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还原金无怠间谍案 解密美情报界新对策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员工金无忌被捕后当年,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撰写报告反思金案,此机密文件已于2010年解密。(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前员工金无怠被捕后当年,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撰写报告反思金案,此机密文件已于2010年解密。(SAUL LOEB/AFP/Getty Images)
人气: 679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金无怠被指是迄今对美国构成最严重破坏的中共间谍,他的结局更是轰动一时。上世纪80年代中期,潜伏美国情报机构多年的中共“头号间谍”金无怠(Larry Wu-Tai Chin)被捕,并在狱中自尽。

30年后,大陆网友日前在网上爆料,称在北京香山玉皇顶的一个果园内发现金无怠墓碑。由于金自杀后便葬于美国加州,网友猜测香山墓可能是衣冠塚,再次引起对中美“2017间谍战”的关注。

情报安全部门一向对工作成败讳莫如深,中国更是如此。从公开的中美情报大事来看,中国对美情报最大的挫败当属金无怠落网。究竟30年前发生了什么?而美国情报机构又从金无怠案获知了什么?通过美国中情局(CIA)的解密文件以及美国之音的采访调查,我们一起来还原事实。

左侧为近期网络流传的北京香山果园内的金无忌墓碑,右侧为金无忌被捕照片。(网络合成图片)
左侧为近期网络流传的北京香山果园内的金无怠墓碑,右侧为金无怠被捕时的照片。(网络合成图片)

1986年2月21日,金无怠吃过早饭后回到房间里,他坐在凳子上,把一个垃圾袋套在头上,用一根鞋带绑紧脖子,窒息而死。桌上还放着一封没有来得及寄出、写给妻子周谨予的信。

当时,金无怠被联邦机构以间谍罪等罪名起诉,收押等待宣判结果;同时他也在冀望找各种渠道,“请”中共捞他出狱。

两天前(2月19日),他的妻子周谨予和往常一样去探视他。那时的他似乎依然相信,中共对他不会袖手旁观。美国之音的《解密时刻》节目指,“中情局里的红色间谍”在调查、采访多名当年参与金案调查以及金的朋友、家人后,还原了当时的一些对话内容。当时金无怠说:“至少要做给世界看,是不是?人员出了事情,结果,好,就一句‘我根本不理’,这从人情上说不过去……这个国家不负责任,不会永远不负责任,对不对?”

昔日大红人 今日衣冠塚

在金无怠去世后,他被安葬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塔玛哈墓园里。2011年,他的妻子周谨予逝世后也安葬在他旁边。

如今,北京突现一个金无怠的墓碑,自然让很多人觉得吃惊。从网友上传的金无怠墓碑照片来看,墓碑上刻字金无怠生于1922年、死于1986年,籍贯广东南海,与“间谍”金无怠的生平吻合。立碑下款写有的三名子女名字也与现实中的金无怠后人相同,且旁边还有金无怠父亲金孟仁的墓碑。

但大家吃惊的更深层原因却是:至今中共官方从未在公开场合承认过金无怠的中共间谍身份。1986年,美国国务院正式向中共当局提出抗议,而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回应说:“我们同那个人没有任何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

据悉,当时金无怠还想抓住最后一根稻草。在一次探视中,他提出要周谨予去一趟北京,设法求见邓小平。他说:“只要邓小平能给里根总统拨通一次电话,有可能得到释放。”但他的妻子和朋友都觉得不可能实现,因为中共根本不承认他的存在。在他入狱后,中共就立刻冻结了汇给他香港账号中的存款,并断绝所有联系……

虽然不知何人在此为金无怠立碑,但墓碑四周杂草丛生,显得十分荒凉,此景倒与金无怠的生平经历很是契合。

金无怠与俞强声 既生瑜何生亮

金无怠生于北京,先辈是满州旗人,曾驻防广东南海。金无怠在美国情报机构一共工作37年,历任美国中央情报局对外广播情报处翻译员、分析员、档案管理员,及美国东亚政策研究室主任等。

金无怠是美国逮捕并定罪的第一个红色中国间谍。他被指在30多年工作期间,陆续向中共政府提供机密情报。1985年,因中共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声被美方策反,导致金无怠身份暴露,被美国逮捕。

1982年9月,联邦调查局(FBI)中国反情报组组长史密斯(IC Smith)接到中情局通知,说美情报界遭长时间渗透,对方是个和中国合作的人。消息是从一个中情局策反的中国情报机构人员、代号“舵手”(Planesman,俞强声)处获得。

随后舵手提供更具体的消息:1982年2月,这名男子搭乘航班抵达北京,入住前门饭店553号房间,跟中国公安部高级官员见面且参加高规格晚宴,并被奖励5万美元。

1983年4月,美国外国情报监视法庭授权FBI监听金无怠电话,并对信件、住所及行动进行监控,展开代号“鹰爪行动”调查。

1983年5月,金无怠再次启程去香港。FBI在出境机场,秘密检查金无怠的行李,没有找到机密情报,但却发现一把北京前门饭店553号房间的钥匙(一年前离开时忘了归还)。这与舵手提供的信息对上了号。

FBI直接登门 成功问讯金无怠

在起诉中共间谍案中,美国司法部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必须有足够的呈堂证据,才能确保案件被起诉。要取得实物证据非常难,因为几乎不可能在现场人赃并获,而间谍们通常也不会留下太多的蛛丝马迹。

当年调查金案的史密斯告诉美国之音:“随着调查的深入,在一年、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里,我们收集了很多信息,但是证据非常少。我所说的是实物证据,就是那种确凿的,可以呈堂的证据。所以事情变得很明了,确保这个案子值得被起诉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通过一次成功的问讯(让他招供)。”

1985年11月,FBI探员登门拜访金无怠,直奔主题,起初金无怠否认在中情局工作期间或退休后,跟中国情报官员进行过任何接触。但当听到“区启明”(从1952年开始,跟金无怠直接接触的中共特工,合作关系长达20多年)三个字后,金无怠的镇定消失,之后他决定配合问讯。

当《华盛顿邮报》登出金无怠被捕,指其在过去30年里一直向中国传递情报时,震惊美国社会。因为从表面上看,金无怠很普通、很正常,且连他妻子周谨予都不知道。

他的好友张茂林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透露,在日常生活中,金无怠非常节省,“衣服、鞋、袜都是Yard Sale(庭院旧货市场)买的,他从来没有到百货商店给自己买一件新衣服”,但同时他又好色、好赌。

史密斯则表示“最成功的间谍是那些表面看起来非常普通的人,他们从不惹人注意、不开豪车”。“从很多方面看,金无怠是一个完美的间谍。”

金无怠的情报直通中共中央

那么金无怠是何时为中共服务的呢?根据法庭文件,金无怠称早在1944年(41年前),他在美国驻中国福州联络处获得秘书兼翻译差事时,就被中共策反。而从1949年中共建政后,他开始不断地为中共提供情报。

史密斯表示:“当他看到一份文件,他觉得北京可能会感兴趣时,他会把文件藏在外套口袋里,或是袖子里面,然后走出办公楼,回到家把文件用相机翻拍下来。第二天再把文件放回原处。攒下两卷胶卷以后,他就会和外界联络。”

尤其是1965年,金无怠成为中情局的正式雇员后,获得接触最高机密的权限。但当时中国正处于“文化大革命”,他的中国上司区启明被关押在监狱里,所以到1976年两人才恢复联系。

也就是说,1965—1976年间,金无怠向中共传递的情报非常有限,这与他留下的个人日记也能对上,他有一个习惯、凡事都要记录下来,这也给FBI留下了诸多证据。

1976年后,区启明告诉金无怠两条路径向中共汇报情报:第一、如果有机会来香港,事先给香港的“罗先生”写一封信或寄一张明信片,有人会在指定日期南下来见他;第二、如果有机密情报要传递,打电话联络加拿大多伦多的“李先生”。

根据记录,从1979年到1982年,金无怠至少四次先飞往纽约的水牛城,再驱车前往多伦多与“李先生”接头,把胶卷交给他。而每一批情报都需要两名翻译花上两个月时间才能全部译成中文,之后呈交给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中共中央政治局。与此同时,金无怠的香港银行户头的存款也在增加。

金无怠的死至今是迷

金无怠死后,他的儿子金鹿石(医生)参与法医验尸,结论是金无怠是自杀,没有他杀的嫌疑。然而这并不能完全打消人们的疑虑。

他逝去的妻子周谨予以及朋友对“自杀”的结论表示怀疑。在美国之音的采访中,金的好友张茂林说:“我一直都怀疑,我到现在还怀疑,他完全不像是自杀的。”他提及金无怠留下的最后一封信,里面还让周谨予第二天给他带东西,“可是那天早上他就自杀了,所以我就觉得蛮奇怪的”。

当时负责此案的检方法律顾问、联邦助理检察官约瑟夫.亚若尼卡告诉美国之音:“我认为,除非有人暗示他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否则他应该不会这么做。”因为把垃圾袋套在头上,再绑上鞋带,窒息而死,需要无比的自制力。“他像是专门练习过似的,人的自然反应,直觉应该是把袋子扯下来,但金无怠不是,他就那么坐着。”

亚若尼卡说的“有人”,据说指的是金无怠生前的最后一位访客——在金自杀前两天,他妻子离开后稍晚,纽约华文报纸《中报》记者陈国坤与金见面。《中报》当时是美国华人社区一份亲中的华文报纸,与中共官方关系密切。

亚若尼卡表示:“或许我过分解读了这件事,但是当有这样一位访客、一位中国的记者,我确信他是中国情报部门的人,或是大使馆或领事馆派来的。这其中的巧合实在是太多了。”

美情报机构反思金案

在金无怠自杀的当年(1986年),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撰写了一分机密报告,题名:“应对间谍挑战:回顾美国的反情报以及安全项目”,这份机密文件已于2010年解密,公众可在中情局网上查阅。

报告称,金无怠让中共能够从内部数十年窥视美国对中国以及相关话题的情报。金首先作为美军翻译,然后是中情局的翻译员以及外国媒体分析师。报告形容金就像是植入体(Plant),其在1943年进入美军工作前,已经接受过(中共)情报培训;且他提供的美方报告受到中共官员的高度表扬。

自金无怠被调查后,美国情报机构发现中国在美国境内采用的情报策略跟当时的共产主义国家苏联等不一样,所以提议美国对中国要采用新的反情报方式,以切合中国情报的突出特点。

而对金无怠案,美反情报工作总结了四个教训:

第一个教训,招聘雇员过程中,要重视进行个人的反情报审查。

第二个教训,需要加强反情报以及安全意识。

对国防承包商人员、政府机构雇员、美国派驻海外人员、外国情报服务机构盯上的同族裔人士,以及国会工作人员的安全意识认识不足。

第三个教训,需要多加留意雇员的财务、外国旅行以及与外国有联系等的敏感信息。FBI在过去的反情报调查中,缺少对财务以及电话记录这方面信息的查询,也可能忽略了外国情报机构与美国情报机构雇员的接触。

第四个教训,FBI以及司法部不要过早介入疑似间谍的调查。通常是等到事情变得无法控制,才请FBI介入;因为FBI过早出现,可能会打草惊蛇,导致失败。同时建议司法部晚些介入,那样起诉这些案件时,可以有更多证据,才有望将更多的嫌犯定罪。

当美国之音的记者李肃问金案的检方律师亚若尼卡,当时打算给金无怠的量刑是什么,他回答:“我们没有到那一步,因为他自杀了。”但是原本的量刑将是“无期!无期!!无期!!!不能假释!”

尽管30年过去了,金无怠对中美情报战略的影响至今仍在。从情报研究中心(CSI)发行的学术季刊《情报研究》(Studies in Intelligence)上来看,在论及中国情报机构的文章中,几乎都能看到金无怠的名字,出现频率非常高。2017年,公众再次掀起对中美间谍战的关注,对中共头号间谍“金无怠”的议论也在被重新提及。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06-16 8:5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