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时势拆解

臧山:保护社会多样性更重要

人气: 5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5月06日讯】中国的人口,在历史上一直徘徊在五千万到八千万之间,到了明朝之后才开始突破一亿。而真正突破,则是在清朝的康熙年之后。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世界其它地区,比如欧洲人口,同样是在17世纪之后才大幅成长。这其中的关键,在于一些新的植物食品从新大陆被引入旧大陆。粟米、薯仔和蕃薯,为农业生产带来很大变化,为增长的人口提供了食物基础。

这是物种多样性的一个重要的方面。实际上,目前全球生物科学中一个最重要的课题,就是保障多样性。因为谁也不知道,某一种生物会在未来的人类发展中会不会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

事实上,现代企业的发展,也证明了经营的多样性,可以保障企业的永续发展。多少曾经叱咤一时的超大型企业,最后变得奄奄一息。1910年美国道琼斯指数中的上市企业,最后只有几家存活到现在,无一不是依靠了当初企业产品和经营的多样性。

对社会发展来说,地区和社区的多样性,同样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因为没有人知道未来哪一种模式会脱颖而出,变成未来发展的模版。

中国人在这方面本来具有先天的优势。中国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之所以有巨大成就,正与此有关。邓小平确定设立特区,并以香港为模版,发展出外向型的经济新模式,后来更由赵紫阳在中共十三大上提出开放沿海14个特区,全面复制广东从香港模仿来的模式,这是现在中国取得成就的基础。

然而吊诡的是,作为一个专制制度,中国的中央政府却不自然地一直试图消灭版图中的多样性。这在近代现代工业化之后的中国显得更为突出。

中国大陆由于自然地理的原因,原本具有十分不相同的社会文化和社会结构,但中共政府在过去几十年的最大努力,就是削平这些特点和特性,使之成为一个单一结构。

现在,这样的命运降临到香港

由于历史的原因,香港社会具备非常多中国大陆所不具备的特点。包括法制,包括政府治理制度,包括自由媒体监督下的自由体制。这个被很多大陆官员和学者视为弹丸之地的小地方,能够有后来的发展,当然不仅仅是因为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这从四小龙的横向比较中可以很容易看出来。

因此,维持香港和中国大陆不同的社会体制经济体制,不但对香港十分重要,对中国可能更为重要。因为一个和中国不一样的香港,可以为中国提供正面的(或者反面)的教训。正如当年的大陆的特区一样,香港这个大特区,未来对中国的作用难以估量。

正因为如此,才会有清醒的北京官员和学者提出“一国两制”的平衡问题。不走样、不变形,对于掌握完全优势的中央政府来说,必须有一个非常清醒的自觉,否则两制必败于一国。但这对于政治上必须正确的中共官员来说,是一个极大的难题。尤其严重的是,香港官员和那些可以影响政策的大商人,会不断向北京作出以私利为核心却用政治正确包裹的政策建议,其弊害之烈,足以毁掉香港。

保护香港的多样性,不但关乎香港,也关乎中国的未来。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5-06 7: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