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转变(3)

作者:尘埃

(Pixabay )

      人气: 40
【字号】    
   标签: tags: , ,

那倒卧在病床上的友人沉沉睡去,他心中百感交集,父辈当年曾对他说,人生出来,是有自己的使命的,如若他的使命,是运用财富,创造工作机会,安定他人的生活,以至救济,那么,这么多年来,他不就是逃避了使命

从来“我不执迷于钱财,我不执迷于财富”,在过去是他的骄傲,他曾经觉得自己真的做到了,连在收入不高时,所收到的二手物品,大部分都再打包转送了更需要的人,可是他却没有想过,怎么不好好地待在原来他应该在的位置上,运用财富,直接购买人们所需要的东西相送,而不是转送二手物品给他们,甚至照顾员工的生活,让员工们在不虞匮乏的情况下也有余力帮助别人。

而不是像现在……。

他突然觉得,自已从前的想法有着更深的隐蔽而不为人知的一面:

“我不执迷于钱财”──其实有着“我贪恋名声”之意。

“我不执迷于财富”──其实是“我害怕被仇富”。

曾经以为远离财富就能得到真心对待,不被人从心里排斥,其实,哪里都有真心,哪里都有不真心;哪里都有接纳,哪里也都有不接纳,端看自己与周遭人们的内在心境,而不在于拥不拥有财富的本身。

于是,在朋友甫出院之际,他轻轻告诉:“我这里有货可批,你拿一点去,和孩子卖卖看,你不用出成本,货卖出再给我货款,你看如何?”

收下样品的友人表示会和孩子讨论,却在出院不久后某一天相约的饭局上将样品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塞回企业家孩子的随身袋中,随后以最快的速度搭车离去。

企业家的孩子将塞回的样品打开,哪里只是样品,里头还有他的看护费用,友人还是觉得不能平白无故拿他的东西,因对生意无概念,只答应将来为他做商品型录与保证卡的设计。

这时,一个景象在他眼前出现──在那凛冽的寒风之中,冬梅傲霜雪。他这个朋友,宛如一剪寒梅傲立在风雪之中。依稀记得一个故事,古时有个君王带着随从寻访贤人,终于访至贤人的住所,在见到贤人的那一刹那,王说:“贤人啊,你上前来”。而那贤人回道:“王啊,你上前来。”初阅时只觉得这贤人未免太没礼貌,怎对君王如此说话,而友人傲霜雪的举止让他明白了这个故事为何会被流传记载的原因,是啊,如果他是君王寻访人才,像友人这样德性的人才,他确实必需再向前一步,才揽得到。

生意上的智慧与管理开始微量微量地在他身上累积,他决定承担自己的使命,如果这使命还愿意属于他,即使是机会已经消逝了那么多,不知还能有多少。现在累积财富对他而言,仅仅是一个帮助别人的工具,但在大面积帮助别人之前,必须先让自己的财务稳健且永续,以免还没帮助别人之前,就将自己耗尽,是甫创业的他,必须过去的挑战,所谓是福不是祸,在人生的转折处,一艘意想不到的,名唤“生意”的船帆,正在逐渐启航。

而在初登船帆的那一刹那,遥望海上,一幕更惊人的景象出现在他的眼前:在海的那一端,浮现了一座岛屿,岛屿上浮现了一个人像,是那岛国的国家元首,而在岛屿不远处的几块陆地上,也浮现了许多人像,是陆地上各国的国家元首,多位有德的国家元首,镇日为国务烦忙。

企业家的孩子轻轻长叹,他知道国家元首和官员们,每日繁忙的国事中,包含着减少贫穷、照顾低收入户,以前在s基层工作中,他有许多年的收入都达不到课税的最低标准,看来在当时,他也是他们担心的对象吧。

不应该是这样的,他应该是要反过来去照顾那些低收入户才对啊,为了一个清高的美名,就这么害怕被仇富而远遁,直至几乎什么都失去,但是,出生在富有人家,如果愿意,以他这样能千金散尽又甘之如饴的个性,愈居高位,愈能为国家带来好处,他可以领养多个穷困家庭的孩子,供他们读书上学,他可以参与文化教育,出版刊物,内容尽写些互助合作的故事,让社会维持在善良淳朴、互相帮助的风气下;他可以在自己所及范围之内,为国家减少失业率,减轻元首及官员们的压力;他甚至可以做国际救援,且低调默默地不留名声。

“我心中曾经那么害怕人们知道自己是富人,怕被仇富的人瞧不起、妒嫉与讪笑,顺着他们的想法变成了穷人,却逃避了自己的社会责任。但反过来看,仇富的人,如今想想也是需要被帮助的人。一个需要被帮助的人,说些什么去发泄自己的不平与愤愤,又何须在意呢?但愿有一天我能成长到有能力去帮助他们,且不让他们知道,虽然仇富的人不一定都在最基层,但我毕竟在基层待过,也许会知道怎么样去帮助别人又不伤人的自尊。”

企业家的孩子终于放下多年的观念,期盼在人生的下一步,默默地成长茁壮至帮助更多的人,以成为潜在的、协助安民定国的、不为人知的力量。@#(全文完)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样都说是“信任”,却有大相径庭的两种面目,可见它们的意涵并不一致。显然,前者信任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她患得患失、戒慎恐惧,生怕吃亏、遭受损失,非常缺乏安全感,但是其情可悯,应给予谅解。后者则是发自内心的信任别人,她随遇而安、从容自在,那份满足、愉悦,是最好不过的收获!
  • 他有一首偈语:“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青目睹人少,问路白云头。”正是他云游天下,广结善缘的真实写照。
  • 当他的分店开到东方时,行销也到了东方,东方许多地方保留了许多民俗传统,其中一个就是相信轮回转世之说,他也去凑了热闹。在那东方的寺庙中,一位事业版图比他小得多的企业主,问那庙中他们的神,什么时候可以退休啊,他不知道为什么退不了休,而那庙中主持却回答,这位企业主转世前答应天神,要下世完成洪愿,从天堂的财库里搬了太多的钱,转世后,搬下来的钱,太多用在个人享乐上,而没有完成洪愿,因此这位企业主不能退休,得将答应下来的事做完。
  • 天灾及债务没能阻扰当龙,随着时间过去渐渐消褪。当龙开了第五家分店,这是第一家跨国分店,却因为不熟悉当地的民情风俗,而差点关闭。
  • 当龙第一次开分店之前,为了筹措第一家分店的资金,省吃俭用,又更辛勤地工作,劳心劳力又吃得更简单的情况下,第一家分店虽然顺利开张了,当龙本人却生了一场大病。生病期间,累垮了其他家人,第一家分店,就只好请人管理了。
  • 在许多许多年前,地球村的某一处,有位年轻人,名唤当龙,拥有一家以自己名字为名的“当龙快餐店”,餐点虽非山珍海味,却也朴实可口,价格平实,吸引了众多来来往往的旅人。
  • 千年之前,帝王驾崩,那已兴建多年的皇陵成为帝王此生最终的驿站。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举国哀恸,多少的金银珠宝、绫纙绸缎,随着帝王,一起陪葬在皇陵。
  • 和翎渝相处久了,涵儿对奶奶的记忆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翎渝纯真的笑靥。她所要经历的一切此生该经历的喜怒哀乐,涵儿无法为她承担,如同奶奶当年,无法为涵除去一生该经历的苦难。而前世,就让它留在风中,除非她自己主动忆及。
  • 任何事物均得有益于他人与自身心灵的提升才能长久不衰,历久弥新,在这个论点下,真诚的相信古老的东西会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归。
  • (shown)苦难铺垫了一张进入天国的门票,那是所有富豪都想做的交易,所有人想得都得不到的机会,神安排了路,可自己得坚忍的走到最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