奸,很多受难者遭受酷刑,有一些人的身体被肢解。

Massacre_à_la_Salpêtrière
九月屠杀(公有领域)

43岁的兰巴勒公主(the Princess of Lamballe)在这次杀戮中遇难,她是王后玛丽安托瓦奈特的好友。她先是被毒打和强奸,之后,民众割下她的四肢,挖出她的肠子,又用长矛挑着她的头颅,在王后被囚禁的窗下游行。

“九月屠杀”震惊了整个西方世界。当时的英国驻法国大使发出感慨:“这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呀?”

79年后,恐怖再现。1871年5月23日,法国政府军攻入巴黎。巴黎公社面临失败,于是下令焚毁巴黎的各主要建筑,包括杜伊勒里宫、卢浮宫、卢森堡宫、巴黎歌剧院、巴黎市政厅、内政部、司法部、王宫以及香榭丽舍大街两旁的豪华饭店和高级公寓楼。在“宁愿见其消亡,也不留给敌人”口号的怂恿下,23日晚7时,12名公社社员携带焦油、沥青和松节油,进入杜伊勒里宫内纵火。熊熊大火燃烧了两天后才被扑灭。宫殿建筑全部焚毁,只剩下焦黑的外壳。

Tuileries4
杜伊勒里宫被焚毁后的废墟(公有领域)

当时的美国驻法国大使伊莱休‧沃什伯恩在日记里写道:“公社社员是一帮‘强盗、杀手和暴徒’,我实在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写出我的憎恶⋯⋯他们威胁要毁灭巴黎,把所有人在投降之前烧死在废墟中。”

浪漫之都,为何一次又一次见证了毁灭的恐怖?

一、恐怖溯源

或许,“九月屠杀”乃城市恐怖主义之最初显现。两百多年来,人类社会历经了不同形式和程度的恐怖。1793—1794年,雅各宾派的“恐怖统治”虽仅历时十个月,却给法兰西带来深刻的震荡,是世界上第一个国家恐怖主义。

1918年,苏俄建立了第一个共产党政权,以极端的专制和暴力实践共产主义学说。随后共产党在许多国家相继成立并夺权,使得全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惨遭荼毒,危害至今未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纳粹暴行骇人听闻,因此有了“永不重演”的呼声。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恐怖攻击在全球蔓延,日益猖獗。进入21世纪,恐怖事件连串发生:2001年的“911”事件、2002年印尼巴厘岛爆炸案、2005年伦敦“七七爆炸案”、2011年挪威奥斯陆“722”恐怖事件、2015年11月的巴黎恐袭、2016年布鲁塞尔机场和地铁爆炸⋯⋯从基地组织到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招兵买马,气焰嚣张,似有不绝之势。反恐,已成为21世纪各国政府面对的最严峻课题之一。

 2004年11月,在联合国秘书长向联合国提交的年度报告里,这样定义“恐怖主义”:“任何旨在通过恐吓人民而胁迫政府或国际组织采取或不采取某一行动而对平民或非军事人员造成死亡或严重身体伤害的任何行动。”

美国乔治城大学安全研究中心的Bruce Hoffman指出,恐怖主义有以下几个特征:有政治的目的和动机,使用或者威胁使用暴力,拟在直接的受害人以外引起广泛的心理影响,由一个有明显指挥系统的组织策动,受到某种意识形态影响。

根据以上定义,对照现实,便可发现:在历史上的诸多恐怖行径的背后,都有着共产党的阴谋和共产主义学说的阴影。有些学者甚至明确指出,共产党是恐怖主义的鼻祖,共产主义就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 光照帮──恐怖背后的魔影

巴黎“九月屠杀”的发生,与雅各宾派的煽动直接相关。雅各宾派则与邪教组织“光照帮”相连,而共产党正是起源于“光照帮”。

1776年5月1日,德国人亚当‧魏萨普(Adam Weishaupt)成立了“光照帮”。魏萨普当时在南部巴伐利亚的因格尔施塔特大学任教会法规学教授,他自称受到撒旦魔教的特别启示,创立这一组织。“光照帮”信仰撒旦,其纲领大致为:废除私有财产;废除家庭婚姻与伦理道德;废除所有宗教信仰等。经过包装,撒旦魔教的教理蒙骗了一些民众,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信徒发展到3000人,几乎遍及欧洲各国。

“光照帮”因为制定的暴力恐怖计划曝光,遭到巴伐利亚政府的取缔和镇压。魏萨普便委派手下的法国会员米拉波,秘密在法国发展力量。于是,“光照帮”通过其控制的法国“共济会”创立了雅各宾俱乐部(Jacobin Club),所以魏萨普又被称作“雅各宾的教主”。

当雅各宾派取得统治地位后,将“恐怖暴力”正式定为国策,发起反宗教运动,大规模处决“革命的敌人”。雅各宾派实行“削减人口计划”,计划消减大约三分之二人口,因此不断制造和寻找杀人借口。当时,断头台被称为“国家的剃刀”,超过4万人被处决或死于监禁。

La_fournée_des_Girondins_10-11-1793
雅各宾派在断头台上处决温和的共和吉伦特派人士。(公有领域)

雅各宾派的领袖罗伯斯庇尔认为:“恐怖就是正义,它手段迅速、目的坚定,因此它是人之美德的最大体现。”雅各宾派的另一成员马拉,是狂热的激进派和煽动家,不断为革命恐怖喝采。他也是光照帮的秘密会员,是巴黎公社在国民议会的代表。

由于“恐怖统治”邪恶露骨,雅各宾派不到一年就被推翻。此时,“光照帮”又寻找新的潜入机会,渗透和控制了在巴黎的“正义者同盟”。该组织在1847年6月改名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同年11月,“共产主义者同盟”委托马克思和恩格斯撰写宣言。1848年2月21日,《共产党宣言》出版,共产运动开始兴起。

共产党完全继承了“光照帮”的邪教纲领以及“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教义。例如,《共产党宣言》宣称:“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 巴黎公社的真正原则

巴黎公社──那个把文明之都烧得一片焦黑的团伙,被共产党的“祖师爷”马、恩、列、斯、毛等捧上了天:“巴黎公社是世界上无产阶级武装暴力直接夺取城市政权的第一次尝试。”

著名历史学家辛灏年曾在澳洲巡回演讲中分析了巴黎公社的真正原则所在。他说:“巴黎公社的起义开始,巴黎公社已经有着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的支撑,有着马克思、恩格斯第一国际的间接或直接的领导,在巴黎决心誓言推倒第三共和国,建立一个无产阶级专政的共和国。在它的旗帜上明确地书写着‘废除三权分立,实行无产阶级专政’,这才是真正的巴黎公社。”

马克思总结巴黎公社的失败原因说:“无产阶级不能单纯地掌握政权,而是通过暴力摧毁全部现存制度。”

大陆民间学者王康接受新唐人电视台访问时指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一直到毛泽东都有很多的总结,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巴黎公社之所以后来所谓被资产阶级镇压了,就是因为巴黎公社自己建立之后没有严厉地镇压反革命分子。这个尤其在毛泽东的意识里边有强烈的这种意识。所以毛泽东的统治哲学就是,一定要镇压不同于他的意见的所有反对派,或者不是反对派,格杀勿论,斩草除根。”

历史表明,苏共、中共还有其它共产政权,都充分“吸取”了巴黎公社失败的“经验教训”,对内实行残酷的镇压杀戮,不分对象,人人为敌,在多个国家制造赤裸裸的红色恐怖

二、共产党恐怖主义

社会主义体制的坚定批判者、前南斯拉夫副总统米洛万‧吉拉斯曾指出:“共产党是人类史上最残暴的一群人,他们是一群最无耻、最卑鄙、最不择手段的一个集团。”

  • 共产党人对恐怖的热衷

从共产主义学说的开创者,到后来共产诸国的“领袖们”,都不屑于隐瞒他们对暴力的热衷。

马克思曾赞美“雅各宾的恐怖统治”说:“法兰西的恐怖主义,无非是用来消灭资产阶级的敌人,即消灭专制制度、封建制度以及市侩主义的一种平民方式而已。”

列宁说过:“无产阶级专政的权力是一种不受任何约束的权力,不受法律条文的约束,绝对不受任何规章制度的束缚,它完全是以暴力为基础的。”“我们必须使用所有诡计、阴谋、欺瞒、狡诈、非法手段、隐蔽手段,并掩盖真相。”

 2012年8月28日,据美国之音报导,俄罗斯科学院俄罗斯历史研究所的首席研究员弗拉基米尔-拉夫罗夫上书有关部门,要求调查列宁的极端主义犯罪行为。他在信中指出,列宁的著作里充斥了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所谓的列宁主义的基石就是煽动社会仇视。列宁不但宣传暴力和倡导恐怖活动,他本人也领导了恐怖行动。弗拉基米尔-拉夫罗夫还透露,列宁撰写的许多文章并未公开发表。因为他在文章中直接呼吁国家恐怖主义。

倡导恐怖的言论对应着现实中的暴行:1917—1918年,苏共掌权仅14个月,就有100万人被列宁处决。苏共统治74年间,居然发生过三次人为的大饥荒,造成至少3千万人死亡。斯大林在二战结束前对丘吉尔说:“死一个人是一场悲剧,死一千万人就只是一个统计数据了。”

GolodomorKharkiv
1933年苏联大饥荒期间,卡尔可夫的路人从饿殍前经过。(公有领域)

德国理论家卡尔‧考茨基在1919年出版了《恐怖主义与共产主义》,书中提到,马克思一再赞扬恐怖主义。他还写道:“枪毙──是共产党政府的全部智能。”

考茨基分析了布尔什维克的恐怖主义工具:“苏俄已经组成了一系列革命法庭和非常委员会,‘以反对反革命和投机活动以及滥用职权的行为’。它们具有专断的权力,可以宣告任何被控到它们那里来的人的罪名,随意决定枪毙那些不受它们欢迎的人们;也就是说,可以枪毙它们所捉到的一切投机商和奸商,以及他们在苏维埃公务人员中的同谋犯。它们的手段并不到此为止,而是连累到每一个胆敢批评它们的可怕虐政的正直人士。在‘反革命’这个集合名词下,把各种各样的反对者都包括了进去,不问这是发生在哪一类人中间,产生的动机是什么,用的是什么手段,抱的是什么目的。”

中共第一领导人毛泽东嗜好“斗争”,大肆公开宣扬暴力和杀人。早在1927年,针对湖南农民运动,毛泽东在文章中写:“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非如此决不能镇压农村反革命派的活动,决不能打倒绅权。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不能矫枉。”

中共建政之初,毛泽东指挥“镇反”运动,在一份文件中说,“很多地方畏首畏尾,不敢大张旗鼓地杀反革命。”为此毛批示说:“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应少于千分之一。”

1957年,毛泽东访问苏联,在莫斯科的会议上公开说:“大不了就是核战争,核战争有什么了不起,全世界27亿人,死一半还剩一半,中国6亿人,死一半还剩3亿。”

  • 共产党恐怖主义罪行

据《共产主义黑皮书》统计,在20世纪,总计大约1亿人死于共产主义革命,地区分布为:苏联2000万,中国6500万,越南100万,北朝鲜200万,柬埔寨200万,东欧100万,拉丁美洲15万,非洲170万,阿富汗150万,没有掌权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约1万人。

斯特凡.库尔图瓦在其所写的《共产主义的罪行》中论说:“共产主义先于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出现,比后二者更长命,而且在四大洲留下了印记。⋯⋯施行全面镇压,并且最终实现国家政权恐怖统治的,正是有血有肉的共产主义。”

卡尔.考茨基的著作促成了“共产党恐怖主义”一词的出现。维基百科收录的当代典型的共产主义恐怖事件包括:香港亲共人士“六七暴动”、红色高棉、大韩航空858号班机空难、仰光爆炸事件、德意志之秋、青瓦台事件、“六四”事件、迫害法轮功等。这些事件涉及的恐怖手段包括酷刑、杀戮、暗杀、炸弹、仇恨宣传、精神折磨、群体灭绝等。

由于共产党不断制造恐怖,一些国家已经正式将本国存在的共产党及相关团体确定为恐怖组织。有的国家还把共产主义和某些邪教及恐怖组织并列在一起。在美国申请入籍时,必须填写是否加入过纳粹和共产党组织。

  • 中共与恐怖主义的关联

据媒体报导,2015年巴黎恐袭之后,一位曾在一家武器出口公司任总工程师的大陆知情人透露,巴黎恐袭事件使用的AK47步枪就是中共制造的,还有非洲索马里、中东、IS等恐怖组织使用的很多武器都来自中共。国际社会早就出台了多个报告,证实中共一直向伊朗和沙特提供武器。武器流向监督机构2014年公布,根据从叙利亚和伊拉克战场上捡获的子弹样本分析,上世纪80年代生产的弹夹有61%是中共制造的,2010年之后生产的则是28%。

事实上,当今世界的大部分恐怖主义组织,都和中共有关联。大纪元特别报导《世界需要“真、善、忍”》指出,“中共是全球恐怖主义分子背后的最大撑腰势力,中共邪恶因素为那些恐怖主义分子提供了深层的邪恶价值的精神支撑点,为他们提供了共生土壤。忽视了这一点,反恐将不会从根本上成功,不会有最后的胜利。”

结语

从“光照帮”到“九月屠杀”,从“雅各宾派”的断头台到巴黎公社流氓暴动,从“共产主义者同盟”到苏共、中共、柬共的杀人如麻,再到在多国上演的共产恐怖风潮,人类社会蒙受了共产主义学说及实践带来的深重恐怖和灾难。共产党政权不仅实行国家恐怖主义,而且输出仇恨和暴力。红色恐怖屠杀生灵,破坏文明、颠覆道德信仰。因此,共产主义对人类的侵害远甚于恐怖主义分子。两百多年来,共产邪恶理论附着在各式幌子和包装上,不断向外渗透扩张,至今仍有人追捧。如若听任共产主义散播,后果便会是恐怖的泛滥,引发持续的更大范围的伤害,并且将从根本上动摇社会的稳定,毁灭人类的未来。

参考资料:
1. 今钟,《西史上第三怪客》,大纪元新闻网,2013年10月14日。
2. 《世界需要“真、善、忍”》,大纪元新闻网,2015年11月20日。
3. 叶边天,《共产党必须退出中国的历史舞台》,博讯转载,2016年6月30日。
4. 唐铭,《共产主义是世界上最大恐怖主义》,大纪元新闻网,2017年2月27日。
5. 史思,《抛弃共产暴政 回归传统文明》,大纪元新闻网,2017年3月10日。
6. 陈家祺,《幽灵再现:马克思及其主义的前世今生》,台北:秀威资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10。
7. 〔德〕卡尔.考茨基著,马清槐译,《恐怖主义和共产主义》,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1963。
8. 维基百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5-06 2: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