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14)

江泽民集团利用先富带后富政策滋阴地痞流氓

梁木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大纪元制图)

江泽民集团瓜分中国经济内幕。(大纪元制图)

人气: 2780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7年06月04日讯】“改革开放”三十年来,中共先富带后富的政策只滋阴地痞、流氓。

(一)

江泽民集团先富带后富:谁能坑害老百姓,谁先富。

概述:中共为什么用先富带后富的政策滋阴地痞流氓?

抢了国有集体企业归党员干部私有,江泽民集团实质上等于是把自己变成孤家寡人,站到了与人民为敌的立埸上。为瓦解民心、离间社会底层,它们将拳头大的、敢拼杀的亡命徒从老百姓中分离出来,为党所用。这些原本社会下九流的人物,经江泽民集团一番包装乌鸦彩凤,三十年来,它们拿中共的打赏、替江泽民祸害老百姓,无恶不作。大陆民俗所谓“过去流氓在民间,现在都去了党身边”就是指这些人。江泽民集团用先富带后富的政策笼络他们,给他们社会地位、给他们生意、企业、钱、把他们包装成社会名流、让他们暴富,成为替江泽民集团吹喇叭、抬轿、维护权力的社会层中坚。他们就是江泽民集团眼里的“中国人民”。事实上,在今天中共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来自基层的90%以上都是这些人。

如前所述,江泽民本身就是中共黑帮大佬,他涂鸦的“法治中国”,就是黑白两道。他先富带后富的特点:只要想富的人够黑、够狠,能替它说话、为它做坏事,帮它祸害老百姓,就重用重赏。

接下来,我们就撕开先富带后富的画皮,看看江泽民集团是怎样将中国大陆的地痞流氓无耻人渣包装成亿万富翁的。

(二)

地痞流氓若效忠,想怎么富就怎么富。

接下来我们看看清楚江泽民集团怎样利用先富带后富政策滋阴地痞、流氓。

1. 首先,揭批中共关于中国大陆没有黑社会的党文化:

从江泽民打着改革开放旗号、带领党员干部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哄抢社会主义国家经济的那一天开始,那个凭借“公有制经济基础”维系的中共就不存在了。今天中国大陆,共产党这块招牌己经演变成了江泽民集团作恶的遮羞布。

江泽民集团是一个打着中共旗号在中华民族大地上作恶的黑帮,这个组织的所有成员(党员干部)无一不在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哄抢国家经济犯罪过程中获得各自家族的利益,分赃。江泽民本身就是这个作恶集团的头子。而构成江泽民集团成员的所有官员,对江泽民来说他们是打手(属下),对老百姓来说他们又都是各霸一方的老大。今天中国的大陆,中共就是黑社会主体。被中共培植的黑帮组织,星罗棋布。所有社会黑帮组织本身均不构成黑社会主体,中共是主体,它们充其量是中共这个黑帮组织的下家。等于是中共各级组织养着他们:给他们生意、给他们合法身份,供他们吃喝,让他们在需要时,替中共各级组织用下三滥手段欺压老百姓作打手。

而中共专业研究社会犯罪问题的专家学者所以向世界宣布:中国只有黑社会性质的流氓组织,没有黑社会,恰恰是在替中共江泽民集团充当遮羞布。

2. 江泽民集团怎样先富带后富

(1)让地痞流氓挤身官场,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身份经营黑道。

这是江泽民集团用先富带后富政策滋阴流氓的第一个特点:即让地痞流氓披着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外衣,用官方身份作掩体,替中共作恶、敛财。

a. 湛江市青联副主席、廉江市人大代表、政协常委吴亚贤

廉江市雅塘镇人,仗着官方身份和官方作后台,诈骗、开设赌场聚敛钱财有恃无恐。2004年,在广东省廉江市投资高岭土加工等行业,先后成立廉江市大众球土原料厂、廉江市大众矿业有限公司等企业。同时,雇用、收买社会闲散人员,公开实施违法犯罪活动。

2010年12月21日,被广东湛江市中级法院作出一审判处死刑,并处罚金人民币4,110万元。

b. 惠州市惠阳区政协常委叶建提

1990年代初出道,由替人在惠阳区淡水镇、秋长镇一带的赌场看场、赌博发展到开赌场。

先后开办惠阳建安等7间公司,以这些公司为平台,从事放贷、垄断房地产开发、废品收购、生猪屠宰等业务。为争夺赌场利益,与香港黑社会联系,用钱买凶。称霸惠阳20年,拥有资产过亿,涉案金额数千万元。

2013年11月29日,叶建提为首的涉黑团伙共20人在惠州中级法院受审。

(2)让地痞流氓工商注册企业,允许他们利用合法身份干违法犯罪勾当。

这是江泽民集团带后富滋阴流氓的第二个特点:即打着企业家的幌子,黑白两道、官商勾结,作恶敛财。在中共腐败官员供养的地痞流氓中,这一类在今天中国大陆对老百姓危害最大。

如贵州“青龙帮”老大赵元良,仗着地方党政官员作后台,打着拥有工商注册合法企业家的幌子,长期横行在六盘水市中心城区,搞打、砸、抢、强奸、杀人等犯罪活动,并靠暴力垄断矿石市场,资产过亿,富霸一方。

如辽宁黑老大刘涌,原任沈阳嘉阳集团董事长,与沈阳市正、副市长、高法女院长等高官勾结,无恶不作;因动用黑社会替官员排忧,被中共高规格豢养,其中,仅政府无偿赠送给刘涌沈阳中街“东北第一金街”的一块土地,就价值过亿。

(3)利用地痞流氓为推进小城镇建设充当凶恶打手

打着替政府动迁的幌子,搞暴力强迁,从中谋利。这是江泽民集团用先富带后富政策滋阴流氓的第三个特点:即让流氓人渣充当打手,用以恶治恶(以民治民)为权贵集团敛财铺路。

为中共推进小城镇建设充当打手,典型的是中国东北黑老大乔四。

中国人民都知道:乔四(原名为宋永佳),是上世纪80年代黑龙江势力最庞大的黑社会首领之一。但却不知道乔四是中共地方政府养的打手。在乔四的发家史上,他的第一桶金就是纠集流氓,帮助政府搞开发项目暴力拆迁获得的,乔四拆迁什么?就是地方政府规划设计的小城镇,由他负责清场,帮政府祸害老百姓。由于乔四干得狠,被政府赏识,逐渐垄断了整个哈尔滨的拆迁、建筑市场。

此外,乔四还霸占多家娱乐场所。对于罩着自己的官员,乔四不惜用钱用色。似乔四这般为中共推进小城镇建设充当打手,因中共的先富带后富政策一夜暴富的,在今天中国大陆所有农村小城镇建设拆迁工作现场都能看到其影子。

(4)用政策滋阴搞歪门邪道的三无人员

这是江泽民集团先富带后富滋阴流氓的第四个特点:典型的是用活了美人计的丁书苗。山西村妇丁书苗,自傍上铁道部部长刘志军,便别出心裁充当王婆替西门庆搞潘金莲,借拍摄新版《红楼梦》之名,海选天下美女供刘淫乐,结果,美人计让丁书苗横扫千金,仅铁道部工程中标得好处费就攫取24亿,资产暴增40亿。

再如骗子邢利斌,钻官员贪腐的空子行贿,以8,000万收购国有1.5亿吨的煤矿,相当于每吨煤炭以0.57元的“白菜价”卖给了邢,使其一跃山西首富,资产超百亿元。凭权钱色交易、烧小香拜大神,拿小利赢得掌握社会和自然资源的中共高官的贪心。

丁书苗、邢利斌既不是中共高官,也不是掌握企业经营管理权的党员干部,又不是守法的老百姓,更不是黑帮老大,而是社会下层的人渣,凭著忽悠,傍了高官,就可以大把捞钱。今天中国大陆,似刑、丁这般社会人渣,借犯罪官员的手,把国家应当用来帮助老百姓致富的项目攫走者大有人在。

(5)暴富村干部

这是江泽民集团先富带后富滋阴流氓的第五个特点:利用黑社会手段经营执政权力,拿先富带后富政策滋阴村干部。

此前,笔者曾专题讨论村干部,这里不重复。今天中国大陆农村最富的是村干部,最拿农民不当人的还是村干部。可以说,90%以上的村干部名符其实就是江泽民集团安插在10亿农民堆里的走狗、奴才、打手。

将村干部放到地痞流氓一起单打一锤自有道理。众所周知:大陆村官在习近平反腐账单里连只苍蝇都算不上,却被中共历任党魁重视。

中共为欺骗大陆农民,特意降低村长的身份,将村长剥离在体管干部之外,给人感觉:村长和党不是一伙的。其实,这是中共阴谋。这种定位,让村长拚命去巴结朝廷,让农民信任村长。事实上,中国大陆农民,正是被中共烟幕“拿村长不当干部”所迷惑。其实,村长是中共体制的腿。村长,不在习近平打的老虎、苍蝇之例,是因为它们目前尚不具有公务员身份,但却是中共雇用来替其欺压农民的打手,也是被江泽民造出来的土豪,可以说,除香港澳门,大陆1,636个县辖行政村农民自治组织的头子,绝大部分都是替中共欺压农民的败类。

中共对村委会的管理,形式上是村民自治。实质上是紧控。中共清楚:在拥有10亿农民的农村,管理农民的头目非同小可。一般由中共县区镇政府一把手直接提名,同时拥有中共的县市区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身份。其中,99%的村级农民自治组织头领是黑社会性质的流氓。中共收买它们的特点:一是给政策、让它们富。二是把农民交给它们。其实,江泽民集团把农民的利益抢给他们,就是利用他们的拳头来管理农村、跟农民说话。结果,它们一手靠武力、淫威,压而不服地在农村激化矛盾;一手中饱私囊,把10亿农民的利益当成私有。

可以说,江泽民集团养的村官无一不贪、无一不恶。认清这些奴才走狗的嘴脸,就是要拒绝它们的摆布,在解体中共的过程中,让这些民族败类认罪伏法。

如湛江市麻章区湖光镇旧县村村主任,区人大代表彭桂发。1999年11月25日,彭桂发被湛江麻章区法院判处发非法拘禁罪名成立,服刑两年零四个月后声名大噪。势力范围原本局限在湖光镇到遂溪县建新镇新圩之间的地带,出狱后,名气覆盖全湛江、当了村长、养了100多名马仔,垄断湛江糖厂货源供应,霸占塘北村、料村、太平镇等3,000亩鱼虾塘、收取保护费,还霸占木兰村、东海岛、太平镇、建新镇、雷州林业局等上万亩的集体林地,财富累积过亿。

2007年8月29日,彭被湛江市中级法院二审终审判决故意杀人、绑架、伤害、毁坏财物、破坏生产经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6项罪名,数罪并罚20年有期徒刑。

(6)操纵黄赌毒

这是江泽民集团先富带后富滋阴流氓的第六个特点:政府官员作庄,操纵黄赌毒。

省市政府官员充当黑帮后台。陈垚东在广东省深圳市沙井多家酒店公开经营黄赌毒生意。陈垚东,外号龙哥,1971年出生于广东省深圳市沙井蚝四村。其发家经历:靠政府官员作保护伞,盘踞沙井一带占据酒店会所从事等违法活动,赚黑心钱。后来通过黑恶手段,逐渐兼并垄断沙井的废品收购行业,同时,进入沙井街道的城市建设工程承包等领域。在地方上势力深厚,神通广大。其肆无忌惮的背景是地方政府官员。

2013年1月30日,深圳中院判处陈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罚金人民币1.27亿元。

地方政府要员作保护伞、公安干警当保镖,开设赌场牟利的黄建堂组织涉黑团伙内部成员达60多人,庭审时辩护律师多达30余名。

1995年,黄建堂成立从化市永安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永安公司),做榨菜批发生意。2000年始,纠集刑满释放人员黄国强、黄伟天、杨建飞等人,在从化、新丰、佛冈等地经营石场、开办砂浆厂、并以永安公司名义承接建筑工程。

2003年开始,在从化温泉、江埔、街口等地开设赌场牟利,先后开办V8俱乐部和银都里酒吧等娱乐场所,在湖南长沙、常州有3间黄金期货公司。在马来西亚、金边、韩国、柬埔寨、菲律宾等有多间赌厅的股份,在澳门有6间赌厅。黄建堂通过各种手段敛财数亿。

黄建堂的保护伞是地方政府要员,为谋保护也不惜花钱,据本人交代:出道之初,为侵入农村基层、操纵选举、控制村委会谋私利,每天出13,000元保护费,疏通公安关系,让公安干警为他保镖。

2012年11月29日因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串通投标罪、行贿罪等八项罪名,被法院数罪并罚。

(7)放纵所有利用腐败权力搞歪门邪道的人。这是江泽民集团先富带后富滋阴流氓的第七个特点:今天的中国大陆,谁搞歪门邪道谁发财。

在中共瓜分国人财富的三十年里,依附在中共身边搞歪门邪道发财者大有人在。如为攫取高额利润,靠偷工减料的吸血鬼;靠铤而走险犯罪的,更是五花八门:诸如,雇用童工、抓劳工下矿,囚禁残障人做苦役,克扣农民工工钱,逃税漏税、制造假冒伪劣产品、强抢农民土地、甚至杀人越货等。

可以说,在中共制造的中国富豪谱上,资本原始积累中,血腥、无耻、贪婪可恨的个个都是,在他们身上资本积累的贪婪、无耻和血腥淋漓尽致。

(三)

丧心病狂带后富,搞乱了民心。造成社会动荡、治安恶化、黑帮横行、犯罪猖獗。

今天中国大陆,江泽民集团用先富带后富滋阴的黑社会组织早已遍地开花。且严重危害国家安宁,扰乱社会秩序,用老百姓话说:“江泽民的天下,只有黑社会,没有共产党。”其实,中国大陆最大的黑社会正是打着共产党旗号作恶的江泽民集团,它们与地痞、流氓、无耻人渣是一丘貉,只不过是打手与主子的关系罢了。

说到底,被江泽民集团带富的地痞流氓,哪一个不拥有亿万财富,哪一个不独霸一方、哪一个不欺压百姓,都是中共把应当归人民享用的给了他们。

他们被绳之以法,是因为欺压老百姓的事做得太过嚣张,民愤难平。

可以说,在江泽民这个撒旦恶魔的带领下,今天中国大陆整个国家、全体国民都被拖进了罪恶之渊,用十恶不赦也难形容。在国家、民族、人民(政府、官员、百姓)被堕落文化道德信仰的过程中,社会各行各业也同时被坠落、被淫乱、被一切向钱看。

这里,笔者仅以大陆未成年人犯罪比率的升幅,论证江泽民的罪恶。目前,中国大陆十八岁以下未成年人约有3.67亿,占总人口的28%。其刑事犯罪率占整个大陆刑事犯罪4%左右。不含被免予刑事处分和法定年龄以下不承担刑事责任的少年犯。如果累计这一块,大陆未成年人犯罪占比应当高于6%。即在国家的专政机器上、在13亿中国人民的对立面上,平均每100个刑事犯罪份子中有6个是中国人民正在抚育中的未成年孩子。这不可怕吗?试想:3.67亿未成年人,让他们生活在一个人与人之间无道德规范、不讲诚信、不讲责任、不讲信仰、无法无天的环境中,无论对中华民族的未来、对中国人民自己,还是对孩子,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为,少年亡则民族、国家亡是真亡,绝不是中共嘴里的口号。

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五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落在江泽民集团这样一伙无耻人渣手上,是民族悲哀、人民不幸。

(四)

中华民族的希望何在?

十八届三中全会上,中共发声说:“中国大陆现有问题由中共解决”、“中共将毫不动摇地坚持公有制”。

笔者认为:在江泽民集团打着改革幌子将1949年以来中国人民共同创造的全部公有制经济,即国有中小企业、城镇、农村集体企业,哄抢归了党员干部私有;将硕果仅存的国有大企业抢归党有,且全部混制,99%以上被西方国家融资,几乎将国家资源瓜分殆尽的今天,中共还凭什么公有制?且今天中国大陆所发生的一切问题都是由江泽民集团作恶造成的,中共凭什么解决?

可以说,江泽民集团瓜分国有集体企业、强抢国家财富的犯罪问题,是今天中国大陆要解决的首要问题,也是根本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中国好不了。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恰恰中共江泽民集团是需要接受人民审判的犯罪主体,换言之,中共是被审判的对象。

中共是万恶之源。中国要好,唯有解体中共。而解体中共,既需要13亿中国人民同心同德,同样,更需要有人站出来振臂一呼!笔者认为:中国大陆,干柴烈火,这个振臂一呼的人就应当是习近平,但决不是中共的总书记。

首先,尽管是邪党内斗,但习近平够得上打虎英雄;其次,从毛泽东、邓小平到江泽民,中共对人民犯下的所有罪行,都与习近平无关;三大恶魔对13亿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大罪(一个比一个罪大恶极),尤其对法轮大法、大法修炼者搞邪恶迫害的江泽民更是罪孽深重,对此,习近平没有必要替毛邓江这些政治流氓担罪。习近平有条件带领13亿中国人民走出一条与世界民主接轨的宪政法治之路。

那么,怎样解决江泽民集团抢掠国家经济的犯罪问题呢?笔者认为: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将被非法私有化的国有、集体企业重归国家。即剥夺剥削者的非法所得归被剥削者。

这里,笔者提供俄罗斯的做法,供习近平及有识之士参考。世人皆知:普京之前俄罗斯的经济体制私有化改革,跟江泽民带领党员干部哄抢国有集体企业、瓜分国家经济是一个套路:是在5%的经济加95%政治的狂潮中进行的。资本掠夺者仅用几亿美元,就买走苏联人民积攒70年的国家财富:即价值28万亿美元的实体经济,(国有企业、矿藏等)。1966年,俄罗斯物价飞涨6,000倍,卢布从0.86元兑换1美元,跌到8,000余卢布兑1美元。老百姓银行十几万卢布的存款,一下变成了十几元。

正当北极熊陷身煎熬绝境,普京于2000年底上台了。普京上台,.叫停了私有化,并大规模实施国有(将一大批涉及国家经济命脉、涉及金融命脉、涉及舆论命脉、涉及国家安全的企业和重要新闻媒体)都从私人手里夺了回来。其中,最典型的范例是用100美元实现了国家对已被私有化的国有阿穆尔造船厂的股权改造。100美元,就将已被前任国家元首私有化的特大军工企业改造回人民手中,确实是大手笔。

笔者认为:俄罗斯在普京之前的私有化,与今天江泽民集团带领中共官员强抢国民财富的恶行如出一辙,都是官员瓜分、抢了国有资产。要说不同,俄罗斯遇到了普京(这个时期的普京,是打虎英雄),当他发现国家在政治、经济、文化、国防、外交、金融等一切领域都走入死亡陷阱时,果断采取了剥夺剥削者的举措。其实,普京上台后也似习近平一般无二的老虎苍蝇一齐打,只不过,普京是把打虎当作回拢国家经济、振兴国企的手段,过程中,还将石油大亨霍多尔科夫抓捕入狱,把已经私有化的石油天然气企业重新收回国有,仅石油天然气这一块,就占俄罗斯经济总量的40%,出口的70%。普京的成功,是俄罗斯人民告别独裁专制的成功。当然,今天的普京想搞独裁,另当别论。

今天的中国大陆乱象丛生,十恶俱全。在乱象中治乱,习近平不应当站在被江泽民下成死局的棋盘子里纠缠。只要跳出死局,换一种思考方式,就有活路。试想:一个己经完全掌控了竞赛规则的人,在他的手里,只要敢开局,有下不赢的大棋吗?

笔者相信:习近平只要敢开局,就一定能赢得13亿中国人民。

结束独裁,停止江泽民集团的犯罪,中共下台,民族才有出路,人民才有希望。@*#

责任编辑:谢秀捷

评论
2017-06-06 6:3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