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谢田:台湾的善和宝岛的统独之忧

人气: 75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9日讯】去年因为偶然的机会,获悉中华民国外交部“台湾奖助金”的讯息,告诉我的学者对这个国际项目赞誉有加。后来有幸成为获奖学人,又承蒙台大公共经济研究中心的惠顾,得以今夏在台大做访问研究,课题是台海两岸的经贸关系和相互依赖性。

“台湾奖助金”的承办者、位于国家中央图书馆的汉学研究中心和台大社科院,软硬体设施和研究、教育人员,都是一流水准;汉学研究中心和台大公经中心的职员,都非常专业敬业,令人印象深刻。从台大颐贤楼办公室的窗户看出去,是法学院的“霖泽馆”。笔者的字是“泽霖”,因为是谢氏族谱中传下来的、“泽”字辈的。跟宝岛的缘分,应该是不浅。

这次来台湾是第四次,不是匆匆过客,而会呆得久一些,像个居民。住所离通化街、临江街夜市不远,晚上常常逛夜市,品尝小吃,细细体察民情。发现台湾最大的特点之一,尤其是和大陆最大的不同,是台湾社会的“平和”与“良”。从台北到基隆,以前还去过台南、台中、高雄,弥漫在台湾社会的,是个“善”字。旅美三十年,美国人也很善良,但和台湾不同。美国人的善,外放、热烈、直率;而台湾的善,内敛、温和,而含蓄。

台湾社会的良、细致和温馨,比比皆是,时时让人感到静静的暖流和心头的震撼。朋友的热情自不待言,陌生人的善,更说明问题。公共热水器有格外的按钮,防止人们不小心按了热水造成烫伤。捷运站、便利店、公寓楼、办公室门口,常有多余的雨伞,供下雨时没带雨具的人免费取用,也亲切的提醒人们用后归还,让善念继续。一次从图书馆回家,路上看到有卖烤红薯,一斤70元,问一个多少钱,一斤几个,因为我只想买一个。卖红薯的老妇很善良,可能以为我嫌贵了,秤了一个红薯后略带抱歉的口吻说,好多年没涨价了。还有一次,那是刚到台大,问一位学生模样、戴眼镜的男生,用餐的地方在哪儿,他就指了几个地方。一个星期后在一家餐厅点餐时,一个戴眼镜的人走近,就是上星期指路的学生,他说您上星期问及好吃的地方,我没有告诉完全,还有某某、某某、某某等等。我很惊讶他怎么会记得我、认出了我,还不厌其烦、再次的善意提供讯息。

那天去大安区一家川菜馆吃饭,那里的川菜蛮地道,点了远近闻名、源于台北的川菜“苍蝇头”。菜很好很下饭,但名字很难消化。台湾是国际都市,这菜名怎么翻成外文呢?望文生义,会打消食欲的。跟朋友开玩笑说,菜名很形象,但太形象了,“苍蝇”不讨喜,为何不叫“碧玉簪”或“绿头绳”?

台湾为什么善良?人的善心和善念,是从哪来的?台湾的善有台湾特色,与美国的善不同,保留了国人传统的观念和特质。但善显然是跨国界,跨文化,也跨种族和肤色的。在国父纪念馆、台北101、故宫博物院,到处能看到法轮大法修炼者在告诉人们真相,这在大陆是看不见的,也让中国游客震撼。台湾信仰自由,随处可见佛堂、寺庙、崇拜场所和虔诚的人群,人们不难推断,社会的善,是源于对神佛的信仰;是正信和正念,才维持了人的善念。

台湾的善,不分肤色、年龄、和族裔。参观国父纪念馆,看到描述台湾人口组成的展板,其中“原住民”占2%,“闽南”占68%,“客家”占15%,“外省”占13%,“新住民”占2%。问义工从大陆去美国的华人申请在台定居,还算“外省”人吗?她说不会,该算“新住民”。问“闽南”、“客家”和“外省”人通婚(据说很普遍),其子女算什么?她回答不出。又问如果蒋介石从大陆带去的人(外省人)里,也有闽南人、客家人,又该怎么算?是不是分类不是非常严格?她答不上来,找来她的上司,一个非常和蔼的义工,他也答不出来,但我们愉快的交流了一个小时。

作为炎黄子孙,我们知道合久分久、分分合合的道理,人间的事,不过就那么一点戏。作为美籍华人,笔者没观点,社会保持良善,有自由、幸福、安宁的生活,是最重要的。两岸政党的目标、政治的宣传,党派的对立,和统独的对立,其实都不重要。跟台湾民众闲聊,发现很多人已经超越党派、超越统独,非常超然。人们都说,平常过日子没人想这些,都是竞选时才挑起来的话题。

说到台独,笔者碰到一个顶级人物。来台的飞机上,邻座是FAPA(台湾人公共事务会)的副主席。FAPA是总部位于华盛顿、寻求台湾独立的非政府组织。和他聊了许久,因为一直关注世界各地的“独立”运动,从北爱尔兰的独立,到巴勒斯坦、西班牙的巴斯、库德人建国、犹太人建国、魁北克独立、美国德州甚至加州的分拆和独立,都很关注。加州独立和分拆是有人建议把加州变成独立的国家或拆成六个州。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者还主张在美国西北的俄勒冈、华盛顿州一带,成立白人的国家。

末世中人们道德坏了,思路也乱了。一个更普遍的问题是,谁可以决定一个新国家的产生和疆界的设定?谁有这个权力?是应该由加州人做决定,还是由美国人做决定?纽约法拉盛华人密度高,中餐馆林立。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国家,不算5百人的梵蒂冈,人口10万以下的有20来个。如果10万华人定居法拉盛,皇后区成为华人社区,我们是否可以自决公投,成立美国的国中之国,一个华人国家,叫“中华法拉盛国”?我还问了一个假设的问题:如果中国跟美国、台湾一样,没有共产党,自由平等,非常富裕,比美国还富;到那时台湾民意会继续要求独立吗?他认真的想了想,诚恳的说,那可能就不会了。

副主席说他也信神,我说太好了,我们有类似的信仰。统与独,应该不是人定的,神才是最后主宰,他点头称是。台湾有这么多的善,如果台湾上下一起努力,让台湾的善发亮,让台湾的善震动神的世界,让台湾的善延伸到大陆,惧怕良善、假恶暴的中共就会无处遁形。诚然,中共导弹还瞄著台湾,但台湾如果延续蒋公的“以德报怨”,使真诚和善良回到大陆,中国就会成为没有共产党的社会,台湾也就安全了、有希望了;台湾的统独之争、之辩、之忧,就会消失于无形。◇#

责任编辑:刘菁

本文转自534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

http://www.epochweekly.com/

评论
2017-06-19 2: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