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约吸毒过量致死案例大增

毒贩随意按比例加工合成毒品 不知道自己所贩毒品的毒性多大 导致吸毒致死增加

布碌仑南区毒品防范部门的调查警官说,从2009年至今,美国吸毒过量致死的比率翻了一倍多,它的比率已经远远超过枪杀和交通事故。 (蔡溶/大纪元)

人气: 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中国产的新型合成毒品芬太尼(Fentanyl,又称“中国白”),去年开始涌入北美街头,在美国引发新一轮的毒品之灾。因其毒性远强于海洛因,而价格更低廉,吸毒者很容易过量而死。引起执法机关的关注,防毒教育也从学校走向社区。

市警68分局局长何怀特展示缉查毒品刑警(NARC)2017年1月以来,在湾脊区与戴克高地抓捕毒贩的行动,看起来贩毒情况已遍布南布碌仑大街小巷,触目惊心。
市警68分局局长何怀特展示缉查毒品刑警(NARC)2017年1月以来,在湾脊区与戴克高地抓捕毒贩的行动,看起来贩毒情况已遍布南布碌仑大街小巷,触目惊心。(蔡溶/大纪元)

布碌崙湾脊区与戴克高地今年已发生四起吸毒致死的案件,全市因嗑药致死的人数也出现上升趋势,死亡率上升的原因是吸毒过量的比率突增。新的报告显示,各个年龄段的人群都处在死于吸毒过量的风险之下,而45岁到54岁之间的中年人最容易陷入致命吸毒中。

各个年龄段的人群都处在死于吸毒过量的风险之下,而45岁到54岁之间的中年人风险最大。
各个年龄段的人群都处在死于吸毒过量的风险之下,而45岁到54岁之间的中年人风险最大。(蔡溶/大纪元)

为何吸毒过量的比率突增?市警68分局13日晚在社区举行“社区毒品知识和防毒意识”的讲座中,布碌崙南区毒品防范部门的调查警官说,许多街头售卖毒品的毒贩私自制作合成药物,随意按比例加工混合,卖毒品的都说不清楚手里的“海洛因”究竟是什么,吸毒者就更不清楚自己摄入的是多么强烈的药物,这是导致很多人吸毒过量致死的原因之一。

市警68分局局长何怀特(Joseph Hayward)展示缉查毒品刑警(NARC)2017年1月以来,在湾脊区与戴克高地抓捕毒贩的行动,看起来贩毒情况已遍布南布碌仑大街小巷,触目惊心。
市警68分局局长何怀特(Joseph Hayward)展示缉查毒品刑警(NARC)2017年1月以来,在湾脊区与戴克高地抓捕毒贩的行动,看起来贩毒情况已遍布南布碌仑大街小巷,触目惊心。(蔡溶/大纪元)

警官说,对整个美国而言,每年有65万人药物上瘾,而每天有78人死于吸毒过量,也就是说每19分钟就有一个人因此而死。大多数死亡与非法使用处方止痛药有关,从2009年至今,美国吸毒过量致死的比率翻了一倍多,它的比率已经远远超过枪杀和交通事故。

中国合成化学毒品泛滥北美,毒贩任意混合后销售,令吸毒过量死亡人数飙升。
中国合成化学毒品泛滥北美,毒贩任意混合后销售,令吸毒过量死亡人数飙升。(美国缉毒局)

处方止痛药作怪 中老年人也变毒虫

最新统计显示,纽约市嗑药过量致死的案件在去年大幅攀升,从2015年的937例激增到去年的1,374多例,升幅达46.6%,而且从15岁至65岁的“老中青”年龄群体、以及几乎每个社区都出现增加趋势,45岁到54岁之间的中年人风险最大。

以往,人们认为吸毒只是青少年和青年人的问题,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年人和老年人也正被阿片类药物(Opioid)的流行所侵害”,警官说,他们经常会看到一些对严重依赖药物的中老年人,这些人都是处方止痛药上瘾后才开始接触海洛因的。成年人涉毒问题凸显,执法机构的防毒教育也从学校走向了社区。

合成毒品的毒性越来越强

鸦片的种类从海洛因,到1984年的维柯丁(Vicodin)、1995年的奥施康定(OxyContin)以及1999年的Percocet,到现在的芬太尼,这些全是人工合成的鸦片制剂。

如芬太尼等阿片类药物可能会成为海洛因的替代品,因为合成阿片类药物比海洛因要便宜。警官说,瘾君子们只需要40美元就能得到大约10袋芬太尼等阿片类药物,比海洛因更便宜,但药性比海洛因还强50倍,吸毒者很容易过量吸食致死。

且这种合成药物正在大量涌入美国。而毒品贩子也正在用这些合成毒品来减少海洛因的销售,因为它更便宜,但与海洛因同样剂量的合成毒品却很可能致命。至今芬太尼已造成纽约市吸毒过量死亡案例数量的一半之多。

中国产“新鸦片”大量涌入美国

根据美国司法部缉毒署(DEA)及联合国麻醉药品监管部门调查,大多美国街头毒品中非法来源的芬太尼都来自中国。从去年底开始,芬太尼在纽约出现,因最初的制造生产来自中国,因此别称为“中国白”。

这种新型毒品的泛滥也祸及布碌崙和华埠等华人社区。纽约市特殊毒品检察官办公室(Special Narcotics Prosecutor’s office)上月宣布在布碌崙区捣毁一个售卖和邮寄大批量毒品的贩毒团伙,这个团伙主要在华裔人口集中的日落公园、坡公园和班森贺出售芬太尼。今年三月布碌崙地检办宣布,破获一起由34名毒贩组成的团伙,端掉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国家走私芬太尼的贩毒网络,涉案金额高达27万美元。

纳洛酮:挽救生命的解毒剂

根据卫生局最近的报告,从全市范围看,史坦顿岛的吸毒过量人均比率最高,但布朗士的死亡人数最多。而与史坦顿岛相近的南布碌崙,情况也相当严重。市警68分局局长海沃德(Joseph Hayward)展示缉查毒品刑警(NARC)2017年1月以来在湾脊区与戴克高地抓捕毒贩的行动,看起来贩毒情况已遍布南布碌崙大街小巷,令人触目惊心。

布碌崙市议员蒋特利说,毒品从史坦顿岛、从四面八方涌入布碌崙,而随着阿片类药物流行,每一个社区均持续受到影响。

为了应付日益增加的滥用药物事故,毒品防范部门的警官教大家识别吸毒过量后的症状:脸色苍白、盗汗,嘴唇或手指发紫,脚步蹒跚,发出呕吐或咕噜声,无法说话、失去意识。由于人体中枢神经被过度抑制,会使呼吸减缓,缺氧昏迷、脑部受损,乃至呼吸停止而死亡。

吸毒过量后不会立即有反应,通常都要1至3个小时后。一旦发现急性中毒,应立即打911送医院抢救,千万不可延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市应急人员通常会携带纳洛酮(naloxone),它是一种解毒剂,能够阻止阿片类药物引发的效应,2~5分钟便可使严重的呼吸抑制得到解除,因而它是阿片类中毒呼吸抑制的首选药物,药效能维持30~90分钟。因毒品作用时间相对较长,因此必须严密监护病人,以免纳络酮药效过后再度进入昏迷。◇

责任编辑:艾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