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人的行为》再现人间

人气: 33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3日讯】“社会主义”刻正笼罩全球,各国政府或多或少都在施行社会主义政策。该政策的施行早已有“温水煮青蛙”和“零用钱经济”后果之指称,对于人民的福祉不啻是戕害,可是因为社会主义所描绘的蓝图十分迷人,很轻易打动人心,不论是何种阶层的人都很难不受迷惑,而其造成的后果更往往很难被认知其因果关系,尤其是绝大多数名家都尊崇社会主义,对于主流学说敢于提出异议者更是凤毛麟角。奥国学派学者就是这种稀有人物。

奥国学派学者中,以米塞斯和海耶克两人对社会主义的抨击最为猛烈和有力,关于海耶克的说法与做法,6月9日本栏已扼要作了解说。至于米塞斯,他是把经济学纳入社会哲学或行为通论的架构中来处理,与当代主流经济学者所宗奉的凯因斯(John Maynard Keynes, 1883~1946)偏于把经济学寄托于数学或统计学部门有所不同。

已故的自由经济前辈、《自由中国》半月刊主笔夏道平先生指出,这一差异,关乎他们个人学问造诣之深浅广狭者,乃至关乎经济学之是否被确实了解者,其事小;关乎其影响于人类文明演化之分歧者,其事大。面对这个关系重大的分歧路口,他选择认同具深厚广博的社会哲学基础的奥国学派经济思想,且花四年的时间将米塞斯的代表作—多达八十多万字的《人的行为》(Human Action)在1976年译成中文,传布到华人世界,而它正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照妖镜”。

米塞斯认为“经济学是人的行为学之一部分”,而当代主流经济学属于技术层面的分析工具,愈来愈多,早已欠缺清醒的社会哲学作为基础,对人性及人的社会欠缺基本的认识。问题的出现就在那个“人”的正确概念,没有被当代经济学和读经济学的人时时刻刻紧紧把握住。当前的主流经济学,完全摒弃人的修养或伦理道德,以数理模式机械化人的行为,将人“物化”、“机械化”。

米塞斯在《人的行为》中就“社会主义经济计算问题”,主张:(1)“均衡”只是理论家在推理过程中所使用的一个思考工具,行为人不会、也不需要考虑“均衡”状态;(2)个人行为和市场过程总是趋向“均衡”,因为行为总是趋向完全满足,而市场过程总是趋向消灭企业家的利润和亏损;但行为和市场永远达不到“均衡”,因为在趋向“均衡”的过程中,市场必然会不断变化,而这又因为变化是生命的本质;(3)市场过程的驱动力,来自为了追求利润与规避亏损,而不断伺机调整生产结构以适应未来消费者需求的企业家;(4)以货币为依据的经济计算,是生产手段私有制下企业家行为的思考工具,也是市场趋向“均衡”、生产结构和消费契合度改善的指南针;(5)社会主义下,因为没有自由的生产手段市场、没有生产手段价格,任何人都不可能进行经济计算、比较不同生产结构的利弊得失;(6) 所以,社会主义不可能理性地使用生产要素,社会主义不可能实现、不可能成为有效的社会分工合作体系。

《人的行为》中译本1991年出版修订本,这两版都是夏道平先生翻译的,都已绝版,而新的译本在今年6月由最有资格翻译的谢宗林先生全新译出,是了不得的功德,台湾人民应认真仔细阅读,俾拨开社会主义迷雾,免于被荼毒!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7-06-23 8:4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