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造型师成泳根:要想成功 须得忍耐

成泳根示范干剪的技术。(张学慧/大纪元)

成泳根示范干剪的技术。(张学慧/大纪元)

人气: 51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3日讯】(记者李信/纽约报导)来美二十年,现在成泳根还是做三份工作,专业造型师、教育家和分销公司B.O.B.(Best of Beauty)的老板,手里握有高端美发品牌如Paul Mitchell和Wakan有机染发剂的独家代理权。

“纽约美发沙龙染发需要的10个产品里,6个要从我这买,”他说,而一步步走到今天,高峰低谷都踏过,苦乐自知,而正是强于忍耐,他能熬过艰难时段,抓住一片黑暗中,唯一的一丝光亮。

原本不合格的面试者

1988年,成泳根(Jay Sung)20岁,从美发学校毕业,像当时业内的同侪一样,一心想要进顶尖的美发沙龙Beauty de Marshall。

“Marshall为韩国选美大赛做发型设计,店长是韩国美发协会的会长,就像西点军校,很难进去,”成泳根回忆说。即使新进学徒,也要求有五年的工作经历。而他当时还不具备相应的资格,但他还是决定试一试。

然而约好的面试,却被店长遗忘。他白白等了六个小时,太阳落山,才见到店长。被成泳根的耐心所感动,本来不符合条件的他,却意外获得一次尝试的机会。

90年代时,Marshall是少数几家能够给造型师提供国际交流和训练机会的沙龙之一,成泳根的技能迅速提高,很快跻身店内顶尖的造型师。三年后,他在梨花女子大学旁,开了自己的发廊。

“25岁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怕,什么都想挑战,”他笑着说,宽阔的脸庞上,是一双细长的韩国式眼睛,头上压一顶灰色鸭舌帽,鬓角已生出丝丝白发。

造型师成泳根。(张学慧/大纪元)
造型师成泳根。(张学慧/大纪元)

当时,成泳根积累了很多忠诚的客户,名声渐起,也接受了包括韩国三大台之一SBS的采访。在1995年的韩国,成泳根已经月入五万美元。然而,太年轻的他,不会管理钱财,挣得虽多,却入不敷出。当韩国的经济泡沫破灭之后,他也黯然破产。

境况窘迫时,酒肉朋友也离他而去。这时,已经在美国打拼的大姐劝他来美。在韩国生活了三十年,英语不怎么会讲,成泳根本不想出国,但是他实在渴望另一种生活,“不是说有什么美国梦,但是我需要改变我的生活方式。”

晚上八点,飞机降落在JFK机场,摸摸口袋里的三美元和一本护照,成泳根还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至少,他还有手里的这把剪刀。

三十岁来美,不会英语,没有绿卡,他靠的就是手里这把剪刀。
三十岁来美,不会英语,没有绿卡,他靠的就是手里这把剪刀。(张学慧/大纪元)

机遇

好在有姐姐接应,成泳根开始在大姐曼哈顿韩国城的Hidy Hair Studio 工作。当时各族裔美发沙龙只注重本族裔客人,竞争异常激烈。成泳根决定将美国人作为目标,扩大客户范围。

他开始在各大美发论坛上发帖,回答网友问题,渐渐的,人们认识到他是专家,口碑逐渐建立,但是,真正打出名声,还是在美国掀起拉直头发热潮的时候。

1996年,日本人发明了头发拉直技术,之后在美国流行开来。当红女星詹尼佛·安妮斯顿在热播剧《老友记》中,那一头丰厚顺直的金发,让无数影迷心生向往。人们都想追随潮流,掀起拉直热潮。

詹尼佛·安妮斯顿在《老友记》中直顺的长发,也助推了拉直的潮流。(Featureflash Photo Agency/Shutterstock)
詹尼佛·安妮斯顿在《老友记》中直顺的长发,也助推了拉直的潮流。(Featureflash Photo Agency/Shutterstock)

多数的西方沙龙不具备拉直的经验技术。但他已掌握日本传来的经验,这给了成泳根一个绝好的机会。

当时,头发拉直的价格高达一千美元,成泳根设定中间价位,而且不偷工减料,需要的九个步骤,勤勤恳恳完成。客人满意之后,还会回来尝试其它的服务,他作为亚洲造型师的技术和风格,也终于被西方客户认可,预约甚至排到三个月之后。

进入欧莱雅

此时他离自己的目标,为世界最大的化妆品公司欧莱雅工作,做染发烫发示范教学的educator,还有一段距离。

身边的人一度觉得他不可能。英语不好,没有人脉,怎么能进欧莱雅,做他们的educator?然而,2005年,成泳根还在为资生堂做染烫教育示范的时候,欧莱雅的电话打到了他手机上。四度面试之后,他又迈上了曾经似乎遥不可及的台阶。

Hidy Hair Studio内景。(张学慧/大纪元)
Hidy Hair Studio内景。(张学慧/大纪元)

对此,他深有心得:“亚洲人如果要进入美国主流社会,你必须在某一方面成为专家。名声打出去之后,人们都会来找你。而且事业要有计划,即使英语不好,如果在自己的市场做得出色,西方公司需要这个市场的时候,就会雇你。”

2005年,成泳根进入欧莱雅做educator,公司的人为他展示了十年后的人口增长预测,以及届时不同市场的生长潜力。公司确认到时要发展亚洲的染发市场,所以雇用他做educator,教授、示范染烫技巧。

“染色是我的专长,”成泳根自信的说,而且染发的个中学问也很多,如有些人发色是棕色,但基底色调(皮肤原始色调)却是红色,那么染色时要和基底色调而不是发色契合。而且要详细了解客人的发质,如头发粗细、干性、油性和烫染的损伤历史,才能判断最终能否染出理想的颜色。

因为手中握有多个日韩高端染烫产品的独家代理权,成泳根采用的是日本的有机染色粉Wakan。针对不同的发质,他会用不同的茶来激活,如薰衣草茶用于油性头发,绿茶用于发质干燥的客人等,有滋润效果。

来自日本的Wakan有机染发剂。(张学慧/大纪元)
来自日本的Wakan有机染发剂。(张学慧/大纪元)

学得一个忍字

现在的成泳根,很忙。因为租金太贵,他将Hidy Hair Studio搬到了新泽西。 在店里做造型之外,他还经营分销公司B.O.B,将韩日主流的产品带入美国市场,以及坚持15年来给纽约较小规模的沙龙进行免费美发教育。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建立一个美容教育中心,并推动这个行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Hidy Hair Studio内景。(张学慧/大纪元)
Hidy Hair Studio内景。(张学慧/大纪元)

回望自己的曲折路程,他最宝贵的经验就是要忍耐,“韩国俗语说,‘心中有三个忍字,杀人亦可避免’”,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压力来自方方面面。新手还没学会技能的时候,会失误,来自老板、同事和客人的压力,真的很难受。“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有耐心。因为所有的技能,特别是手工类,需要一定的时间,不断训练,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如果不耐烦,甩手不干,你就放弃你的机会了,所以最重要的是耐心。”

责任编辑:茉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