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杨宁:始于延安的中共特供制度延续至今

2005年4月,中共国务院成立了一个“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专门为中共94个部委高官提供优质有机食品。(网络图片)

2005年4月,中共国务院成立了一个“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专门为中共94个部委高官提供优质有机食品。(网络图片)

人气: 1130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9日讯】在当今的中国,当老百姓们呼吸著有毒的空气,吃着不是农药超标就是转基因的食品,喝着净化标准远低于西方国家的饮用水时,中共高官不但不承担造成如此后果的罪责,反而安然享用着各种特供:特供米面、特供蔬菜、特供烟酒、特供茶叶、特供药品、特供水,甚至特供空气。而这样的特供制度并非始于今日,早在延安时期就已经开始,且在中共建政后持续至今。这样的特供制度再一次揭穿了中共官员是“人民的公仆”,不过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延安“衣分三色、食分九等”

1934年,在国民党的围剿下,中共北上逃跑,其后蜗居在西北的延安。当时,中共对外营造出其清廉、为民、自由的形象,吸引了国统区众多不满国民党、怀有浪漫情怀且寻求“美丽与温暖”的青年前往延安,毕业于北大的王实味就是其中之一。王实味来到延安后,进入鲁迅艺术学院的马列学院编译室从事翻译工作。

然而,通过亲身经历和观察,王实味发现了延安存在的诸多问题,并写下了为自己招来杀身之祸的一组杂文《野百合花》。在文章中,他除了批评“革命圣地”缺乏人际之间的温暖外,还直言不讳的批评等级制度:“我并非平均主义者,但衣分三色,食分五等,却实在不见它必要与合理——尤其是在衣服问题上(笔者自己是有所谓‘捕耗服小厨房’阶层,葡萄并不酸)。”

他感叹道,一方面是病人喝不到一口面汤,青年学生一天只得到两餐稀粥,“另一方面有些颇为健康的‘大人物’,作非常不必要不合理的享受。”

王实味披露的应该是中共最早的特供制度。据说,当时延安有严格的等级供给制,其中小灶仅面向部长级别及以上的官员或十年以上党龄者。

另据大陆《南方周末》2014年4月23日的《萧军不满延安等级制度致信毛泽东》一文,在延安工作生活一年多的作家萧军,经过亲身的体会与观察,对延安的一些现象,产生了很多愤慨与不满。例如,严格的等级制,导致了革命者之间生活水平的极大差异:普通作家每天的伙食很差,总吃小米粥、窝窝头,营养不足且吃不饱;机关总务人员常有西安搞来的香烟与食品享受,等等。

萧军的不满流露在其《延安日记》中:“自从到延安以来,一直是被不愉快追袭著。”“我怕这里的:医院、传达室、戏院、饭馆……这表现著官僚、凌乱、卑俗、无教养……啊!丑恶到这里来集合了!”

“遇见毛泽东的老婆骑在马上,跑着去高级干部休养所去了。这里连个作家休养所也没有,无论哪里的特权者,总是选择最好的肉给自己吃的。”

其后因妻子分娩,1941年6月24日他在医院听到了更多丑恶的事情:“李伯钊自带小鬼,每天做饭五次,罐头、牛乳、蛋、香肠等应有尽有,馒头也是白的。据小鬼说,杨尚昆买鸡蛋总是成筐的,每天早晨以牛乳、鸡蛋、饼干代早餐。毛泽东女人生产时,不独自带看护,而且门前有持枪卫兵。产后大宴宾客。去看病人时,总是坐汽车一直开进去,并不按时间。一个法院的院长女人住单间,彭家伦女人生产也住单间。各总务人员总是吃香烟,买二十几元钱一斤的鱼,各种蔬菜由外面西安等地带来……虽然他们的津贴各种是四元或五元。我懂得了,这卑污的存在原来到处一样,我知道中国革命的路还是遥远的……”

显然,早在延安时期,中共各级掌握权力的官员们,就在利用手中的权力,在现有条件下,获取物质上的享受,而这样的特供制度伴随着中共进驻北京更加变本加厉。

毛时代高官们的特供

中共1949年建政后,干部的特殊阶层也日渐形成,各式各样的“特供”有增无减。先是公安部下设立了中南海特需供应站(对外称北京饭店招待所),下设一室四科,管辖包括巨山农场在内的数个生产基地,这些基地专门为中央领导人生产和加工优质副食品。各生产基地设备先进,连猪舍和养牛场均聘请苏联专家设计建造。

1955年,北京市政府成立了特种供应领导小组,并在北京东华门三十四号建了一个面向高干的特供点,门口只标示著“三十四号供应部”,服务对象是副部级以上官员,同时承担外事任务。

网络有文章披露,“三十四号供应部”的国产名优特新产品是应有尽有,主要经营全国名优烟酒、糖茶、罐头、饮料、中西餐调料、禽蛋、肉类、水产海味、粮油制品及进口商品等l60O多个品种餐,饮部宴会需要的茅台酒、五粮液都从这里采购。这里的黄花鱼,一斤0.46元;黑崩筋大西瓜八分钱一斤!个个像篮球那么大。

除此而外,这里还供应从国外进口的名牌家用电器、手表、香水、呢料、朱古力、白兰地、威士忌、卫生纸巾、珠宝首饰等等。俄罗斯产的顶级黑鱼子酱、法国产的鹅肝酱在这里只不过是寻常之物。

中共的高官不仅享受着紧缺和优质商品的特供,而且还仿照苏联,享受着秘书、警卫、司机、勤务、保姆、厨师以及医疗和专车、住房等特殊待遇。比如几级可配厨师,几级可配勤务,几级可配警卫,几级可配秘书,几级可配专车,包括不同级别官员享受何种档次和牌子的专车等都有具体规定。

以住房为例,上海市1956年就按照行政级别将各级干部住房划分成了十几种待遇标准。特甲级可享受200公尺以上的“大花园精致住宅”;特乙级可享受190至195公尺的“大花园精美住宅”;1级可享受180至185 公尺的“大花园精美住宅”;2级可享受170至175公尺的“独立新式住宅精美公寓”……

三年“大饥荒”  中共特供琳琅满目

由于毛发动的“大跃进”以及中共官员的浮夸和欺上瞒下,中国农民的口粮也被迫交公,中国在1959年至1961年间爆发了三年大饥荒,饿殍遍地,饿死了至少三千万人。中共妄图以当时发生了自然灾害而推脱自己的罪责,但真相显示,那三年中国发生的自然灾害并不严重,而且也没有苏联人逼债,饿死那么多中国人的罪魁祸首就是毛和中共。

然而,就在大量中国人被饿死,大批中国人吃不饱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却特别批示对高级干部和高级知识分子进行“特需供应”。据凤凰卫视报导,由于商品匮乏、食物短缺,中共中央令全国各地以“政治大局”为重,压缩当地人民的基本需求,全力以赴支持北京。

为此,60年代初,中南海除了继续在北京东华门三十四号向高干供应烟酒糕点糖果副食等外,还对高官们实行食品补贴。

1960年5月,北京百货大楼亦成立了“特需部”,专为高级官员和家属提供当时稀有的食品和商品。挑选商品的房间设在百货大楼四楼七号房间,里面呢绒绸缎、名酒好烟、高级食品、各地名贵土特产,应有尽有。他们在这个店里享有各种特权:买东西不拿票证,价格低廉,还可赊购达四万元。

在毛时代,北京的特供商店只能凭中共老干部证才能进去,而特供的背后正是特权。那些认为毛时代官员和老百姓同甘共苦的人,那些相信毛时代没有特权的老百姓,显然是过于天真了。

毛享有的特供

 身为中共最高党魁的毛泽东,享有的特供更是全方位的。据网文《揭秘:毛泽东不为人知的奢靡生活》披露,毛喜欢吃的食品,都是从全国各地运来的。如毛喜欢吃长沙东方红渔场的活鱼,就安排专机每周定期往返“北京—长沙”,专为其空运活鱼。想吃武昌鱼的时候,就从武汉空运活武昌鱼。

玉泉山农场则专为毛生产大米,据说那里的水特别好,以前是宫廷饮用水,现在浇灌毛的水稻。毛喜欢的蔬菜、肉类、牛奶,由巨山农场供给。还有一些食品,如腊肉、冬苋、空心菜、辣椒等,则从湖南专门运来。在冬天,有些蔬菜从广东运来。

有时毛想吃反季节蔬菜水果,北京的玉泉山农场就专为其试种了几样平时他爱吃的反季蔬菜和瓜果,如苦瓜、青椒、木耳菜、南油菜、无籽小西瓜等等。

有一年初夏刚至,天气较热,毛提出要吃桔子,但时间不对,老的没有,新的要等到9月才能上市。报告上去,不知什么原因,毛火了,驳斥道:“现在正是摘桔子的时候,怎么会没有,我要吃,叫他们去办。”结果还是没有鲜桔子,只好用罐头产品替代,毛自然很不高兴。

在大饥荒期间,毛曾宣布他要“跟全国人民同甘共苦”,不吃肉了。可笑的是,不吃肉的毛却依然吃鱼。

而毛喜欢喝的麦片粥,是专门从香港购买的澳大利亚麦片。为避免过海关时被打开检查,就用情报部门的船从海上运进来。

还有毛喝的龙井茶,产在一座特别的小山顶上,在每年最适宜的季节,采下来送进北京。毛抽的特供烟,有“中华”、“熊猫”、“云烟”等牌子,以及四川什邡卷烟厂特供烟生产小组制造的雪茄。

至于毛用的瓷器,也是专门为其烧制的,称为“毛瓷”。1974年,醴陵专为毛特制了一批瓷器,然后就没有再造了,这就是 “毛瓷”珍品中的一部分。经瓷器专家鉴定,该批薄胎釉下双面五彩花卉瓷器晶莹剔透,似玉泥嫩肌般温润可人,各项指标皆展示出醴陵瓷的独特韵味和成就。

此外,毛在中南海还有私人游泳池,在全国各地有五十多所别墅,其出行的专列是从德国进口,自带发电机,有空调,有全套办公设施和医务室,在当时是最先进、最舒适的。

毛还将红卫兵抄家得来的数千册古书据为己有,用紫外线照射消毒后,摆在其自己的书架上。后来,因为毛患白内障视力不好,于是成立了一个“大字本”小组,负责将毛要看的书,特别注释后,排成大号字编辑出版,专供毛看,等等。

文革后持续迄今的特供

文革结束后,中共的特供制度并未消失。1989年震惊中外的学生运动爆发并被镇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7月曾通过一份文件,要求取消特供食品,但至今都没有落实。而随着中国社会德的全面滑坡、随着食品危机的日渐严重,“特供”已经蔓延至市县乡,各级官员都在利用他们的权力建立自己的“特供”产品供应圈。

北京某农场负责人曾向《中国新闻周刊网》称,目前仅北京市就存在大大小小多家有机农场,这其中的部分农产品基地就在为特供食品服务。如北京二商集团是目前掌管为(北京)中共中央特供食品的几个主要部门之一。该集团旗下的大红门肉类食品有限公司及北京月盛斋清真食品有限公司分别给中共政府及其客户提供猪肉及羊肉。它还有一个特殊的供应室,室内不计成本地精心控制着温度及环境条件。

报导还称,位于北京的留民营新世纪养鸡场曾被选定为中共“两会”代表提供鸡蛋。据农场人员透露,他们对农场的水和饲料的质量及鸡的健康都非常慎重,相关部门的政府官员定期会来检查该农场的环境。

另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2008年毒奶粉事件后,有个名叫祝咏兰的女官员公开宣布:2005年4月,中共国务院成立了一个“中央国家机关食品特供中心”,专门为中共94个部委高官提供优质有机食品。而那些特供食品分别来自于“国务院后勤基地、中央警卫局农场、武警边防后勤基地和遍布全国13个省市、直辖市、自治区的生产基地”。祝咏兰正是这个庞大机构的主任。她在盛大的中共中央特供产品授牌仪式上表示:特供食品的条件非常严格,重点在“安全性”和“营养性”,都是真正的有机食品,蔬菜水果家畜一律在自然环境中生长,不使用化肥、农药、激素、无污染,不使用化学添加剂、防腐剂,不使用基因工程技术。一个环节不达标就不能入选为“中央国家机关特供”产品。

小结

近些年来,一些大型超市也开始出现有“特供”标志的商品,但其与真正的“特供”商品并不一样,据说,这些所谓的“特供”商标 是可以用钱买来的,而老百姓趋之若鹜也是因为认定“特供”商标是质量保证的标志。

或许是为了整顿市场,也或许是为了掩盖真相,中共政府于2012年初对市场上的“特供”食品进行了打击,但这并不能掩盖中共官员享有特供的事实。

一个问题是:当一个国家的老百姓连干净的食物、干净的水、干净的空气都只能有一小部分人享用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还能拥有多少民心呢? #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7-06-29 10:5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