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书摘

书摘:狡辩成功的急智歌王

作者:苏淑芬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王齐叟长得帅,个性豪迈海派,有气节,喜爱帮助人,平时最爱唱〈望江南〉词。他哥哥王岩叟曾经在乡举、省试、廷对都考第一,又称“三元榜首”,做人处事高风亮节,曾在朝中当副宰相,受到司马光、苏辙、吕公着等大臣名士的高度评价。不过王齐叟和哥哥不一样,他有点小聪明,口才便捷,又爱诈辩。

王齐叟在太原府做官时,因为自视甚高,谁都不看在眼里。闲暇无事,就写词宣泄内心的不满,写完〈青玉案〉后,又写了十多首〈望江南〉。王齐叟〈望江南〉的内容大多在讥刺嘲笑自己的同僚,连太守也不放过。消息传到太守那里,太守非常火大。同事们也趁机说王齐叟的坏话,说他平时如何狂妄,背后对太守如何不恭敬。太守本来就不苟言笑,板起脸让人更生畏惧,他听说王齐叟的讥讽,非常生气,想找个机会好好修理他。

一天,众官员参见太守,拜见完毕,太守当着王齐叟的面说:“你真是大胆!我听说你写了十多首〈望江南〉,都是在讽刺挖苦同事的,甚至连我也不放在眼里,难道你仗恃哥哥在朝中为官,认为没人敢惩治你吗?”王齐叟听到后,上前分辩:“哪里哪里,下官不敢。”然后不慌不忙从袖子里取出唱歌打拍子用的檀板,唱了这首他即兴创作的〈望江南〉作为回答。

居下位,常恐被人谗。
只是曾填〈青玉案〉,何曾敢作〈望江南〉。
请问马都监。

——王齐叟〈望江南〉

我官居下位,最怕别人的谗言谗语,您恐怕听信了别人说的坏话吧。我只是曾经吟写〈青玉案〉词,我什么时候写过〈望江南〉呢? 词最后写道,太守您如果不信的话,就问问马都监吧。“马都监”是官名,掌管城中军队的屯戍、训练等事。当时马都监就坐在王齐叟旁边,一听到这话,吓得坐立不安,马上向太守辩解自己并不知情。太守看王齐叟的思维敏捷,随口就创作出一首好歌,被他逗乐了,当场哈哈大笑,那些同事们也一个个笑着跑开了。为什么呢?原来王齐叟随口吟出的调子,还是一首〈望江南〉。

太守离开后,马都监一把抓住王齐叟说:“我真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你填词讽刺太守,干嘛非把我扯进去?”王齐叟大笑说:“不好意思,兄弟我只是借你凑个韵脚罢了。”这一阵笑,一件本来要当众处罚的事也随之化解开来。

《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时报出版 提供,谢谢您。
《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时报出版 提供

本文节录:《听见宋朝好声音:宋词那些人、那些故事》一书/时报出版@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一天,薛野在北京,十九岁,这个两年前的贵州高考状元是北大学生,在广场上。
  • 若要介绍台湾,就必须先从台北捷运的广播说起。台北捷运在广播站名时会以不同的语言重复四次。以“永春”为例,会以“Yonchun”、“Yinchun”、“Yentsun”、“Yonchun Station”的顺序广播,依序是国语(北京话)、台语(闽南语)、客语、英语。若在乡下搭公车,最后广播的有时不是英语,而是当地原住民的语言。
  • 外星人的现象是个严肃的议题,特别是对今天的人类社会而言。这个严肃性,已经不仅仅在于考究有无外星人的存在,而是在于认识外星人对人类社会的庞大影响,以及它们对人类的真正企图。今天在博大出版社的不懈努力下,《外星生命大揭密》一书有幸出版了,可以系统的告诉读者外星人来地球的历史脉络、重要的外星人事件、陆续发现的相关证据,以及近来出现对外星人指证历历的“高级”证人。
  • 外星生命千真万确的存在。他们以不同的形态或面貌存在,可能是大眼灰身,可能是蜥蜴般的掳人怪物,可能是俊男美女,也可能是高智慧的“人生导师”,甚至可能依附人身并以思维传感来控制人体。关于外星生命的谜底一项项揭开。不论有多少人嘲笑否定、讳莫如深、或是存而不论,越来越多的证据出现,他们正影响着人类的科技、生活,与未来⋯⋯。
  • 【导言】此行上路以来,德隆始终感到心旷神怡,不但和齐普上尉尽情享受整个航程,也乐于接受途中挑战。
  • 当我们迈入六十岁,我注意到一个变化。首先,他似乎更敞开而乐意交谈。然后,随着岁月流逝,他变得几乎渴望对我诉说过去的恐惧。
  • 每天的生活都热闹缤纷的不得了!但是有一天,我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关于外面的世界你知道那么多,但对于自己,你知道多少?’
  • “当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没办法说出自己想要什么,所以当我们饿了、热了、冷了、痒了、痛了,我们期待有人能够知道,并且立刻照顾我们,满足我们的需求,当我们被这样对待了,我们就会感到安全舒服。”
  • 一堆烧得很旺的小火苗展现在我眼前,它点燃了我回忆起来的一切情景和事件,将它们燃烧,化为烈焰;如果火舌卷不着它们,不能把它们烧毁,使它们变作焦炭的话,那么,抖动的火苗也会把它们遮掩住的。
  • 我们慢慢走过结冰的操场。约斯维希的神情既忧虑又带着自责,似乎我被罚写作文是他的错。这个人除了收集古钱币、关心海岛合唱队的演唱外,对什么都不热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