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捷克经典】(2)铁金国王与宝山库特纳霍拉

连战皆捷的波希米亚铁金国王──欧塔卡二世

作者:高嵩明
慕夏的《斯拉夫史诗》有一幅描述欧塔卡二世主持侄女和匈牙利王子的婚礼之作。(《捷克经典》/柿子文化)

慕夏的《斯拉夫史诗》有一幅描述欧塔卡二世主持侄女和匈牙利王子的婚礼之作。(《捷克经典》/柿子文化)

      人气: 4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接前文 美丽梦幻的建国传说──高EQ捷克女王李布谢)

十三世纪是波希米亚快速向外扩张的年代,在著名的“铁金国王”欧塔卡二世(约1230~1278)任内,透过婚姻和争战的方式将版图扩展到上、下奥地利、斯蒂利亚等地区,将现在波兰西南部往南一直到意大利北部的土地全部纳入波西米亚的势力范围之内。“铁金国王”这个封号的由来是因为他拥有当时中欧地区最强大的铁骑兵团,几乎每次战役都传出捷报;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的领土广阔、财源富足,而且对于部属的赏赐颇为丰厚,所以博得这个名声。连文艺复兴时期最伟大的诗人但丁(1265~1321)都在他那部传世大作《神曲》中尊称他是“当代的伟人之一”。

连战皆捷的铁金国王──欧塔卡二世

欧塔卡二世在1255年曾经率领波希米亚和奥地利的军队,会同欧洛慕茨主教的摩拉维亚与德意志的萨克森等联军一共六万人马,前往波罗的海东南岸的普鲁士地区,以军事力量强迫当地的原住民接受基督信仰,普鲁士地区的原住民因此遭受到屠戮甚惨。后来德意志条顿骑士团为了纪念欧塔卡二世的军功,特别在普鲁士原住民的根据地附近营建了一座名叫“科尼斯堡”的城池,这个地方后来发展成东普鲁士的首府,历任普鲁士国王加冕典礼也都在此举行。科尼斯堡对人类文化史的重要贡献莫过于它曾经孕育出十八世纪德国的哲学大师─康德(1724~1804)。康德著作等身,他的哲学体系结合了英国的经验主义和欧洲大陆的理性主义,对于德国唯心主义与浪漫主义的影响非常深远,他终其一生未曾离开过科尼斯堡。此地在二次大战以后成了俄罗斯的领土,俄国人将此地改名为卡里宁格勒,现在是俄罗斯位于波罗的海的一个战略要港。

铁金国王欧塔卡二世扩张版图的劲敌之一是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1206~1270)。这两位竞争者为了争夺奥地利和斯蒂利亚,于1260年在摩拉瓦河畔的克雷森布努战役中互相对垒,双方都遵守骑士精神,先让匈牙利的部队渡河,待两军在河边布阵妥当之后,欧塔卡二世的捷克贵族部队才正式迎战匈牙利的轻骑兵。据说正当两军陷入混战的时候,天空中忽然出现了捷克守护者圣瓦茨拉夫的影像,于是捷方士气大振,才得以击败势均力敌的匈牙利军团。但是在战事结束之后,欧塔卡二世却迎娶了匈牙利国王的孙女,希望借此联姻来修补双方紧绷的关系。

慕夏在晚年耗费了16年的光阴,于1928年完成的二十幅巨作─《斯拉夫史诗》当中,也为这位“铁金国王”的功绩画下见证。这幅作品描绘1261年时,欧塔卡二世在布拉第斯拉瓦为自己的侄女和匈牙利王子主持婚礼的场景。在巨大奢华的帐棚里,慕夏将欧塔卡二世安置在画面中最光亮的地方,藉以显现他的权威;欧塔卡二世牵起了男女双方的手,在众多受邀前来观礼的王公贵族面前主持完婚,借此强调波希米亚王的实力不容小觑。慕夏将臣服于欧塔卡二世的诸侯徽章一一陈列在帐幕的拱圈之处,并且将来自各方的珍宝贺礼堆放在画面左侧,以此彰显欧塔卡二世的权势与财力。

File:Alfons Mucha LOC 3c05828u.jpg
慕夏,是一位捷克籍的画家与装饰品艺术家,以其海报独特唯美的线条闻名,形成独树一格的风格。(维基百科)
慕夏的《斯拉夫史诗》有一幅描述欧塔卡二世主持侄女和匈牙利王子的婚礼之作。(《捷克经典》/柿子文化)
慕夏的《斯拉夫史诗》有一幅描述欧塔卡二世主持侄女和匈牙利王子的婚礼之作。(《捷克经典》/柿子文化)
File:Madonna of the Lilies (1905) - Alfons Mucha.jpg
《百合圣母》,慕夏1905作品。原本画作对折只有显示出圣母,后于日本展出时被摊开发现了画面左方还有一位女孩。且这为女孩与慕夏完成此画七年后出生的女儿贾洛丝拉娃(Jarosl ava)长相几乎一模一样。(维基百科)

连年争战所累积的政经实力让欧塔卡二世俨然成为神圣罗马帝国境内最具有问鼎皇帝宝座的诸侯,然而波希米亚的强盛却也让其他诸侯们开始忧虑,若是欧塔卡二世选上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势必会对他们的既得权益造成相当大的影响,于是诸侯们在1273年的帝国会议上推选他们认为最平庸的哈布斯堡家族鲁道夫(1218~1291)担任皇帝,然而他们万万想不到此举却缔造了日后影响欧洲政局深远的哈布斯堡王朝。

欧塔卡二世恼羞成怒拒绝承认鲁道夫一世,他要求教皇另行为他加冕称帝未遂,于是和鲁道夫一世展开了一连串的战争,试图以军事上的胜利来强登帝位。但是这一次捷克的守护者圣瓦茨拉夫似乎没有眷顾欧塔卡二世,1278年8月26日在杜伦库鲁特战役当中,冲锋陷阵的铁金国王在两军混战时被迎头一劈,当场殒命。哈布斯堡家族随后并吞了他的大部分江山,并且统治这一片广大的领土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欧塔卡二世后来被安葬在圣维特大教堂内的萨克森礼拜堂,1976年12月,科学家们曾经打开他的棺椁进行研究,他们发现虽然铁金国王被劈开的头骨还是被银质贴金箔的王冠包覆着,但是却已经渐渐灰化成尘土了,这项研究大概印证了“权势只是过眼云烟”的铁律吧!@#(未完,待续)

──节录自《捷克经典》连战皆捷的铁金国王──欧塔卡二世/柿子文化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圣彼得与圣保罗大教堂。(《捷克经典》/柿子文化)
    相传李布谢不但聪颖过人,而且还具有预言未来的特异功能,她成功地弭平国人的歧见并且团结部众开创了捷克这个国家。虽然李布谢的传说不足以构成信史,但是她却早已成为捷克民族起源的象征。
  • 实验室里的每样东西都有用途,无论多么小或多么奇形怪状,就算我还没发现要用它们来做什么。(大纪元图片库)
    实验室是我暂时逃离专业战场的休息站。我在这里冷静地检查伤口、修复盔甲。还有一件事也跟宗教一样:因为我在实验室里长大,所以我永远也无法真正离开它。
  • 华人牙医李健在自己的牙医诊所(夏松/大纪元)
    从业务骨干,到皇家医学院口腔外科成员,直至在国际大都市英国伦敦开办牙医诊所,华人牙医李健的精彩人生故事。
  • 作者与女儿的合照。(曾铮提供)
    我从航空公司工作人员手中“签收”了女儿后,将她带入汽车。她一坐下就立刻说:“妈妈,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然后她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给我讲她已经攒了一肚子的笑话。
  • 每天都有超过一兆片叶子被剥夺了养分来源。这件事似乎无人闻问,但是我们应该在乎,基于同一个我们必然会在乎的理由:因为一个生命白白死去。(Fotolia )
    大家都说懂数学、物理或化学才能变成科学家。他们都错了。不会编织也能当家庭主妇,不懂拉丁文也能研究圣经。会这些当然有帮助,但是将来有的是时间慢慢学。提出问题才是最重要的,而你已经这么做了。成为科学家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复杂。
  • 日本老校长的四句“育儿经”:一,婴儿时期,肌肤之亲不可离;二,幼儿时期,离肌不离手;三,少年时期,手离眼不离;四,青年时期,眼离心不离。(PIXTA)
    那么,老校长传授的四句“育儿经”,到底是什么呢?它就是:一,婴儿时期,肌肤之亲不可离;二,幼儿时期,离肌不离手;三,少年时期,手离眼不离;四,青年时期,眼离心不离。
  • 隋炀帝杨广(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杨广在父皇母后面前矫饰德行,以计夺嫡...
  • 明 仇英〈汉宫春晓〉局部(国立故宫博物院 藏)
    相传源自于瑟,是秦地的乐器。秦国有一个名叫婉无义的人,将一张瑟传给两个女儿,两个女儿为了争抢这张瑟而把它扯破了,从此成为两张乐器,所以称之为“筝”(争)。另有一说,筝其实是秦国大将蒙恬制成的,他将原来瑟的二十五弦破开,改良成较为轻巧的十二弦,于是成了今天的筝。
  • 《查理三世》(Richard III)画像 (维基百科公共领域)
    莎士比亚一生创作了10部历史剧,主要描写了距他当时约400年内的七位英国国王。剧中人物丰富细腻,有的狂暴,有的温情,再现了中世纪英国王室的风雨人生。
  • 灵媒无数的超自然通灵案例让无神论学者转变观念。(大纪元合成)
    “我作为一个笃定的唯物主义者走进她的家门,并不相信死后还有生命。现在,我要说,我相信了。展现给我的真相,让我不再有任何怀疑。”——理查德.霍奇森博士(Richard Hodgson,1855–1905,剑桥大学讲师,著名“打假者”)
评论