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芬湘:读金里奇的新书《看懂川普》

吴芬湘

WASHINGTON, DC - DECEMBER 13:  Former U.S. Speaker of the House Newt Gingrich (R-GA) speaks during a discussion at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December 13, 2016 in Washington, DC. Gingrich participated in a discussion on "The Principles of Trumpism."  (Photo by Alex Wong/Getty Images)
美国国会前议长金里奇( Newt Gingrich )。(Photo by Alex Wong/Getty Images)
人气: 92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7日讯】俗话说知音难得,金里奇堪称是川普的知音。

6月13日,美国会前议长、历史学家出身的金里奇(Newt Gingrich)的新书《看懂川普》(Understanding Trump)正式发布,本人拜读了部分章节,也是心有戚戚焉。

金里奇因加入川普在弗吉尼亚波托马克的高尔夫俱乐部而与其结交。2012年金里奇参选总统,川普没有给他而是给罗姆尼背书,但是并未影响二人友谊。在2016年大选中,金里奇从一开始的观察者到后来成为川普的铁杆支持者,还一度被外界猜测为是川普可能的竞选搭档。

2015年1月,川普在爱荷华州得梅因召开的一个自由高峰会上花45分钟,就竞选总统所需的资金等请教金里奇。

金里奇对川普说,要想成为具有竞争力的选手至少要花7千到8千万美元。川普的反应是:“7到8千万美元?那就是一艘游艇。这(竞选总统)可比游艇好玩多了。 ”

记得2016年5月选情正酣的时候,金里奇在普渡大学一次演讲中提到了这件事。金里奇说,他当时也没把川普当真,以为川普把竞选总统当买游艇一样,只不过是玩一玩。谁想到川普竟然能从共和党内17个候选人中脱颖而出。

川普的草根第六感来自哪里

金里奇在书中认为,这要归功于川普在和美国民众沟通时有一种第六感。

比如川普喜欢在竞选中炫富,自称身价90亿,是因为他深知,大部分美国民众认为政客实际上是听大财主的,而不是老百姓的声音。有人说川普只值20亿。但民众听到“亿万富翁”就够了,无论90亿还是20亿,都意味着川普本身就是大财主,富到不需要被金钱收买了。

再比如,他大逆不道地称墨西哥把强奸犯和罪犯送来美国,被左派痛批是种族歧视。但是他们却不提这一言论的大背景——政府对非法移民问题几十年不作为,还不让说,说了要被扣上种族歧视的大帽子。尽管这一言论对许多守法的墨西哥移民来说是不公平的。川普就是以这种极端的方式说出了老百姓的心里话。

川普不擅长高谈阔论,被批只有小学五年级词汇量,但是他和美国老百姓沟通时有一种其他政客所没有的心灵感应,包括华裔。加州亚裔川普党代表黄赵企晨博士(Dr. Sophie Wong)曾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川普是她最喜欢的总统候选人,以前是因为支持共和党所以支持其候选人,现在支持川普是因为“他讲到我心里去了”。

富家子弟川普为什么具有这种草根性?根据川普自述,他出身一个传统的家庭,和一般的美国工薪家庭并无多大差别。父亲创业养家、母亲照管五个孩子。孩子们被教导金钱来之不易。少年川普上的是军校而不是富家子弟才能进的私立高中。至今,川普乘坐专机,喜欢吃的食物却和普通美国人无二,也是麦当劳、Wendy’s这种快餐。

川普承认无知 需要的时候再学

作为建商,川普能和所有人打成一片,包括建筑工地的工人、技师……任何人的意见都愿意听取,只要能降低成本缩短工期。

在经济上,川普和华尔街的金融家、华盛顿的政客的区别是:川普习惯传统的实物交易——盖好大楼要有人买;后者在纸上用一堆公式证明项目完成后会“有利可图”。

在外交和公共事务上,川普把知识当作解决问题的工具,非卖弄聪明、满足虚荣心的资本。

举个例子,在竞选期间,一位电台主播考问川普知不知道中东各激进组织头领的姓名。一般的候选人可能会敷衍一个回答或者改变话题。川普却直率地说:“我当然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他们……如果(我当选后)他们还健在,我对他们会比对你还熟。”“在适当的时候,我会比你还了解这些,相信我,要不了多长时间。”

这种回答对精英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不可原谅——一个总统候选人怎么可以如此无知无畏。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律师、公知、记者引以为豪的就是知道很多没用的知识。这让我想起了《生活大爆炸》里的谢耳朵(Sheldon Cooper),也让我联想到身边的一些同胞。早年从大陆来美的华人多为留学生,有人身兼博士硕士好几个头衔,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学识渊博。

而川普刚好相反,他可能不具备高谈阔论所需要的知识,但是他能保证自己在需要的时候能学会达到成功所需的知识。这也是大部分普通美国人学习新知的动力——为了完成某项任务。所以很多美国选民不在乎川普对一些公共及外交政策的细节缺乏了解。

精英和川普有仇?

老百姓懂川普,精英却看不懂,至今纠结于川普的“无知”和“粗俗”。

那些左派精英对川普胜选的反映如出一辙——一反常态地恼羞成怒,好像他们跟川普有私仇,好像川普欺侮过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好像他们一时间都成了捍卫妇女和弱势群体的道德卫士。

我没有见过川普本人,我的判断只是基于过去一年半对他竞选活动的观察和起码的常识。我知道人的思想是多么飘渺、善变、虚伪甚至更糟。这几乎是人的通病,我们谁也不完美。但政客一般谨言慎行,丑恶心思不容易曝露。而川普的问题是嘴太大,什么念头都说出来,并且他的话又被媒体无底限引伸。

在竞选期间,川普的大嘴不停地在讲话,每日发表演讲、接受采访,三更半夜还在用手机发推,能指望他的每一句话都那么靠谱吗?

至于一些录音带记录他过去说的下流话,向来嘴硬不爱道歉的川普也已表示自己对过去的某些言行不自豪,将来要做更好的人。我相信这是川普的真心话,因为总统大位对个人品性的要求高于一个商业大亨,我想川普在下定决心参选的那一天就做好了准备。

我也相信,从青年时代就生活在媒体聚光灯下的川普,如果真有性侵犯罪行为,在媒体对他如此强大的攻势和严密监督下,早就成为第二个考斯比(Bill Cosby)了。

尽管川普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是正如金里奇在今年1月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上关于“川普主义”演讲中所指出的,川普本可以躲在其拥有的任何一座“宫殿”里享受远离尘嚣的生活,但是他自愿投入战场,明知道媒体的攻击将是恶毒、无情的,但是他认定那是领导美国人民走向复兴值得付出的代价。

金里奇说:“川普代表了经典的美国传统。华盛顿、杰佛逊、西奥多‧罗斯福、富兰克林‧罗斯福、里根⋯⋯他们中的每一位都相信美国人民、激励了美国人民,带领美国人民穿越强大而根深蒂固的利益集团取得胜利。”#

责任编辑:方平

评论
2017-06-18 12:3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