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探索

命运天定吗?(158)穆质吃羊肉掉官遭贬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富贵贫贱易验,夭寿难算(二)
作者:泰源

命论一世之荣枯,运言一时之休咎。(fotolia)

  人气: 76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看不透命运迷雾

唐朝时,穆质初应举,考试结束,与杨凭等数人相会。穆在策论中说:“防贤甚于防奸。”杨凭说:“你说得不对,当今天子正在礼待贤士,怎么说防贤甚于防奸呢。”穆说:“果然这样那就对了。”他们便出去谒见鲜于弁,鲜于弁待穆甚厚。

饭还没吃完,仆人报告说:“尊师来了。”鲜于弁急忙跑去穿上朝靴带好笏板,然后命人撤掉饭菜。来人进屋后,原来是一个瞎老道而已。穆很恼火鲜于弁没让他吃完饭,而且来的又是个瞎道士,所以不向来人行礼,依然安坐不动。

过了一会儿,道士对穆说:“您难道不是吃奉禄的官人吗?”答道:“不是。”又问他曾经上封事进书策而求官禄没有,穆说:“现正在应制,已经通过考试。”道士说:“你最近有大喜。及第的同时,还要在天子身边为官。本月十五日午后,你就知道了,策论是第三等,官位是左补缺,所以我先告诉你。”

穆质告辞走了。到了十五日,刚过午,听见敲门声很响很急,打发人前去应对,报说:“五郎官拜左补缺。”当时,不先唱报“第三等”就是同时任了官职,要一块儿拜接喜报,所以才有刚才那样的报法。

后来鲜于弁来见穆质,穆生气那天没让他吃完饭,不与他见面。弁又来,质见了他,弁说:“前几天那个道士就是贾笼,他料事如神,我们应该去拜见他。”质便与弁一块儿去拜见。贾笼对穆质说:“后三月至九月,不要吃羊肉,你能得坐兵部员外郎职位,又有知制诰的官衔。”

德宗皇帝曾经赏识穆质,说:“每爱卿对策,所说的事情多有可行的。”穆质已存在更大的希望,内心很看轻知制诰,私下里对人说:“一个人该做什么官天生就有这个运气,哪有不吃羊肉便得知制诰的道理。这纯粹是道士的妖言呀!”于是他又像过去一样吃起羊肉来。

到了四月,给事赵憬忽然召见穆质说:“咱俩共同去找一个异人。”到那里一看,就是以前见过的那个瞎子道士。赵憬像弟子一样致敬行礼,致谢之后方才落座。道士对穆质说:“以前不让你吃羊肉,到九月能得制诰。为什么不讲信用?如今不同了,莫不是还有灾祸吗?对了,你有厄运!”

穆质说:“不至于有生命危险吧?”道士说:“本来很危险,因为你认识皇上,才能免除一死呵!”穆质问道:“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答:“如今无计可施了。”质又问:“若遭贬迁,多长时间能够回来?”道士说:“最少是十五年。补缺要回去,贫道不能看见。”于是与他握手告别,不再说什么。

没过多久,宰相李泌奏称:穆质和卢景亮在大会中,都说自己不断有章奏进谏,国家有善政,他们就说是自己出的主意;有坏事就说是他们苦谏皇上不采纳;这种做法定以迷惑众人,应当以大不敬论处,请交给京兆府裁决斩杀。

德宗说:“卢景亮我不了解,穆质我曾经相识,不要这样对待他。”又进言打杖六十,流放崖州。皇上御笔亲书命令给他一个官衔。于是把穆质往边远地方贬迁了。

后来,过了十五年,宪宗皇帝才把他征召入宫。正如道士当年所说的那样。
资料来源:《异闻集》

命论一世之荣枯,运言一时之休咎。(fotolia)
命若是车,大运就是道路。(fotolia)

附篇:八字实例分析--富贵贫贱易验,夭寿难算(二)

当我们开始帮人算命时,往往看大运的运程比看命重要,因为命不容易看,大运一目了然。所以在批断时,就容易造成看大运比原命重要的首尾颠倒的结果。然而,看到某人的大运不好,但为何仍能发展?或看到某人的大运好,为何仍会死亡?须知,看命要以原命四柱为根基,一生穷通寿夭,环境地位,不出八个字中,仔细推寻,无不恰如其分。

如原局高而出身低,虽行平常之运,亦能逐渐进展,达其应有之地位。原命高出身好,而运不助,不过事业无进步,不失其安富尊荣。如出身高而原命低,虽谨慎自守,亦必逐渐萧条。所以说命为根基,“命论一世之荣枯,运言一时之休咎”,论运不能离开原命的范围。

近贤徐乐吾说:“富贵定于命,穷通系乎运。命如植物之种子,而运则开落之时节也。”
开落之时节如春夏秋冬,每个命都会经历过。但种子的优劣,则每个命都不同。假如一粒劣质的、甚至坏了的种子,即使遇到春天发芽开花的时节,也不会发起来。犹如一个气索神枯的坏命,即使行好运,也会突然死亡一样。

又如将命比作一辆车,大运比作道路。早期移民出来海外的华人,一穷二白,开始打工,都是从买二手旧车开始,只一千美元左右就可买到。须知都是些他人开了十几、二十年的破车,各种零件都开始坏,所以才出售。结果开不了几个月,就要修理,要不是漏油漏水,就是起动死火,或电池没电,或爆胎,或冒烟起火,修一次车百多、几百元,修几次车就追上原来买的价钱,才知后悔,买别人的烂车来修理。不出事还好,万一在高速公路上出事了,真是得不偿失。

我还真的知道有这么一家人,八十年代初期,第一批批准来美的亲属移民,刚考了车牌,一千美元买了部旧车,就全家人开车到旧金山。上高速公路不久,水箱就缺水,温度太高而要停车,这样开开停停,后来还来个爆胎,汽车在高速行驶中倾侧,冲下高速公路翻车,后果可想而知。

美国的高速公路大多是平稳笔直的好道路,绝没有凹凸不平之类的崎岖山路,否则何能保持六,七十英里的时速。但好的道路并不能保证你的车不出事,犹如好的大运不能确保一个坏命不会死亡一样。主要还是要看你的车是好车还是坏车,你的命是好命还是坏命。所以论命的好坏为第一要义,运只是附属于命下之所行,命不好,一切都是假,即使大运好也无补于事。况且,命书中又说:

命有十分福气,行二、三分恶运,都不觉凶;四、五分恶运,亦止浮灾细累,至六、七分恶运,方有重灾,福力本厚故也。命有五分福气,行一分恶运,稍不如意;二、三分恶运,必见重灾;若四、五分恶运则死。根基不坚故也。

可见,行同样的大运,命中的福气不同,就会有极大的差异。今人论命,往往只看重运好不好?何时好运?何时不好运?看不到命的高低上下好坏的差别,其实后者才是决定命运中的一切。故论命比论运更重要,学会看命比看运更重要,这样才能把握好算准的钥匙。

158

现举一例说明:戊土命,生五月午火当旺之时,火生土旺。自坐戌土,再见年、时两辰土,午戌又半合火局生土,时干丙火生戊土,分析到此为止,全是火生土旺,日主戊土强旺无疑。

论命以中和为贵,旺者宜克或泄,弱者宜生宜扶。唯此造戊土过旺,过旺则宜泄不宜克,克则激怒其旺神。月干庚金透出,刚好以泄戊土旺神为用。但又见庚金自坐午火位,五月火旺金溶;再见天干庚甲相克,两败俱伤;又见时干丙火透出,亦可遥克庚金;地支金无强根,此庚金唯一用神有若似无。正应了先贤徐乐吾所说的:日主旺而无泄,配合无情,体用(庚金)受伤,而无生克制化之助,生机熄灭,为气索神枯之象也。

《滴天髓》说:何知其人夭?气索神枯了。通上分析,可见此命是个不好的命,犹如一部坏车一样,即使行走在笔直平坦的柏油路上,亦随时会有死火,或爆胎之可能。故在十八岁时,刚交壬申大运,虽然大运不是太差,惟原命太低,稍有拂逆(壬丙冲),车祸身亡。(本系列待续)@*#

责任编辑:古容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命理天书《滴天髓》中说:“何知其人贱,官星还不见”。这里的“官星还不见”,不是指八字中不见官星就为贱的意思。古人用词,大抵具有象征的意义,或一词多义。不像今人,一词就是一词,一字就是一字。况且,古人论命重财官,用财官来象征人生的富贵。所以这里的官星,是代表官气、贵气、官贵之气等泛义,并不是单一地指一颗官星。
  • 上文谈到命理天书《滴天髓》,此书的〈何知章〉中,有“何知其人贵,官星有理会”二句命学名言。书中列举了许多种“官星有理会”的情况,然而对于初学入门的人来说,命学名词一个连一个,成了拦路虎,不得其门而入也。假如能简单扼要地解析这二句命学名言,再试用例子说明,让一般的人都能看懂,从而产生兴趣而能步入命学的大门,岂不妙哉!
  • 历代文人笔记中留下了很多有关命相、占卜、八卦、测字等等的故事,这些故事究竟有多少真实性呢?或只是臆想用来自娱一番而己,有无方法去考证它呢?很多人也看过了清朝王缄《秋灯丛话》中的〈逢戊则走〉的故事:
  • 上文谈到“身旺无依”,在常人社会中往往与“非僧即道”连想起来,而且带有贬义的意思。所以有些自学者,一查到自己的八字中日主过旺时,就担心是不是僧道命呀?怕找不到女朋友,怕一生穷困潦倒,孤苦伶仃,这也难怪一般人有这样的想法。
  • 上文谈到已发之命和未发之命的事,及论命看其运已发、未发,关系极重。本文举些具体例子来说明。
  • 上文谈到伤官星是聪明、智慧、才华之星,在女命考取大学方面有积极的作用。但须建立在日主身旺用食伤,或身弱有印相扶等配合适宜的格局上。假如身弱泄气太过,无印、劫相助,性反愚鲁。
  • 古训《增广贤文》中有两句话:“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说起这两句话,我还是七十年代中期,在一个很特殊的场合听到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