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鉴恒:“中国庞贝城”叠溪垮塌警示什么?

人气: 94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5日讯】6月24日6时左右,四川省茂县叠溪镇新磨村山体突发高位垮塌,整个村庄夷为平地,62户120人被埋。消息震惊中外,牵动着无数人的心。

美丽与沧桑并存的叠溪

西北旅游景点叠溪海子,以一碧如洗的群海、五彩缤纷的松坪沟景区著称,近年来,去叠溪洗肺吸氧、沐浴羌族风情、住农家乐吃牦牛肉成为旅游时尚话题。然而,现代娱乐的浮光掠影挡不住一瞬间灾害的袭击,6·24垮塌,叠溪再一次陷入灭顶之灾。

眼前的惨状,令目瞪口呆的人们方才想起,1933年8月25日,古镇叠溪曾发生7.5级地震,造成山体坍塌,岷江被拦腰斩断,叠溪及附近21个羌寨全部沉入岷江。更惨的是,大地震形成的堰塞湖40余天后崩坝,大水淹没更多村庄,下游漂尸无数。今天的叠溪海子以风光绚烂的面貌重现世间,可是网文披露,当地人说,阴风惨惨的日子里,叠溪湖面会传出底下冤魂野鬼的嚎哭声。

这就是叠溪,惊艳绝尘的美,同时也掩埋著久远的惨绝人寰的沧桑。它是曾繁华千年的“蚕陵重镇”,缧祖故乡,古代川北驻防要塞,点将台巨石之上,传说曾留下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练兵点将的身影。它又是世界上保存最完整、最典型和最大的地震遗迹。人们常把湮没的繁华地比做庞贝城——意大利南部,公元79年,在愤怒的火山爆发中顷刻覆灭的古城。叠溪也被称为“中国的庞贝城”。

叠溪垮塌不可避免吗?

据1933年近90年之久的今天,叠溪再遇垮塌,人们不禁问:难道没有预警系统?科技发达、通信设备完全的现代社会,叠溪之难完全不可避免吗?

6月24日茂县官方微博发布的两张图片显示,山体滑坡发生前的叠溪新磨村位于山脚河谷地带,大约有几十户两三层高的小楼。山体滑坡后,整个新磨村新村组已被泥石流掩埋。靠山面水的地带,山清水秀的另一面,是山体滑坡的危险。6·24滑坡是否能提前发现隐患、避免伤亡,成为各方关注焦点之一。不少网友在问:汶川大地震后,周边的山体结构已经发生改变或松软,下雨后很容易滑坡,这么危险的地方已经不适合居住,为什么不迁徙?

对此,6月24日晚,茂县国土局一张姓副局长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新磨村此前已被国土部门列入2016年新增隐患点,并按照“群防群测”的方式安排人员进行监测,在这一体系下村民也有预定撤离路线,但此次灾害属山体高位垮塌,已超过了此前排查出的监控范围。

张副局长的话能做为叠溪垮塌事故免责的依据吗?叠溪山体高位垮塌,超过了监控范围?监控范围不是人定的吗?为什么单单把新磨村排在监控之外?所谓的“村民预定撤离路线的指定体系”又有什么决定性作用?据悉,叠溪这次山体滑坡历时仅100秒。100秒之内,全体村民如何按撤离路线逃生?唯一防御的可能,是事前危机意识和整体搬迁。

预警均被忽视

6·24灾害后,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的一位研究滑坡的专家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指出,茂县处于龙门山断裂带,“目前已形成特大型高位滑坡—堰塞湖灾害链,救援难度较大”。这个所谓的“灾害链”难道直到今天垮塌才被专家们察觉吗?从网上资料,有远近三大征兆预警今日叠溪之难:

最远的预警,当属叠溪历史上曾发生惨重地质灾害。叠溪海子是1933年7.5级大地震形成的堰塞湖,成千上万人遇难地。

其次,茂县是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中的10个极重灾区之一。茂县距离汶川约40公里 ,曾因地震造成超2万人伤亡。汶川大地震造成茂县农村房屋倒塌达70%-80%,交通中断。2014年7月和2015年10月,茂县境内发生过山体滑坡事件。

就是最近的预警也不是没有:茂县所在的四川阿坝州官方微博6月14日称,“近日,我州连续强降雨,导致茂县、马尔康、小金等县部分道路出现泥石流、塌方等情况。”

这些还没有唤醒有关部门的危机意识吗?为什么事前没有迁徙或让百姓短暂避难?无论从历史还是现状,叠溪地区应该属于地质灾害重点防范区,由国家专款出资,有应急预案,没有防范到而发生了大的伤亡灾害,不能一句“新磨村在监控范围之外”就了之。

2010年8月7日,甘肃舟曲发生泥石流灾害,愈千人死亡。根据中国《21世纪商业评论》报导,专家们事实上早在两年前汶川大地震后已经提出警告,舟曲地带必须迁址,以免受到泥石流冲击,但因当地政府资金缺乏,没有上层行政决策而被延误。舟曲县发改委副主任张三朝谈到财政上的压力,县财政十分拮据,根本无力解决高达8,000万元的各类项目前期费用。

想必,财政难,无力迁徙村落,也同样是今天叠溪遭难的原因之一?6·24叠溪垮塌事故之后,已有财团集团踊跃捐款赈灾,多则2,000万元,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也发出紧急援助,以“天使之旅——茂县行动”,20万元基金用于灾难救援,首批救灾物资已抵达叠溪。这些财力、物力固然可贵,只是“亡羊补牢”不及“防患于未然”,如果用于事前防御、搬迁,是否更能起到救人的作用?关键是社会整体上危机意识不够,疏忽了。

生于忧患 死于安乐

为什么对危险地带的危机感不强?是否和当今社会着重创造金钱利益、娱乐至上有关?这可从发生如此特大灾害,新浪热搜前10位还是不断的明星新闻、名人生孩子等娱乐性消息,可见一斑。6·24叠溪垮塌,唯一一家三口逃生,是因为这家的婴儿清晨啼哭不止,夫妻醒来哄孩子,惊觉山体滑坡,拚死逃脱,幸存于一劫。

人们说幼儿有预知能力。5月山东威海中世韩国国际学校幼稚园的一辆租用校车,由于隧道中大火事故造成13人死亡,其中包括11名儿童。据多家韩媒引述该幼稚园儿童家长的回忆报导,惨剧发生的当天,大多儿童都表示不愿去幼稚园。

这些年幼无知的孩子为什么能冥冥中预感灾难,成年人的社会,却在种种明显的预警下对灾害感觉迟钝?从历史上真正的庞贝城的覆灭,或许能找到一丝答案的轨迹。

从庞贝城遗址,人们发现在约2万人口的庞贝城里,有竞技场、剧院,城内妓院林立,墙上色情画不堪入目,败坏人伦,这是否和当今的中国社会有相仿佛?贵族们宰杀奴隶,用人肉喂养海鳝,认为吃过人肉的海鳝味道鲜美。庞贝竞技场上演野兽和奴隶的血腥格斗,以供贵族狂叫取乐。庞贝城那挥霍无度,尽情享乐的奢靡风气也和中国社会官僚腐败不相上下。

在庞贝城考古中出土的一只银制饮杯上刻着这样的话:“尽情享受生活吧,明天是捉摸不定的。”种种迹象,和当今中国社会“活在当下”、“娱乐至死”的口号有什么不同?

也许,幼儿对灾难有预知能力是出自上天赋予人的原始本能。但是成年人因为心中的污秽和贪欲,已经使预感能力丧失皆无。公元79年8月,庞贝城附近的维苏威火山开始冒出股股白烟,并不断有小地震出现,但一心想着挣钱和享乐的人们根本不去在意,奢靡生活依然按部就班,8月24日中午,维苏威火山爆发了,整个古城覆没。庞贝城人逃生时匆忙中用石头潦草的写在墙上最后一句警示:“这个该死的罪恶城市!”“罪恶”导致“该死”!这或许就是庞贝城的遗训。

今天叠溪垮塌之灾,如果说和庞贝城有相似的地方,用中国古人的一句话来说就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或许是“中国的庞贝城”叠溪垮塌的警示吧。与其灾害发生后全力以赴赈灾,不如增强对灾害的忧患意识,落实防范措施,真正为生命负责。#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06-25 7:4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