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吕正:中国结(七) 愚昧之觞

人气: 872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3日讯】七、愚昧之觞

虽然前文大量讨论了愚昧对大陆困境弥久沉重的消极影响,但仅仅只是挂一漏万,被专制千年的大陆个体,其愚昧之血流淌了数百个世代不但扎根于每条毛细血管,更是左右着它们一切的行动。面对残酷的大陆现实,常常身不由己喟叹,这样的罪孽真是活该!

有必要对前文的泛称做出界定,“个体”指出了独裁集团以外的所有社会成员,有愚民也有人;“愚民”指整个社会中被愚昧控制以及为愚昧而生存的社会成员,按照第七章的奴隶范围,官僚集团、体制内群体和普通群体中只要被愚昧左右的成员都属于愚民;“独裁集团”指掌握和控制这个国家的一个群体,它们制定国家政策和方向,垄断一切权力和资源,它们相互具有一定的血清和姻缘关系,或者是世代处于权力中枢或者至少在中国共产党成立至今位于权力中枢。基本可以概括为中共夺权以来的历任政治局委员和政治局常委及其用血清和姻缘结成的大群体,极少例外,但不限于。独裁集团显然非常“高明”,正好和愚民惨重的愚昧相对,社会的悲惨、愚民的愚昧、专制的持续、都是独裁集团高明的表现,这种高明也象征着罪恶,而且分毫不差;“人”前文已有明确划定。

独裁集团不但用尽方法制造愚昧也穷其所能加深社会愚昧,在专制社会,所有的被统治者都是愚民而且永远都是愚民乃是独裁集团的奴役愿望也是它们力求实现的愿望。大陆几乎符合这样的愿望,独裁集团压迫奴役的是无数愚昧的奴隶,这种愚昧不在于已经丧失所有的道义和良善,更可怕在于它们自愿维持着压迫它们的制度和机器,而且排斥和阻挠文明的曙光。这种愚昧不在于一无所知,而可怕在它们死死坚守着独裁集团灌输给的专制思想毫不松懈,它们的思想模式傍著专制惯性时刻为独裁集团服务,即使作为专制的祭品牺牲性命时,愚昧也不会减损更何况消除。独裁集团的罪恶目标就是巩固愚昧的持续和传递,毋庸置疑它们对大陆社会的剥削和压迫负有最不可脱卸的罪孽,然而,被统治的愚民并不值得太多怜悯,它们实在是自作自受。大陆专制土壤里成长的愚民,自身带有浓厚的奴隶哲学,这种超越自欺欺人的思想作为,无处不阐述奴隶哲学的根深蒂固。

奴隶哲学简单概括就是分不清什么是奴隶,作为奴隶又自得其乐,时时处处为奴隶主着想并以此为荣,面对外力揭示的奴隶现实不但排斥而且打压,被剥削、奴役、压迫至死也毫无怨言,这些荒诞行径能影响传递至下一代。当然这种奴隶哲学在官僚集团、体制群体和普通群体三者之间存在动机差异。官僚集团尽管也是独裁集团奴役的物件,但它们获得专制制度带给的优越利益,可以把独裁集团对自己的压迫转移施加至低于自己的其它两个阶层以获得释放,也可以运用手中的权力在专制制度里为所欲为,获得金钱地位和声望,这些是官僚集团的愚民践行奴隶哲学的动机。体制群体则受到独裁集团和官僚集团的双重压迫,它们也从专制制度里获得利益,但受到的奴役也不轻,它们通过刁难、鄙视、打压普通群体找寻自己在专制中的存在感和优越感,抵消自己遭受的来自上层群体的压迫,这个群体亦然有释放的管道也同样从专制制度中获得金钱地位和声望,也是这个群体里的愚民拥护奴隶哲学的想法。比如,暴力系统里的体制群体愚民依照官僚集团的权力命令打压个体时,它们往往毫无禁忌心狠手辣,迫害之残忍令人乍舌;体制群体的愚民对办理公务的个体时常蔑视、蛮横、刁难,这也是它们获取自身优越性的体现,依此寻得专制制度中自己所能获得的优越感。普通群体处于社会最底层,遭受全面压迫,同时群体内愚民亦会相互攻讦,完完全全沦为专制制度盘剥物件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利益,然而普通群体的愚民誓死捍卫专制的莫大志气则来源于它们的愚昧,也是它们的奴隶哲学。奴隶哲学在普通群体愚民中有鲜明的语言特色,比如“现在比以前好多了,还想怎么样”“努力赚钱,管它其它什么”“不要相信谣言,要多看看美好的一面”“国家政治和你们无关,管好自己就行”“习近平还不是从基层慢慢做起,踏实认真就能成功”“官员难道还比不上你们”“那些都是虚假的,官方新闻都没报导”“诋毁国家形象就是卖国贼”……这些能体现思想的语言无不体现出明显的奴隶哲学。三个统统被独裁集团奴役的奴隶群体里巨量的愚民从不同角度考量传承着相同的奴隶哲学,为专制制度的永续添上护航的臂膀。

愚民具有难以估量的忍耐力,如同它们不可估摸的愚昧一样。它们不知道人类的权利和尊严但确信自己很有权利和尊严,无论遭受多么沉重的压迫,它们都不会明白罪恶的根源,也不会激发本能的反抗而是促进承受奴役的意志。遭受的磨难越是沉重,它们越是能从比较中寻得宽慰。例如,中国共产党夺得政权以来在全国范围开展的历次整治运动,一次比一次残酷血腥,并没能激发出愚民一丝抗争的勇气,而且在大跃进后面临广泛饥荒时,不是用抗争获取生存而是用隐忍抛弃生命。这种用生命作价的威胁都不能呼唤出反抗的意志,足见大陆社会的承受力和忍耐力,另一面也证明独裁集团的管制之强悍。这残酷的历史并没能给愚民带来反思,而是成为他们对当下大陆自豪的参照对象,“和以前相比,现在好多了,至少没大量饿死人”。愚民一谈起现在的大陆就满满是对曾经黑暗的追忆,土改、反右、文化大革命等等,追忆看到的不是独裁集团的劣根罪恶,不是专制制度的诟病缺陷,而是对当下社会的赞美和感叹,是对一个美好奴隶制度的向往。从三个奴隶群体的分层来看,普通群体是遭受专制盘剥最严重的群体,也是信奉奴隶哲学动机最脆弱的群体,逻辑上也应该是最容易诱发抗争的群体;不过从另一个方面分析,普通群体则是毫无权力的群体,是遭受独裁集团、官僚集团和体制群体同时压制的群体,而且也是专制社会权力运作体系最边缘的群体,资讯更闭塞愚昧更彻底,这样的情形又更难于出现抗争;恰好是愚民不可估量的愚昧和忍耐力使得逻辑上应该存在的抗争消退,现实里专制运行得更加稳固。

失去抗争意识还算不上奴隶哲学对社会变革的真正危害,沉沦于专制并成为自愿为专制站台者甚至为眼前利益阻挠和打压个体觉醒才是莫大的罪孽。官僚集团和体制群体时常出于本能的奴隶哲学打压文明的力量或者觉醒的个体,由于它们从专制中有利可图,这种动因还略有依据。但普通群体对觉醒个体的阻挠就显得非常荒唐,觉醒者付出巨大的代价意欲将它们带离苦海,而它们却乐意沉浸在奴役中为独裁集团摇旗呐喊,蔑视阻止甚至挞伐哪些帮助他们的人。

必须厘清大陆的政体结构,这是国际和国内都易形成的错觉。国际社会被大陆所谓的“社会主义”误导,大陆的社会政体和“社会主义”没有任何联系,就如同大陆所谓的法治和国际通行的法治千壤之别。大陆是实实在在专制政体的新型奴隶社会。有国外资本主义社会的人就曾言“虽然我们是资本主义国家,比不上你们社会主义的国家福利,但是基本的人道救助还是有”,显然,他们被大陆独裁集团的宣传所骗,把一个专制政体的新型奴隶社会误解成形似北欧诸国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回看国内,由于奴化的教育,个体又出现相反的误解,以为社会主义就是大陆当前的国家政体,因此,个体常常无知的批判“社会主义”。本来简单的政治常识被独裁集团利用,成了迷惑世界的幌子,它们行专制奴役之实却打着大自由大福利的社会主义旗帜,向国际宣传;对内又使用谎言歪曲社会主义的实质,生产资料和社会财产以公有制方式霸占,却毫无自由和福利。不能清楚地认知大陆的社会政体,对内外都极易形成误解,属于意识形态的巨大愚昧。因此,倘若在大陆宣导真正的社会主义,一定没有市场,因为个体心中存有腐朽的歪曲观念,它们在意识形态领域错漏混乱。意识形态的偏执使得愚民非常钟情和迷恋国家主义,这恰巧迎合独裁集团窃取国家后以此为名实行奴役。所以在大陆社会,个体对以国家冠名的事物带有无知的盲信和崇拜,对官方带有本能的敬畏和盲从。这也使专制下新型的奴隶社会显得非常合情合理,并不在于这个制度的精妙而是愚民非常臣服这一套奴役的理论。如果把所有的专制罪恶都推给独裁集团的系统奴役就难免偏颇,历史一再的重复诉说专制的黑暗,但并没能动摇愚民坚定的奴隶哲学,它们也始终没能认知到大陆的政体实质。面对簇生的社会弊端,专制依然能持续畅行,而且并未带给独裁集团棘手的社会问题,这依赖于数量可观的愚民。独裁者宣导的社会主义就是一切权力属于国家,一切资源属于国家,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愚民遭受何种极端的压迫,它们都不曾认为这是奴役,因为它们所有的一切都是国家赐予(它们头脑中填满这样的思想意识);经过努力生活有所好转,它们也认为那只是国家的恩赐是政策的恩赐是统治者的恩赐。这样形成愚民的奇怪思想,专制压迫下生活困苦认为是自己的责任,生活有所起色就对国家感恩戴德,而国家只是独裁集团的囊中玩物,以国家名义如何剥削奴役压迫它们都毫无怨言。

愚昧深入骨髓后,愚民的大部分行为并非受制于恐惧而是依从于惯性,也就产生惯性的愚昧行径。比如对日本的敌视态度,日本在上世纪的世界战争中给所有被侵略国家都带去沉重苦难,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这个历史事实不容忽视,但并不意味从此在任何事务中都必须对日仇视或者将这种敌视态度代代延续。这种对日的仇视随着愚昧的扩散也在迅速的扩散,在独裁集团的持续奴化宣传下,大陆现在的情形,从幼童到老者存在广泛普遍的仇日情结,而大多数愚民对日本的了解也许仅限于弱智抗日剧集中的宣传。除了对日本的敌视态度,很多对外部世界的歪曲观念都是缘于惯性的愚昧,这些扭曲情结并没有布设在恐惧范畴之内,而这也正好体现出愚昧之惨重。因为这种惯性,愚民总好于相信媒体宣传里大陆哪些虚假的美好和强大,也更愿意相信宣传中片面的外部世界悲惨,顺着这样的轨迹,愚昧日趋加深,惯性也越来越强。但凡举例说出明显的真相,愚民不但不认可亦会延著愚昧惯性狡辩,例如对比中日科技,愚民不认为大陆落后,它们的逻辑可笑而荒唐,这些都不是恐惧逼迫它们做出的行为。在愚昧深入到此种程度,它们反倒更适合于独裁集团营造的遍布恐惧和谎言的奴隶社会,至少它们内心大都如此觉得,当然它们也并不认为那就是谎言,那就是恐惧,也不会认为自己就是奴隶。也就是说,在大陆奴役愚民比解放愚民容易的多,也更符合愚民的喜好。

无法统计愚民的数量,可以想像其体量之巨,浩浩荡荡的愚昧可以轻易将个体中摇摆不定甚至蹒跚觉醒者卷入愚民之列,何况这种愚昧文化传承的相当完美,上一代教育下一代,上一代愚昧下一代。体量庞大的愚民渗透在社会每个角落,官僚集团、体制群体和普通群体内愚民各自忠实履行着奴隶哲学,对眼前利益狼奔豕突,追求专制制度下空中楼阁般的虚浮物质,它们不会懂得专制制度里一切事物其实都是虚无缥缈的,相对于奴隶来说。这也正是独裁集团划定给所有个体的中国梦,一个只需要奴隶的中国梦。

由于愚昧,奴隶只会相互戕害,根本伤不到独裁集团就更不可能危及专制制度。官僚集团除了坚守奴隶哲学以外,它们自然会动用手中权力攫取社会财富,尽管在专制下奴隶的一切所得都是虚幻的,但这不会妨碍愚昧的奴隶。官僚集团需要攫取财富必然要在独裁集团对社会的奴役压迫下再寻找挖掘剥削的管道,这种剥削只能递层向下,再次从体制群体和普通群体中榨取,这既是官僚集团的权力寻租。权力寻租并非来自独裁集团授意,因为重复对社会进行剥削必然带来更多的矛盾,与独裁集团巩固专制旨意相悖,但官僚集团的权力寻租却是专制制度的必然产物。处在奴隶阶层的官僚,一方面受到独裁集团的禁锢和奴役,一方面又握有不受下层影响的权力,它们能奉行奴隶哲学的动因就是权力寻租,如果没有这种便利,它们对奴役自己的专制就会失去兴致。官僚集团广泛权力寻租获得巨大利益,向上对独裁集团纳贡取得更多权力和更多信任,向下会对低层群体压迫更积极打压更残酷。这就使得官僚集团尽管仍然是奴隶但因其虚幻的利益和独裁集团的目标结成一致,它们积极打压社会抗争,不仅是在维护专制更是在保护自己的虚幻利益,同时社会越是被压迫的惨重弥漫的恐惧越是骇人,底层愚昧的奴隶承受着更沉重的压迫却愈来愈变得难以抗争,大多数都在为生计疲于奔命。官僚集团权力寻租带给奴隶群体内部的压迫并未能引起反作用力,反而在愚昧的奴隶中形成常态,将社会财富更急速向上集中,也更给新型奴隶社会中以钱为载体的专制制度带来丰厚财富基础。专制制度下延著权力的顺序奴役,也顺着权力的轨迹向下压迫,体制群体只能对普通群体形成压迫。体制群体权力薄弱但其处于权力末梢直接行使专制事务,“县官不如现管”,在大陆专制下,它们也具有权力寻租的空间,同样也对普通群体形成剥削和压迫。它们通过日常专制事务鄙视和刁难,克扣和索贿,以及暴力镇压时的残忍和恶毒,压迫底层群体。底层群体承载各级压迫生计困苦,失去生存信念要么自残要么报复社会,又导致奴隶群体内的残害。这样随着权力逐层递减至底层毫无权利,剥削压迫逐层递增到独裁集团奴役一切,奴隶群体的奴性亦是逐层递增至底层奴性成屙,愚昧致使奴隶群体在巨大的专制残害下,并未能形成一致目标,而是逐级向下压迫,造就畸形社会形态。

独裁集团和奴隶群体构造的新型奴隶社会形态里,最根本的祸患是掌握操控一切的独裁集团的存在,然而愚民只察秋毫不见舆薪。独裁集团控制了国家一切,但它们的日常生活几乎独立于奴隶组成另一个社会,因此,在奴隶构成的社会中出现多么惨烈的事件实质对独裁集团都是没有任何伤害的。比如食品安全,医疗事故,社会报复,环境污染等等,由于独裁集团几乎所有的物质都来自特供而且运用举国之力从事安保,独裁集团的天堂生活就建立在奴隶社会的黑暗惨淡之上。奴隶社会频发恶性事件,波及甚广,危及生命,独裁集团扮演青天献身调停处理,愚民每每都对独裁集团报有期待,其实它们根本不会明白,两个迥异的社会,生活在天堂且操控奴隶社会一切的独裁集团又怎么会在乎愚昧奴隶的死活。那些奴隶所盲信的独裁集团自身的存在就是最大的祸患,只要它们一日不除,专制制度就永远寄生著躲不开的病症,奴隶社会就永远暗无天日,然而,愚昧的奴隶怎能明了这个症结。例如,大陆爆发的三聚氰胺奶粉事件,首先出现这种恶毒的谋财害命的事件就足以说明大陆这个社会的畸形病态;其次权力机构为了利益打压迫害独立报导的正义之士,可以看出在奴隶社会中愚昧的奴隶如何阻碍社会觉醒的进步之力;再次祸害和影响越来越大,威胁到专制统治的稳定,于是,独裁集团开始宣传,意欲解除事件恶果,维护专制稳定,形式上开始介入查办。恰好,这也正是愚民从来都期待的场景,永远被独裁集团虚伪的假相蒙蔽,把它们奉为正义化身;最终事件无果而终,由独裁集团编导演出一场拙劣的戏剧。同时,类似的情形在奴隶社会的每个领域每个行业每时每刻上演,实在的,解决问题的方法简单不过,只要独裁集团和奴隶使用同样的奶粉,就必然不会发生此事。然而,一个无法约束和监管的独裁集团又怎么会自愿而为?所以,解决独裁集团的存在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本源,专制制度才是这一切的孽源,但是,缺少了信奉奴隶哲学的愚民这一切不就毫无着落吗?

愚昧从来都是专制的孪生兄弟,专制有多么久远,愚昧就有多么沉重。几千年的专制大陆造就了一具具愚昧的奴隶躯壳,这躯壳恰当推动着专制浩荡,尽管这一切都是独裁集团煞费苦心的经营“硕果”,若没有自甘为奴的愚民,独裁者又何以存续。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个国家的专制有多么悠久,多么强大,那被奴役的个体就有多么愚昧和无可救药。

骗子和骗术能在大陆蔓延和深入,不能不归功于愚昧。独裁集团责无旁贷是这里最显赫的骗子,它们动用了所有一切骗术维持着一个新型的奴隶社会,无论对内对外都十分成功。处在这样的谎言漩涡,只要接受或者采信独裁集团炮制的任何资讯,都会逐渐使你走向愚昧,如果还对独裁者存有哪怕一丝期许都是愚昧表征的内伤。在独裁集团经营的庞氏骗局里布满无数细微具体的其它骗局,因为愚昧,这些骗局日臻繁荣,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言说,大陆的个体从事的一切事务都是在行骗和受骗。孩子送去接受教育为的是培养人才,其实它塑造奴才;普普通通做一份工为的是养家糊口,其实它推动了专制运转;勤勉的从事环保公益以为布施正义良善,其实变成给魔鬼赎罪,愚民也会误解为魔鬼施舍的福祉;积极加入国家暴力机器理想保家卫国,其实不过强大了独裁集团带来的恐惧,不但不会保家倒是拆家更容易,不但不会卫国反倒让窃贼更猖獗;勿需再列举例证,在独裁集团以巩固专制为目的所运行的庞大骗局中,任何个体都是被欺骗者,只不过愚民自得其乐而已。如果从微观看,那更是如此,愚昧的土壤使得骗子轻而易举屡试不爽,街边摆幅牌局就可以养活好几个壮年,随便打几通电话就可以到手百万,带一套假证件就可以自在游刃官商界,轻松包装一个空壳(泛亚金融诈骗)就可以吸走几万人的养老积蓄,不胜枚举。骗子在愚昧中丛生,愚昧滋养骗子壮大,当个体需要时时处处防备骗术,冷漠也就不期而至。扶起摔倒的老人会被骗,救助流浪的乞丐会被骗,和陌生人说话都会被骗,这样个体只会愈发封闭住慈爱,变得越发冷漠。愚昧丛生的土地骗子最是获得追捧,大陆就是鲜活的试验场。独裁者用极其低级的谎言伪装自己却能在大陆行骗几千年,至今它们只是不断重复著谎言,但效果出奇的凑效,这不能不归功于愚昧。身体健硕的愚民是专制宝贵的财富,它们一生都致力于伟大的专制事业,壮大暴力系统成为内外恐惧的源头,繁衍子嗣传承著优秀的奴隶哲学,耕耘一世为专制创造运转的财富基础,它们用无比骄傲的愚昧阻滞星星点点的萌醒,用自己的健硕和繁衍维护了专制的巩固和持续。可以断言,如果它们挣扎不出愚昧的泥沼,大陆也盼不到文明的葳蕤,如果要它们挣脱愚昧的腐蚀,在专制的大陆似乎没有可能,个体都还在谎言里兜兜转转。(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6-13 10: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